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格隆汇社会热点系列精选合集

又是一年春节至,转眼就到了2020年,过去的一年里,我们分享了大量的原创文章,宏观策略、公司分析、社会热点、市场热点等等。今天为大家悉心挑选在格隆汇平台上发表过的社会热点类精华文章(排名不分先后),重温经典,或是感动如初,亦或是又一番滋味。无论如何,格隆汇一如既往伴您同行。同时,特此感谢每位作者朋友们的用心创作与分享。

格隆

无论是粗糙的蒙古草原,还是温婉的江南水乡,无论是荒蛮的青藏高原,还是低调的香江维港,你可以对政治和权贵嗤之以鼻,你可以有宗教认知的差异,你可以有价值观的歧见,你可以对某些个体言行饱含愤怒。

但,永远、永远不要背弃和诅咒这块生养你的土地。

这块土地,这片大好河山,是一个整体,就像你和我——请别忘记我们永远不变,黄色的脸!

天佑香港!天佑中华!

请别忘记我永远不变,黄色的脸 | 格隆


沽民

曾经的亲兄弟,被外人掳走,心中还能有着彼此;如今,同回一个家了,却越来越形同陌路。无尽叹息!

……

度尽波劫,惟愿兄弟在;相逢一笑,何时泯恩仇。

香港:再闹下去,已无赢家


江户川柯南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路径从一定程度上也验证了本届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们的观点:那就是贫穷源于环境,只有环境的改变才能从根本上消灭贫穷。

今天,尽管一线城市的生存压力越来越大,但无数中国人还在想方设法地想挤进去,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一种想改变生存环境的努力。

但,在取得巨大成绩的同时,我们必须正视并未雨绸缪的是,我的财富分配机制在出现某种值得警惕的扭曲——反映我们社会财富分配公平与否的基尼系数,处在一个颇为突兀和尴尬的水平。

《我们为什么摆脱不了贫穷?看看最新诺奖经济学得主的分析报告吧!》


chempin

是要安居乐业下的有为政府,还是要民不聊生下的一人一票,这道历史的选择题,当下,就摆在每个香港人面前。别人既没有权利,也没有义务,代为作答。

香港卡住了?


 紫荆花开

四十一年来的事实已经无数次证明,改革开放是华夏文明重新走向繁荣的必由之路。它是华夏五千年文明中最成功的一次改革,它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改革之一。

今天,我们纪念一位伟人


包总

创业不是游戏,是经济活动,受最传统的古典经济学常识和规律的约束。所有创业最基本的最核心的要素,都是创始人与团队的睿智、勤奋、正直和诚信。但这些年随着嗜血资本的强势介入,创业越来越脱离本质,已完全不再强调创始人与团队的天分、勤恳、脚踏实地,转而异化成一种纯粹的金融游戏,比烧钱,最快速度烧死同领域的其他人,垄断市场后,再以垄断定价向市场收回过去所有投入。

咪蒙之死与爱屋吉屋的倒掉


江湖豆腐

香港黑帮的历史很长,但其实这并不是因为他们有多么的强大,相反,倒是因为他们比较弱,所以才能活得这么久。中国历史上,东北的胡子、西北的马贼、湘西的土匪、云南的毒贩,战斗力都远胜香港黑帮,然而他们早就被灭的连灰都不剩了。

香港黑帮之所以会流传这么久,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们其实都求一口饭吃的可怜人。

香港黑帮简史

我不想做社畜,我根本不相信996福报论,所以我一直没能从职场赚到大钱,而我身边确实有不少人通过做“社畜”的方式赚得比我多很多。但是我一点都不羡慕他们,真的,因为我相信自己能够工作到退休年龄,但我真的不相信他们能平平安安工作到退休。

一位外企员工眼中的251事件

在当代,教育是一个大热门产业,若论盈利能力,它远超大多数行业,但是教育也是一个很特殊的产业。

我们支持教育产业化,但同时也要警惕过于强调营利性时产生的副作用。它除了是一门产业之外,它还肩负着教书育人、传承文化的社会责任,如果教育产业也开始泯灭人性、丧尽天良,那么我们的社会就没救了。

喂孩子吃垃圾的“名校”,竟然也想要上市?


风铃里的刀声

顾雏军老了,他已经不太可能重新成为商界明星了,这对于他个人自然是一个无可挽回的损失。但是,对于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来说,这点事只是走向伟大的、光明的未来途中的一点小波折而已,不值得大惊小怪。

但是,我们还是应该时刻警惕一些东西,比如“民营企业原罪说”这样的奇谈怪论。

“草民完全无罪!”

以当下我们身边很多人对AI技术的乐观态度,未来人类会和与人类智能相当的强人工智能电脑平等快乐地生活在一起。或者更理想一点,一群智能远超人类的机器人甘愿为人类的幸福默默地奉献一切。我不知道这种设想是否正确,但我希望它是真的,毕竟谁不希望未来会更加美好呢?

但这个星球上依然有很多人对于AI心存警惕。比如当狮航空难和埃航空难发生之后,仍然有很多人认为,对于关乎人类性命的事情,最后的裁决权依然应该交给人类,而不能交给冰冷的AI,即便它无比强大。

波音空难背后:人类到底应该在何种程度上信任AI?


刘侃昱

世上本没有墙,砌墙的人多了,墙也就起来了。

香港人在选择性地视听。

香港是个自由港,香港本没有墙,但很明显,香港人自己在砌一堵墙。

砌墙容易,推倒就很难。1961年修建的柏林墙,到30年后的1990年才拆除。即使拆除了,那堵墙留在历史和人们心头的阴影,可能需要更漫长的时间才能消除。

香港没有墙,但香港人有一堵心墙


区块链007

一百年过去了,时代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流血牺牲早已不是时代的主流,但"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五四精神却依然栖息在中华青年们的心里。

但是,某些主流媒体们的道德底线却在不断沦丧。

在他们看来,平生不唱鸡太美,纵是英雄也枉然!

蔡徐坤何以成为


青朴山

我们这个社会,粗略划分,大概分三类人。

一类人是真的糊涂; 第二类人,就是所谓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第三类人则是“聪明的坏人”。

生活本就不易,所以这三类人平素并不会互怼,尤其后两类人,多数时候,都是互相容忍,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但如果第三类人自以为是地跳到阳光下,不无得意地炫耀和推广自己的“商业模式”,并试图挖坑,诱导和固化这种模式下的人群分野,第二类人脾气再好,也会出来说上几句的。

为什么大家都开始烦罗胖

当你选择了商业模式的时候,你也就选择了你未来的死法。人如此,社会也如此。

《苍天在上 我要离婚》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