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大宏观】 哪些上市公司资金压力较大?

作者:张文朗 郭永斌

来源:文话宏观

要点

◆面临疫情,在收入遭受冲击的情况下,企业资金压力一般会上升。政府近期也多次表态,要大力支持各类企业度过疫情难关,缓解资金面压力就是一个重要抓手。A股上市公司里面哪些行业、哪些地区的企业资金压力比较大,哪些比较小?A股上市公司整体质量较高,资产规模与营业额均处于较高水平,截至2019年6月底,A股上市公司中资产规模最大为2.64万亿元,最小为0.27亿元,平均181.1亿元,中位数39.4亿元。值得注意的是,我们的分析基于2019年6月份的数据,近期情况可能有所变化。

◆样本企业经营性现金流对短期债务保障倍数总体约0.1倍,但现金类资产对短债保障倍数为1倍(其中近40%的公司低于1倍)。从行业来看,有色冶炼和压延加、造纸、公用事业、餐饮业现金类资产对短债保障倍数靠后。多数行业的经营净现金流对短债覆盖倍数低于1倍,其中批发零售、通用设备制造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建筑业、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的保障倍数靠后。从地区来看,上海、北京等10个省市上市公司的现金类资产对短债覆盖倍数总体上超过1倍,云南、海南、黑龙江、辽宁、青海保障倍数总体上靠后,经营净现金流对短债的保障情况中,河北、重庆的上市公司总体上靠后。

◆样本公司现金类资产对工资保障程度很高,总体达37个月,经营净现金流对工资保障月数平均为3个月,其中67.1%的公司低于3个月。从行业来看,一半行业的经营净现金流对工资覆盖倍数超过3个月,但批发零售、科学研究服务、通用设备制造、交通运输设备制造、建筑等行业的上市公司经营净现金流对工资覆盖倍数靠后。从地区看,有20个省市上市公司的经营净现金流对工资保障平均低于3个月,其中河北、重庆靠后。

◆把短债偿还和工资支付放在一起看,现金类资产对两者的保障倍数平均达10个月,但有12.4%的公司低于3个月。从行业来看,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公用事业的经营净现金流保障对短债偿还和工资支付的能力超过3个月,其余行业保障倍数偏低。从地区来看,有26个省市的上市公司的现金类资产对短债偿还和工资支付保障超过6个月。不过,经营净现金流覆盖短债和工资倍数超过3个月的很少,而重庆、河北上市公司对两者的覆盖倍数靠后。中央和地方政府在推动有序复工,并多管齐下缓解企业资金压力,这些政策非常关键。

正文

面临疫情,在收入遭受较大冲击的情况下,企业资金压力一般会上升。政府近期也多次表态,要大力支持各类企业度过疫情难关,缓解资金面压力就是一个重要抓手。我们接下来将分析A股上市公司中哪些行业、哪些地区的企业资金压力比较大,哪些比较小?

截至到2019年1月底,A股上市公司共计3569家企业。从资产规模来看,A股上市公司多以大中型公司为主,截至2019年6月30日,资产规模最大的为2.64万亿元,最小资产规模仅为0.27亿元。资产规模的中位数为39.4亿元,平均值为181.1亿元,整体分布在统计上呈现右偏。具体来看,资产规模在10亿元以上的公司占全部A股上市公司的93.53%,资产50亿以上的公司占46%,资产超百亿的公司约有四分之一。

从营业额规模来看,由于A股上市公司多为大中型公司,截至2019年6月30日,营业额最大规模达14990亿元;营业额最少的仅为25.86万元,均值为9.24亿元,中位数为53.50亿元,整体呈现右偏。但是公司与公司之间的差距较大。具体来看,营业额在1亿元以上的公司占比为92.15%;营业额在10亿元以上的公司占比为54.3%,超过了样本数的一半;营业额在50亿元以上的公司占比为15.48%。

在地区分布上,A股上市公司主要集中在长三角、珠三角地区以及北京、山东等经济发达地区,分布情况与各省市2019年GDP排名高度一致。其中广东、浙江、江苏三省占比最高,分别为 16.48%、12.41%、11.26%,三省合计占比40.15%,粤浙苏京沪鲁合计达62.31%。中西部及东北地区上市公司整体占比较少,东北三省上市公司合计占比4.15%;西藏、宁夏、青海三个西部省份上市公司数量最少,分别占比0.48%、0.39%、0.34%。

在行业分布上,截至2019年6月30日,A股上市公司分布相对集中,主要为制造业企业,前6大行业涵盖公司达1535家,占全部A股上市公司43%。涵盖公司数量最多的行业为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共有356家上市,约占总体的10%。

从行业分布来看,截至到2019年6月30日,新三板企业主要以高新技术制造业、机械设备制造业为主,其中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占比19.5%,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占比6.0%,科学技术研究和服务占比4.9%;专用设备、通用设备、电器机械设备占比分别为6.4%、4.3%、5.5%。

从偿债与工资支付看资金压力

短期偿债能力,谁强谁弱?

A股上市公司总体上现金类资产对短期债务的保障倍数约为1,经营现金流对短期债务的保障倍数约为0.08,较高的现金类资产对短债的保障倍数表明,即使短期需求下滑,出现大面积资金压力的概率较低,多数公司可以通过动用自有的现金资产偿还短期债务而不至于违约。但是较低的经营现金流对短债的保障倍数则表明现金储备较少的公司无法依赖日常经营获得的现金流量偿还短期债务,在收入遭受压力较大的情况下,需要通过资产变现或需要外部融资等方式补足短债缺口。现金类资产对短债的保障中,可以发现约38.7%的公司这一指标小于1;经营现金流对短债的保障中,有87.7%的公司这一指标小于1。

从行业维度分析,现金类资产对短债覆盖倍数超过1倍的有28个行业,占全部43个行业的65%,前三分别为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15.7倍)、文化体育和娱乐业(4.1倍)、住宿和餐饮业(2.3倍)。目前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住宿和餐饮业,尽管预计2020年一季度营收受挫,但短期内由于储备的现金相对充裕,行业整体的违约风险并不高。现金类资产对短债覆盖倍数位于后3位的行业分别为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造纸和纸制品业、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这3个行业现金对短债覆盖倍数均低于0.6,自有的现金类资产已无法覆盖短债,迫切需要寻求融资或通过恢复经营产生现金流,进而缓释流动性风险和违约风险。

经营现金流对短债覆盖倍数超过1的行业仅有2个行业,分别为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教育业,其余行业覆盖倍数均小于1,保障倍数为正的行业共37个行业,占43个行业的86.0%,另外,仪器仪表制造、批发和零售业、通用设备制造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建筑业、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等6个行业的经营现金流对短债覆盖倍数为负,同时除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外,这几个行业的现金资产储备也较低,短期内经营也难以改善,面临的压力相对突出。

从区域维度考虑,贵州、四川、西藏、上海、陕西、广东、浙江、江苏、安徽、北京等10个省市现金对短债覆盖倍数超过1,占31个省份的32.3%,其余的省份该指标均小于1。现金类资产对短债覆盖倍数超过1的省份产业链相对完整,上市公司治理相对成熟,蓝筹公司较多。现金类资产对短债覆盖倍数位于末尾5位的分别为云南、海南、黑龙江、辽宁、青海,这些省份的经济发展相对滞后。

各省市的经营净现金流对短债的覆盖倍数均小于1,其中29个省市经营净现金流对短债保障倍数为正,占31个区域的93.5%,而河北和重庆上市公司整体经营现金流对短债覆盖倍数为负,同时现金对短债覆盖倍数也小于1,压力相对较大。

工资支付能力,谁强谁弱?

除短期债务之外,支付员工工资也是刚性的,在复工延迟,收入承压的情况下,工资刚性也意味着资金压力可能会加大。整体而言,A股上市公司的现金资产储备足以支付员工工资,总体的现金类资产对工资的保障月数达到了37个月,约16%的公司的现金对工资的保障月数小于12个月。

另一方面,A股上市公司平均来看,经营净现金流可以支付3个月的工资,但其中有67.1%的公司支撑不到3个月,如果疫情影响较长,支付工资的压力就会较大。

从各行业上市公司现金类资产对工资的保障来看,均超过了13个月,基本无忧。

经营净现金流可以保障工资发行超过3个月的行业有22个,占43个行业的51%,其余行业均不能保障超过3个月,其中仪器仪表制造、批发零售、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通用设备制造、交通运输设备制造、建筑等6个行业经营净现金为负,在疫情的冲击下,短期压力相对较大。

从各区域现金类资产对工资的保障来看,均超过28个月,短期内现金类资产对人员工资支付是可以得到保障的。

从经营净现金对工资的保障来看,经营净现金对工资保障超过3个月的省份为20个,占31个省份的65%,另外,河北和重庆两省市上市公司整体经营净现金为负,在疫情冲击下,压力相对较大。

短债偿还和工资发放综合能力,谁强谁弱?

综合来看,A股上市公司现金类资产对该两项支出的支撑月数约为10个月,约12.4%的公司现金类资产对这两项支出的支撑月数不到3个月;而经营现金流量对该两项支出的支撑月数平均不到1个月,80.6%的公司支撑低于3个月,92%的公司低于半年。

从行业维度分析,现金类资产对短债、工资支撑月数均可超过3个月,超过6个月的行业有38个,占比为82.6%。在短期内多数行业可以依靠自有现金偿还短期债务,整体信用风险较低。但造纸与纸制品业、纺织业、公用事业等6个行业的现金类资产不足以支撑半年,叠加疫情影响,复工延期,一季度生产放缓,其经营现金流量难有较大增长,因此这几个行业的信用风险相对较高。

从经营净现金流对短债、工资的支撑月数来看,超过3个月的是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教育、采矿3个行业,占43个行业的7%。仪器仪表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通用设备制造业、交通运输设备制造、建筑业等6个行业经营活动现金流量为负,压力较大。

从地区维度分析,所有区域现金类资产对短债、工资支撑月数均可以超过3个月,26个省市可以超过6个月。

经营现金流对短债、工资的支撑月数超过3个月的是贵州省,其余省市小于3个月,其中河北和重庆为负,压力相对较大。

总体来看,A股上市公司整体的信用风险并不大,但仍有部分行业、部分地区的偿债和支付工资的压力较大。A股上市公司现金类资产对短债的保障倍数为1,对工资及短债的保障月份为9.1个月。38.7%的公司现金类资产对短期负债的覆盖倍数小于1,20.7%的公司现金类资产对短债和工资的支撑月份小于3个月。82.2%的公司经营净现金流对短债和工资的支撑月份小于3个月,在缺乏现金储备的情形下,可能需要变现现金资产或者外部融资支持。

部分行业如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造纸和纸制品业、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的现金类资产较少(现金对短债覆盖倍数均小于0.6,居于各行业的末位),且其经营净现金对短债和工资的支撑月数均小于3个月。此外,批发和零售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通用设备制造业、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建筑业等5个行业经营活动现金流量为负,但由于其现金较充足(现金资产对短债和工资的支撑月数均在6个月以上),压力可控。

从地区维度考虑,所有地区的现金类资产对短债、工资的支撑月数均超过3个月,短期的违约概率较低。但部分地区经营净现金流较低,其中河北、重庆甚至为负。此外,部分地区,比如河北、吉林、黑龙江、甘肃、辽宁、青海等地的现金类资产对短债覆盖倍数均小于1,同时其经营净现金流也相对较差,在疫情影响下,资金压力相对较大。

需要注意,从2018年中报和2018年年报对比来看,现金类资产对短债、工资的保障倍数和月数基本一致,但年报中经营净现金对短债、工资的保障倍数和月数明显好于中报,其主要原因在于部分行业结算在下半年,年报经营净现金一般要好于中报。如果看经营净现金对短债和工资的保障倍数和月数,我们的分析结果对于行业和区域排序或更具有参考价值。

复工、再融资政策缓解资金压力

从当前政策来看,主要是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积极推进复工,缓解企业经营风险,另一方面是推出再融资政策,缓解企业资金压力。

2月21日政治局会议明确要求“要建立与疫情防控相适应的经济社会运行秩序,有序推动复工复产,使人流、物流、资金流有序转动起来,畅通经济社会循环,并制定明确的疫情分区分级标准,推动复工复产”,这项有效缓解企业现金流压力,防止实质性失业。

央行前期推出3000亿专项再贷款,目前有近千家企业已经获得了专项再贷款,接下来会继续让这项政策精准落地。另外,2月24日,央行表态“将加大中小微企业专项债券的发行力度,让商业银行有充足的优惠资金来源”,这将有效缓解中小微企业的再融资压力。同时,“更加充分的发挥好政策性金融的作用,人民银行会更大力度的支持三家政策性银行继续发挥作用”

   财政政策方面,将主要从供给端缓解企业资金压力。2月21日,政治局会议提出“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已经出台的财政贴息、大规模降费、缓缴税款等政策要尽快落实到企业。要继续研究出台阶段性、有针对性的减税降费政策,加大对一些行业复工复产的支持力度,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