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张图,说说全球疫情到底处在哪个阶段

1

今天,全球资产,各种花样跳水。

所有能跌的资产,股票、石油、金属、比特币,包括说好用来避险的黄金……

全部下跌,一个也不能少:

其中原油的跌幅,堪称绝望的自缢:

这个世界,股票会坑杀你,兄弟会背叛你,老婆会抛弃你。

数学不会。

数学不会,就是不会。

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是一道最简单的数学加减法,谁都会,一算就懂。

所以大家这次是真的怕了。

2

中国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疫情未来走向哪里,已不取决于中国。

那么,全球(中国以外)疫情,形势究竟如何?

先看总数。做两道简单的数学题。

题一|看图说话:

白色国家为未发现新冠肺炎案例的国家。

请问,疫情已蔓延至多少个国家?占全球主权国家的比例是多少?

答案:102个。占全球主权国家比例52.3%。

也即,全球一半以上国家都已沦陷。

题二|看图说话:

自1月13日中国境外(泰国)出现第一例新冠肺炎,到今日感染29030例。请问,境外日均感染多少人?

答案:509人。

按新冠肺炎3.45的R0中值(每个感染者平均会传染的人数),意味每天后续新增潜在感染数目不低于1756人。

一周前,西班牙感染人数是58人,最新数据是674人,十一倍有多;一周前,法国感染人数是100人,最新数据是1209人,超十二倍;一周前,德国感染人数117,最新数据1112,也是十倍起跳。就算疫情警报已全国拉响的意大利,一周功夫,感染人数也从1128,一路昂扬蹿升到7522例:

一周时间,沧海桑田。

欧洲已事实沦陷。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截至目前,病毒盯的都是富裕国家,而不是那些医疗卫生与资源匮乏的穷国。

美国呢?

一周前,美国感染人数是69例,最新数据是572。堕落速度貌似好于欧洲。

但很遗憾,那只是表面。

从美国的致死率数据看,美国也许不是刚开始,但一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后面我们再展开。

3

以上数据,只是证明了一个很宽泛的命题:形势很严峻。

这对投资没有意义。投资需要是精确与确定:全球疫情,究竟处在哪个阶段?

或者,换个问题:何时出现拐点?

从中国的经验,疫情拐点分三步:

1累积确诊、新增确诊的相对数(环比增速)这个先行指标,出现统计学意义上的趋势拐点。这个拐点会最先出现,但会存在假性可能;

2、累积确诊、新增确诊的绝对数,尤其新增确诊的绝对数,出现统计学意义上的趋势拐点。这个拐点滞后于增速拐点,但一旦出现,就与增速拐点形成双保险,疫情拐点大概率成立;

3、致死率度过“盆地期”,开始持续抬升。由于疫情后期确诊人数这个分母不断减少,死亡人数却会维持正常,这会导致致死率在经过一个盆地期后开始持续扬升。这个拐点出现,意味着疫情拐点成为“铁案”;

那么,全球处于什么阶段?

从数据上看,全球(中国以外)累积确诊增速、新增确诊的增速与绝对数,都出现了一定回撤:

但,非常遗憾,并无统计学意义上的趋势确认,均构不成统计学意义上的经典拐点。

如果想确认以上回撤的“真实度”,最简单的办法,是在数据源头上再上溯一步,分析疫情的最源头数据——疑似人数的增速拐点。

但很遗憾,这个地球村其实很乱,拿到所有国家的疑似数据,基本是不可能的事。

4

那么,放弃?

当然不。

换个思路,问题会迎刃而解。

如果我们做投资,奔着的是“稳稳的幸福”,那就根本无需盯新增疑似、新增确诊这些看似“先行”,但却极可能构成误导的“假阳性”的指标。

盯什么呢?

任何疫情里,最靠谱的拐点指标,一定是“死亡率盆地”的G点。

任何疫情初期,由于管理混乱、药物无效、资源不足等原因,死亡率都会大幅攀升。在付出足够伤亡代价,并采取各种有效针对措施后,死亡率会开始艰难下降。在触摸了整个疫情的死亡率低点(俗称G点,一般也会是新增确诊数的最高点)后,随着分母(确诊人数)的绝对减少,致死率开始持续攀升。

从而构筑一个类似“微笑曲线”的死亡盆地:

这个数据规律,不因国家、人群、种族、肤色而有任何例外。

依据以上,我们可以轻松判断出欧美当下分别处于什么阶段。

先看美国:

很明显,美国刚刚滑过了疫情初期的爆发阶段,进入致死率盆地的左侧。这个阶段,是致死率探摸G点的阶段,恰恰也是新增确诊人数持续攀新高的阶段。

尤其美国现在处于大选时期。这简直为病毒传播创造了近乎完美的集聚环境。

简而言之,美国还有很长时间的路要走,而且极可能因为大选原因出现反复。

再看欧洲(我们选取最具代表性的意大利):

这个结论就更直观了:可怜的意大利,致死率依然处于爆发期,离盆地的左侧壁都还没摸到。它要走的路,比美国人更长。或许长得多。

之所以没有把法国,尤其德国列入样本分析,是因为德法的死亡率数据,极不真实。尤其德国,已经有1112例确诊,竟然没有死亡案例的报道。这和人种当然不会有关系,国家富裕、医疗条件好,也根本不足以解释这个匪夷所思的死亡率数据。

合理的解释,是德国(包括法国),处在比意大利还早的阶段。

去路多艰,一路珍重。

5

尾声

该做的数学题,都做完了。该交卷了。

今天我在朋友圈发了几张图,附加了一句话:欧洲彻底沦陷。美国也在挣扎。股市是第一块被淹没的土地。原油是第二块。一场世纪洪灾,或许会涤荡所有能冲击的资产。疫情确实是对全人类的诅咒。但我们尚未看到诺亚方舟。

一个朋友回复:过于悲观了吧?二次世界战争都没把人类干掉。一次传染病只是短期突发事件,人类世上几次传染病了,现在不都好好的?人的贪婪恐惧放大了事件影响而巳,三个月后又一切美好了。

我回复了他:

与悲观无关,与生存有关。

你是上帝的视角。数万年的进化中,人类经历了无数灾难,也死了无数人,但那些人对上帝只是一个数字,上帝自己一直活着。

很遗憾,你不是上帝。如果你碰巧遇到了二战,你得先保证自己活过去。风险偏好低一点,有助于增加你活下去的概率。

别把自己变成上帝的一个数字。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