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富能源对外担保远超净资产:预告巨亏,董监高离职

来源:新浪财经

1月18日,天富能源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19年归母净利润亏损4.18亿元左右,上年同期为4954.35万元;预计2019年度扣非归母净利为-5.1亿元左右,上年同期为2286.22万元。

由于本次业绩预告相比以前年度堪称断崖式下跌,且主要原因还来自于主营,这不得不引起投资者的关注,天富能源的业绩下滑究竟是趋势性的还是阶段性的?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19年Q3,天富能源的归母净资产为62.94亿元,天富能源的对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的担保金额83.4亿元是其2019年Q3净资产的1.33倍,而全部对外担保91.79亿元是其2019年Q3净资产的1.46倍。

环保限煤成巨亏主因

根据公告披露,本次造成天富能源巨亏的原因主要分为主营业务影响和非经常性损益影响。

具体来看,主营业务的影响因素可以分为许多具体原因,归类总结一下,主要如下:

首先是环保导致的新疆实施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及重点区域煤炭消费削减方案,作为以煤炭为原料进行发电和供热业务的天富能源,煤的不足一方面推升煤价上涨从而引起成本的上涨,另一方面会导致机组利用率下降从而收入下降;同时本地的煤炭供应不足和发电不足,会导致外采煤炭和外购电力的增加,而这会进一步推升运输成本和购电成本。

除环保因素外,为响应国家落实电网企业降电价政策的相关要求,销售端的电价也在下降,这也会降低主营收入和毛利。

而本期非经常性损益对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9200万元左右,主要是由于公司本年度处置全资子公司新疆垃圾焚烧发电有限责任公司股权,以及处置联营企业新疆立业天富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股权和新疆天富阳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股权所致。

短期环保政策或难改

由于本次业绩预告相比以前年度堪称断崖式下跌,且主要原因还来自于主营,这不得不引起投资者的关注,天富能源的业绩下滑究竟是趋势性的还是阶段性的。

从过去几年的利润情况来看,无论是归母净利还是扣非后归母净利,天富能源自2017年开始就进入了下滑通道,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前3季度归母净利分别同比下跌42.81%、72.29%和438.61%,跌幅呈现明显的扩大趋势。

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

2017年开始,究竟发生了什么,导致了天富能源的业绩陡转急下?

首先看毛利情况,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前3季度分别实现毛利11.99亿元、10.86亿元和5.06亿元,同比分别为5.55%、-9.42%以及-53.41%,显然毛利同样呈现下降趋势,与归母净利的变化一致。

鉴于天富能源在业绩预告中重点提及主营业务影响,而主营业务也确实是主要影响因素之一,所以有必要对主营业务的运营情况重点进行分析。

从主营业务毛利的构成来看,发电业务是其毛利的主要来源,其次则是天然气,不过除发电业务外,其他业务的毛利总和占比也在10个点左右,所以导致毛利下滑的重点还看发电业务。

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

2015-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天富能源的电力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2.16%、36.31%、33.19%、25.49%和15.04%,显然与归母净利、主营毛利的变化趋势一致,都是从2017年开始下滑。

由于天富能源主要是火电,发电业务的主要成本就是动力煤。通过查看秦皇岛动力煤价格,煤价是从15年触底后开始大幅上涨,17年至今维持高位,天富能源的毛利率变化大体符合煤电顶牛(反向变动)逻辑,但是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的动力煤价格相比2018年其实略有下跌,而天富能源的电力业务毛利率却急速下跌,显然这已经超出了煤价的影响范围。

结合新疆实施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及重点区域煤炭消费削减方案来看,环保政策扰动或许才是天富能源业绩陡转急下的主要因素。

正如前文总结的,环保政策对煤的限制进而对天富能源成本和收入两端都产生重大影响,如果政策的放松,天富能源的业绩也将随之提振。不过由于地处新疆,而新疆地区近年来一直存在电力消纳难,除火电外,新能源的发展进一步增加了电力供给,而本地的需求增长有限,弃风弃光成了亟待解决的难题。火电一方面受到新能源的冲击和竞争,另一方面还面临环保压力,在双重压力下,地处新疆的天富能源寄望政策的放松或许短期只能成奢望。

电价下跌仍在继续

由于电力市场化改革以及政策性的引导,工商业的电价还将进一步下降,对于天富能源来说,堪称雪上加霜。

根据最近公告,近日,天富能源收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八师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文件《关于八师降低一般工商业及其他类用电价格的通知》,决定降低师市一般工商业及其他类用电价格,具体调整情况如下:将师市辖区一般工商业及其他类用电销售电价下调0.052元/千瓦时;文件通知上述电价政策自2019年7月1日起执行,对2019年7月1日后已收取电费的,公司按照实际抄见电量折算差额电费进行退费;转供电电价差额由转供电主体组织清退。

天富能源依据其2019年7-12月用电数据,本次石河子一般工商业及其他类用电价格下调0.052元/千瓦时后,预计会降低公司2019年收入约1330万元。

对外巨额担保

天富能源《关于向控股股东提供担保的实施公告》显示,其再次为控股股东天富集团提供担保人民币2亿元,截至2020年1月6日,天富能源累计对外担保余额为91.79亿元,其中为天富集团及其关联企业提供担保余额为83.4亿元(含本次担保)。

截至2019年Q3,天富能源的归母净资产为62.94亿元,天富能源的对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的担保金额83.4亿元是其2019年Q3净资产的1.33倍,而全部对外担保91.79亿元是其2019年Q3净资产的1.46倍。

曾有业内人士表示,担保一般是指债权债务担保,它为企业投融资过程中起到了保障作用。如果债务人不能及时清偿债务,就应当由担保人代替清偿。对于上市公司来说,担保实质上是隐性债务的一种形式。如果担保占净资产的比重较高,表明上市公司的隐性债务较多,需要债务去杠杆。

正常的担保对公司经营有一定的正面作用,但如果担保总额超出公司净资产的承受能力,一旦所担保的公司出现问题,就容易对企业财务和经营造成重大影响,甚至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

董监高纷纷离职

2019年12月初,天富能源发布公告称,董事会于近日收到董事陈军民先生、程伟东先生、吴晓军女士递交的书面辞职报告,程伟东先生、吴晓军女士因工作变动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六届董事会董事职务,陈军民先生因到龄退休申请辞去公司第六届董事会董事职务。

12月未完,天富能源再次发布《关于公司监事会主席及副总经理辞职的公告》,监事会于近日收到监事会主席邓海先生递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因工作变动原因,邓海先生申请辞去监事及监事会主席职务。鉴于邓海先生的辞职将导致公司监事会成员低于法定人数,为确保监事会的正常运作,公司将尽快完成新任监事的增补工作。根据相关规定,在公司股东大会补选产生新任监事之前,邓海先生将继续履行监事职责。

公告还披露,公司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副总经理吴晓军女士递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因工作变动原因,吴晓军女士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根据相关规定,吴晓军女士的辞职函件自送达董事会之日起生效。(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逆舟)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