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疫情中,看四个行业的未来

作者:钱德虎

来源:虎嗅网

当疫情危机让全民变成御宅族的时候,许多人开始回忆起2003年的“非典”往事,从互联网行业的启蒙和发展,到大众公共卫生意识的觉醒,“非典”被赋予了很多“时代转折点”式的意义,有此前车之鉴,许多人也将当下的疫情危机,视为新的一轮机会,疫情似乎既是“黑天鹅”,也是“白天鹅”。

这也是为什么,当下对各个行业发展的分析文章之中,似乎总是倾向将一些事件和两次疫情联系起来:京东的成立,腾讯游戏的崛起,网民种种线上习惯的养成似乎都是源自“非典”。而今天,在线教育、在线办公和医疗行业的进步,同样是因为本次疫情拔地而起。

是这样吗?如果没有疫情,这些行业会怎么样呢?

必须要承认的是,疫情状态下的隔离,和种种非正常的生活工作状态,确实提供了一个相对极端的“实验环境”,人们被迫抛离日常,开始用另一种逻辑来解决当下的问题,从而也看见了时代暗流中的另一种可能性。

那些本来要过些年才能显现出力量的产品、行业,突然间被推上风口浪尖,接着就要面对流量暴增、预期管理和长期发展的种种,就像大众突然要接受宅家的生活方式一样,他们也要突然接受时代的短暂垂青。

而其中,泛互联网行业、线上教育、远程办公以及医疗这四个领域,首当其冲。

互联网:机会就是当下的遗憾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2004/1)》显示,在2003年,中国网民数量约为7950万,而其中有4916万人仍然使用拨号上网,当时那种不给力的网速,以及非常有限的网上服务,老一点的网民可能都还有印象。

尽管已经有少部分人通过BBS交换信息,或者通过网络游戏打发在家的时光。但限于当时的互联网整体基础设施的落后,可以说,当时的互联网对大多数人而言,没有带来什么直接帮助。对于当时的互联网来说,不失为一种遗憾。

但在遗憾之中,一小部分人还是看到了其中蕴含的机会。最广为人知的案例便是刘强东因为线下门店关闭,而尝试在BBS上发帖销售刻录机,因为版主一句“唯一一个我在中关村买了三年光盘没有买到假货的公司”当天就成交6单。次年,他关闭了所有线下门店,开始了京东线上的故事。

京东云与AI事业部VP,市场与经分部负责人王晓波在领英平台上表示,对于所有线上业务来说,“可信赖”始终是核心竞争力和价值观。就像过去京东商城“正品行货”而建立了信赖感一样,这一回“战疫”过程中,互联网企业通过自己的努力,也在诸多层面建立了新的信赖感,这种信赖包括了道德、隐私、安全、可用性、效率的提升等多种因素,而这种信赖感一旦建立,会产生越来越强的粘性与惯性,在重大疫情与隔离政策助推下,加速全社会数字化转型的速度,使得线上化、智能化、无人化的场景会更快更多地运用到生产生活的各个领域。 

当然,科技与互联网的产品与服务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发挥了积极作用的同时,也有一些力有不逮的遗憾。王晓波在领英的文章也披露了他眼里的一些遗憾:

除了对医疗科技的期盼,这次应对疫情,明显看到产业互联网的基础还很薄弱,数据整合与打通上,任重道远,单单口罩这一种医疗物资的调度,科技原本可以助力效率有很大提升;在很多科技的应用落地上,速度还不够快,比如对于疫情前期的分析和传染的判断,并没有看到数据与算法的身影,决策更多依靠经验主义,造成对前期疫情发展的可防可控过于乐观;在隔离政策的落地上,生物科技和智能识别也没准备好,导致很多场景依然简单的线下识别;还有,比如说机器人产品和的应用场景落地还远远不够,依然靠血肉之躯作为主力抗击疫情。

如果说通过疫情这支催化剂,互联网科技企业提供的种种服务在大众心中建立了信赖,成为未来品牌的基础的话,那么疫情中没有能够实现的事情,那些遗憾将在客观上促使人们进行深入思考,并在将来,逐渐探索出符合时代发展需要的技术、产品和商业模式。

“非典”之后,中国逐渐完成了信息化的历史进程,CNNIC在2019年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网民数量达到了8.54亿,其中77.1%的用户接入了100M以上的宽带,固定宽带网络平均下载速率达到了31.34Mbit/s,而4G网络的下载速率同样达到23.01Mbit/s。基础设施的进步之后,是衣食住行等消费领域的互联网化变得流行的现实。

当年的BBS在今天早已式微,社交网络为疫情的科普和辟谣起到了重要作用,民众也有更多的机会参与到疫情的讨论之中。与此同时,即使不能出门,京东等平台的网购、快递、外卖服务并没有停歇,手机游戏、视频平台也让宅家这件事变得不再无聊。

而在本次疫情之前,随着大数据、AI、5G和物联网等新一轮基础设施的完善,我们也从远程医疗、智能家居等产品身上,逐渐看到了智能化生活的轮廓。疫情让一些新的场景提前到来,在线教育、远程办公和医疗这些如今风口浪尖上的行业,已经在模拟科幻般的未来。

线上教育和办公:不可逆的认知

其实在这次疫情中频繁出镜的在线教育和远程办公,确实不是新鲜玩意了,在“非典”之时,他们就曾经引领一时话题。

2003年时任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的胡启恒,就曾经撰文《非典时期互联网应用状况》一文,复盘当时互联网应用的使用情况,而她重点提及的,正是在线教育和在线办公。

她回忆道,彼时针对北京中小学生开设的北京教育在线,在5月20日至5月29日之中,就积累了74800的用户量,而各个大学同样开展了相应的远程授课,并表示:“在非典时期,师生不见面,但通过频繁的网上交流,研究课题和论文没有受到影响,有些研究还得到了重大进展。”

而在远程办公方面,电子邮件开始成为工作交流的重要手段,视频会议也是在当时流行起来。大家突然发现,“在‘非典’时期,有些事原来通过通信,通过因特网,通过IT是完全能办好的”。

因此胡启恒预言,“非典”使许多人初步体验了信息技术,而“非典”之后,IT产业应该抓住需求,借非典之机趁势而上。

今天站在上帝视角,会发现,互联网乃至整个IT产业确实“趁势而上”,但她重点提及的远程办公和在线教育,却没有在2020年疫情再次到来之前,真正成为主流。

在曾担任新东方、好未来等教育企业教师和高管,如今是蓝象资本创始人的宁柏宇看来,这其实是一个认知层面的问题。他以在线教育行业举例,今年之前,其实三四线城市的用户,对于诸如猿辅导、VIPKID等品牌缺乏认知,而要通过投放建立这种认知,至少要将5~10亿的利润投入进去。

当年北京教育在线覆盖的,仅仅是北京地区的条件较为发达的学校,胡启恒所说“许多人初步体验了信息技术”,其实也只是当年7950万网民中的少数人。而在广阔的中国市场,难点其实始终在于,如何让更广泛的人群也参与到信息化的过程之中。

宁柏宇回忆起自己与北京四中网校创始人黄向伟的交流。他们发现,其实在当年,做在线教育的很多创业者,可能并非有多么充分的准备,或者对在线教育深入的思考,只是“非典”来了,顺势而为。因而当之后许多年,“衣食住行”都完成了全面的线上化,教育却始终还在门口徘徊。

远程办公情况也类似,仔细探究发现,“非典”时期有条件使用各种远程办公系统的公司,或者是大中型的国企和外企,或者是学会、科协和政协这样的官方机构,对于当时以制造业为主的中小企业来说,工厂蓝领大于办公室白领的工作结构,决定了这些场景并不具有太多代表性。

另一方面,相比于在“吃穿住行”等消费领域,教育和办公是更和生产力相关,也会被更严肃看待的事情。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它们的变革会势必慢一些。但如果说“这一慢,就是17年”,其实也并不妥当。

这些年,教育机构普遍开始重视线上课程内容的积累和技术更新,同时从央视等国家级媒体,和B站、快手等新兴媒体都开设教育板块,在最顶级的广告资源春晚上,也开始出现在线教育企业的身影。疫情之前,大众对于在线教育是有一定认知基础的。

而随着第三产业的崛起,白领工作的大量增加,虽说全盘远程的在家办公还不现实,但只要是职场人,特别是在大中型城市工作的职场人,谁又没参加个电话会议,用钉钉或企业微信等工具完成打卡,或者使用企业的OA系统呢?

技术、商业模式和大众接受度的进步,已经让在线办公和在线教育“准备好了”,接下来就是需要“登堂入室”,让三、四线城市等更广阔的的地区也能有场景接触,整个过程变得更普及。

这也是为什么,当疫情来临,面向在线教育和远程办公场景,企业可以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以在两个方面都有涉足的钉钉举例。作为企业办公平台,在疫情之中,钉钉开始面临有超过2亿人的远程办公需求,近1亿人健康打卡“报平安”的需求,流量暴增百倍。

在钉钉副总裁白惠源看来,“数字化抗疫”过程会使大量企业意识到让“组织、员工在线”的重要性,因而,移动办公市场将会因此发生一个跨越式变化,甚至“不仅仅是量的增长”。

另一方面,作为远程教育的实现工具,钉钉的在线授课,更是因为被学生打一星差评事件走红,在B站和微博上有很多网友加入互动,成为了疫情过程中为数不多能让人乐呵一下的话题事件。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办公场景,还是教育场景,虽突然就要面临流量和用户文化的双重冲击,但却并不缺乏针对每个场景的产品功能。这些功能钉钉原本就有,只是针对疫情中的不同工作、教育场景,要制作不同类型的指南,用合适的方式与新用户沟通,完善他们对于在线办公的认知。

比如说,和学生们互动的“在线求饶”视频,亦是这种沟通的一部分。

和企业办公场景一样,这种相互沟通,也让学校、教师、家长、学生都意识到数字化产品、在线课堂的重要性,而在疫情之后,这种认知的更新,将成为在线教育和远程办公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基石。

在宁柏宇看来,疫情带来的绝不仅仅是一时的在线教育和在线办公的热度,更重要的地方在于,它在很多人心中播下了种子:在线教育是可行的,并且体验并不差。在线教育,已经被大众认知、部分认可成为接受教育的解决方案中的一种。同样,远程办公,也会让企业和员工都重新审视人员组织结构,和办公效率的提高方式。

这种认知一旦形成,在没有特殊情况下是几乎不可逆的。在这种状况下,拐点已经到来。

当然,某种程度上,在线教育和远程办公的普及,仍然是上一时代信息化革命的遗留产物,作为最关乎个人经济社会地位的两个领域,教育和工作通过这一次疫情,完成了一轮认知上的革新。而这种革新,也正在为后续的智能化过程扫清障碍。

而在智能化方面,在防疫抗疫过程中的核心环节,医疗领域,或许最能说明这个问题。

医疗:走到舆论中心

钉钉一边在B站上向年轻人“求饶”,另一边也在接浙江省卫健委的委托,完成医疗信息收集工作。这些信息通过钉钉收集上来之后,又会通过阿里云和达摩院进行大数据分析处理,给防疫工作提供有效的参考。

尽管并不是所有地区,所有领域都能做到完美,但这仍然是医疗智能化的冰山一角,背后是整个社会大众对于医疗需求的增加和改变,以及医疗行业的深刻变革。

许多人会下意识的觉得,或许每次疫情,对医疗行业都是一种利好。

但与直觉相反,回看“非典”时期,在当时的沪深指数上,据中泰证券《复盘 2003 年 SARS 和 2017-2018 年流感,新冠肺炎影响几何》的报告,至 2003 年 7 月底,A 股医药生物行业共 102家上市公司,总市值约 2539亿元,其中市值最大的公司为 164 亿元。整体来看,2002 年 12 月 15 日首例非典出现至 2003 年 7 月中旬疫情扑灭,医药板块阶段收益率2.13%,相对上证综指收益率-6.41%,相对沪深 300 收益率-7.89%。

即使在疫情爆发的当季,似乎对于医疗行业的利好也并不明显。

反倒是回看最近的2017~2018年的流感时期,会有不同的发现:

2017 年 11 月 15 日流感疫情出现至2018 年 4 月下旬疫情彻底平息,医药板块阶段收益率 3.06%,相对上证综指收益率 12.48%,相对沪深 300 收益率 10.84%。

当时钟拨到这个时代,医疗行业似乎才迎来真正的利好。

在这份报告中,频繁提及一个观点:短期疫情爆发,不会影响到医疗行业的长期发展趋势。这是医疗行业作为大众刚需,一直以来颇为神秘,在讨论行业发展时,经常会被当做“论外”处理的原因。也正是这种特点,它也被誉为股权投资中“永远的朝阳行业”。而在本次疫情笼罩之下,医疗行业同样呈现出这种稳定状态。

先说医疗行业的长期发展趋势,主要分为社会,以及技术两个方面。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国家医疗保健体系更广泛的覆盖,人们越来越关注自己和家庭的健康,同时城市化进程、老龄化现象也进一步推动了医疗行业的发展。而每一次疫情的爆发,都会暴露出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促使之后国家加大对于公共卫生事业的投入,如此惠及医疗行业。

这也是为什么,2003年的“非典”疫情对于医疗行业影响不如2018年的流感疫情,后者的时代,老龄化、城市化和医疗体系的客观条件都变得不同,而人们对于健康的变化,也更为敏感。

对于本次疫情暴露出的问题,医疗行业业内又是怎么看待的呢?珀金埃尔默全球副总裁兼亚太区总经理张晟在领英上这样写道:

 其一,从医疗机构来说,应对高传染性的严重疫情时,疾控中心和临床医院的疾病确诊实验能力还亟待提高,需要更好的应急预案,能够更加快速地建立充足的隔离区和治疗区;其二,对医疗企业来说,特别是体外诊断行业,这次疫情也给我们更进一步提出需求,即研发更精准、更快速、更方便使用的诊断产品,只有各方面都做到极致的平台,才能在这样的疫情中真正发挥作用,帮助临床快速准确的确认病情。

要解决张晟提到的这两个问题,整体来看,则要有赖于第二个趋势:信息技术的进步,和医疗产业的智能化。

“非典”之后,医疗的信息化变革同样逐渐明显,逐渐拥有了一些互联网医疗平台,在大众科普、预防、和远程问诊方面起到重要作用。在这次疫情之中,这些平台的远程诊断,一方面安抚了很多谈疫色变的普通人,另一方面也正在加入到整个医疗体系之中,直接帮助到防疫控疫。

微医集团高级副总裁姚晓锋在领英上说了这样一个案例:武汉的62岁患者在平台上咨询,说已经发烧10天,医生通过线上诊断,认为他很有可能是新冠肺炎患者,微医平台马上对接了当地疾控中心,使其最后得到了有效治疗。

在前端的线上医疗已经拥有一定基础的同时,医疗行业的后端,也就是平常普通人接触不到的那个部分,也正在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迎来新的智能化机会。

创业邦《2019中国医疗大健康产业研究报告》中指出,医疗行业目前最受关注的三个领域,分别是创新药、医疗器械以及AI医疗,其背后涉及到生物技术、材料技术、人工智能技术等不同科技的发展,而在这些领域,特别是人工智能领域,互联网公司正在和传统医疗行业相互促进与融合。

目前在国内已经可以看到,AI医学影像,已经实际用在诊疗的过程中;手术机器人也正在从临床走向市场;机器学习正在进入创新药的研发,5G的加持让远程医疗设备实现革新,而电子病历的数据结构化将对辅助诊断起到关键作用。

在普通人能够感知的层面,过去对于医疗的需求,可能只是单纯的去医院治病,但随着健康意识的提高,预防正在成为更高频的需求——比如许多人通过Apple Watch等设备监视自己身体数据并上传。

就像今天我们的社交软件随时在线一样,未来我们的医疗也是随时在线,一旦健康遭遇风险,背后也有一整套从防到控直到治疗的全套智能化解决方案在那里。这种听起来很科幻,但实际上已经部分到来的医疗世界,或许能让“讳疾忌医”这个词,随着医疗的日常化,而走向终点。

结语

疫情给商业世界带来的“黑天鹅”或“白天鹅”,不在于一时的破坏性,也远远不限于上述的四个领域。

它是挖掘机,将原本已在地下暗流涌动的趋势刨出来,活生生地摆出。

它也是放大镜,将目前各个行业在历史进程中的不足,血淋淋地展现。

因为疫情,因为宅在家中,反而使我们看到了世界上还有另外一种可能,不同的生活、工作、教育、娱乐方式,不是赛博朋克小说,而是真实中国。

在许多行业停摆的同时,许多行业迎来了猝不及防的“登堂入室”,也许都会预示着,我们熟悉的世界,正理所当然的被改变。

“不要错过一次危机”本是用在金融行业,今天看来,它可能也是在说:“不要错过一次危机带来的变化,以及其中隐含的,我们的未来。”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