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水爆仓?达里奥表示很淡定。。。

今天下午,桥水基金爆仓的传言在网上不胫而走,其起源是一封桥水基金写给客户的内部信

桥水在心中披露了其旗下8只基金今年以来的亏损情况,普遍在10%左右,损失不可谓不惨重。而桥水爆仓的推断,则是依据美股市面上一种普遍的玩法——repo

所谓repo,即国债逆回购,操作方法如下:

1. 买入美国国债

2. 将手中的国债抵押贷款,获得更多资金,加杠杆

3. 利用这些资金购买股票,赚取股市上涨的收益

这一切操作有两个前提——国债上涨和股市上涨。只要股市和国债其中有一个下跌,则会需要补充保证金甚至爆仓。

今年受疫情冲击,美国国债和股市都出现了剧烈的下跌,因而人们推断桥水已经爆仓。据悉,其它做repo的对冲基金例如Citade、Millennium等,也在今年遭受了严重的亏损。

说到底,美股的牛市已经发展了10年,即便是风险意识较强的对冲基金,也难免麻木,甚至悉以为常,但这往往就是最危险的时刻。

记得1929年美国大萧条爆发之前3个月,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欧文·费雪曾经豪情满怀地说“美股已经来到一片永恒的高地”。三个月后,道琼斯指数下跌7成,费雪资不抵债,悲惨地破产。

无独有偶,桥水基金的创始人达·里奥在2018/19年做空汇丰以及意大利银行股赚取巨额收益之后,认为危机已过,可以做多了。并在今年1月在Davos论坛上表示:Cash is trash(现金都是垃圾)!没多久,股灾爆发,桥水损失惨重。

历史总是在惊人地重复。而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教训是,人类从来不会从历史学到教训。

今天,格隆汇翻译桥水这封内部信,以飨读者。

大家知道,桥水基金有两类产品——一类是我们的策略资产配置混合产品(例如“桥水全天候”,这是一只“β基金”),另一个是我们的阿尔法产品(我们称之为“纯α基金”)——这些基金在不同的预期风险与收益之下运作,有时他们也会组合成一些混合产品。

今年以来,桥水旗下基金的净收益如下列所示:

全天候基金i (占资管规模10%)已下跌大约12%

全天候基金ii(占资管规模12%)已下跌大约14%

全天候基金中国版已下跌大约9%

纯阿尔法基金i(占资管规模12%)已下跌大约14%

纯阿尔法基金ii(占资管规模18%)已下跌大约21%

纯阿尔法主要市场基金i(占资管规模14%)已下跌大约7%

纯阿尔法主要市场基金ii(占资管规模21%)已下跌大约11%

最优组合基金(占资管规模10%)已下跌大约18%

不用太过在意上面这些数字,在如此波动的一个市场中,没有什么是可以精确的。

如果你问我如何看待上面这些基金的表现?当然,我不希望这样;但事实上它与我所预期的没有太大差别。

新冠病毒已经发展为全球疫情,并且以最快和最决裂的方式冲击到我们,因为我们的仓位确实在向多头倾斜。我们这样做是为了利用到(美国)金融系统充足的流动性,现在的利率比我们资产的预期收益率要低得多,并且现在来讲并没有经济下行的直接信号。(尽管我们确实担忧经济会有一波下滑,因为目前央行的刺激已经基本上没啥作用了,而整个社会/全球在财富、政治、经济以及地缘政治上的分歧冲突越来越大。)

我们自1月已经开始注意到这个病毒了,但最终并没有采取措施。因为此前桥水的风险模型已经涵盖了核扩散危机、美国反资本主义浪潮、网络攻击、地震等自然灾害,这些都在桥水的预计之内。对于那些巨大的潜在风险或其他无法想象的风险,桥水有控制措施,旨在将投资者的损失限制在可承受的范围内。

(因此),当这些情况发生的时候,我们就会按照既定的模式去控制风险。而从结果看,我们的损失与之前那些表现最糟糕的情况相比好像也差不了多少。过去,我们从这些最糟糕的情况中恢复,并且对这些(糟糕情况)再次出已经做好了准备。举个例子,我们深入挖掘研究了受病毒影响较大的公司和板块,分析如何衡量在多地出现并蔓延的病毒,因此当病毒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迁移并反复的时候,我们可以游刃有余地应对。

看看,这就是我们学习的方式,并且学习已经是我们公司运行的系统的一部分了。现在,桥水将把这些危机纳入其风险模型,系统是永远不会忘记和处理信息,而且处理速度更快、更准确、更冷静。

美股这一波下跌的确是凶残,许多基金都损失惨重。甚至网上一度还有沙特主权基金赎回,进而加剧了下跌惨烈程度的传言。实情究竟如何,我们不得而知。

不过,读了这封信之后,我的感觉是,大佬终究是大佬,基金跌成这样,仍然非常淡定,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那么,Dalio信中所说,下跌完全是“意料之中”,是否真是这样呢?接下来,下跌还是否会继续呢?这一波桥水的亏损,又将引发什么连锁反应呢?格隆汇会持续跟进

拭目以待吧……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