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让你踏空了鲁抗(600789.SH)?

作者:月风投资笔记

来源:月风投资笔记

2020年1月21日,鲁抗医药(600789.SH)毫无悬念地再次一字板涨停,过去三个交易日累计上涨27.68%,这是这一位抗疫情龙头股的常规表现。

虽然包括丁香、果壳等专业媒体都一再澄清:包括达菲(磷酸奥司他韦)在内的药品对此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并没有明确疗效,甚至热炒的抗生素标的(含鲁抗)都主要是针对细菌级感染的,对于病毒几乎无任何实质性作用,最多只能用来帮助病人抵抗肺炎后免疫力回落带来的细菌感染问题。

但是我们必须承认:对于A股来说,“抗生素无法对抗病毒”这个高中生物级知识点,实在是太难了,无论是对股民、游资、还是机构而言。

即使你骄傲的拿出你的硕士证甚至博士证,澄清你为什么没参与这一轮行情,客户和领导们也会往你的脸上重重一击:你不懂得尊重市场么、市场不可能会错!

所以,本文可以帮助屏幕前经历脱发、到处抢N95口罩的您,给客户、给领导、给投委会、以及给自己一个解释:是谁让你踏空了鲁抗?

首先,我们梳理一下时间线:

2019年12月12日:首位病患发病;

2019年12月29日:陆续发现了27名类似未知病毒肺炎患者;

2019年12月30日:国家卫健委专家组奔赴武汉;

2019年12月31日:武汉发布第一次公开通报:确认27例病例中,其中7例病情严重,其余病例病情稳定可控,调查华南海鲜城(开始怀疑野味),此时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同日,A股鲁抗医药涨停

2020年1月1日:武汉公安公告:有8名网民在不经核实的情况下,在网络上发布、转发关于肺炎的不实信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将其依法查处

2020年1月3日:武汉发布第二次通报,表述仍为病毒式肺炎,患者增至44例,其中重症11例。第一次提到病因溯源工作开始,未发现明显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并排除流感、禽流感、腺病毒感染等常见呼吸道疾病;

2020年1月5日:第三次通报,患者增至59例,其中重症患者7例。排除非典(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未发现明显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终于提示市民可佩戴口罩,如有发热及时到医疗机构就诊;

2020年1月11日:第四次通报,第一次将病毒式肺炎表述改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部分信源指出,病毒的确认是1月7日),病例41例,其中已出院2例、重症7例,并出现了首例死亡。此时涉及的419位医护人员仍未有被传染案例,也未发现明显人传人证据;

当晚20点41分,财新发布特稿《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溯源》,透露死者是61岁的患者;

2020年1月13日:通告海外第一例确认患者,一名从中国武汉前往泰国旅游的游客1月8日在泰国被确诊为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并于当天被送往泰国的医院;

2020年1月15日:1月10-15日,这5天武汉均无新增冠状病毒肺炎病例,通告中同时放弃了未发现明显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这两项表述,但新增了一位死亡病例,男,69岁;

A股鲁抗医药在1月3日-1月16日,陷入了低迷的震荡盘整期,股价在7.31-7.39元之间窄幅震荡,市场趋于平静;

2020年1月16日:注意通告发布于17日,16日当日,武汉新增4例病例,同时日本也确诊了一例病例,居住在日本神奈川县的三十多岁中国籍男子,此前曾前往武汉,并出现发烧症状,但是——他没有去过那个海鲜市场。也就是说,不用人传人无法解释这个现象;

值得注意的是,通告中再次没有提及未发现明显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这两项表述,A股鲁抗医药在1月17日当天下午一度涨停,收盘涨5.43%

2020年1月17日:武汉发布通告,新增17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在周末引起了公众的极大关注。值得注意的是,这17个病例是因为采用了新型检测试剂盒才确诊的,这一点上确实体现了中国速度。此时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62例,已治愈出院19例,在治重症8例,死亡2例;

值得一提的是,这17个病例中,60岁以下9例,60岁及以上8例,年龄最小的30岁,年龄最大的79岁——间接说明体弱者可能更容易感染该病毒;

2020年1月18/19日:18日新增病例59例,19日新增病例77例,两日共新确诊病例136例。数字出现了一定程度上的爆发迹象,现场首次不提“有限人传人”与“持续人传人风险较低”的说法

2020年1月20日经周末的持续发酵,鲁抗医药以及一系列相关标的一字涨停。韩国发现首例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此前,泰国2例,日本1例。国内已有北京(2例)、广东深圳(1例)出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并在浙江温州、舟山、台州、杭州陆续发现5例武汉来浙并出现发热等呼吸道症状患者但未确诊;

2020年1月20日晚:钟南山院士接受央视直播采访,提到:1、确认病毒有人传人现象;2、病毒较大可能来自于野味;3、戴口罩预防很重要,一般外科口罩也可以阻挡大部分粘在飞沫上的病毒进入呼吸道;4、第一次承认,出现了14名医护人员(后为15名)的传染;5、病毒感染正在爬坡阶段,但是相比SARS传染性没那么强;

——截至2020年1月20日20时,我国境内累计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218例(武汉198例,北京5例,广东14例,上海1例)。

最新疫情地图数据如下(来自丁香医生):

这么梳理完后,一切都一目了然:

1、从1月10日以后的通告表述中,就已经开始淡化并不再提及“未发现明显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这两项表述,但是直到1月19日现场才首次不提“有限人传人”与“持续人传人风险较低”的说法,最后由钟南山院士在1月20日捅开了窗户纸,确认病毒有人传人现象;

2、与之对应的是,此前一直强调没有医护人员感染,但是后面明显淡化和转移这个角度的视线,以至于20日晚一下子爆出15名医护人员被感染,并有一名处于危重阶段,这也非常不符合常理。——而且它是新型肺炎人传人的关键证据之一;

3、1月10日-1月15日,是病例数字完全陷于停滞增长的阶段,也导致了鲁抗股价的停滞,市场同样误判了病情的严重程度。但是事后看,连续5天无新增确诊也有可疑之处,即使无试剂盒,已知病毒的测序一个样品一般一天就可确定,尤其是在专家组介入、全面戒严之后;

4、1月1日被处罚的8位武汉“造谣传谣”民众,示范性的处罚结果阻碍了民间和公众信息的传导。事后看,那8个人称“这种病就是SARS等等”,离事实的距离其实并不远,加上他们不是专业人士,但是动机同样是感慨于病情的危险性和传染性,甚至有个别案例可能是基于对亲友患者的担忧和焦虑;

5、从新型肺炎的传播路径上来看,当时也出现了分布不合情况的情况,甚至有人调侃这个病状竟然只在武汉和境外被发现,事后看其实是由于潜伏期长、前期症状不明显等原因共同导致的,当然也可能有地方处置不当的原因,这导致了后面政法委公号直言:“谁为了一己之利,刻意迟报瞒报,谁就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由于以上的5点,尤其是1月10-1月15日通告里的波澜无惊,病例无增,使得公众对于病情,市场对于鲁抗,都出现了明显的低估

等到大家发现势头汹汹的时候,已是周末连续2天增加了136个病例,同时在全国多点开花了,而鲁抗的股价,也一字冲天,再也买不回来了。

——好,是谁让你踏空了鲁抗,结果其实已经一目了然了。

不过说真的,我宁愿一辈子都踏空鲁抗,全市场所有人都一起。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