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如何“战疫”?

作 者 | 刘胜军

来源:亚当斯密经济学

当前各地很多做法超越了法律底线。

一场席卷全国的肺炎危机,给经济社会活动按下了“暂停键”。当下,又面临“战疫”与“复工”的艰难平衡。如何最小化疫情对经济的冲击,无疑是另一道“大考”。

日前,由全国人大财经委原副主任委员吴晓灵领衔的中国财富管理 50 人论坛课题组发布报告《战“疫”如何突围》

形势分析与研判

对于逐步复工后,口集中流入的区域,如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及周边区域的疫情还存在较大的担忧。一方面担忧珠三角及长三角区域对疫情的严格防控影响企业复工进展,另一方面担忧大量的外来人口聚集容易引发疫情在此类区域的二次爆发。

当前市场机构一致预期新冠肺炎对经济的影响要大于 2003 年 SARS 疫情。

整体来看,市场机构一致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冲击是一次性事件,一季度经济增速将面临较大的下滑压力。如果疫情在 4 月底之前能得到完全控制,二季度 GDP 将会明显改善,三季度经济增长将进入正轨。如果疫情控制时点延后,全年经济增长的压力将更大。

从类型来看,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最大的是消费,尤其是服务业消费,部分餐饮及旅游业的消费冲击将难以弥补。根据 SARS 期间餐饮旅游业的恢复程度来看,一般在疫情结束后的第一个月客流恢复至 50%,第二个月恢复至 60-70% ,三至四个月后恢复至 100% 的水平。

此次受疫情冲击最大的是部分中小微企业。据清华大学朱武祥教授近日对全国 1480 家中小企业的调研结果显示,60% 以上的中小企业账面现金能够支撑的时间不超过 2 个月;同时,31.62% 的被调查企业预计本次疫情对公司营收的影响在 50% 以上。约有 22.5% 的被调查企业计划减员降薪,16.01% 的企业选择停产歇业,这将造成较大的就业压力。

战“疫”突围的七点建议

1、制订疫区分级标准,分区分级防控,有序推进全国复产复工

为便于实际操作,建议中央部署各地,按照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程序划定疫区和非疫区,同时尽快制订疫区分级标准,分区分级防控,有序推进全国复产复工。

当前各地为控制传染源,很多做法超越了法律底线。突出表现在,超越法律适用,扩大强制隔离范围、过度实施交通管制;鼓动群众设置路障、挖断道路、阻止人员物资正常流动;肆意泄露重点人群个人信息;未经法定程序对城市和社区实施封锁;自行发布战时管制令;等等。

2、多方协作,保障中小微企业的生存性经营

建议在工信部支持中小企业复产复工 20 条政策措施的基础上,各地方政府:

• 对中小微企业减免或减半 2-3 个月的社会保障支出

• 对第一季度中小微企业缴纳的税收按一定比例进行返还

• 对于租用大型国企物业的中小微企业减免或减半 2-3 个月的房租,对于租用民营或私营业主物业的中小微企业,允许其凭有效租赁合同去当地政府相关部门申请减免或减半 2-3 个月房租。

建议各地金融体系因地制宜地出台一系列保障中小微企业生存的支持措施。对在疫情期间到期的中小微企业贷款适当给予 6-12 个月的展期;灵活运用资产证券化、外部担保等多种方式保障中小微企业的现金流不断裂。

建议国有企业带头减租降费,让利于民。建议水、电、煤气、电信等大型国有公共事业单位主动让利,减免中小微企业在疫情期间的相关费用。

万达免租赢得广泛点赞

3、“大手牵小手”,利用大企业的供应链渠道为中小微企业纾困

建议现金流相对充裕的大型企业,借助预支货款等形式为上下游中小微企业提供资金支持,确保中小微企业的正常复工以及产业链的正常运营。

鼓励大企业向中小企业提供市场化利率的委托贷款,由国家财政专项资金提供贴息支持。

为解决由此导致的大型企业负债率上升问题,鼓励大型企业将应收账款进行资产证券化,由地方或国家担保机构提供外部担保,由金融机构投资,实现企业、金融机构和担保机构的风险共担机制。

地方政府通过推动存量三角债务化解,解决大型企业与中小企业之间的货款拖欠问题。

4、加大宏观政策调控,为实现全年经济发展目标提供保障支持

建议适当提高今年的赤字率至 3.5%,可争取 7000 亿元资金。

建议发行特别国债,规模建议不少于 1 万亿。

(前两项措施筹措的资金,可用于疫情防控及扩大公共卫生等短板投资,以及重点物资保障企业、小微企业税费、五险一金缓免、失业救济、贷款贴息等)

视疫情防控和恢复生产的需要,免除受疫情影响的中小微企业在未来一段时间(比如3月31日前)的全部增值税

用好央行 3000 亿专项贷款资金;对疫情防控重点企业、民生物资和服务提供企业等,更加积极地提供无抵押低息贷款;对其他企业,在抵押到位的基础上,也应当积极提供流动性支持;必要时可以动用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等,为兑付困难的企业债券(不包括平台、地产等,且以民营企业为主)提供流动性支持。

5、保持信息公开,做好预期管理,提振公众与市场信心

要注重宣传用词,应对社交网络时代信息的快速传播,要通过权威机构和专业人士发声来及时消除不实言论造成的负面影响,有效引导社会形成正确预期。

做好对国际社会的沟通工作。

建议统计局在后续公布一季度经济增速时可以同步发布剔除疫情影响的 GDP 增速,此做法既符合统计数据实质可比原则,又与疫情一次性外生冲击性质吻合,有助于市场更全面地了解经济现状,提振公众与市场信心。

6、坚持市场化改革,释放明确的改革信号

除出台短期政策以外,建议更坚定地推进市场化改革

要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体制机制改革。此次疫情暴露出了我国体制机制的一些短板问题。为补短板、促发展,当前要持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体制机制改革,释放明确的改革信号。

让民营企业树立改革的信心要坚定地推进市场化改革,贯彻竞争中性原则,打破行业垄断,消除民营企业“不敢投”的顾虑,提升民营经济的活力。

7、完善治理体系,提高应对重大公共安全事件的能力

合理界定政府权责,引导公众形成合理预期,增进相互信任,让社会公众和政府形成相向而行的合力,在发生公共危机时降低公众的恐慌程度。

建立起各司其职的治理体系,优化问责机制,鼓励敢于担当、敢于作为的风气。

在医疗体制改革方面,尽快建立健全体系性的公共卫生保障和疾病预防机制,加大对疾病防控和公共卫生服务的资源投入。

加快建立和完善跨部门、跨层级的应急机制,提高我国对重大灾害的应急处理能力。

加快培育民间社会组织,在灾害发生时发挥民间组织力量,与政府通畅沟通、形成合力,共同应对疫情及其他重大公共安全事件。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