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位武汉创业者讲述:创伤避免不了,熬过去就是另一片天地

作者:长巾 种山 

来源: 猎云网

“虽然被现实按在地下摩擦,但创业者的心态还是要向上的。”

疫情影响下,复工难、增长按下暂停键、现金流告急,本就脆弱的中小微企业正在面临着一场危险而又漫长的挑战,甚至一天天逼近死亡。

如果说新型冠状肺炎让中小微创企一键进入困难模式,武汉创业者面临的则是困难加倍。全城禁严下,业务全面叫停、融资成为奢望、入不敷出、错过行业旺季,他们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忧虑,带着企业熬过去、活下来成为不少创业者的唯一诉求。

李师明:冲击可能会持续半年,熬过去好难

今年是李师明在武汉创业的第三年,过去一年他和他的团队走得尤其艰难,从年初意气风发到3、4月份商业模式被否定,好不容易年尾在业务调整方向后取得不错的业绩增长,却遇到新型冠状肺炎疫情的爆发,浇熄了眼看就要爆发的火苗。

在此之前,为了保证团队不解散、项目不会直接走向灭亡,李师明作为创始人个人通过各类渠道贷款一百多万人民币,艰难地维系着公司运转。在他的计划中,如果一切正常、公司平稳发展,不到半年就能还清负债,而现在突入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他的计划,公司能否撑下去、贷款什么时候能还清,对李师明来说都是无法预知的挑战和困难,能做的只有等待和祈祷。

2018年,李师明从国内一家头部教育公司离职,组建了一支十多人的团队主攻STEAM教育,受益于当时STEAM教育概念刚从国外蔓延至国内,得到众多追捧,不少人愿意以合伙的形式与李师明在线下推进项目,一年多时间他们在武汉三镇陆续开了多家线下门店。

但好景不长,用户量除了初期有增在以外在后续几个月与团队预期相去甚远,在交不出优秀业绩的情况下预期中的融资计划也成为奢望,李师明在19年纠结地做出抉择:砍掉大部分线下业务以及时止损,将更多精力和服务投向见钱更快的B端市场。从服务个人用户,转变为向学校输出内容和硬件上的解决方案。

转型往往伴随着阵痛,对于李师明的公司来说砍掉营收业务转型就是做豪赌,用几个月的亏损换一丝希望。“团队都不服输,大家坚信STEAM教育一定是能成事的,只是在细分方向上还有待商榷,作为管理者没理由不去拼一把。”

拼的代价几乎是油尽灯枯,公司账上没钱、创始人负债百万、各方朋友伸来援手......直到19年12月初公司才迎来第一笔进账,后续几个星期相关的合作、合同陆续签订,但噩耗也同样传来: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

李师明受到直接影响,公司业务全面暂停,不仅不能拓展新业务,之前谈好的合同也只能暂缓。更大的打击是疫情直到现在也仍未展现好转的趋势,武汉市“解封”时间不得而知。

即便疫情过去,李师明和他的公司仍然会受到持续冲击,按照他们现已成熟的销售模式,绝大多数订单离不开与供应商联合举办线下沙龙或峰会吸引B端合作方,在所在领域摆脱线下的推广方式鲜有成效。

“疫情刚过去的前几个月在武汉举办大型活动的可行性并不大,所以保守估计今年上半年我们仍会受到持续冲击,熬过去有些难,身上的贷款还清也不知要延缓到什么时候。不过还是有希望,祈祷疫情快点过去,我们也挺过去。虽然被现实按在地下摩擦,但创业者的心态还是要向上的。”

林霖:失去了旺季,还迎来了一段谣言

在武汉,林霖经营着一家宠物店。原本对于林霖来说,2020年是她计划全速奔跑的一年。

受疫情影响,林霖装修升级、入驻更多平台的计划全部搁置,并且失去了2月~5月的销售旺季,还迎来了一段谣言。

自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以来,每日增长的确诊病例时刻揪动着每个人的心。然而随着一条“宠物也会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谣言肆起,一时之间致使全国多地都相继发生了弃养、虐待、活埋等不当处理宠物的事件。

尽管世界卫生组织、央视新闻、人民日报、丁香医生等权威组织纷纷辟谣,但这颗种子已经埋下,“原本很多人养宠物就不被父母那一辈理解,如今宠物也会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谣言散播,未来可能会给父母更多一个理由,这对宠物这个行业来说算是一个打击。“

线下店扎根在武汉,林霖的客户也多是武汉人。在这次疫情的发展下,林霖有客户的家人不幸被感染上新冠病毒,自己也将被隔离,“她节前预定的小猫,定金已付,按照约定定金是不退的,但出于同理心,我还是把定金退给她了。”

从疫情爆发以来,林霖宠物店的活体销售业务全线暂停,只有寄养业务仍在继续。“虽然春节寄养的业务因为封城延长了,但是寄养的收入一般只占5%,活体销售收入占70%,关店之后,疫情之下,仅靠寄养收入根本无法覆盖成本。”

更让林霖痛心的是,2月~5月是宠物销售的旺季,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即使疫情结束,想要恢复以往,还需要一段时间,而转眼夏季又是宠物行业的淡季。

“某种程度上来说,宠物作为精神消费,大家在收入不可观的情况下,一般不会选择,尤其武汉病例较多,距离真正恢复,我想还需要熬过一段时间。”

风韵出行:全面暂停湖北业务

重新营运没有时间表

每一年的春运,都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周期性“大迁徙”,对于出行企业来说,更是一场大考,并且这场大考一般来说都要在40天左右。

拿2019年来说,春运从当时的1月21日(腊月十六)开始,到2019年3月1日(正月廿五)结束,共计40天,全中国旅客发送量29.8亿人次,其中道路发送旅客24.6亿人次,多为城际中短途出行。

而武汉作为九省通衢,在2019年铁路、公路、航空发送旅客1468.84万,是春运十大中转城市排名第三的城市。

根据交通运输部此前发布的2020年春运客流预测,春节前返乡客流,主要集中在1月15日-1月23日(腊月二十一至二十九);节后,则呈“双高峰”态势,预计1月25日(正月初一)为波谷,1月30日(正月初六)为波峰。

像往年一样,在筹备春运工作的风韵出行一直都在有序地安排调度中。作为一家专注于400公里内城际拼车业务的网约车平台,风韵出行承担着不少武汉周边城市的人回乡的服务。

但这一切都在1月23日被打破了。凌晨2点,武汉市宣布自10时起交通封城,除铁路、机场以外,高速公路也相继封闭。

同时,随着新冠病毒疫情的持续升级,武汉市严令禁止机动车出行,城际、城内的交通全线封闭。

作为风韵出行创始人的杜玲方向公司全体员工宣布:全面暂停湖北业务。

作为一家武汉本地企业,湖北城际出行业务收入比例占据了风韵出行整体收入的一半,按照往年春运的情况来看,平均一个司机可以在春运期间挣到三万,在风韵出行,有900个负责城际出行业务的司机,作为平台抽成10%来说,风韵出行在春运期间的损失至少在270万。

原本想着春运可以带来一波收益的司机和平台一下子从高速运转掉到了全面暂停,而重新运营的时间,目前仍然不可知晓。

而原本打算在上半年布局110个城市的计划也按下了减速键,“上半年,只会做小动作,逐个城市布局。”

享七科技:从月GMV过亿人民币到业务全面暂停

我们还是对未来充满信心和期望

10个月内拿下两轮融资、一年多时间从O跑到平台月流水过亿人民币,享七科技是武汉本地为数不多的餐饮平台级创企。他们以餐饮作为切入点,核心业务聚焦到餐饮店消费和生鲜新零售,覆盖吃、玩、购三个部分。

过去的2019年,他们通过“砍价拼菜”的营销策略在湖北地区揽下数百万C端用户、合作B端商户数千家,被武汉本土媒体和投资人形容为“餐饮界的拼多多”。

在享七科技的年前管理会议中,创始人李睿提出2020年是进军全国市场的一年,已经确定春节之后陆续进入目标新城市10多个,其中宁波站点的办公室年前已经完成。

武汉创企、餐饮平台、到店消费、O2O2O......每个标签都意味着享七科技将是最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那一批企业。

事实上,从疫情爆发以来,武汉乃至湖北地区的餐饮企业、平台就受到巨大的冲击,从早期订单下降到1月23日之后武汉“封城”,享七平台直接从月GMV过亿人民币跌至餐饮业务全面暂停,几乎称得上是“全军覆灭”。

疫情走向尚不明确,餐饮业务重新开张的时间遥遥无期,他们也顺势让管理层以外的员工在家好好休息,每个月依旧需要承担不少公司的开支,很难让人不焦虑与着急。

但李睿在接受猎云网采访时仍显乐观,他认为:“疫情造成的创伤避免不了,只能硬抗,收紧开支坚强地活下去是唯一的选择。餐饮是刚需市场,面对疫情冲击很多企业活不下去,这很残酷,但熬过去就是另一片天地,分蛋糕的人减少,分到的蛋糕会更多。” 2003年非典成就了阿里巴巴等巨头的崛起,对于享七科技来说或许也是一个前景机遇。

李睿也谈到自己的底气来自餐饮以外的新业务有了起色,疫情期间享七科技调整业务线,全力发力新板块:O2O2O化妆品业务。他透露虽然武汉目前快递仍然无法运输,但已有不少人通过平台下单护肤品等产品,每天营业额均超过数万人民币,这是疫情之前未曾达到的增长。

李睿认为即使疫情对享七主营业务餐饮有很大冲击,但对于女性来说化妆品会是一个刚性需求,特别是护肤品,在封城后公共交通停运、各大商场停止营业的前提下线上会迎来一波大量增长。因此他坚信化妆品业务的启动可以缓解享七面临的巨大压力。

事实上,在武汉如享七科技一样在疫情当前依然底气十足的企业并不多,武汉本就在融资渠道、融资环境、本地基金数量等方面弱于北上广深,在疫情冲击下过去两年奋起直追的武汉又再次陷入困境。

(注:应受访者个人要求,文中李师明、林霖为化名。)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