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展业停摆,“冲击波”有多大?

作者:梁睿瑶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作为行业晴雨表的会展经济停摆,影响不只局限于会展业本身,更会延伸影响到相关行业。

2020年2月21日,深圳。

这是刘谨在家隔离办公的第5天。5天前,她从西班牙飞回深圳,按要求她需要在家自行隔离14天。而往年这个时候,她应该正在西班牙巴塞罗那MWC(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会场上忙得不可开交。

刘谨是国内一家手机企业的品牌负责人。过去几年,她所在企业每年都会在MWC举办一场声势浩大的新品发布会,这也是她和同事们最忙的时候。但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所有人的生活,包括刘谨。

2月初,为了能在巴塞罗那顺利工作,刘谨提前前往巴塞罗那进行隔离。万万没想到,北京时间2月13日,MWC主办方GSMA宣布,取消原定于2月24日至27日举办的MWC大会。这是MWC自1995年举办以来第一次取消。一时,刘谨和同事们措手不及,取消了所有发布计划匆忙回国。

看到MWC 2020正式取消的新闻,林伟有些后怕,庆幸自己的公司今年没有报名参加。

作为一家智能家电公司的合伙人,林伟在1月初新冠肺炎疫情尚未爆发时,带领团队参加了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的CES消费电子展。但随着疫情爆发,林伟取消了原计划2月11日参加荷兰ISE展(欧洲专业视听设备与信息系统集成技术展览会)的行程,公司也退出了今年的荷兰ISE展。

“(荷兰ISE展)主办方表示理解,同意将我们的展位延期到明年。”林伟告诉《中国企业家》。不过,参展物料已经提前准备了,这部分的损失不可避免。当然,损失还包括各项准备工作的订金。

刘谨和林伟的遭遇,几乎是今年年初参加MWC及其他展会企业的翻版。

拉斯维加斯CES、巴塞罗那MWC和柏林的iFA并列为全球消费电子科技行业三大国际展会,其中每年2月份在巴塞罗那举行的MWC被认为是移动通讯领域的风向标。开年不顺,给原本就处于寒冬期的智能手机行业添了一丝凉意。

《中国企业家》了解到,在MWC官方正式宣布取消前,因为疫情的原因,中国厂商已经纷纷缩减参展团队,而后中兴、vivo宣布退出,华为、小米、OPPO优先选择调用欧洲工作人员。无奈退出名单越来越长,在爱立信、Facebook、英伟达、索尼等企业陆续宣布退展后,北京时间2月13日,MWC主办方GSMA宣布大会取消。不过,GSMA CEO洪曜庄(John Hoffman)补充,6月30日~7月2日,GSMA将在中国举办“MWC上海”盛会,并做积极准备。

率先退出MWC的爱立信,被外媒认为基本无望获得展会退款或者赔偿,但是爱立信首席营销官Stella Medlicott对外表示,退出MWC是谨慎决定,因为大会每年吸引超过10万名观众,爱立信展位4天内就接待了1万名访客,他们觉得不该冒险。

MWC取消尚未在国际上产生多米诺效应,但在中国,原定于在2~3月份举行的展会几乎全部停摆。

《中国企业家》了解到,4月之前,中国贸促会、国家体育总局等主办方举办的展会全部延期,各大城市在2~3月停止举办展览会。2月17日,原定在4月21至4月30日举办的北京国际汽车展览会宣布延期举行,调整后时间也未公布。

“我们刚刚才复工。”大型国家级医疗设备展会负责人郑伟告诉《中国企业家》,“基于当前的疫情,未来几个月,展会成本中一定会加大各种防疫措施的投入,我们正在筹备这方面的方案。”他透露,防疫措施上,政府给予了很多指引。

各行业展会主办方在观望,何时能开工复展依然是个未知数。

大小展会暂停,行业影响不一

在中国,展会周期依照行业规律而行,比如,处于外贸行业的广交会,分春秋两季,半年举行一届,有的行业采购周期不同,展会举办频次也会相应调整。

不同细分领域,与展会的相互影响程度不同。

郑伟手中也有一个外贸相关的展会项目,一年两届,若是没有疫情,现在已经开始筹办了。目前上半年展会虽然还没有通知延期举办,但是郑伟却有更多的担心:“就算能按时举办,估计很多买家也来不了。”

郑伟告诉《中国企业家》,to C行业中,休闲类消费领域的展会将很难持续,比如婚博会等,因为疫情期间,婚礼等活动都被取消了;反之,民生类,尤其生活必需品的需求大涨,即便是行业展会延期,也不会影响企业行情。他负责的一个养老保障器械展,行业周期不明显,随着医疗、健康、保健类产品的需求增加,展会行情也相对乐观。

同样的场景也发生在2003年的非典期间。彼时,上海车展提前结束,车企纷纷取消发布会,但汽车市场出现了“逆势”增长。根据中金研究所统计,2003年4月,中国汽车销量总体比3月下降2%,但是乘用车,如轿车等,销量增加了近13%,只因人们为了减少与他人接触,增加了购车计划。

不过,B2B展会的延期对整个行业影响甚大,郑伟告诉《中国企业家》,有的行业采购季节性很强,如果展会推迟,不能及时促成交易,对于企业的研发、生产和订单都会有影响。

一家地产行业展会的负责人沈宇告诉《中国企业家》,地产行业的销售旺季在“金九银十”,行业展会一年集中在春季和秋季,春季展会在五一劳动节之前举办,秋季展会一般在9月举办。

在房地产展会上,地产商主要面对的是C端客户,他们需要在展会上树立品牌,推广新的房源、户型,另外,对于房产消费者,面对面交流是最好的吸收客户途径,因此房地产展会是一场大型的潜在客户“见面会”。

目前,地产展会的春季展已经延期,并且没有确定恢复时间,沈宇感觉情况不乐观。他透露,很多国际性展会需要展商提前2~3个月筹备,因为来自境外的展品要提前两个月安排运输,做好人员和物料的入境报关。长时间的筹备,让原本不在2、3月的展会,也选择了延期。

“对于企业来说,最大的影响是失去一个能够与各大客户沟通的平台。”Gartner资深研究负责人吕俊宽告诉《中国企业家》,对于大型企业,MWC取消的影响可以弥补,如果不能在展会上一次性对接重要客户,它们可以耗费更多时间和成本去一一对接,但是对于中小型企业,MWC取消后,它们可能这一年都没有机会见到这些大型买方。

线上展会能否替代?

大小展会停摆,企业如何“亮相”?或许,广交会可以给出一些经验。

广交会自1957年开始已举办了126届。2019年第126届广交会采购商到会186015人,来自214个国家和地区,累计出口成交2070.9亿元人民币(折合292.88亿美元)。

今年已不是广交会第一次应对疫情,2003年非典期间,广交会的春交会成交额仅为44.2亿美元,而在2002年和2004年,这个数字分别为168.5亿美元和245.1亿美元。不过,主办方首次尝试的“网上广交会”发挥了意想不到的作用。根据官方数据,当年“网上广交会”达成意向成交2.9亿美元,确认成交7664万美元,给予线下展会有力补充,也成为会展行业应对危机的新思路。

非典疫情结束后,“网上广交会”保持下来。2011年广交会电商公司成立后,展馆随处可见电商网站推介,多家跨境电商平台扎堆露脸。广交会官网显示,网上广交会与广交会产品资料库数据同源,日均访问量为60万,若是在广交会举办期间,日均访问量能达到700万,传统广交会的“时间线”进一步拉长,“365天网上广交会”现雏形。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来袭,给原定于4月举办的广交会也平添了不确定因素。2月3日,广交会展馆发布声明,暂停一切展会活动。“网上广交会”或许又将站上C位。

房地产行业也在自救。对于房地产企业来说,每年的房交会等展会是一个销售业绩的高点,很多参展商会在展会上提供新户型、新优惠政策来吸引订单。一旦展会延期,对于房产商来说,资金流上肯定面临压力。

2月13日,中国恒大启动网上购房,随后推出“在售楼盘全线75折”的优惠措施。事实上,这并非恒大首次推出“折扣组合拳”,不过在当下全民“家里蹲”的特殊时期,疯狂促销吸引了不少眼球。恒大集团副总裁刘雪飞披露的数据显示,2月16日至18日,意向买家通过恒大旗下恒房通平台网上认购累计达到68019套。

而对于手机厂商来说,失去线下发布会、门店的曝光机会,新的挑战便是,如何在线上抢夺C端用户。

小米率先行动。2月13日,雷军戴着口罩,通过线上直播,发布了新品小米10;华为也将在2月24日通过线上直播的方式,发布旗下第二代折叠屏手机华为Mate XS;OPPO寄予厚望的Find X2,将推迟到3月进行全球发布会。

行业晴雨表,危中有机

疫情一天没控制,展会行业的日子就不好过,中小企业面临生存危机,大企业若要维持成本也很艰难。

“我身边零售行业的朋友,2月份公司要么减薪,要么扣发工资。”郑伟很担忧。相比较非典时期,汪涛认为此次新冠肺炎毒疫情对各行各业的冲击更大,因为这次疫情期间实施交通管制、延迟复工的地区多于非典时期,部分工业生产和出口活动会受到影响。

展会是每个行业的晴雨表,企业如果情况不利,都会传导到展会行业表现出来。除了展会主办方,负责展览搭建、商旅安排的周边服务商也已经感受到了寒冬,这些公司多为中小型企业,如果半年不开工,几乎都难以生存。

根据中国会展经济研究会报告显示,中国会展行业稳定发展,年均增速高达20%。不过近年来,宏观经济下行对展会行业造成了直接影响,2018年,会展行业整体产值超6000亿元,展览总数增长0.42%,展览总面积减少8.1%,创2013年以来最低纪录。

经济好,企业好,展会行业才会旺。这几乎是每个展会从业者的共识。

“如果2月底疫情有明显得到控制的趋势,那么企业在三四月份就可以恢复正常生产,实现行业正常运转大概需要3~6个月。”吕俊宽向《中国企业家》分析,以手机行业为例,期盼已久的5G换机潮或许在疫情结束后出现。如果第一季度疫情得到控制,第二、三季度可能会迎来经济“报复性”增长,人们消费意愿强烈,一季度发布的新机,销量会在之后得到显著增长。

祸兮福兮?MWC取消的背后,同时也可能为中国市场带来新的机遇。

中国企业与MWC第一次结缘,始于2003年,当时华为参加在戛纳举办的3GSM大会(MWC前身),现场没有中国媒体,少有中国元素。如今,从3G走过4G来到5G,中国企业已成为MWC上不可忽视的主角,MWC主办方GSMA于2015年举办了首届“MWC上海”,主要面向亚洲地区的移动通信产业链厂商。

不过,“MWC上海”在规模上与巴塞罗那的MWC还有很大差距。根据MWC发布的官方数据,2019年,巴塞罗那MWC的参展人数约为11万,参展企业约2800家,同年,“MWC上海”的参展企业仅500家。

“这是上海的一次机会。”吕俊宽向《中国企业家》分析,如果按照之前的预期,6月30日举办的“MWC上海”应该如期举行,过去海外运营商来参加,主要面向中国市场,如今今年的MWC取消了,全球厂商会来上海争取更多机会。

(应采访者要求,郑伟、沈宇均为化名)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