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开始拥抱清洁能源 银将成最大赢家 |贝瑞研究

全世界都开始拥抱清洁能源 银将成最大赢家 |贝瑞研究

作者: John Doody,Garrett Goggin,

编者按:白银期货(以下简称白银)的价格在2019年上涨了15%,从每盎司15.50美元涨到了当年年底的每盎司18美元。但正如贝瑞《白银股票分析师》约翰•杜迪(John Doody)和加勒特•戈金(Garrett Goggin)在杂志周末版中所阐释的那样,与白银未来相比,这根本算不了什么……

image.png图注:白银期货的近期价格

首先, 请设想一下你正驾驶在美国加州的高速公路上,时间也恰好是高峰期,路上挤满了一辆接着一辆的奔向目的地的汽车。

但和以往不同的是,整条路上一直十分安静,你唯一能听见的声音是风声和轮胎在柏油马路上滚动所发出的声音,而再也听不见发动机的轰隆隆的噪音。

这样的安静且高速的驾驶环境,是因为公路上都运行着电动汽车。且高速公路两旁原本空无一人的田地现在也变成了布满了镀银太阳能电池板的农场。

是的,污染空气的燃煤电厂被淘汰,大多数家庭也都用上了闪亮的太阳能板。

以上,这些以可再生能源为动力的未来生活愿景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切实际……但实际上,全世界都已经在竞相采用零排放技术。

不管你从科学和政治角度对气候变化所持有的观点如何,世界各国政府都在向运输和能源部门施压,要求它们对碳排放“做点什么”。

而运输和能源行业都做出了回应。与此同时,他们发现有大量具有环保意识的消费者愿意采用他们的新技术。

例如电动汽车市场,当前全球范围内电动汽车的销售额以每年60%的速度增长。就数量而言,当前每年售出的210万辆电动汽车虽然只是全球汽车总数的九牛一毛,但电动车应用率一直居高不下。

研究公司麦肯锡发布报告称,2019年全球汽车制造商推出了66款新电动汽车,并且在2020年还将发布另外101款车型。在2019年10月份的Stansberry拉斯维加斯峰会上,著名卖空者Mark Spiegel花了超过10分钟的时间回顾了电动汽车行业的竞争格局,并罗列了起亚、日产、福特、宝马、玛莎拉蒂和阿斯顿马丁等众多汽车生产厂商推出的电动汽车新车型。

鉴于以上的背景,当您预期投资贵金属时,就要记住这一点了:每一辆投放到市场的电动汽车,以及钉在邻居家屋顶上的太阳能电池板,都需要白银才能工作。

投资可再生能源的浪潮加上大量涌入市场的相关产品创造了对银这种金属的巨大需求。

更重要的是,正如你将在这篇文章中看到的,白银这波需求形成之时,正是整个采矿业产能急剧下降的之时。这为投资者在今天投资组合中持仓白银相关的证券创造了理想的条件。

容许我们从头开始说

投资者经常会把白银和黄金混为一谈,认为它们是通货膨胀的保值工具和避险保值手段。

但这忽略了两种贵金属之间的一个关键区别……世界上所有的黄金仍然以金条、金币或珠宝的形式存在。对黄金的唯一需求是珠宝或投资。而另一方面,白银是一种工业金属。在许多产品的生产过程中都会用到它,因为它的反光性很强,是一种优秀的导电体。

白银的用途之一是在电动汽车引擎中制造电气连接。随着电动汽车和卡车市场的增长,制造商将需要越来越多的白银接点来为电池供电。

全球贵金属权威机构伦敦金银市场协会(London Bullion Market Association)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到2040年汽车行业的白银需求预计将增长246%,即从2015年的1300多吨增加到4500多吨。正如你在下面的图表中所看到的,最大的增长预计来自电动汽车(EV)和混合动力(HEV)电动汽车,而在使用内燃机(ICE)的汽车中,银的使用基本上保持稳定。

image.png

图注:到2040年,不同车型对白银的需求

太阳能电池板的情况大致相同。光伏产业的银使用量从2009年的1000万盎司增加到2018年的近1亿盎司(见下图)。作为传统污染严重的燃煤电厂的替代品,光伏使用量应该继续增长。

image.png图注:银光伏制造,单位百万盎司

汽车工业可能会继续创新。我们已经看到光伏装置安装在汽车车顶上以为车辆提供动力。至于光伏涂料,甚至是光伏路面距离现实生活也不会太遥远。在这些领域的银消耗量应该会继续呈指数增长。

就在全球白银供应似乎即将枯竭之际,市场需求却出现了激增……大多数银是铜等其他金属的副产品。嘉能可(GLNCY)和KGHM是大型铜矿和普通金属的巨头采掘企业,他们也生产大量的银。

不过,嘉能可的白银产量从2016年的3910万盎司降至2018年的3490万盎司;而KGHM的白银产量从2014年的4040万盎司下降到2018年的3390万盎司。如果我们只看每年的五大主要银矿,我们可以看到它们的总产量从2014年的1亿盎司下降到了2018年的7400万盎司,降幅达到26%。

2014年最大的银矿是卡宁顿矿(Cannington),2018年产量下降到每年不足1200万盎司,跌出了榜单。2015年,杜卡特(Dukat)白银产量最高,为2230万盎司,而2018年仅为1500万盎司。2016年Escobal生产了2120万盎司白银,但在2017年被危地马拉政府关闭。

这些银矿的平均品位也在下降——从2014年的平均每公吨347克(“g/t”)下降到2018年的249克/t(见下表)。

image.png

图注:世界顶级银矿的品味数据

在过去的五年里,每一个排名前五的矿都经历了品位下降。Fresnillo的Saucito矿是2018年产量最大的银矿,其品位较2014年下降了18%。杜卡特的品位下降了近50%。

随着品位下降,矿商必须开采更多的矿石来生产等量的银。除非银价上涨——或者有人发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品位矿床——否则矿商的利润率将继续受到挤压。

白银总产量可能会进一步下降,其供应短缺可能导致:随着全球银价重估,银价可能会飙升。

随着这一长期趋势在未来几年的发展,我们认为你应该在你的投资组合中至少配置一部分白银。

例如配置专注于白银的交易所交易基金,比如Global X Silver Miners fund (SIL)。这一白银基准基金在2019年上涨了近33%,是白银回报率(16%)的两倍多。它甚至超过了标准普尔500指数,后者去年“只”上涨了30%。

但在《白银股票分析师》杂志上,我们做得比这好得多……我们在2019年彻底击败了竞争对手,凭借精心挑选的“Fave 5”白银股票组合,以令人难以置信的103%的涨幅收尾。

你看,我们最喜欢的投资组合是受银价影响的。这些矿业公司的股票价值由收入、利润和自由现金流(“FCF”)来衡量。矿商的成本相对固定,我们用综合成本(“AISC”)来衡量。

由于矿商成本基本固定,当银价上涨时,矿商的利润也会随之上涨。Silver Stock Analyst 测量得出,典型的银矿商平均市盈率为10倍。因此,如果利润增加1美元,股票的市值应该增加10美元

例如,在2016年初——上一次我们看到银价大幅上涨的时候——银矿商First Majestic silver (AG)每年生产2000万盎司白银,每盎司AISC的价格为12.50美元。当时银价为每盎司14美元,First Majestic创造了3000万美元的自由现金流量,市值为5亿美元。

随着白银价格在随后的六个月里上涨了42%,至每盎司近20美元。First Majestic的杠杆自由现金流量增长了400%达到1.5亿美元。其股价暴涨573%。

银价是由市场供求力量决定的。在需求呈指数增长而产量供应急剧下降的情况下,很难找到合适的机会。

此前,2016年银价的波动是短暂的。但这种由绿色能源驱动的长期转变不太可能在短期内消失,白银产量正在下降,需求的浪潮正在形成,市场苏醒并推高银价只是时间问题。

风险提示:本文系基于历史数据,核心不构成投资建议,欢迎指正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

版权声明

本文为贝瑞研究原创,如需转载,须获授权。

Stansberry Research系拥有20年历史的美国独立第三投资研究机构,专注于为美股投资者提供最前沿的分析报告。

贝瑞研究已同时入驻腾讯自选股、新浪财经、今日头条、**、凤凰号、企鹅号、摩尔金融、老虎证券、富途证券、微博、抖音、小红书。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StansberryChina 获取更多专业美股研究机构报告。

7-贝瑞简介.jpg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