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错的投资老手,谜样的时代变局

作者:冀田Timothy 

来源:秦朔朋友圈

2020年的动荡开局让投资者大跌眼镜。反常的迹象却在2019年已经显露。

先说大师巴菲特,他在2019年的表现很失误。手握1000亿美元现金不出手,老巴在大牛市中踏空了。大盘指数总回报31%,他才涨了11%,跑输大盘整整20个百分点,创出10年来最差表现记录。

另一位投资老手,比巴菲特小20岁的达里奥掌管万亿人民币资产。他的桥水基金在过去的28里平均年化收益12%,是可以比肩巴菲特的“新生代”长跑冠军。偏偏在2019年的大牛市中,桥水的旗舰基金全年竟然下跌0.5%,日子更难过。

但是,老司机的错,是你我不能妄加评论的错。

| 达里奥:“我开始问自己,怎么才能知道我是对的?

成王败寇

达里奥的错,也许错在理性。早在1年多之前,他笃定地认为:

  • 全球冲突指标已经达到二战以来的高峰,这意味着将出现更多的内部冲突、更多的两极冲突。

  • 全球化已经达到顶峰,我认为会产生一种去全球化的力量。

  • 我们有政治上的差距、我们有社会方面的差距(以经济方式体现),我们正进入紧缩周期的开始阶段。

  • 市场相当脆弱,全球各国的经济体有走弱的迹象,可能未来要出台更多的财政刺激措施和货币的刺激措施。

  • 下一次的衰退将是另一种不同类型的衰退。没有资金支持的养老金,医疗保健问题更有可能引发下一次衰退。

2019年到2020年的今天所发生的一切,竟然完美验证了达里奥上面说的话。贸易冲突、反全球化、经济下行、弹劾总统、特朗普暗杀伊朗高官、新病毒层出不穷给全球医疗体系带来的冲击,都是所有这些话的佐证。不得不佩服得五体投地。

悲催的是,达里奥看对了所有基本面,却看错股价。美国股票市场在所有这些严重问题的冲击下,丝毫不理睬,疯牛般一路上涨。

| 过去10年的牛市比以往的牛要更牛一些

为什么达里奥和巴菲特如此理性,没有成为成群结队的不怕死的买入者中的一个?

弗洛伊德说,人的创伤经历,特别是童年的创伤经历会对人的一生产生重要的影响。一个投资家的习惯,和他在入行早期的经历有关。

在自传性质著作《原则》一书中,达里奥回忆了他的坎坷奋斗之路。1980年代初,达里奥赌错方向,亏掉所有身家,解散所有员工,全公司只剩他一个人。他一个人干什么呢?卖研究报告养家。没错,达里奥是最早的“自媒体”。后来,他的这本《原则》最后卖了200万册,风靡全球。

一个被蛇咬过的人,在往后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时间里,刻在大脑里的唯有两个字:谨慎。正是谨慎,让老手们很少亏钱,投资大师不是靠高收益成名,而是靠不亏钱,剩者为王。

2000年互联网泡沫之前,也就是1998~1999年间,巴菲特持有的现金空前增长。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也就是2005~2007年间,老巴同样囤有大量现金。而在两次危机后,巴菲特手上的现金成了王,购入大量地板价的股票,终于让巴菲特在风雨漂泊的2008年登顶世界首富。

| 雷曼破产之后,巴菲特救助了危急的高盛

巴菲特90岁,达里奥71岁。纵横江湖几十年的老手怎么会错?也许只有一种情况老司机错了,那就是跟不上时代了。

30年大变局

在美国当下的疯狂的时代,到底谁在没有丝毫恐惧地推动美国股票上涨,持续上涨10年?

在中国,为什么中国经济持续30年高增长,而中国股市还在3000点徘徊?

似乎没有人能解释这种不同以往的模式。或者,学术一点说,这种新范式。

达里奥最怕的也是范式的切换(Paradigm Shift)。他试图抓住他,并在范式转变中赚钱:“在每一个十年结束时,大多数投资者都预计下一个十年将与前一个十年相似”,结果却恰恰相反。

这是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的错误:每一个十年都有其独特的特征。

1990~2000年的10年始于海湾战争,宽松的货币政策推动了股价的上涨,泡沫终止于互联网神话破灭,终止于911恐怖袭击。

这一时代的中国,经历改革闯关,国企改革和工人下岗,摸索市场经济之道,在困局中寻找发展的方向。时代的主旋律是在波动中突围、前进。

2000~2010年的10年,中国抓住世界工厂的机遇,实现了超高速成长,大国崛起,奠定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实力。其背景是美国产生了一个堪比1920年代繁荣的、由信贷催生的超级泡沫,全球化无处不在。中国抓住了这个机遇。

2003年的SARS没有挡住中国前进的步伐。2008年的奥运会,让中国实力彰显世界。这是高速增长和全球性繁荣的10年。

| 从荷兰开始讲起的大国崛起之路在2007年风靡一时

繁荣如期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破灭。随后是和1929年股灾之后相同的经济的衰退,并由此奠定了2010~2020年这十年的全球宏观经济的主旋律:再通胀(Reflation)

英国经济学家乔治·科尔(George D. H.Cole,1889~1959)曾说:“再通胀(reflation)也许可以定义为,为了缓解衰退,故意采取的通胀措施。”

金融危机后的中国虽然幸免于衰退,一支独秀,但还是没有逃出货币刺激的悖论。

过去10年的写照恰恰是:接近于0的利率,激进而脆弱的政府刺激,想让通胀起来,却怎么也起不来。

任泽平说,除了猪,全是通缩。

放了这么多钱,还是通缩。

增长乏力是全球性问题。

不可预测的新常态

“新常态”一词在金融危机后,被经济学家们频繁使用。他们把解释不了、却一直持续的、不是偶然发生的现象,统统叫做“新常态”。以此,用创造新名词来掩饰找不到答案的无力感。

时至今日,新常态变成了新范式。

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后长达三十年的时间里都在努力用再通胀政策创造通胀。结果是只剩下一群老人和持续的通缩。

日本黑社会山口组小弟难招,50岁以上的成员超过了40%,有的山口组组长甚至已经70岁。

以前的时代,钱存在银行要付利息,现在不仅银行不付利息,你还要付银行管理费。

央行放出来的都是钱,你我却没有看到。全球范围内的政府负债率确实已经达到不可回归的境地,紧缩的后果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 货币与GDP的比例,火山爆发一般上升(1960-2020,来自达里奥的演讲)

GDP、资产负债率、信用、就业、通胀、汇率,这些工业时代的老名词是不是已经不能解释新的经济发展范式了呢?因为拿着福利社会的政府救济,在家刷微信,满足感就很强。

回到达里奥。

他在70年代初美元与黄金脱钩之后看到的场景是疯狂印钞与黄金的升值。于是,达里奥在2019年增持了黄金。这是老的范式。新的范式也许是另外的货币替代物:北大天才割韭菜数字货币少年孙宇晨一直想和巴菲特共进午餐。

我倒是建议这些投资老司机们也该多和脸书(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吃吃饭,听他讲讲脸书的数字货币计划。

| 生于1984年的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和他的天秤币

迷一样的未来,太多的看不明白。这不,昨天全球股市连环暴跌,也许巴菲特和达里奥一点儿没错,老司机们迟到的收割开始了。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 黑色星期一

可喜的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啊。虽然疫情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陈光明的基金不是一天的功夫就卖了1200亿吗?那个唱《野狼Disco》的老舅不就突然红了,还上了央视吗?还真是,他唱的真的是时代的变迁:

这是最好的时代

这是最爱的时代

前面儿哪里来的大井盖

我拿脚往里迈

,一起迈。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