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外汇占款持续低位的全角度分析

八月外汇占款持续低位的全角度分析
作者:孙海琳、朱晓明

8月外汇占款数据

9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8月份金融机构信贷收支表。数据显示,8月末金融机构外汇占款余额294580.3亿元,较7月末净减少311.46亿元。

9月12日,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撰文《四因素致M2回落》中披露,今年6-8月,各月外汇占款的新增额分别为-868亿元、-2亿元和23亿元。近3个月来,外汇占款出现恢复性增长。

8月金融统计数据报告显示,8月末外币贷款余额8466亿美元,同比增长12.7%,当月外币贷款减少33亿美元。8月末外币存款余额6241亿美元,同比增长43.6%,当月外币存款增加154亿美元。

8月份海关货物进出口贸易数据显示,8月份贸易顺差498.3亿美元,同比扩大77.8%。

此外,数据显示8月份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平均6.1606,环比7月份6.1569有所走贬;而即期汇率平均6.1546,环比7月份6.1993明显较快地升值,连续两个月呈现升值走势,并且8月中旬开始相对中间价呈现升值状态。

点评

8月份贸易顺差再创历史新高,人民币即期汇率继续保持较快升值走势,呈现资本流入,与7月份的情况一致。中国人民银行在外汇市场的干预力度相对较小,商业银行外汇占款减少,贸易部门企业在部分结汇的同时仍保有较强的持汇意愿,外汇存款继续增加并偿还外汇贷款。出口型企业部门的贸易顺差增加,对于改善企业资金状况是有利的;但是注意到在近期贸易顺差大幅上升的同时,央行基础货币的外汇占款投放渠道却呈现枯竭低迷状态,原因在于汇改增强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之后,企业部门结汇意愿低、持汇意愿高,以及央行对整体流动性控制的考量。

中央银行方面:

8月份央行的外汇占款新增23亿元,相比6月份和7月份的-868亿元和-2亿元,出现了恢复性改善增长;但整体而言仍然处于低位水平,显示出基础货币投放的外汇占款渠道仍然保持在近乎枯竭的状态,在边际上有所改善。

从汇率角度看,今年3月份新一轮汇率改革以来,央行退出了常态化的干预,增强了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加之出现一轮贬值预期,结汇需求减弱而持汇意愿增强,相应地使得央行口径的外汇占款呈现下降;6月份以来人民币汇率贬值告一段落,即期汇率明显升值靠拢中间价,自8月中旬以后即期价格相对中间价开始恢复呈现升值状态,而中间价并未表现出较强的升值,反映出央行不希望步入过快升值的引导意图,适度增强了干预力度,其购买美元和投放人民币也就相应形成了新增外汇占款。

从贸易顺差角度看,6月份处在300亿美元的较高水平上,7-8月更是连续两个月创出历史新高水平,即使保持结汇和持汇的意愿比例不变,顺差总量的增加,也能带来结汇数量的增加,相应地改善新增外汇占款。

对货币政策而言,一方面,我国的准备金率是对冲外汇占款的技术工具,也是货币政策松紧的信号工具。依照传统的政策框架,在外汇占款持续低迷的情况下,确实存在全面降准、进行对冲的技术条件;但是,鉴于准备金率具有很强的政策宣示信号,进行全面降准很容易引发“中央出台粗放型全面刺激政策”的误导预期,因而货币政策可能尽量避免使用全面降准;另一方面,汇改后央行减少了外汇市场日常干预,外汇占款新增规模增长低迷可能成为新常态,基础货币投放方式发生转变,外汇占款的意义相应发生变化,央行由此可以增强运用自身负债负债表工具的主动性和灵活性,综合运用包括公开市场操作、准备金率、再贷款、再贴现,以及常备借贷便利和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在内的多种政策工具,并不见得非要单一地采用降低准备金率的政策手段。应该看重央行流动性管理的结果,而非动用何种工具。




商业银行方面:

8月份金融机构新增外汇占款减少311亿元,简单扣除央行的新增外汇占款23亿元,商业银行的新增外汇占款为减少334亿元,与7月份新增380亿元相比,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降;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额则是收窄了。

7月份商业银行自身结售汇是自身售汇大于自身结汇,出现逆差89亿美元(等值548亿元人民币);7月份商业银行持有外汇,其中可能部分是用于对海外的分红付息。8月份的银行结售汇数据尚未发布,但商业银行外汇占款呈现净减少,加之外汇存款继续增加、外汇贷款减少,可能也反映了私人部门的结汇意愿不强,同时削减了外汇贷款。



贸易部门企业方面:

从货物进出口情况看,6月份处在300亿美元的较高水平上,7-8月更是连续两个月创出历史新高水平;贸易顺差连续创出历史新高值,主要归因于外需复苏和外贸稳增长政策带来的出口向好,而内需低迷(主要是投资低迷)导致进口不振,一增一减,强化了顺差。

但是,在贸易顺差连创新高和人民币汇率贬值走势告一段落、恢复升值的情况下,我们观察到的是企业的结汇需求依旧不强,没有相应地带来新增外汇占款大规模增长;而持汇意愿明显增强,带动外汇存款增加。同时,进口需求不振导致外汇贷款需求不强,负债“去外币化”下对外汇贷款进行偿还,使得外汇贷款净减少或新增规模较小。

从企业行为角度看,一般而言,在人民币贬值走势情况下,企业可能采取对进口收入延迟结汇、对支付进口提前购汇或更多使用人民币跨境对外支付等行为;而在人民币升值走势的情况下,则相反地进行加快结汇、延迟购汇或更多收取人民币出口收入。此外,在跨境人民币结算渠道畅通的条件下,只要境外美元价格低于境内,那么企业就有动力在境内结汇、境外购汇,这是贸易部门企业境内外的财务运作。

目前,外汇存款余额增速持续加快(2013年末增速7.9%,到2014年8月末增速已经升至43.6%),外汇存款新增规模也明显较多,7月份和8月份的外汇存款新增额都在150亿美元以上,与6月份大致相当。


我们用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减去人民币各项存款余额,得到人民币计价的外币存款余额,外币存款余额占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的比值自年初以来持续明显上升,一定程度上反应了私人部门的持汇意愿增强。



汇改步伐加大指引人民币汇率趋于双向波动,但上半年更多地呈现贬值走势,而6月份以来则呈现出升值走势,实体部门企业的汇率预期和行为调整不会像金融市场那么迅速,在7-8月份贸易顺差创新高和人民币汇率即期价格明显升值的情况下,部分结汇行为使得新增外汇占款呈现改善,但较强的持汇意愿仍使得外汇存款有所增加。

(源自:宏源证券)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