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佣金8成支付骑手工资,是否还有下调空间?

一场疫情让线下餐饮几乎陷入停摆,庆幸的是经过十年的互联网渗透,餐饮行业在疫情中多了一种自救的方式。目前,疫情尚未结束,承受巨额成本的餐饮行业对外卖业务越发重视,比如现金流只能撑3个月的西贝,已将外卖作为主要的收入方式。

与此同时,外卖平台也针对当前的商家困境,推出了对应的举措。线下,升级了全国配送网点消杀和健康监控、推广无接触配送等多项措施;线上,在流量和营销方面也对不同地区的商家做出了倾斜,以此保障商家的正常交易,增加收入。

整体来看,在这场“战疫”中,平台与商家成为了坚实的盟友,互为支撑。但近期,开始出现一种新的声音,呼吁平台降低佣金。毫无疑问,即使放在平时,这也是一个敏感的问题,在疫情当前,更是一个可以激发行业讨论的话题。

那么,外卖佣金到底还有没有下降的空间?我们不褒不贬,不以任何道德优越感裹挟,而尝试用数字来给出这一争议的结论。

外卖佣金8成用于支付骑手工资

我们先来看网上一些说法,认为目前的佣金过高,存在下降空间。但如果仔细分析外卖佣金结构,就会得出不同的结论。据了解,外卖佣金由平台费、技术费和配送服务费三部分构成,其中配送服务费占比80%。也就是说佣金收入的8成是用于支付骑手工资的。如果剔除配送服务费,平台的佣金仅在3%-4%之间。

微信图片_20200229220733.png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标准呢?我们来对比一下实物电商和国外生活服务类电商的佣金率,据公开资料显示,电商平台的佣金率一般在5%左右,美国外卖企业Grubhub除配送费、推广费外的基础佣金高达12.5%。因此,中国外卖平台目前3%-4%真实佣金(不包含配送服务费)已是很低。

我们再回到占佣金8成的配送服务费上,配送服务费不仅是佣金的大头,而且还是一项硬性支出的成本。商家可以自由选择是否使用平台配送服务,如果商家不选择配送服务费而自行解决配送,外卖的真实佣金低于5%。因此严格意义上说,配送服务费不应该包括在佣金中。

那么,配送成本为什么会这么大?我们不妨看一下公开的数据。据美团半年报数据显示,仅2019年上年,骑手费用就支出超过177亿元,而通过美团外卖获得收入的骑手达370万,其中超过70%来自农村,他们都通过外卖平台获取收入,养家糊口。

也就是说,单纯对比佣金的收入和支出,平台甚至会出现入不敷出的情况,因此,如果再下调佣金,无论对于平台、骑手还是商家,在交易量、收入、配送服务方面都可能出现大倒退,这不仅是平台不想看到的,也是商家无法承受之重。

商家呼吁降佣,找对方向了吗?

当我们还无法判断疫情何时结束时,处境困难的商家想方设法降低成本无可厚非。但呼吁与自己休戚与共的外卖平台降低佣金,无疑找错了方向。

目前,商家的困难主要是成本与收入的巨大不平衡,收入减少,成本却难以下降。根据几家上市公司的财报,我们可以大致测算出餐饮商家的成本结构,食材及耗材的成本大概占比35%-40%,人工成本25%左右,租金12%-15%之间。相比这三大硬性成本,外卖则属于弹性成本,即不使用平台的配送,配送服务费成本为零;商家不在平台上产生交易,则佣金同样为零。

在当前的疫情下,实体店无法正常经营,但高昂的硬性成本依然在支出,因此,与其呼吁一个弹性成本支出的业务下降费用,不如在硬性成本上想办法。而目前万达等大型企业已经给予商户一定的租金减免优惠政策。

我们来算一笔账,如果一个商家一天30单外卖,每单30元,总计收入900元。每天平台收取162元的佣金(按照18%的佣金率),商家剩738元。即使佣金率降低3个百分点,商家每天也仅多收入27元。

而如果通过平台提供的工具和流量优惠进行精细化运营,将每天的交易笔数提升至40单,18%的佣金不变,商家扣除向平台支付的佣金后还剩984元,收入增加246元。是呼吁降佣还是想尽办法提高线上订单量,答案不言而喻。

退一万步,降低佣金可能短暂降低了商家的成本,而代价则可能是整个服务链条的退化,得不偿失;而通过提高交易量,增加收入,无论是特殊时期,还是平时,都是亘古不变的商业逻辑。在这场“战疫”中,我们依然需要一个双赢甚至是多赢的解决方案,而不是发起一场“零和博弈”的战争。

平台与商家,同此凉热

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说到底是商业性企业。特殊时期,企业在多大程度上承担社会责任,势必要量力而行,如果超出负担能力,无异于杀鸡取卵。

唇亡齿寒,在全国疫情防控形势严峻的情况下,很多地区的商家无法营业,也就意味着外卖平台同样无米下锅。从这个角度而言,平台与商家处于同一个外部不可抗力环境下。按照目前市场对疫情的评估,餐饮行业的恢复期将继续拉长。而外卖平台同样在供给层面受到较大影响,进而影响其利润。

更为严重的是,商家可以选择停业,而对于美团、饿了么等平台,目前的情况是只要有一个城市允许外卖配送,就要继续为商家和消费者提供服务,这同样大大降低了其规模效应,增加了成本支出。试想,一百个城市的收入分摊成本和一个城市的收入分摊成本,必是天壤之别。

近期高盛发布的报告称,美团出台的一系列支持商家的举措很可能带来较大现金净流出,造成很大财务压力。同时,报告也预期2020年第一季度,美团外卖的收入将受到影响。显然,在疫情影响下,外卖平台的规模效应受到抑制,同时成本却无法同比例缩减,平台和商家同样负重前行。

因此,无论是外卖平台,还是餐饮商户,在疫情的困境之中,唯有冷静应对,携手盟友,才能找到杀出重围的突破口。彼此宽容、理解,抱团取暖,然后踱步向前,这才是积极自救的正确姿势,也是为日后可能出现的“高速增长”做着准备。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