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三线城市买口罩

作者:王雪琦 

来源:字母榜

回乡两天,我买了267个口罩,一共516元。

1月20日,我坐着从北京北出发的高铁,回到位于西北某省的家乡,一个在西部算是交通枢纽的三线城市。

因为后续的一些安排,我1月23日一早就要返回北京。在原本的计划中,这几天是用来喝奶茶、会老友、吃牛羊肉的,但其实我只做了一件事:买口罩。

高铁驶出北京北的那刻,焦虑就开始出现。我刷到了最新的疫情数据,全国确认了139例新型肺炎(截至1月23日上午10时,这个数字已上升到了569例)。这个数字没有吓到我,但一系列回顾非典的文章,着实把我吓得够呛。

17年前,我的家乡正是非典肆虐的重灾区之一。当时我还在读初中,只记得电视上一直报道香港和广东疫情严重,只觉得离自己很遥远。突然有一天,学校宣布开始放假,一开始只说放1个月,临近开学日期,又延迟了1个月左右。

当年无比开心的假期,今天看来,却都是跟死神距离不远的日子。非典期间,我的家乡有将近300人被感染,死亡20多人。

坐在高铁上,我观察了一下周围,没有一个人戴口罩。如坐针毡地熬过了4个小时后,火车到站了。

“赶紧去药店,我要买口罩”,见到爸妈后,我便直切主题。

冲进火车站附近的一家药店,我问售货员有没有N95,得到否定的答案后,她推荐给了我这款口罩,当时,药店工作人员都没带口罩。

虽然不是N95,但之前的科普文章说普通医用口罩也行,我毫不犹豫地买了5包,18块一包。

到家之后,我开始研究哪里能买到N95。淘宝和京东研究了一圈,都没有能发货的。我又打开了刚刚解禁的豆瓣鹅组,果然有攻略贴,有人说阿里旗下的1688还能买。赶紧打开1688,果然有好多商家在卖,价钱也很实惠,2.5元一个。沟通了几个店家后,我选择了一家24小时内发货,顺丰到付的店铺,跟客服简单沟通后,分别下了两单,寄到家里和北京,一共买了90个,206元。

囤积了140个口罩后,我安心地去睡觉了。

1月21日中午,边吃午饭边看卫建委专家答记者问的实录,国家卫建委高级别专家组的一位专家说,”我们的防控措施和对它(武汉肺炎)的认知,就是和病毒做一场赛跑,发现有人传人了”。

我心下一沉。

“万一我的快递跑不赢病毒怎么办”,匆匆吃完午饭,我赶紧穿上衣服,打算去家附近的药房和劳保商店碰碰运气。

劳保商店买口罩也是来自鹅组的攻略。我的侥幸心理是,劳保商店反应可能比药店慢点,估计还没涨价。

劳保商店没涨价,但也没有N95,店主给我推荐了一款名为“朝美”的口罩。“我们这边都是给单位供货,质量肯定没问题”,她说。

我研究了半天,这款口罩是KN90,“差个5%应该也没事,反正还有90个在路上”,我二话不说又掏了钱,20个,50元。

21日晚上9点56分,我打开1688,准备检查一下N95的发货情况。

意外发生了。

店家不仅没发货,连客服都设置成了自动回复。

“初八发货????”,我彻底懵了,然而一连串疑问发过去,显示全部都是“未读”。

22日早上,新型肺炎国内确认案例324例。我赶紧给全家布置了任务,出门买N95,为了防止家人买错,我还专门把几款N95口罩的图片发到家庭群里。

2个小时后,我爸不负众望,带回了7个霍尼韦尔牌的N95,一个10元。虽然他一点也不觉得事态严重,但为了惜命的女儿,还是勤勤恳恳跑遍了周边3公里所有卖口罩的地方。

在一家劳保商店,他先是出示了3M的图片,店主立刻说,“这个我家有,美国进口,不能拆包,1个10块,一包500个”。当我爸提出能否看一下口罩的外包装,店主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这一看就是骗子”,我爸也毫不犹豫地离开了这家店。

附近还有另一家劳保商店,店主不在,只有一个雇员。这家的口罩倒是没涨价,普通的3M口罩,5块钱2个,但仍然没有N95,临走时,这位雇员小声地跟我爸说,“劳保店买的口罩,大都不是正牌厂家进的货,成本太高了。”

折戟劳保商店,我爸又去了一家开在超市旁边的大型药店。因为地理位置好,人流量大,这家店不仅没有N95,连医用口罩都卖完了。我爸恰好认识店主,就攀谈了几句。

“不瞒你说,这两天就口罩卖的快”,据店主介绍,这个药店开业了半年,放在平时,一天能买100块的口罩就要庆祝了,最近几天,口罩的日销售额已经超过了6000块,“这2、3天已经把我们这半年的口罩库存都卖完了”,店主很是开心。

药店也不行,我爸想到了医疗器械用品店。大约是来问的人太多,这家店已经在门口直接放了一个货架,摆满了口罩,我爸翻了一下,每个口罩上面都没有价钱标签,价钱都比平时有所上涨。

N95必然是没货的,店员告诉他,平常根本就没人买N95,这种口罩进价高、利润低,店铺不会大规模囤货,所以很快就脱销了。

当我爸走进第5家店,奇迹发生了。N95有货,霍尼韦尔的H950SE款,国标KN95。店员竟然拿出了4大袋,每袋都有20个,一个10块。

然而,就在我爸掏出老花镜,准备仔细比对一下的时候,店里其他的4、5个顾客也注意到了这几袋KN95,这些顾客原本都不是来买口罩的,但或许是从我爸过于兴奋的表情里感受到了什么,纷纷表示自己也要几个。当我爸带好老花镜,只剩7个KN95了,他顾不上仔细研究,一把搂过这几个口罩,赶紧去结了帐。

虽然只有7个,但作为一个第二天要赶高铁的人,我已经心满意足了。于是,22日下午,我按照原定计划去见朋友M和Q,顺便分享了这几天抢口罩的经历。

M家里有孩子,20日疫情的消息一公布,就赶紧去买口罩。当她说要买20片一次性分片装的医用口罩时,药房的店员,一个50岁左右的阿姨,一脸惊诧。M解释了一下最近的肺炎,对方恍然大悟,“对对对,有这么个事”。

M专门看了一下口罩的保质期,到2020年6月,“看来是库存”,她说。

22日,就在我们见面前的半个小时,她又去同一家药店买。一进门,就看见收银台摞了10盒海氏海诺的“一次性使用医用外科口罩”。

“有人订了10盒,一共500只”,店员介绍道。

M习惯性地看了一眼保质期,这次的口罩都是2021年到期。据店员介绍,她们店已经把目前所有能找到的货都找来了。

至于N95,“全市都买不到”,店员很确定地说。

“前两天买口罩,说拿几个口罩,就是几个口罩的意思,现在的几个,是‘几盒’的意思”,M告诉我。

买了2盒海氏海诺后,M还把这家店仅剩的5盒儿童口罩全买了,一盒比淘宝贵2块,能够接受。看到她买这么多儿童口罩,店员们有点着急了,互相问起来有没有给自己孩子留点。

“你买这么多是要出门吗”,有店员问M,M表示自己只是比较担心。

“实际上25个儿童口罩只够用25天啊”,M对我说。

从M处得知海氏海诺并没有涨价,一盒50个只要50元时,我赶紧让她带我去那家药店,也买了两盒。店里的售货员已经全部带起了口罩。

22日晚上,我和Q一块吃饭。她下午刚刚去过医院,最近一周,她鼻子一直不太舒服。虽然没有任何发热症状,但她还是决定去医院检查一下。抽了血、拍了胸片,医生告诉她,只是鼻炎,她这才放心。

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已经全副武装起来。看诊时,有个护士进来,给医生送了杯水,拿走了一包口罩。“看完病我也得赶紧去买点”,Q一边想着,一边问医生,“是不是买医用外科口罩就行?”

“对,你说的完全正确,去药店买就行”,医生回道。

看诊结束后,Q径直走进医院对面的药店,卖口罩的货架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了。她又去100米外的另一家药店,对方说医用外科口罩今天进了70个,瞬间就被抢完了。然后给她推荐了另一款“细菌过滤效率大于等于95%”的口罩,并且表示这款也能防护95%。

“我已经在微博看过科普了,她说的不对,这个95跟那个95不是一回事,但买点总比没有强,我就买了两包”,Q对我说。

看着Q手边那款“聊胜于无”的口罩,我突然觉得有些眼熟,赶紧掏出自己的口罩,仔细一对比,果然是同一款。我又仔细看了一遍说明书,上面赫然写着“适用范围: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用于普通环境下的一次性卫生护理”。

“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和“一次性使用医用外科口罩”虽然只有两字之差,但功效完全不同啊!

于是,我陷入了新的焦虑。

“明天要不要出门再买几盒真正的医用外科口罩?”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