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政委:稳就业需要多高的增长

作者:兴业研究鲁政委

来源:鲁政委的世界观

随着经济增速的下滑,研究者围绕GDP增速是否需要“保6%”的问题展开了激烈的探讨。判断是否需要“保6%”,归根结底,在于分析需要多高的经济增速才能够保障就业的稳定。在能够实现充分就业的情况下,无论GDP增速高于6%还是低于6%,都无碍经济与社会的正常运转。回顾2010年以来,我国的GDP增速从10.6%下降到6.1%,但城镇新增就业人数波动上升。这意味着随着我国经济结构的变化,我们需要重新认识经济增长与就业之间的关系。中长期来看我们需要多高的经济增长呢?本文将对此展开分析。

1、增长与就业背离之谜为什么近年来我国能够在经济增速下滑的同时维持较为稳定的就业水平呢?我们可以从经济普查数据中一窥究竟。第四次经济普查数据显示,2018年末法人单位从业人员中,第二产业的从业人员为17255.8万人,较2013年末减少2005.0万人,下降了10.4%;但第三产业的从业人员为21067.7万人,增加4726.2万人,增长28.9%,第三产业成为吸纳就业的主要渠道。此外,就业形式也变得更为灵活。2018年个体户从业人员接近1.5亿,较2013年的0.9亿显著提高。

分行业看,在第二、第三产业的法人单位就业中,制造业的从业人员占比从2013年的36%下降到2018年的27%;服务业中的批发零售业、信息服务业、金融业、租赁和商业服务业、教育业的就业占比均有提升。

然而,主流经验看法是,第三产业的生产效率的增长低于第二产业,因此去工业化容易带来整体经济增速下行的压力[1]。例如,在制造业中,企业可以通过改良流水线、改进技术等方式提高单位劳动产出;但在餐饮业、旅游业等服务行业中,单位劳动产出提高的空间有限。如果仅考虑劳动这一种要素投入,我们可以将经济增长分解为劳动力的增长和单位劳动产出的增长两个部分。数据表明,2013年以来第二产业GDP的增长主要源于单位劳动产出的提高,而第三产业GDP的增长更多地来自于劳动力投入的增加。

随着劳动力向第三产业的转移,虽然我国GDP增速有所下降,但就业规模保持了稳步的增长。伍戈和王梅(2014)指出,日本和韩国产业结构从制造业向服务业转移的过程中,也出现了GDP增速下降,但就业稳定的现象。因此,就业结构的去工业化,是导致经济增速下行与就业稳定并存的重要原因。

2、就业与增长的中长期视角中长期来看,多高的经济增长能够保障就业的稳定呢?我们可以从产业结构、单位劳动产出和劳动力数量三个角度进行分析。GDP整体增速相当于三大产业GDP增速的加权平均值,而每一个产业的GDP增长均可以分解为劳动力的增长和单位劳动产出的增长,即:gi=gli+gpi,i=1,2,3其中gi表示第i产业的GDP增速,gli表示第i产业的劳动力增速,gpi表示第i产业的单位劳动产出增速。从产业结构来看,当前我国的产业结构与1970年的日本相近。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的服务业增加值占比为52%,与1970年的日本相当;工业增加值占比为41%,接近1970年日本的43%;农业增加值占比为7%,与1970年日本的5%也较为接近。1977年(1970年之后7年),日本农业、工业和服务业增加值占比分别变动约-1、-5和6个百分点。因此,我们假设到2025年(2018年之后7年)我国的农业、工业和服务业增加值占比的变化幅度也分别为-1、-5和6个百分点。

从劳动力数量来看,根据UN的预测,到2025年我国的劳动年龄人口(15至64岁)可能较2020年下降0.5%。统计局的数据也显示2017年以来我国经济活动人口已经在下降。因为经济普查未统计第一产业就业人数,而农业普查所统计的第一产业就业人数可能存在高估[2]。这里使用统计局公布的第一产业就业人数[3]来衡量第一产业就业。假设到2025年之前第一产业与第二产业劳动力下降速度与2014年至2018年间(第四次普查期间)的平均水平相当,转移出的劳动力全部由第三产业吸收,总就业规模保持不变。在不考虑单位劳动产出变化的情况下,这会使得2025年GDP增速较2018年的约6.7%下降约2.2个百分点至4.5%左右。不过,由于总劳动年龄人口将下降,2025年实际就业规模可能低于2018年的水平,这意味着实现充分就业所需要的经济增速可能更低。需要注意的是,以上分析没有考虑单位劳动产出的变化。2012至2018年我国的第二产业单位劳动产出同比增速与金融危机前(2001至2002年)的韩国较为接近。但与同期韩国的第三产业相比,我国第三产业单位劳动产出平均增速要低0.4个百分点。如果未来推进第三产业供给侧改革,降低服务业进入门槛,第三产业单位劳动产出增速可能进一步提高,整个经济增速就会高于我们理论上预计的4.5%左右的水平。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提出:“要更多依靠市场机制和现代科技创新推动服务业发展,推动生产性服务业向专业化和价值链高端延伸,推动生活性服务业向高品质和多样化升级。”[4]

综上可知,在第三产业占比提高的过程中,可能出现GDP增速下降但就业保持稳定的现象。这是由于第三产业单位劳动产出的增长更为缓慢。在不考虑单位劳动产出变化的情况下,假设劳动力按照历史速度继续向第三产业转移,到2025年4.5%左右的GDP增速能够使得总就业人数保持在与2018年相当的水平。而如果我们进一步发展现代服务业,提高第三产业生产效率,有望争取更高的经济增长。参考文献:1. IMF,2019 Article IV Consultation-Press Release; Staff Report; Staff Statement and Statement by the Executive Director for China, 2019.2. UN, Department of Economic and Social Affairs, Population Division, 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 2019, Online Edition. Rev. 1,2019.3.伍戈,王梅,调结构条件下潜在经济增速取向:透视日本与韩国,改革,2014年第3期。注:[1]注:参见IMF(2019):2019 Article IV Consultation-Press Release; Staff Report; Staff Statement and Statement by the Executive Director for China.[2]注:农业普查中农业生产经营人员指在农业经营户或农业经营单位中从事农业生产经营活动累计30天以上的人员数(包括兼业人员)。[3]注:这一就业人数是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资料及历年劳动力调查资料推算的。[4]资料来源:人民网(2019年12月):http://finance.people.com.cn/n1/2019/1212/c1004-31503693.html。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