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多数人摆脱不了韭菜的命运:来自概率的诅咒与惩罚

作者 | 格隆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1

节后第二天(2月4日),我们依据下注大概率事件的一贯研究逻辑与经验,发布了一篇观点非常鲜明的做多文章:

16个交易日后(224日),我调整了自己的观点,连续发了两段朋友圈,提示风险:

结果捅了马蜂窝

尤其微博上。铺天盖地的嘲讽与攻击。说面对泡沫,有两种人,一种警示风险,一种享受泡泡浴,前者会越来越聪明,后者会越来越有钱;说我踏空了;说我嫉妒别人赚钱了;说我跳大神、等着被打脸了……诸如此类。

你要心胸小一点,会被活活噎死。

我还是勉力做了一段解释:

绝大多数人是没有概率思维的。对他们,非黑即白。所谓打脸不打脸的,是典型的小散(穷人)思维:预设市场会有一个确定的方向或者结果。持有这种思维的人,被收割是迟早的事。

投资是概率。就大概率下注。就算最后市场接着涨,你离场早了,你的行为也是对的。创业板16个交易日涨了27%,这是无数市场一年也达不到的涨幅,还嫌不够?以交易量为权重的市盈率已经120倍了,还嫌不高?

该来的总会来。即使姗姗来迟。概率是统治全人类的上帝。没有人能逃过概率。

上帝并不那么关心大家的生死。他只是制定概率规则。你自己要保护好你自己。”

没用。依然漫天口水。

一怒之下,我拉黑了所有这批人。

世界终于清静了

2

一个数学家说过:如果上帝真的存在,他能听懂的唯一人类语言,就是概率。

获过诸多大奖的一战电影《弗兰兹》中有个最经典的镜头:法军士兵冲锋前先向上帝祈祷,而对面的德国兵也是刚向上帝祈祷完。如果不出意外,这俩个士兵的目的都是搞死对方。那么,上帝究竟保佑谁?

其实上帝谁都保佑,也谁都不保佑。上帝不掷骰子。它不过是制定了一个充满了概率的“规则”,用这个规则随机去决定谁生谁死。微观上,那两个士兵谁生谁死,上帝其实一点都不关心。士兵无论怎么祈祷一样可能阵亡。但是也一定有人活到战争结束,让人类延续下去。

数学在中国两千年多年的历史上一直是奇巧淫技,所以我们绝大部分人是没有任何概率思维的。事实上,本文第一节里要不要避险的争论,如果学过帕斯卡、费马,学过贝叶斯,它其实就是一道非常简单的概率题:

假使下周市场有70%的概率上涨,30%的概率下跌。但如果上涨只会涨3%,下跌则可能跌9%。

那么,你该做多呢,还是做空?

我们这个市场里的绝大部分人,应该都会选择做多

但很遗憾,正确的选择,恰恰是反的

根据以上概率分布,就整个事件下注的未来预期值是:70%×3%+30%×(-9%)=-0.6%。

简而言之,应该赌跌。做空盈利的机会更大。

巴菲特每天做的,都是算这个简单的数学题

巴菲特曾这么概括过自己的择股路径:“用亏损的概率乘以可能亏损的金额,再用盈利概率乘以可能盈利的金额,最后用后者减去前者。这就是我们一直试图做的方法。这种算法并不完美,但事情就这么简单。

这与其说是一种数学能力,不如说是一种思维模式,一种上帝区分穷人、富人,选择保佑谁、放弃谁的密码。

富人思维,是把每一个具体的选择抽象为概率,然后选择优势概率路径,坚持下注。

穷人不同。多数穷人为实现自己的发财梦,会根本放弃概率思维,仅仅依靠直觉甚至情绪下注。

或者,扎堆在小概率事件中不挪窝。

因为小概率的事情虽然其实极难实现,但看起来反而容易。而大概率事件其实到达目的地的可能性要大得多,但却会显得路途如此遥远,让人望而生畏。

明知道彩票是一个已经预先设定好极低赔率的简单算术,穷人仍会两块两块地花光自己为数不多的积蓄去缴这种赤裸裸的智商税,去补贴富人。富人绝不会干这种事。他们不会在这种小概率事情上面花哪怕一分钱。

明知道那些已经用足够长历史证明了自己的好公司,未来大概率还会继续好,明知道过去坑蒙拐骗、各种讲故事、各种挖坑的鸟公司,未来大概率还会挖坑,还会鸟,穷人依然会乐此不彼去押注那些题材股、消息股、创业板伪科技股……富人不会。富人只会买亚马逊、买苹果、买阿里、买腾讯。

很多时候,人类的思维在概率面前,都堪称幼稚和愚蠢。钱多的话就价值投资,钱少的话就赌一把——这可能是投资领域最被广泛实施的愚蠢

中国有6600多家上市公司。用概率的筛子筛一筛,那些真正能够穿越周期,活下来并长大,真正值得下注的公司,30家、40家而已。

以1978年12月三中全会为起点,过去42年,中国M2年复合增速19.93%。

6600多家公司里,上市超过10年,市值过千亿,股价年复合涨幅跑赢这个印钞速度的,港股、A股、中概股全算上,只有36家,占中国上市公司总数,仅0.54%

如果维持上市10年以上标准,而把市值标准大幅降低到100亿,会不会多出很多家被筛出来呢?

138家。

也只占全部上市公司总数的2.07%。

这是一个比玩二十一点、彩票都低得多的赔率

那些从无概率思维,随机下注的散户能在这个局里挣到钱,简直就是奇迹。

大学时上《概率论》课,授课老师说过一段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话听起来似乎没有同情心,甚至带点刻薄,但非常符合概率学的逻辑。”

无独有偶。格隆的一个老朋友老喻,他是格隆见过的智商最高的人之一,在《被放弃的概率权》里也表达了类似的推论:穷人之所以成为穷人,是因为他们放弃了上天赋予的概率选择权。

很多人的穷,是注定的给他再长的生命,再多折腾,也没用。与他的出身无关,与他的努力程度无关。对于没有概率思维的人,更多的折腾与努力,只是在他注定失败的概率分布里加多一个可有可无的参考样本而已。

衔玉而生的人是极少数。马云、刘强东、周鸿祎、丁磊乃至扎克伯格,出身都不是什么富贵之家。

多数时候,是屌丝自己选择做了一个屌丝

3

那么,意识到了自己概率思维缺陷,去补足它,可行?

遗憾的是,也很难。违反人性

经济学里有三个风险决策概念:期望值,期望效用,展望理论。

在概率论和统计学中,一个离散性随机变量的期望值是试验中每次可能结果的概率乘以其结果的总和。换句话说,期望值是随机试验在同样的机会下重复多次的结果计算出的等同“期望”的平均值。

100%几率得到5000万,和50%几率得到一个亿,在期望值理论看来,是一回事。

如果二选一,绝大多数人会选择前者

5000万是100%确定能拿到手的满足,而那一个亿有50%的概率归零。

对普通人而言,对归零的恐惧感,远大于多拿到另外5000万的期望。在计量经济学里,有个非常数学的解释:普通人期望效用函数的一阶导数为正,但二阶导数为负,且衰减迅速。

获得诺奖的卡尼曼是这样总结的:在得到的时候,人们都是风险规避的。而在失去的时候,理性(概率信仰者)是风险规避的,普通人则都是风险偏好的

所以,屡屡亏钱的普通股民的投资模型(如果有的话)里,是天然厌恶任何不确定(概率)的。

他们希望,也笃信,世间万物(尤其股市)都有一个确定的方向与结果。他们要做的,只是去预测(蒙)这个结果而已。

你问结果会怎样?

当然是尿裤子。

这是今天看到的一则最有意思的冷幽默:

某位被最近行情自我强化到一定境界的基金经理非常诚恳严肃地提醒:“只要您想下车撒泡尿,您就会被历史的车轮无情甩下,因为这是趟高铁。于是我没下车,直接尿在了裤子上。

开始有些暖。现在,有些凉。

重复一下我在第一节的提醒:

上帝并不那么关心大家的生死。他只是制定概率规则。

你自己要保护好你自己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