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藏功与名的安徽:2019年的最大黑马

作者:睿愚

来源:秦朔朋友圈

智纲智库创始人王志纲先生曾经调侃安徽:在当今中国,好像只有评选哪个省最没存在感的时候,安徽才有那么一点存在感。

细想想,可不是嘛。

平常请客吃饭,询问客人口味偏好,会问对方想吃麻辣的川菜、清淡滋补的粤菜、滋味浓郁的西北菜还是甜口的江浙菜?虽然徽菜也是八大菜系之一,但论个性鲜明的特色和门店众多的存在感,确实不算出众。

听身边的外地人讲家乡方言,大家对山东话、河南话、北京话、东北话、广东话的识别能力很强,但对安徽方言,好像认知存在缺位。

论经济吧,安徽明明位于经济发达、人口涌入的华东区域,但江浙沪光芒太强,以至于安徽被集体忽略。徽商明明是最具影响力的三大商帮之一,但过去被晋商抢了风头,现在又被浙商盖住了光芒。

论参与全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吧,安徽小岗村率先登台做了主角,但随后整个省又好像马上退场做起了观众。

论省会吧,安徽合肥的经济总量已经超过了陕西西安,但在全国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显然难与后者比肩。

旅游资源呢,也不算很突出,印象中主要是黄山和宏村有些名气。

当然,对安徽的印象不深也有我孤陋寡闻的原因存在,还恳请大家在评论区批评和补充

最近,一直没怎么有存在感的安徽狠狠刷了一把存在感。

事情要从各地GDP的核算调整说起。

1985年,我国开始建立GDP核算制度,当时采取的是分级核算制度,即国家和省级、省级和市级,都是各自独立核算GDP

各算各的账就容易出现一些问题,标准能否统一,计算是否重复,等等。比如,同一家公司的母公司和子公司很有可能分别被不同级别的统计部门重复计算。虽然国家统计局明令禁止这样做,但各地统计部门一般都是心照不宣地犯错,以增加GDP总量,毕竟这个数字既关乎名,又关乎利。所以历年地方GDP的总和总是高于全国GDP,比例还不低。

我们现在越来越重视数据了,但数据唯有真实,才有价值,才能为正确决策提供依据,而非误导决策者。

早在2009年的时候,国家统计局就在研究由国家统一核算省级GDP,确保数据相对真实、可比。

但国家统计局的人力、物力有制约,全国改革的阻力和难度也很大,所以这项改革历时10年才终于尘埃落定。2019年12月27日,国家统计局宣布,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将在2020年初正式实施,国家统计局将统一核算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和地区生产总值,实现地区生产总值汇总数与国内生产总值基本衔接。

为了让数据同期可比,统一标准,国家统计局根据2018年的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资料,对各地区2018年地区生产总值初步核算数和历史数据进行了系统修订。

正是这一修订,发现安徽竟然闷声发大财,深藏功与名。

修订后的2018年安徽省生产总值为34010.9亿元,比初步核算数增加了4004.1亿元,增幅为13.34%,增加的绝对值排在全国第一,修订后的安徽GDP一举超越了北京和河北,离赶超上海仅剩一步之遥。

统一由国家统计局核算的GDP数据显示,2018年安徽是3.4万亿,上海是3.6万亿,到了2019年,安徽是3.7万亿,上海是3.8万亿,照这样的发展速度,两年内,安徽的经济总量排名可能再上一个台阶,跻身全国前十,继而与湖南争高下。事实上,2019年人均GDP,安徽已经超越了湖南。

2005年安徽省的人均GDP是中国大陆31个省级行政区的第28位,也就是倒数第四位,而在2019年,安徽省的人均GDP却是全国的第13位,如果去掉四个特殊的直辖市,安徽妥妥的全国前十,大家印象中声名不显的安徽竟然成了富省。

大城市、中心城市是驱动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国家层面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2019年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要求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超大特大城市要大幅增加落户规模,并首次提出收缩型城市的概念,不再强调均衡发展中小城市。手指攥成拳头才有力量,有限的资源分散了只会丢了效率,最后均穷而已。

所以这些年各个省都在打造都市圈、培育大城市,省会城市自然要做表率。西安、福州、济南、成都、武汉等地都在集聚资源,打造强省会,合肥也不例外。

为这事,非合肥的安徽人给合肥起了一个外号——霸都,暗讽合肥霸占全省资源,为己所用。

其实合肥的经济首位度只有26.2%,在省会城市中排在第13位,排在成都、武汉、西安、长沙、昆明等一众明星省会城市之后,但这些省会城市却没被称,显然是有别的原因。

与其他省会的文化积淀和历史传承来比,合肥有点太“嫩”了。毕竟,安徽在明朝的首府是南京,现在还有不少人称呼南京为徽京,到了清朝,安徽首府变到安庆,这俩城市做首府的时候,合肥(古庐州,好多安徽人一直呼吁合肥恢复古称)还只是个小县城呢,1952年的时候,基于当时的国防考虑,安徽正中间的合肥才成了省会。但相比南京和安庆,合肥要历史底蕴没历史底蕴,要经济实力没经济实力,自然难以服众,更谈不上文化认同感和归属感。

可是今天的合肥已经今非昔比,“霸都”的“霸”开始成为“霸气”的“霸”。霸气就霸气在经济发展上。

1952年合肥成为安徽省会时,全市工业企业仅有36户,而现在,全市工业企业数超万户,其中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超2200户。

2006年合肥GDP才刚刚过千亿,彼时的合肥经济规模和城市建设实在是难以摆上台面,以至于当年广州《新周刊》评价它用的是低调合肥

2019年合肥的GDP达到了9409亿元,名义增速为9.35%,从24年前的全国第97位逆袭成现在的全国第21位,仅次于刚把莱芜揽入怀中的济南(9443亿元),排在其后的两个省会城市分别是福州(9392亿元)和西安(9321亿元)。

2020年合肥跻身万亿俱乐部城市群基本已是定局,从千亿到万亿,合肥仅仅用了14年。论过去十年、二十年,发展最快的省会城市,非合肥莫属。

从原来公认的中国最大县城,摇身一变,成为中部乃至整个华东地区冉冉升起的新星,一个没有任何地理优势的内陆城市,这份成绩确实令人瞩目。

虽然有政治资源的加持,但合肥作为后起之秀,实现历史跨越,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对创新真金白银的重视和投入。

合肥2000年全社会研发经费是7.88亿元,2018年达256.65亿元,是18年前的33倍,年均增长21.4%。2000年全社会研发投入强度(研发经费占GDP比重)2.13%,2017年达3.24%,在26个省会城市中排名第二。去年这一数字达到3.28%,居全国省会城市第3位。2018年,全市发明专利申请量、授权量分别达到32831件和5597件,分别是2005年的70.2倍和39.7倍,居省会城市第5和第7位。在英国《自然》增刊“2018自然指数”全球科研城市50强评选中,合肥位列榜单第27位。

2004年,合肥成为全国唯一的国家科技创新型试点市

2010年,合肥进入国家科技部的创新型试点市和国家发改委的创新型城市试点,成为全国少数双试点城市之一。

2013年,合肥确立了大湖名城、创新高地的战略定位。

2017年,合肥成为继上海之后全国第二个获批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的城市。截至目前,全国仅有四个城市获此殊荣,其余三个是北京上海和深圳,可见这份荣誉的分量。

2017-2018年,合肥连续两年进入外籍人才眼中最具吸引力中国城市的前三甲。这是国内唯一一个完全由外籍人士进行评选的引才引智“中国城市榜”,可见这份榜单的真实性。

十几年间,合肥迅速迈向创新之都

有人说,合肥这是仰仗中科大的底子,没有中科大,就没有今日的创新之都合肥,可回顾历史,没有合肥,可能也没了中科大。

1969年,受国内外复杂局势影响,国家将13所在京高校外迁,疏散到全国各地,史称“京校外迁”。虽然现在都很重视教育,但在那个肚子填不饱的年代,能高瞻远瞩的人并不多,学校来了,没有税收不说,还得给地给钱给粮。

十三校中,最不受欢迎的莫过于中科大,它先后被湖北、江西、河南三个省份婉拒。这时安徽省却明确表示“安徽人民即使不吃不喝也要把中国的科学苗子保住”,并腾出了原合肥师范学院和银行干校,从此中科大落户并扎根安徽。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当年安徽执政者种下的花,如今已结出了丰硕的果。

这些还不足以完全解释安徽的崛起、合肥的逆袭。

很多安徽人还是觉得合肥的逆袭完全是得益于“合一省资源,肥一己之私”,可问题是,现在是整个安徽的GDP总量和人均量的提升都很快。分蛋糕的同时,也把整个蛋糕做得更大了。

我认为,安徽崛起的最大原因是认知的提升和定位的改变,安徽正在从长三角的打工者转型成为合伙人

之前,安徽一直是一个为长三角提供劳动力、煤炭、电力、钢铁、粮食的地方,一个经济舞台的配角,这就是它的角色定位。长三角有需要,那就抓紧发电,加班挖煤,乖乖种粮,老实打工。能够把长三角玩剩下的转移到安徽,安徽也欣然接受。

但是现在,思想解放了,安徽不想做老实被动的“打工者”了,而是要主动成为“合伙人”。以前你们吃肉我喝汤,现在我也想跟你们一起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大秤分金银。

比如说,2016年上海提出了沿着沪昆高速建一条G60科创走廊,最早邀请了杭州和嘉兴加入,本来没安徽什么事,后来安徽硬着头皮也要加入,如今的G60科创走廊包括上海、嘉兴、杭州、苏州、芜湖、合肥等9个城市。

2003年的长三角只有上海+苏南+浙北三大核心区域共16座城市组成,2010年,合肥和马鞍山才挤进去。2013年,安徽的芜湖、滁州、淮南加入,2018年,安庆、池州、铜陵和皖南加入。2019年10月15日,安徽剩余的7个城市蚌埠、黄山、六安、淮北、宿州、亳州和阜阳等全被接纳。

除了国家意志,安徽的积极努力和主动作为也没有白费。要想真正融入长三角,而不是形式上加入,首先路得贯通,交通得便利。2019年,安徽成为福建之后的全国第二个市市通高铁的省份。

大家可能想不到的是,目前全国高铁运营总里程的冠军省份竟然是安徽,1903公里,超越了2017年的冠军广西。

大家可能更想不到的是,就在2008年的时候,从合肥到一百多公里外的南京,两个这么近的省会城市,居然还要从蚌埠或者芜湖绕过去,火车得三四个小时,到上海要八九个小时,到两百多公里外的武汉更离谱,先北上阜阳,再南下武汉,一天一趟绿皮车,八九个小时几乎每次都是站过去的。

为了真正成为长三角的合伙人,而不是文件上走走形式,安徽得有自己的主打优势产业,并且要错位发展,这样才能在竞争激烈的长三角区域中留住人,融到钱。

上海、江苏做科创产业创新和先进制造,浙江负责数字经济,安徽要让科技之花结出产业之果,选择了战略性新兴产业,层面上错位,资源避开了浪费。

安徽给自己选择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用了四个字概括:“芯屏器合”,并形容为——“芯”光灿烂、“屏”步青云、“器”势磅礴、 智同道“合”。

所谓“芯”,是指芯片产业。目前合肥已集聚了包括长鑫存储在内的186家集成电路企业,致力于打造世界一流的存储产业集群。

所谓“屏”,是指新型显示产业。合肥有着世界最大平板显示基地。京东方在合肥建设了全球首条最高世代线——第10.5代TFT—LCD生产线,且已实现满产,在65英寸、75英寸市场全球出货量排名第一。

所谓“器”,是指装备制造及工业机器人产业。当前,安徽的六轴机器人产量已居全国第一位。

所谓“合”,是指人工智能和制造业加快融合。比如,脱胎于中科大的科大讯飞已经是中国最重要的人工智能企业。合肥打造的“中国声谷”已集聚包括科大讯飞、华米科技、海康威视、寒武纪等在内的600余家企业,形成了国内最具代表性的人工智能产业生态圈。

安徽在全省设立了24个战略性新兴产业集聚发展基地,其中合肥新型显示器件、集成电路和人工智能3个产业集群入选第一批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名单,入选数全国城市第4位、省会城市第2位,并获科技部批准建设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

作为第一人口流出大省,作为文化认同感和凝聚力不强的一个省,安徽在经济发展上能取得如此成绩,可见当政者没少呕心沥血。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执政当如此。

2019年是安徽全境纳入长三角城市群的一年,是市市通高铁的一年,也是芯屏器合努力数十年、一举成名天下知的一年,城市发展的快车道已经铺好,合肥反哺兄弟城市的时机已经成熟,相信2020年代一定是安徽扬眉吐气、人财两旺的时代。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