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哪些中小企业难过?

作者:张文朗 郭永斌

要点

疫情期间,中小企业面临的压力相对更大。那么哪些领域、哪些地区的中小企业面临的困难比较大,哪些比较小?我们用新三板公司数据为样本,从资金流方面入手回答这些问题。截止2019年6月,新三板公司资产规模最小为6.74万元,平均2.27亿元,中位数1.0亿元。营业收入均值为8570万元,中位数3140万元。这些企业主要以高新技术制造业、机械设备制造业为主,涉及到43个行业,集中在珠三角和长三角等区域,广东省最多。不过由于数据截至2019年6月,目前情况可能跟我们分析的有所变化。

◆ 样本企业经营性现金流及现金类资产对于短期债务的保障程度不太高,疫情期间再融资的必要性上升。样本企业现金类资产对短债平均保障倍数为0.9倍,有67%的企业现金类资产对短期债务保障低于1;经营净现金流对短期债务的保障程度很低,平均只有0.02倍,88%的企业保障低于1倍。有14个行业平均保障倍数大于1,占43个行业的32.5%,但皮革、有色冶炼和压延、黑色冶炼和压延、纺织服装、纺织业等行业保障倍数较低。海南、西藏、陕西等10个省份现金保障倍数大于1,吉林、云南、贵州、青海、江西等区域企业现金类资产对短债保障能力较弱。所有省份经营净现金对短债保障倍数均低于0.25倍,疫情期间再融资的必要性上升。

◆ 样本企业现金对工资的保障程度尚好,但经营净现金对工资的保障较弱。样本企业现金类资产对工资保障平均为15.3月,有76%的企业保障月份高于3个月。经营净现金对工资的保障为0.37个月,有一半左右的经营性现金流保障低于3个月。分行业看,所有行业的样本企业现金类资产对工资的保障月份均大于3个月,仅12个行业的经营净现金保障月份超过3个月,皮革制品、租赁和商务服务业、专用设备制造、房地产业等14个行业经营净现金保障靠后。分地区来看,所有省份能够负担较长时间的员工工资支付,其中本次疫情发生集中的湖北省的样本企业现金类资产对员工工资保障月份为15个月,能够支撑至少一年多的工资发放,在疫情期间具有一定的抗风险能力,从经营净现金对工资保障来看,内蒙、甘肃、黑龙江、贵州4个地区大于3个月,占31个省份的12.9%,而新疆、青海、海南、四川、宁夏、上海、北京、陕西等区域保障倍数为负,需关注。

◆综合来看,样本企业的现金类资产对短债和工资综合平均保障程度尚可,但经营净现金对短债和工资综合保障程度偏弱,政府出台政策帮助其再融资或降成本很及时。现金类资产对短债和工资的保障月份平均为6.4个月,约32%的企业低于3个月;经营净现金流对短债和工资综合平均保障为0.15个月,64%的企业保障低于3个月。分行业来看,现金类资产对工资和短债的保障超过3个月的有36个行业,占83.7%,其中综合、皮革制品、纺织服装、黑色冶炼和压延、文教用品制造、纺织业、有色冶炼和压延加等6个行业的现金类资产对短债和工资的保障低于3个月。经营净现金对短债和工资保障均低于3个月,其中酒饮料、建筑、IT等14个行业靠后。分地区来看,绝大多数省份的样本企业现金类资产对工资和短债保障均超过3个月,但多数省份经营净现金流保障程度低于3个月,新疆、青海等8省的保障倍数靠后。针对疫情的影响,各级政府出台了相关支持政策,这些政策无疑非常重要。

正文

中小企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2013年数据显示,统计局口径下的小企业占了市场主体的90%以上,贡献了全国80%的就业、70%左右的专利发明权、60%以上的GDP和50%以上的税收。小微企业的行业分布也是集中在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批发和零售业、制造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等行业中。

疫情通过需求和供应对小微企业产生影响。从需求端来看,餐饮、旅游、零售等行业的需求短期内收到影响,使得这些行业内的小微企业收入减少;从供给端来看,员工短期内无法回岗、交通运输受阻导致原材料和机器设备等无法及时运达,而工资、租金等支出相对刚性。

当年“非典”(SARS)对中小企业影响不小。据北京海淀区饮食行业协会调查,小型餐饮行业停业率高达85%;洗涤业正常经营的不到2%,即使坚持开业的企业也大都处于亏损状态。对于工业企业来说,虽然受的影响要小于服务业,但是规模以下工业企业受到的影响还是要大于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例如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北京地区2003年1-5月规模以下工业总产值占全部工业总产值的比重为5.3%,比2002年同期下降1个百分点。即使对于其他没有直接受SARS疫情影响的地区的规模以下工业企业来说,其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防治"非典"也给部分企业带来商机,特别是消毒液在全国范围内极为走俏,一些化工企业抓住这一有利时机,积极调整产品结构,生产抗“非典”产品,取得了较好的社会和经济效益。

本轮疫情对中小企业影响多大?哪些企业面临的困难比较大,哪些比较小?我们用新三板公司数据为样本,从资金流方面入手回答这些问题。

样本以中小企业为主

截至2020年1月底,新三板企业共有8864家企业。从资产来看,截至到2019年6月底,新三板企业中总资产中最大规模为331亿元,最小的企业的总资产6.74万元,平均总资产2.27亿元,中位数1亿元。其中100亿元以上资产规模的企业占比2.7%,1-2亿元资产规模的占比71.6%。从营业收入来看,截至到2019年6月底,新三板企业中营业收入最高的为497亿元,最小的为-500万元,平均营业收入为8570万元,中位数为3140万元。营收规模超过100亿元的占比0.7%,1-2亿元的占比90.2%。

从区域分布上来看,新三板企业主要集中在珠三角和长三角等区域,广东省最高,占比14.8%,江苏、浙江、上海合计占比28.5%,另外,北京新三板企业占比13.2%,以上5个区域占比达到56.5%。

从行业分布来看,截至到2019年6月30日,新三板企业主要以高新技术制造业、机械设备制造业为主,其中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占比19.5%,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占比6.0%,科学技术研究和服务占比4.9%;专用设备、通用设备、电器机械设备占比分别为6.4%、4.3%、5.5%。

疫情期间,哪些企业比较好过,哪些比较难熬?我们主要分析短期内企业支付工资和偿还短期债务的压力。具体指标如表1所示。

从资金面看偿债与工资支付能力

短期偿债能力,谁强谁弱?

新三板企业现金类资产对短期债务的平均保障倍数为0.9,压力不大,但经营现金流净额对短期债务的保障倍数仅为0.02,经营性现金流对短期债务的保障程度很低。

但新三板企业中有67%的企业现金类资产对短期债务保障低于1,即现金类资产难以保障其短期债务偿还;而88%的企业经营现金流净额对短期债务保障倍数低于1,即其经营性现金流净额无法完全覆盖其短期债务。为了解决短期债务方面的问题,这些公司需要通过融资或者在经营现金流方面来获得新的资金来补偿现有的债务。

从行业分布来看,房地产业、教育、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14个行业的新三板企业现金类资产对短期债务的保障倍数大于1,占43个行业的32.5%,其余行业均小于1,其中排名最后的五个行业分别为皮革、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纺织服装、纺织业,五个行业新三板企业现金类资产对短期债务的保障倍数均小于0.5。教育行业和房地产行业相对于其他行业来说,现金类资产与短期债务的比值较高。其中住宿餐饮类行业该比值为1,基本能够覆盖所欠债务,但是由于由于疫情原因,该行业现金流受到严重影响,可能面临的困难上升。

         从经营现金流净额对短期债务的保障倍数来看,所有行业的保障倍数均小于0.5倍,其中29个行业保障倍数为正,占43个行业的67%。比较困难的行业包括地产、酒饮料和茶制品、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仪器仪表制造、文娱用品制造、文化体育娱乐业等行业。对比来看,在现金类资产对短期债务的比值中,房地产行业较高,在经营性现金流比值当中,房地产行业排倒数第一,但是由于其较高的现金类资产,总体债务违约的风险比较低。教育行业由于这两个比值都比较高,债务违约风险较低。

从地区分布特点来看,海南、西藏、陕西等10个省份的新三板企业现金类资产对短期债务保障倍数大于1,占31个省份的32.3%,其中本次疫情发生集中的湖北省的新三板企业现金类资产对短期债务保障倍数为0.61,加上受疫情影响将会承担更大风险。现金类资产对短期债务保障倍数最低的五个省份依次为吉林、云南、贵州、青海、江西,企业抗风险能力较弱。

从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对短期债务的保障情况来看,所有省份均低于0.25,现金流净额保障倍数为正的省份有24个,占比达31个省份的77.4%,而陕西、北京、宁夏、四川、上海、青海、海南7省的新三板企业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对短期债务的保障倍数为负。新三板中各区域经营净现金与短期债务为负数的除了西部地区之外,北京、上海也在其列,但是北京、上海的新三板企业现金类资产与短期债务的比值均大于1,因此这两个区域所面的债务的风险也比较小。

工资支付能力,谁强谁弱?

从新三板企业现金类资产及经营现金流净额对支付给企业员工工资的保障月份来看,新三板企业现金类资产对支付给企业员工工资的保障月份为15.3月;而经营现金流净额对支付给企业员工工资的保障月份仅为0.37月,经营性现金流对短期债务的保障程度较低。

      具体来看,新三板企业中有24%的企业的现金类资产对支付给企业员工工资的保障月份低于3个月,其余企业现金类资产均可负担3个月以上的员工工资;而56%企业经营现金流净额对支付给员工工资的保障月份低于3个月。

从行业分布特点来看,所有行业新三板企业现金类资产对员工工资的保障月份均大于3个月,其中排名最后的五个行业分别为纺织服装、住宿和餐饮业、卫生和社会工作、皮革毛皮羽毛及其制品和制鞋业、文教用品制造等,住宿与餐饮行业现金对工资保障月份数在4.6个月,疫情对住宿与餐饮业冲击较大,同时由于其相对较低的现金类资产对工资保障月份数,将承担较大的信用风险。石油加工炼焦和核燃料加工该指数高达170个月左右,其相对应的经营性现金流比值也很高,在支付员工工资上面没有什么问题。

从经营现金流净额对员工工资的保障月份来看,有12个行业经营现金流量净额对员工工资的保障月份数大于3,占43个行业的27.9%,其余行业均小于3,其中皮革毛皮羽毛及其制品和制鞋、租赁和商务服务业、专用设备制造、房地产业等14个行业为负。公用事业、农林牧渔等5个行业经营性现金流比较充裕,而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经营性现金流为负数。

从地区分布来看,所有省份新三板企业整体现金类资产对员工工资保障月份数均大于3个月,能够负担较长时间的员工工资支付,其中本次疫情发生集中的湖北省的新三板企业现金类资产对员工工资保障月份为15个月,能够支撑至少一年多的工资发放,在疫情期间具有一定的抗风险能力。

从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对员工工资的保障情况来看,内蒙古、甘肃、黑龙江、贵州4个省份大于3个月,占31个省份的12.9%,而新疆、青海、海南、四川、宁夏、上海、北京、陕西等8个省份新三板企业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对员工工资的保障倍数为负,受疫情冲击,当地企业将承担相对较大的经营压力。总体上来看,西部地区和东北地区能够利用现有的资金去支付给企业员工工资,而东部地区的企业似乎更容易受到外部刺激的影响。

短债偿还和工资发放综合能力,谁强谁弱?

从新三板企业现金及经营现金流净额对短债和工资的保障情况来看,新三板企业现金类资产对短债和工资的保障月份为6.4个月,整体来看新三板企业的现金类资产能够覆盖一定时间的短期债务和工资支付;而经营现金流净额对短期债务和工资的保障倍数仅为0.15个月,疫情带来的压力较大。

具体来看,新三板企业中有32%的企业现金类资产对短期债务和工资的保障月份低于3个月;而64%的企业经营现金流净额对短债和工资保障月份低于3个月。

从行业分布特点来看,有36个行业现金类资产对短期债务和员工工资的保障月份均大于3个月,占全部43个行业的83.7%,其中综合、皮革毛皮羽毛及其制品和制鞋业、纺织服装、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文教工美体育和娱乐用品制造业、纺织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等7个行业保障不足3个月。

从经营现金流净额对短期债务和员工工资的保障月份来看,所有行业均小于3,其中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与建筑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14个行业为负。结合图19和图20来看,石油加工冶炼行业、化学纤维制造业、教育等行业因为其现金类资产较多,受疫情的影响较小。

从地区分布特点来看,除了云南和吉林,所有省份新三板企业整体现金类资产对短期债务和员工工资保障月份数大于3个月,占31个省份的93.5%。能够负担较长时间的短期债务和员工工资支付,其中本次疫情发生集中的湖北省的新三板企业现金类资产对短期债务和员工工资保障倍数为4.9个月,但受疫情影响较大,风险上升。

从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对短期债务和员工工资的保障情况来看,内蒙古、甘肃、黑龙江、贵州4个省份高于3个月,占31个省份的12.9%,其他地区均低于3个月,而新疆、青海、海南、四川、宁夏、上海、北京、陕西8个省份的新三板企业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对短期债务和员工工资的保障倍数为负,吉林省现金类资产对短债和工资保障月份的比值小于3。

整体来看,新三板企业现金类资产可保障短债及工资支付,但部分企业承压。新三板企业现金类资产对短期债务的保障倍数为0.9,对员工工资及短债的保障月份数为6.4月,整体上新三板企业能够负担一定时间的短期债务与员工工资支付;但67%的企业的现金类资产对短期债务保障低于1,32%的企业现金类资产对短期债务和工资的保障月份低于3,需要通过融资或者经营现金流方面来获得新的资金来补偿现有的债务并支付工资,而68%的新三板企业经营现金流无法承担三个月以上短期债务与工资支付。

在行业分布方面,教育行业和房地产行业相对于其他行业来说,由于本身现金类资产较高,受影响相对其他行业较小。公用事业、农林牧渔行业经营性现金流比较充裕,面临支付工资的风险比较小。住宿餐饮类行业基本能够覆盖所欠债务,但是由于疫情原因,该行业现金流可能受到较大的影响。而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经营性现金流为负数,如果叠加疫情的影响,该行业面临的冲击更大。

在地区分布方面,新三板各区域的企业从资产端来说,支付员工的工资比较充裕,但是只用经营性现金流来支付工资远远不够。除此之外,吉林省现金类资产对短债和工资保障月份的比值小于3,如果疫情在三个月内没有结束的话,该地区企业面临的债务的风险比较高。总体上来看,西部地区和东北地区能够利用现有的资金去支付给企业员工工资,而东部地区的企业更容易受到外部刺激的影响。

政府及时帮助企业度难关

中央和地方层面都推出了一系列针对中小企业的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措施,一方面给予这部分小微企业延长还贷期限、降低贷款利率等定向金融补贴措施,另一方面进一步落实减税降费、贷款贴息等财政补贴政策。在官方措施的鼓励之下,商业银行和房地产企业也纷纷推出降低贷款利率和租金减免,帮助这些小微企业渡过疫情带来的临时性经营困难时期。

      央行、财政部、银保监会、证监会、外管局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强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要求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物流运输、文化旅游等行业,以及有发展前景但受疫情影响暂遇困难的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对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企业到期还款困难的,可予以展期或续贷;通过适当下调贷款利率、增加信用贷款和中长期贷款等方式,支持相关企业战胜疫情灾害;金融机构要围绕内部资源配置、激励考核安排等加强服务能力建设,继续加大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支持力度,要保持贷款增速,切实落实综合融资成本压降要求;各级政府性融资担保再担保机构应取消反担保要求,降低担保和再担保费;对受疫情影响严重地区的融资担保再担保机构,国家融资担保基金减半收取再担保费。

财政部发布了《关于支持金融强化服务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对已发放的个人创业担保贷款,借款人患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可向贷款银行申请展期还款,展期期限原则上不超过1年,财政部门继续给予贴息支持;对受疫情影响暂时失去收入来源的个人和小微企业,地方各级财政部门要会同有关方面在其申请创业担保贷款时优先给予支持;国家融资担保基金对于受疫情影响严重地区的政府性融资担保、再担保机构,减半收取再担保费。对于确无还款能力的小微企业,为其提供融资担保服务的各级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应及时履行代偿义务,视疫情影响情况适当延长追偿时限,符合核销条件的,按规定核销代偿损失。

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了《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情况下金融服务保障工作的通知》。对于防疫物资生产、流通、运输等中小微企业,和对于受疫情影响较大、暂时遇到困难的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物流运输、文化旅游类企业,鼓励包括各地方金融组织在内的各金融机构适当下调利率和相关费率,给企业更多融资支持;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开展因疫情受困企业的不良资产收购业务,加强优惠融资支持;典当行扩大受困企业当物范围,加快相关民品、动产、不动产变现。

苏州市政府发布了《苏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支持中小企业共渡难关的十条政策意见》。分为加大金融支持、稳定职工队伍、减轻企业负担三方面内容,比较突出的措施包括:对受疫情影响,面临暂时性生产经营困难,确实无力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的中小企业,按规定经批准后,可缓缴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和工伤保险费,缓缴期最长6个月;对承租国有资产类经营用房的中小企业,1个月房租免收、2个月房租减半;因疫情原因,导致企业发生重大损失,正常生产经营活动受到重大影响,缴纳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确有困难的,可申请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困难减免;对确有特殊困难而不能按期缴纳税款的企业,由企业申请,依法办理延期缴纳税款,最长不超过三个月。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