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发固收】海外疫情:“论持久战”

作者:刘郁 

来源: 郁言债市

核心观点

近期海外新冠确诊病例数快速增长,但需要注意的是,部分存在疫情风险的发展中国家在一定程度上被忽视。典型的例子如埃及,截止3月15日,埃及输出病例数达到97例。用输出病例数和人口流动数据可以反推埃及国内病例,埃及感染病例数的一个参考区间可能介于3.7-4.3万例。而3月15日,埃及确诊病例仅126例,3月22日为294例。

伊朗新增确诊病例数较为平稳,很大程度上是受制于检测能力。注意到3月12日到3月22日,伊朗新增确诊病例在1000附近区间震荡。这种相对平稳的增长,被一些人视为伊朗疫情得到了控制。但这种平稳可能是受制于伊朗检测能力的问题。伊朗发热人数排查,发热比例从3月15日的2.1%上升到3月19日的10.3%。这指向当前伊朗疫情存在检测不足的风险,疫情可能仍在扩散。

意大利粗病死率达到德国20倍以上,这种粗病死率存在巨大反差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感染人群的年龄段差异。截止3月22日,意大利60岁以上感染病例数占总确诊病例的比例56.1%,远远高于德国的17.2%。而意大利80岁以上确诊病例数占比也高达18.2%,德国仅2.5%。

对于海外疫情的发展,拐点很难预期,警惕此起彼伏风险。即使美国、欧洲疫情在2-6周内得到控制,部分未得到重视的发展中国家疫情可能届时已经处在爆发状态,疫情扩散仍然此起彼伏。而受限于医疗条件,控制发展中国家疫情的难度,比发达国家要高,需要较多的医疗人员物资支援,补齐短板的难度较大。

海外疫情对全球经济冲击较大,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可能需要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以支持国内经济,长端利率可能继续向下突破。预计未来3个月,海外疫情引发的一系列冲击,仍是影响国内长端利率的关键因素之一。

风险提示疫情出现超预期发展。

截止3月22日,新冠累计确诊病例311988例,死亡13407例。疫情继续升温,美国确诊病例快速增长,英国因“群体免疫”获得关注。但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当前全球疫情多点爆发,相对于市场聚焦的美国、意大利、西班牙和英国等“热点”,一些被忽视的“冰点”反而可能是决定疫情走向的关键因素。

1

“冰山水下的部分”:疫情中被忽视的发展中国家

近期海外新冠确诊病例数快速增长,但需要注意的是,部分存在疫情风险的发展中国家在一定程度上被忽视。典型的例子如埃及,埃及早在2月28日就向加拿大输出了2个病例, 当时埃及确诊病例仅1个。3月11日香港确诊6例,均来自埃及旅行团。截止3月15日,埃及输出病例数达到97例。用输出病例数和人口流动数据可以反推埃及国内病例,埃及感染病例数的一个参考区间可能介于3.7-4.3万例。而3月15日,埃及确诊病例仅126例,3月22日为294例。埃及被明显低估的疫情,已经被中东邻国发现端倪,3月初以来,卡塔尔、科威特、沙特和以色列等国相继限制埃及民众前往本国。

类似疫情被低估的国家还有印度尼西亚和印度等。值得注意的是,印度尼西亚3月18日到21日向新加坡输出病例数达到10例, 再加上大量来自英国的输入病例涌入,迫使新加坡自3月23日开始禁止所有外国人入境或过境。印度近期输出病例也较多,向香港输出5例,不丹1例,卢旺达1例。其中卢旺达输入的1例为卢旺达首例确诊。根据输出病例进行反推,印尼和印度的病例数也明显高于当前公布的确诊病例。

发展中国家疫情被低估的启示,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确诊病例仅仅是感染病例的一小部分,不能因确诊病例少而低估发展中国家疫情。埃及、印度和印尼等国家疫情被低估,一定程度上是受制于检测能力和医疗条件。发展中国家如不能及时扩大检测能力,无法实现有效隔离,可能导致疫情规模继续扩大。中国也需要警惕这类非重点国家的病例输入风险。

第二,高温限制病毒传播的效果,可能一定程度上是假象。Sajadi等人发布在SSRN上的研究发现,温度高的地区,确诊病例相对少。背后原因可能不完全是高温,另一个原因是位于高温区的大部分国家属于发展中国家,受制于检测能力,存量病例无法确诊造成感染人数少的假象。近期非洲疫情也开始快速升温,位于热带的布基纳法索四位部长级高官确诊。类似地,近期马来西亚病例数增速也明显加快。热带疫情快速升温,意味着夏季疫情传播放缓的预期要打折扣。

第三,疫情在部分发展中国家存在反复传播风险,可能造成病毒变异,加大防控难度。发展中国家人口平均年龄整体低于发达国家,可能使得新冠疫情的死亡率不高。但由于人群对病毒普遍易感,如不能有效防止病毒传播,可能造成病毒在人群中反复传播。在这一过程中,病毒可能发生变异,防控难度进一步上升。

2

伊朗确诊病例线性,并不意味着疫情已经跨过拐点

伊朗新增确诊病例数较为平稳,很大程度上是受制于检测能力。注意到3月12日到3月22日,伊朗新增确诊病例在1000例附近区间震荡。这种相对平稳的增长,被一些人视为伊朗疫情得到了控制。但这种平稳可能是受制于伊朗检测能力的问题。3月13日开始,伊朗的检测能力维持在每日6000例,近期可能升至每日1万例。受制于检测能力瓶颈,伊朗出院标准中也不含核酸检测。 

伊朗每日的检测人数维持在6000人,所检测6000人中感染比例相对平稳,阳性占比在16%左右。这是否说明伊朗疫情风险不大呢?伊朗发热人数排查的数字可能提供了一些启示:3月15日,伊朗排查1000万人,其中21万人出现头痛、发热症状;3月19日前后,伊朗排查2250万人,其中至少150万人有发热症状。也就是说,新排查的1250万人,新增129万人发热,发热比例从3月15日的2.1%上升到3月19日的10.3%。这指向当前伊朗疫情存在检测不足的风险,疫情可能仍在扩散。

10.3%的发热比例,与伊朗撤侨样本的高感染率形成参照。一是巴林从伊朗撤侨165人,确诊77人,感染率46.7%;二是中国从伊朗撤回兰州311人,感染33人,感染率10.6%。  多个证据指向受限于检测能力不足,伊朗确诊病例21638例(3月22日)仅仅是感染病例中的一小部分。伊朗疫情并没有被确诊病例所充分反映,因而根据伊朗新增确诊病例线性增长模式,显然不能推算出伊朗疫情的拐点。

3

意大利死亡率高和德国死亡率低:感染群体差别

意大利粗病死率达到德国20倍以上。截止3月21日18时,意大利累计确诊53578例,死亡4825例,粗病死率高达9.0%。截止3月22日,德国累计确诊25247例,死亡93例,粗病死率0.4%。这种粗病死率的巨大反差,除了两国医疗系统承受能力、疫情所处阶段等因素之外,一个重要因素是感染人群的年龄段差异。截止3月22日,意大利60岁以上感染病例数占总确诊病例的比例56.1%,远远高于德国的17.2%。而意大利80岁以上确诊病例数占比也高达18.2%,德国仅2.5%。根据中国期刊论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不同年龄段粗病死率统计数据来看,高龄人口死亡率明显较高,80岁以上粗病死率高达14.8%,70-79岁达到8.0%,而50-59岁1.3%,50岁以下不足0.5%, 因而感染病例中老龄人口占比高是导致意大利死亡率较高的主要原因。

粗病死率较低的韩国,感染病例年龄段分布与德国较为接近。其中80岁以上占比3.8%,60-79占比19.3%。接近80%的感染病例低于60岁。

死亡率差距背后,部分反映了不同国家的疫情传染路径差别。意大利疫情传播时间较德国更长,老年人作为易感人群受到较大威胁,而德国的感染病例出现了较多的狂欢节集团感染,这些感染病例多为年轻人。韩国则是因宗教聚集星辰集团感染,多数感染病例也较为年轻。意大利较高的死亡率,警示了老年人感染新冠病毒面临的风险较大。

4

疫情推演:“此起彼伏,短板难补” 

对于海外疫情的发展,拐点很难预期,警惕此起彼伏风险。即使美国、欧洲疫情在2-6周内得到控制,部分未得到重视的发展中国家疫情可能届时已经处在爆发状态,疫情扩散仍然此起彼伏。而受限于医疗条件,控制发展中国家疫情的难度,比发达国家要高,需要较多的医疗人员物资支援,补齐短板的难度较大。这些发展中国家的输出病例,将使得疫情得到控制的国家和地区,再度面临输入风险。部分热带国家疫情的升温,意味着夏季疫情传播明显放缓的可能性有所下降。这就意味着航空、旅游等部分行业受到的冲击要久的多。从既往的全球大流行疫情来看,疫情顶点往往不是一个。通过当前中国、韩国等有限的数据,去推断全球疫情,面临的偏差可能太大。而随着疫情的扩散,确诊病例数的意义可能也会下降,不仅是因为部分国家和地区检测能力跟不上,而且部分国家和地区可能会因为病例数远远超出检测能力而事实上放弃检测。

海外疫情对全球经济冲击较大,中国长端利率可能继续向下突破。受制于疫情对餐饮、旅游等第三产业的持续冲击,以及疫情对全球供应链的冲击,可能使得全球经济明显放缓,部分欧洲国家、美国陷入衰退的风险较大。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可能需要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以支持国内经济,长端利率可能继续向下突破。预计未来3个月,海外疫情引发的一系列冲击,仍是影响国内长端利率的关键因素之一。

风险提示:疫情出现超预期发展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