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厉害!从千年古都到网红城市,3年房价涨了近70%

作者:王林鹏 

来源: 数据宝

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忆来惟把旧书看,几时携手入长安?

回家第一站是西安,这也是我生活求学多年的城市。说起西安,大多数人的第一印象是活在历史里的老古董,还有一小部分人觉得西安人都住在黄土高原上的窑洞。不求扭转印象,今天只是说一说我看到的西安。

历史文化资源丰富却开发少

《国语》有云,“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说的是炎黄两位人文初祖发迹于渭河的两条支流——姬水和姜水,姬水距离西安城区仅60公里,西安在华夏肇始就沐浴了文明之光。

商朝末年,黄帝后裔的周部落重又崛起于黄帝发迹的渭河,文王、武王两代分别营建了丰京、镐京,历史上第一座被称为京的城市诞生了,文王在这里写出了《易经》,周公在这里制定了周礼,几百年后这里改名为长安。

说起天府之国,大家想起的是四川盆地,但是天府之国最初是指长安所在的关中平原。上古时代,关中地区水草丰美,物产丰饶,《诗经·蒹葭》里的“蒹葭苍苍”说的就是这片土地,秦汉隋唐可以仅凭关中一隅之地统一天下,靠的不但是关中善战的精兵良将,靠的更是关中高产的粮食。可惜后来环境毁坏,“天府之国”的美誉就属于南边山清水秀的四川盆地了。

中国古代有三次高峰,秦汉被称为中华第一帝国,隋唐被称为中华第二帝国,构成了华夏文明最重要的篇章,汉唐也成为中国一代代人追求的精神故乡。长安作为汉唐的京都,首善之地,千百年后我们还是能从这里的一砖一瓦中窥探到那个伟大的时代。

秦咸阳,长安也。这座城里,商鞅开启了秦国的富强之路,始皇帝发布了书同文车同轨的政令,大殿上上演了荆轲刺秦,城外的鸿门宴上刘邦死里逃生,汉武帝站在城头目送卫青霍去病出征,玄武门见证了李世民兄弟的火拼,大明宫送走贞观之治又迎来开元盛世,华清池见证了唐明皇杨贵妃,长安市上酒肆里躺着李白,城外的少陵住着杜甫,南郊终南山隐居着王维……任何一个事件放到其他城市都能成为名片,这里司空见惯。历史文化资源太多,被开发的却太少太少,名声最大的居然是始皇陵的随葬坑——兵马俑。

“关东丞相关西将,陕西的黄土埋皇上”,境内有帝陵不稀奇,但如关中这样密集地分布着历史上伟大帝王的陵寝就独此一家了。自黄帝陵、炎帝陵、始皇陵以下,狭窄的关中平原上密密麻麻分布着秦公大墓、汉高祖、汉文帝、汉武帝、隋文帝、唐高祖、唐太宗、唐高宗、武则天、唐玄宗这些历史上威名赫赫的帝王陵寝。公祭黄帝陵自秦始皇、汉武帝起就已成为官方活动;始皇陵仅仅一个随葬的卫队坑就变震惊世界的秦兵马俑,名声甚至超过了本尊的始皇陵。

西安变身“网红”城市

陈忠实、贾平凹为代表的关中文学,张艺谋、贾天明、顾长卫为代表的西影厂,无不是以深沉、厚重的文化感展示西安的历史感。甚至在最前卫的摇滚音乐界,许巍、郑钧、张楚做的更多也是最传统的摇滚乐。

最近几年,西安这座有着上千年历史的古都,却忽然以“网红”的身份重新走进人们的眼中。最开始是永兴坊的那一碗“摔碗酒”,突然就在抖音上大火,吸引了千里之外的年轻人,大老远过来只为了打个卡,西安突然被打上了“年轻”的标签。总之,西安突然就红了。

西安的领导层的反应远远超出人们的预想,他们积极主动的接受这些年轻人的新概念,甚至主动联系抖音、快手等新媒体,形成战略合作关系,将西安推向全国、全世界。许多政府机构、区县、开发区纷纷开通了抖音号,投入人力和经费来运营,越来越多的人们把西安叫做“抖音之城”。西安主政者的努力也得到了回报,去年假期目的地统计数据显示,西安排名快速上升,与热门旅游目的地成都并列第一。

尝到甜头后,西安更是积极行动起来,毛笔酥等永兴坊美食成为摔碗酒之后再一个热门打卡地;前阵子大唐不夜城不倒翁小姐姐冯晓晨大热,吸引大批慕名前来的游客只为与小姐姐握握手,更是在全国引起一阵模仿风潮。有人总结到,西安“网红打卡三件套”:摔碗酒、毛笔酥、“不倒翁姐姐”伸出手。

西安领导层做的远比打造“网红”城市更多,很重要的一项便是抢人大战。随着人口红利期逐渐过去,全国各地爆发了人口争夺大战,西安的出手力度极大。降户籍门槛,出台人才落户政策,被形容为四处抢人,从常住人口增长速度来看,西安以同比增长3.87%位列第一。虽然政策不甚完美,但是西安领导层展现出来的新面貌,还是令西安人极为受用。与几个在西安定居的同学聊天,他们大多到对于领导层们展现出来的亲民、开放思维、接近年轻人等动作都点赞不已。

随着西安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定居,房价也不可避免地快速上涨。2016年下半年开始,西安房价进入了新一轮暴涨,均价突破万元大关,2万多、3万多的楼盘也频繁出现,市场一片火热,甚至曾经一房难求。2016年西安房价7373元/㎡,2019年上涨至12257元/㎡,涨幅近70%。

声明:数据宝所有资讯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