首亏4.44亿元!东阿阿胶“药丸”,还是可以抢救一下?

3月26日晚间,有着“药中茅台”之称的东阿阿胶发布了2019年财报,财报中的亏损数额犹如凭空一声惊雷。

2019年,其实现营业收入29.59亿元,同比下滑59.68%;归母净利润亏损4.44亿元,是上市24年来的首亏。其中,第四季度作为销售旺季,却亏得惨不忍睹——归母净利润亏损6.53亿元,成为公司全年亏损的主要元凶。

东阿阿胶的2019年各季度业绩

(来源:wind)

虽然,在此前业绩预告中,大家已经做好了业绩暴雷的准备,但看到财报中的第四季度亏损数额,外界还是忍不住吐槽:“这亏得也太不走心了,第四季度几乎啥也没卖出去”——

一季度:实现营收12.9亿元;

二季度:实现营收6.0亿元;

三季度:实现营收9.4亿元;

四季度:实现营收1.3亿元,仅一季度的十分之一。

不过,A股市场上的投资者也不是吓大的,秉承着“利空出尽便是利好”的心理反而纷纷出手买入——因为就目前来看,东阿阿胶的股价距离2017年高点69.1元已经腰斩到膝盖了。

受此影响,其股价今日震荡上行,截至收盘上涨1.12%至26.98元,总市值176.455亿元。

东阿阿胶的行情图

(行情来源:富途)

那么,从“药中茅台”跌到骑驴难下,东阿阿胶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

1

关于东阿阿胶业绩为什么会暴雷,市面上最典型的结论就是——阿胶产品卖不动了。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据财报显示,2019年,阿胶实现营业收入29.59亿元,同比下滑59.68%;归母净利润亏损4.44亿元。关于业绩亏损原因,其解释称,主要是公司主动严格控制发货,尤其在下半年进一步加大了渠道库存的清理力度导致2019年出现亏损。

实际上,从营业收入增速来看,阿胶的业绩颓势早已经显现出来了。2018年度营业收入增速为-0.46%,就已经出现下滑,而2016年至2017年尚能保持16%左右的增速,可见阿胶的颓势从2018年就开始显现。

东阿阿胶的营业收入增速

(数据来源:wind)

从上面的财报解释可以看出,东阿阿胶的营收并不一定是真的营收,而是将产品转移到经销商的手中,也就是俗称的“渠道填塞”。因此结合2019年的经营状况来看,阿胶应该“渠道填塞”遇到了瓶颈,反映到2019年就变成了营收断崖式下跌。

而将“渠道填塞”遇到了瓶颈换一种说法,那就是经销商不囤货,进而造成阿胶卖不出去了。

结合核心产品的销量来看,此言也实属不假——2019年,东阿阿胶的核心产品阿胶系列营收减少超过40亿元,同比下降超67%;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也从2018年的86.08%降至69.06%。

核心产品阿胶系列营收同比下降超67%

(数据来源:东阿阿胶财报)

再来看毛利率。2019年第四季度,阿胶的毛利率为-111.21%,相比2019年一季度53.24%下滑超过了164个百分点,下滑幅度惊人,这也说明该公司采取了较大幅度的降价措施。一般情况下,毛利率的下降意味着产品在市场上不好卖,只能打折出售。

东阿阿胶的毛利率

(数据来源:wind)

而再结合阿胶第四季度营收1.3亿元(仅一季度的十分之一)的表现来看,可见大甩卖的方式也激不起大众的购买欲了。

再看应收账款周转天数。2017年以来,该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逐渐延长。2017年度为21.75天,2018年度为34.51天,2019年骤升至为131.73天。而随着其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大幅延长,该公司对下游客户议价能力大幅减弱的问题也暴露出来了,毕竟,如果产品好卖的话,谁愿意去大幅延长赊销天数呢?

东阿阿胶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

(数据来源:wind)

此外,再来看存货周转天数。从2017年的462.49天,到2019年的800.53天,东阿阿胶的存货周转天数可谓是大幅攀升,此天数的大幅延长也意味着该公司周转变现能力变差,库存积压严重,产品卖不出去了。据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末,东阿阿胶的存货高达35.22亿元,占总资产比例的30.22%,比年初的比重增加了5.95%。

东阿阿胶的存货周转天数

(数据来源:wind)

从上述营业收入增速、毛利率、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存货周转天数这四个财务指标来看,阿胶的确是卖不动了。

不得不提的是,阿胶不好卖的压力也逐渐反应到东阿阿胶的现金流上了。该公司在财报中表示,因本期销售受到现金减少影响,2019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1.2亿元,较2018年同期下滑211.00%。

有意思的是,虽然公司亏损是真的亏损了,但分红的钱也还是有的:以本公司总股本6.54亿股为基数,以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2元,合计派发现金红利总额为1.3亿元,颇有点“拿人手软、吃人手短”的意思,但笔者是这样的人吗?

一般情况下,有问题不可怕,有问题不自知才可怕嘞,因此笔者还是委婉地说出东阿阿胶当下的困境吧。

2

厨房里不可能只有一只蟑螂,可能还有二只、三只蟑螂······

除去上面说到阿胶卖不动的原因,东阿阿胶所遇到的困境也不止于此。

一方面是,驴背上的生意做不下去了。

卖阿胶有困难,买材料也遭遇了成本难题。高喊“价值回归”的东阿阿胶,曾经一度将阿胶涨价的原因归咎于原材料驴皮的供应紧张。该公司表示,国内驴皮存量在持续下降,而随着不少国家收紧或禁止驴皮出口,驴皮的进口量也会进一步减少,加之真假驴皮的检测问题已经解决,驴皮供应将更加紧张。

(图片来源:网络)

不过,这的确也是实话。随着农业机械化的普及,驴的传统役用功能没落,导致毛驴存栏量锐减。1997年,我国毛驴存栏量约为1100万头,截至2017年底,我国毛驴存栏量约为500万头,20年时间内毛驴存栏量下降50%。

另一方面是,阿胶产品的功效存在争议。

2018年春节期间,国家卫计委下属的公益热线官微称,阿胶只是“水煮驴皮”,驴皮的主要成分是胶原蛋白,甚至因缺乏人体必需的色氨酸,并不是一种好的蛋白质来源。与此同时,第三方医学科普自媒体丁香医生指出,水煮猪皮、牛皮也能得到类似胶原蛋白,但这种劣质蛋白质在多数国家仅被视为添加剂,不能因为工序神秘就觉得药效好。

(图片来源:微博)

而这类舆论的出现,对于东阿阿胶来说打击不小。有业内人士表示,“这类网络舆论的外在具体表现就是公司产品并不像以前那样好卖了,若不打消消费者对于阿胶功效的顾虑,未来这个趋势会恐怕会更加严重”。

当然最主要的问题还是东阿阿胶本身的问题——居高不下的价格。

据不完全统计,2006年至今,东阿阿胶累计提价高达17次,其中2014年一年便提价3次,先后上调阿胶出厂价19%,上调复方阿胶浆最高零售价格不超过53%,上调阿胶出厂价53%。最近的一次提价是在2018年12月21日,上调重点产品东阿阿胶出厂价6%。对于此次提价原因,秦玉峰也再次提到了“价值回归”。

从整体环境来看,社会消费需求增长放缓,包括阿胶在内的可选消费增速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减速。而在需求增长放缓之际,“价值回归”这一战略或进一步将东阿阿胶与普通人群割裂开来,从而导致产品越来越不好卖。

显然,阿胶走到如今的境地,是一场来自内在和外在因素的“double click”。

3、结语

当然,如果说东阿阿胶要“玩完了”,那恐怕有点危言耸听了。因为就目前来看,阿胶远远还没走到山穷水尽的道路。

一方面,公司资金账面上还有不少钱,短期不存在债务危机。据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流动负债合计15.74亿元,没有有息负债,短期内不存在债务危机;另一方面,该公司的管理战略正在慢慢改善。2020年1月东阿阿胶迎来重要的人事变动,秦玉峰因到龄退休原因,辞去公司董事、总裁等职务,由高登锋接任。随着新董事的上任,该公司正在努力转型。

比如说,在年报中,东阿阿胶表示,公司将推动新商业模式落地,通过传统营销的数字化转型,将移动互联网作为基础设施,嫁接线下优势资源,线上线下融合,相互赋能,形成敏捷供应链,实现产业互联网在营销端的落地。不难看出,其正在努力转型,开辟新的盈利道路。

由此可见,虽然东阿阿胶困境反转还尚需时日,但也并非无路可走。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