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事升级!日产:你得赔我一百亿 戈恩:我诅咒你三年破产

作者:梁秋梦

来源:汽车产经

2019年12月31日,日本国际大丑闻出现了。此前被日本警方逮捕的全球车坛传奇人物,日产汽车前CEO卡洛斯·戈恩潜逃出境,成功抵达黎巴嫩老家!

据了解,戈恩被日本方面逮捕并指控存在严重经济违法问题,而这次千里大逃亡,一切都是由戈恩的太太卡洛所安排,甚至连戈恩自己的辩护律师对此也毫不知情。

故事还在继续进行中。上周,日产汽车再次对前董事长戈恩提出民事诉讼,要求他就多年来的不当行为和欺诈活动赔偿约一百亿日元(9100万美元)。

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估计,这位前汽车高管的财富约为7000万美元。日产寻求的损害赔偿,如果成功回收,可能意味着,戈恩将负债超过2000万美元。

另一边,上周也恰好是戈恩起诉日产三菱案的听证会首次公开开庭。在法庭辩护上,戈恩律师团指控日产及三菱的“不当解雇”,并要求公布上述合资公司内部文件,以查明戈恩被控财务不当行为而遭逮捕前被公司开除的原因。同时,戈恩要求获取1500万欧元(1624.5万美元)的赔偿。

总言之,双方都理直气壮,各执己见。看起来,这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01

爱得越深,撕得越狠

自戈恩被捕以来,日产的市值下降了100多亿美元,市值已低于斯巴鲁。公司运营层面,日产汽车还迎来了近10年来首次季度亏损。日产2019财年第三季度(10-12月)财报显示,其第三季度营业利润为230亿日元,低于分析师平均预估的590亿日元;销售额下降18%,至2.5万亿日元,净亏损261亿日元(约合2.38亿美元)。早前,日产还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减12500个工作岗位。

但即便如此,日方仍摆出与戈恩“血战到底”的架势。

据了解,日产在对戈恩及其前高管凯利(Greg Kelly)的调查中已经在律师、调查人员和数字取证方面花费了2亿多美元。单单是日产汽车提交给东京证券交易所的新文件,日产汽车内部便花了近1万小时进行财务分析,审查了近24.5万份文件,调研了70多个人。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日产在中东聘请了私家侦探,他们数月来一直在努力挖掘有关戈恩的不利材料。

此外,日产还将盯准戈恩居住的位于黎巴嫩贝鲁特的一幢粉色别墅,因为这是日产以875万美元的价格购买的,并为之经过了装修、配备了家具。日产认为戈恩继续使用这栋房子是非法的,将采取法律手段将他驱逐出去。

戈恩位于贝鲁特的住所

同样对戈恩虎视眈眈的还有日本政府。戈恩出逃后,日本政府立马向国际刑事警察组织发出申请,后者随即向戈恩夫妇下达红色通缉令。虽然后来黎巴嫩当局也只是传召戈恩问话,向戈恩发出旅游禁令,但日本政府显然不会善罢甘休。

上周,日本法务大臣森雅子再次针对戈恩事件对外发声,誓言永不放弃引渡戈恩。

日本法务大臣森雅子

另一边的戈恩,回想起一年多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生活,其心中之幽恨,不足与外人道。回到黎巴嫩之后,有家族势力的支撑,戈恩便开始了“火力全开”的反击行动。

其先是在逃离东京后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上详细控诉了日产“种种污蔑罪行”,并直指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没有未来,因为它没有更多的利润,没有更多的业务增长,没有更多的战略计划,没有更多的技术。实际上,在日本时,戈恩便曾向他的辩护律师表达过,日产可能会在两到三年内破产。

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戈恩又说,对比日本的司法制度,他对黎巴嫩的司法制度更为满意,并会全力配合调查。对于森雅子的说法——“戈恩试图通过批评日本的司法制度去将潜逃正当化”,戈恩表示,森雅子的言论极度荒谬。

戈恩在忙于官司的同时,还聘请了美国创新艺人经纪公司创始人、迪斯尼前总裁迈克尔·奥维兹作为自己的经纪人。据日媒报道,他于2019年12月在东京住所内接待了一名好莱坞制片人,制片人名为约翰·莱舍,是2014年奥斯卡获奖影片《鸟人》的制片人,具有相当高的业界影响力。戈恩似乎试图把个人经历搬上荧屏,通过电影的形式让更多人了解自己的“无辜”。

 尽管戈恩的发言人表示,目前双方对该方案正处于评估阶段,但可以期待的是,如果这部电影被搬上大荧幕,一定会对日本法律体制和日产的商业形象造成伤害。

02

谁还记得曾经的甜蜜?

撕到今日,估计双方都很难再想起,当初是如何相互成全的。

1999年,那是戈恩与日产初遇的一年。

彼时,日产的“性能车战略”受到油价大幅增长和交通事故多发的双重打击,已经连续7年亏损,负债一度超过到2万亿日元,眼看就行将就木了。

日产曾提出“901计划”,即在90年代造出世界第一的车型

日产申告破产,多方寻求帮助,但当时日本也没多余的钱来帮它填那么大的窟窿,无奈之下,日产只好开始“卖身”。它找了福特,但是福特刚刚买了马自达的股份,没钱;后来又找了戴姆勒-克莱斯勒,但双方又互相瞧不上,最终也没谈拢。

这时,“救世主”出现了,他就是戈恩。

那时的戈恩,刚让雷诺从国企性质中解放出来,雷诺可以说有了大展拳脚的机会。但无论从规模还是从名气来看,日产都远胜于雷诺。蛇吞象,可行吗?还好,戈恩最终顶着多方压力,出资50多亿美元,拿下日产36.8%的股权。

在日产,戈恩果敢的措施几乎打破了日本的所有禁忌——关闭五家工厂、裁员2.1万人,还砍掉了了支撑日本战后经济增长的“经连会”(keiretsu)体系。该体系是将银行、厂商、供应者、发行者与日本政府连结在一起的一个复杂关系网。

虽然割断了无数人情,但转眼到2001年,日产的账上就有了 27 亿美元的盈利。15年后,戈恩又拿出2000亿日元买下三菱34%的股权。至此,雷诺-日产-三菱组成的全球最大汽车联盟诞生。

2017财年,日产全球总销量达577万辆,在整个联盟中所占比重超过50%,净收益达7469亿日元。

我成全了你,你也成全了我。日产这长达17年的风光无限,堪称是戈恩的最得意文章。他在自传里骄傲地写道:我想,我到今天为止的人生经历,都是在为做好日产事业而做准备。日本天皇给他颁发了著名的蓝绶勋章,在日本媒体的一次调查中,他成为日本女性最想给他生猴子的人之一。

然而,与此同时,戈恩也越来越像一个相处已久、缺点全部暴露的老丈夫。这其中,最大的缺点就是奢靡。

他参加各种政客名流的晚宴,开新闻发布会,出版书籍,为了对妻子表达爱意,还将婚礼地点选到了凡尔赛宫。他给自己开出了近10亿日元的年薪,几乎是丰田董事长的11倍。

日本人对收入差距的抵触感强烈,日本的CEO薪酬的平均水平大幅低于海外便是一个例证。面对奢靡嚣张的戈恩,日本人认定,关系维持下去,这将是一个痛苦而吊诡的循环。这也使得戈恩与日产的这段关系,越来越像一段残存的婚姻——没有你不行,有你也不行。

于是,才有了机场抓人那一出。

在黎巴嫩的发布会上,戈恩透露,在被捕前他已经在商讨与菲亚特克莱斯勒(FCA)之间部分业务的合并问题,虽然此时FCA已经与PSA达成联盟关系。但如果没有这一场官司,世界汽车格局或有别样天地。过了一年时间再进行这样的“复盘”,徒余一场叹息而已。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