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超:到底行不行,比了才知道

到底行不行,比了才知道

(作者:海通宏观 姜超)

过去的两个月,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打乱了每一个人的生活,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安全遭遇了较大的威胁,中国经济也遭遇了较大的挑战。而今天我们要说的是,如何评价我们“抗疫”的进展和成效?以及如何评价中国经济从疫情中恢复的韧性?

1. 日韩疫情迅速恶化

从理论上说,中国疫情的较大冲击已经对全球形成了充分的警示,而且世卫组织早在130日就把新冠疫情纳入了“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这是世卫组织传染病应急机制中的最高等级。到现在20多天过去了,应该说给全球各地都留下了足够的时间来应对。但令人遗憾的是,就在过去的几天,日本和韩国的疫情形势突然急转直下。

最早日本疫情引发全球关注,源于钻石公主号的集体感染事件。

载有3700多人的钻石公主号邮轮在23日结束行程抵达横滨之后,由于此前一名乘客在下船以后被确诊新冠肺炎,日本政府要求乘客和船员从25日起必需在客房等地就地隔离14天。

此后,钻石公主号的感染者数量就持续飙升,从25日的确诊10例,到211日确诊突破100例,到221日为止,邮轮上共确诊634例。目前虽然乘客在结束14天隔离后都已离船,但是剩余约1000名船员将在船上继续隔离14天,因而后续依然有新增确诊的可能。

在世卫组织的统计中,钻石公主号的感染者并未被计入日本数据,因为其确诊是在入境日本之前。但不幸的是,日本本土感染者数量也在近期快速上升。此前从27日到13日,日本一共才新增了4名感染者,但从214日开始,日本本土新增感染者的数量开始大幅上升,近一周的日均新增感染者接近10人,累计感染者的数量已经接近100人。

而在最近,韩国突然成为全球疫情新的焦点。

221日一天,韩国就新增了100名确诊病例,而截止22日,韩国又新增了229例感染者。最近两天韩国的新增感染者数量为329人,累计感染者达到433人,远超218日时累计31名感染者。

根据环球网援引韩联社的报道,韩国感染者的激增源于出现了超级传播者,有231名感染者感染路径的初步流行病学调查结果,都指向第31例感染者及其接触者,这名感染者曾在本月两次前往新天地大邱教会做礼拜

如何评估日韩疫情扩散的严重程度?在传染病学中,有一个重要的指标叫做倍增时间,也就是感染者数量翻倍所需要的时间。

我们发现,从1月下旬到2月中旬,日韩的感染者倍增时间从2天左右升至20天左右,代表着疫情逐渐可控。但是日本从214日开始,其感染者倍增时间大幅下降,目前已经降至7天左右。而韩国则更加严重,其2202122日三天的病例数都是当天翻倍。

此外,根据界面新闻援引美联社、路透社及法新社的报道,221日意大利也突然新增了17名新冠肺炎感染病例,由于意大利从130日起已停飞了所有往返中国的航班,这些新增病例都没有中国旅行史,意味着这些感染病例都是以本地传播为主。此外根据界面新闻援引路透社的报道,伊朗在221日也新增了13名新冠肺炎感染病例。

因此,未来全球可能会面临一个严峻的现实,新冠肺炎在中国以外地区流行的风险正在上升。

2. 国内疫情逐渐可控

相比于海外的疫情逐渐扩散,我们国内的疫情正在逐渐可控,有多个指标显示国内疫情的拐点在2月中上旬已经出现。

首先,大家最为关注全国新增确诊病例数,高峰期已经过去。

单从数值来看,这一指标的峰值是212日的1.5万人,但其实当天新增确诊病例数激增源于湖北放宽了确诊标准,为了不遗漏病例,当天将所有临床诊断病例全部纳入了确诊病例,而这些临床诊断病例显然也不是在一天之内出现的。如果把临床诊断病例剔除来看,全国新增确诊病例数的高峰出现在24日的3887人,而在221日已经降至了397人。

其次,另一个重要的指标是全国现有确诊病例数,也开始持续下降。

这一指标的峰值出现在217日的58016人,截止221日已经降至53284人。主要原因在于新增治愈病例的数量在218日首次超过了新增确诊病例数。其下降的意义在于,全国医院的床位数相对于确诊病例将持续回升,也就是不会出现因为轻症病例收治不足而导致传播扩散。

目前每天治愈病例数量已经超过2000人,而新增确诊病例已经降至500人以下,这意味着未来的存量确诊病例数还会继续大幅下降。如果保持这一下降速度不变,到3月底的存量确诊病例数有望降至万人以下。

第三个指标是全国各省的新增确诊病例数,目前多数省份的新增数已经归零,过去一周的日均新增数普遍降至10例以内。

截止221日当天,全国有18个省报告没有新增确诊病例,有11个省报告的新增确诊病例数在1例到5例之间,只有广东和湖北两省报告的新增病例数在5例以上,其中广东新增6例,湖北新增366例。

我们还统计了过去一周的日均新增数据,发现有两个省已经连续一周都没有报告新增确诊病例,有10个省过去一周日均新增确诊病例在01例之间,有11个省过去一周日均新增确诊病例在1例到5例之间,还有6个省的日均新增确诊病例在5例到10例之间,日均新增确诊病例超过10例的仅有湖北和山东两省,其中山东如果不是因为200例的任城监狱感染,也已经降至日均10例以下。

最后一个指标是确诊病例的倍增时间,已经出现了大幅的上升。从全国来看,在疫情初期的倍增时间约为2天左右,目前已经升至133天。即便是在疫情最为严重的武汉,按照最新的病例增加速度,确诊病例数量翻倍也需要100天左右,这意味着病毒传播的速度显著变慢。

而确诊病例的倍增时间,可以用来和日本和韩国比较。我们在上文中提到,日本和韩国的病例倍增时间已经降至了7天甚至1天,而我们反而是升至了100天以上。这说明虽然疫情是从武汉开始爆发的,但是我们的“抗疫”是非常有成效的,目前国内的疫情正在逐渐受控,要好于日韩的逐渐流行。

3. 事前预防与事后补救

新冠肺炎病毒是一种全新的病毒,目前还没有特效药,而且传染性极强。根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第五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新冠肺炎病毒可“通过呼吸道飞沫和接触传播,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长时间暴露于高浓度气溶胶情况下存在经气溶胶传播的可能”,而钻石公主号和山东任城监狱的大规模群体感染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一点。

而且新冠肺炎的潜伏期长达14天,还存在无症状感染者。中疾控217日的报告显示,在截至211日的72314例病例中,无症状感染者占据了1.2%。此外,中疾控研究员向妮娟21日晚在接受央视《新闻1+1》节目采访时表示,病人在发病前两天,已经有了传染性。这意味着新冠肺炎病毒异常狡猾,可以让感染者在前期和正常人无异,进而发生传播扩散。

对于这样一个看不见的敌人,应该如何应对?

在我们国内,采取的是事前预防的模式。虽然新冠肺炎病毒看不见摸不着,善于伪装,甚至可以通过空气传播,但有一点是不变的,在其感染人体之后,潜伏期最多就是14天左右,之后一定会发病。所以如果将所有人隔离14天,其实病毒就会自然暴露,这就是我们的做法。

根据中疾控217日的报告,他们把截止211日报告的7万多名确诊病例进行了回顾研究。发现按照发病时间来统计,发病人数在1月初开始迅速上升,到124-28日达到第一个流行峰,但在21日出现单日发病人数异常高值,之后逐步下降。如果从报告时间来观察,报告病例从110日开始迅速上升,在25日达到流行峰,然后缓慢下降。

为什么124-28日的发病数达到高峰?原因就是123日疫情源头的武汉决定封城,此后全国多地迅速启动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通过全面的交通管制,加上延期复工,大家在家里度过了一个超长的春节。事后来看,这一决策是非常正确的,及时阻断了病毒的扩散,并且在2月上旬体现为新增报告病例的下降,而目前现有存量病例数也开始大幅下降,疫情结束的曙光已经出现了。

而在新加坡、日本、韩国等国家,大多采取的是事后补救的模式。也就是发现疑似病例立即送检,同时立即着手调查其密切接触者,一旦确诊就要求所有密切接触者居家隔离,并对他们过去24小时的活动场所进行严格消毒。

此前有人曾以新加坡为例,来称赞这种模式的好处。因为这种模式对居民的正常生活几乎没有影响,对经济也没有伤害。而且看上去效果也不错,新加坡的新增确诊病例数已经大幅下降,最近两天只新增了一例确诊病例。

但是,韩国疫情的警报其实是一记警钟。因为此前韩国也曾多日没有新增病例,从211日到218日一共才新增了4名确诊病例,其中有4天都是零增加。但是到了最近两天,都是每天上百例的增加。

原因在于,事后补救虽然能够及时救助确诊的感染者,但由于病毒长达14天的潜伏期,以及存在无症状感染者,而且感染者在发病之前就存在传染性,这就使得感染者发病之前的时间成为疫情防控的盲区,因而一旦开始大规模报告感染者,说明大规模的流行传播其实早就已经发生了。

总结国内外的抗疫手段,其实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模式。我们采取的事前预防的模式,通过短期全面的交通管制,从源头抑制了疫情的传播,目前疫情逐步可控。而海外采取的事后补救的模式,其实存在防疫的盲区,韩国和日本目前疫情流行的风险大幅上升。考虑到新冠肺炎超强的传染性,以及到目前为止3.1%的平均死亡率,为了维护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安全,哪种模式的抗疫效果最好,在比较结果之后其实是一目了然的。

4. 韧性源于充分竞争

但是,采取事前预防模式的经济代价也是非常惨重的。

由于交通的全面管制,经济在短期内处于冰封的状态,结果就是短期经济的大幅下滑,体现为春节期间的消费和旅游收入增速大幅下滑,春运旅客发送量下降了一半,节后开工也大幅延期。

问题是,经济不能永远冻结,如果一直不开工,我们在把病毒消灭的同时,可能对自身的生活也产生较大影响。那么,到底中国经济何时能全面复工,何时能够恢复正常?

我们研究了百度地图慧眼的全国人口迁徙数据,从中发现了中国经济的希望。

首先,复工的进度在逐渐加快。

如果把今年节后27天的全国各省迁入人口和去年同期相比,只有26.3%,说明节后整体的复工情况不佳。但是从213号开始,全国迁入人口的同比增速就开始了持续回升,截止221日,全国各省迁入人口已经回升到了去年节后同期的41%

其次,广东和浙江两省一马当先。

如果把221日全国31个省份的人口迁入情况做一个排序,我们发现排名最高的广西已经恢复到去年同期的97.5%,而排名第二、第三的是广东和浙江省,分别恢复到了去年同期的86.7%84.5%

而且广东和浙江两省的人口迁入规模也占据了全国的前两名,其合计的人口迁入规模约占当天全国的1/3

相信大家已经在网络上看到了近期全国的抢人大战,为首的就是广东和浙江两省。216日,全国首趟免费复工专列从贵阳抵达杭州,219日,浙江从河南周口、江西南昌、四川成都、四川宜宾和云南昆明定制了5趟专列,运输务工人员返回。而广东直接从云南连续三天开通劳务协作返岗专列。在221日,8趟定制专列从云南、贵州、成都、江西、安徽等省市奔赴江苏和浙江。

除了包车以外,上述各省还通过发补贴、给人力资源机构奖励等方式来鼓励劳工回流,例如义乌市和中山市为企业新招录员工提供每人1000元补贴,宁波市鼓励企业多途径扩大招工规模,每家企业最高可获得30万元的招工补助。

为什么广东和浙江有底气带头复工,其实源于其在抗疫初期的不甘人后。

由于经济发达,广东和浙江其实是疫情扩散的重灾区,在25日的报告确诊病例流行高峰期,浙江和广东分居湖北以外地区确诊病例数的前两名。

但是自从武汉123日宣布封城开始,之后的14天是控制疫情的黄金时间。我们统计这14天全国各省人口迁入规模相对于去年节后同期的下降幅度,发现除了湖北以外,就是浙江排在全国第一名,而广东排在第四名。

正是得益于在抗疫初期黄金时间大力而有效的控制,广东和浙江的新增病例数迅速下降。在过去的一周里面,广东、浙江的日均新增确诊病例数分别为6.4例和6.1例,均排在全国的前五名以外。而以相对于25日最高峰一周的降幅来衡量,广东和浙江每天分别下降了73例和58例,同样排在全国的前五名。

也就是说,目前在全国抢人最猛的两个省,也是前期控制疫情最给力的两个省。

因此,这些东部发达地区的表现,是给全国各个地区最好的示范。在抗击疫情的时候,浙江和广东是全国最早启动重大公共突发卫生事件一级响应的省份,在123日就宣布启动,甚至比疫情源头的湖北还要早一天,初期的交通管制比谁都严。而在抗疫收到成效之后,浙江和广东两省的复工比谁都快。

有了他们的带头作用,全国各地的做法都在发生改变,例如中部地区龙头的成都在219号明确表示,企业复工不再需要行业主管部门审批。

中国经济韧性来源于充分竞争。

这其实就是中国经济韧性的来源,因为我们有31个省参与竞争,因而通过比较之后,那些落后的行为就会被淘汰,而先进的行为会得到推广而如新加坡等的城市国家,其实是没有选择的余地,因为缺乏足够多的竞争主体。

总结来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对中国乃至于全世界都形成了冲击。在过去的一个多月,为了抑制疫情传播,我们进行了全面的交通管制,也付出了巨大的经济代价。但是从目前的结果来看,相比于海外部分国家疫情的扩散,我们国内的疫情正在逐渐受控,这说明我们的应对方式是正确的。而对于未来的经济恢复,其实大家也不必过于担心,以浙江、广东为代表的优秀省份,在抗击疫情时不甘人后,而在复工时又一马当先,其实是非常好的榜样,也是中国经济的韧性所在,会带动全国经济逐步走向康复。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