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七天冲破9道关口!一文看懂股债汇影响

来源:Wind资讯

人民币继续保持强势。

周一(1月20日)盘中,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涨破6.84,日内涨超200个基点;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涨破6.85,日内涨超150个基点。Wind统计显示,1月10日至今,短短7个交易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从6.93上方一路升破6.85,连续突破9道关口

1月20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调升214个基点,报6.8664,创2019年7月19日以来新高。前一交易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8878,16:30收盘价报6.8585,23:30夜盘收报6.8606。

人民币两个月涨逾1900点

内外因素影响下,人民币继续保持涨势。

在岸人民币方面,2019年12月4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一度创7.0750的阶段低点,随后震荡上行,周一(1月20日)盘中一度创6.8398的阶段高点。

Wind统计显示,过去两个月,在岸人民币兑美元累计涨幅已超1900个基点

离岸人民币方面,2019年10月23日,离岸人民币兑美元一度创7.0855的阶段低点,随后震荡上行,周一(1月20日)盘中一度创6.8456的阶段高点。

Wind统计显示,过去两个月,离岸人民币兑美元累计涨幅同样超过1900个基点。

中信明明研报分析,人民币升值趋势实际自去年9月份便已开始产生,中美贸易的边际改善是近来人民币汇率走强的动力之一。除贸易方面的影响之外,美元走势也是影响人民币汇率的重要因素,美元指数的持续走弱同样直接增加了人民币的升值压力。

东方金诚研报分析,美国非农就业数据未能延续强劲增长,市场对美联储将利率保持低位的预期持续,短期内美元指数面临一定压力。在岸人民币汇率呈现出单边升值的独立行情。

报告认为,人民币汇率波动幅度或进一步扩大。但逆周期调整力度加大下中国宏观经济企稳预期增强,金融市场逐步开放下人民币资产对国际资本的吸引力上升,短期内人民币汇率大概率将维持双向波动且偏强势运行。综合各类影响因素,预计短期内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指数(CFETS、BIS 和 SDR)将出现一定幅度升值。

市场影响分析

伴随着人民币走强,机构判断将对股债走势产生影响。

据中信证券研报分析:

1、股市方面,当前人民币汇率与A股市场的联动增强,汇率上涨带来的风险偏好提升和资本流入,将推高股指。

其中,汇率与股市之间联动机制,一方面有二者面对的影响因素重叠部分较大的原因,另一方面,一致的风险情绪也会对股汇产生影响增加联动性。从人民币汇率与上证50、中证500以及创业板的相关性上来看,人民币汇率与中证500以及创业板的相关性更强,反映出中小企业受到基本面以及风险情绪因素的影响更为明显。

2、债市方面,在三元悖论要求下,汇率走强将减少外部对货币政策的约束,国内货币政策宽松更加有力,利多债券市场

人民币汇率的走强为货币政策的宽松提供了空间,而当前国内无论从基本面稳增长角度还是降成本角度,货币政策都有进一步宽松的必要,而无论从效果还是政策空间而言都支持降息的落地。当前债市面临的整体环境较为友好,年初配置资金充足,地缘政治不确定性降低市场风险偏好,流动性整体宽松,继续看好长端利率下行。

机构展望

东北证券沈新凤、尤春野研报认为,预计人民币将会在目前点位上下相对稳定。总体来看,中美第一阶段协议顺利签订,内容基本符合市场预期。未来市场关注重点转移至二阶段谈判,但预计不会很快展开,需保持关注。

华泰证券李超研报强调,中美贸易谈判取得阶段性成果,人民币汇率升值,如未来谈判再现波折,则人民币汇率仍有贬值压力。考虑中美博弈的长期性、握手言和的阶段性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必要性等因素,中美基本面不应拉开较大差距,预计2020年我国将继续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稳健略宽松的货币政策稳定经济增长。

随着预期改善,机构普遍看多人民币后期走势。

中金报告就表示,鉴于去年12月来中美经贸谈判出现积极进展、且国内逆周期调节力度加大,上调今明两年经济增长和人民币汇率的预测。

报告认为,2020年人民币汇率可能走强至6.72(兑1美元)附近,主要逻辑如下:

1、随着全球制造业周期回暖、美国与其他国家的增长差收敛,美元指数可能趋弱。

2、中美经贸摩擦“降级”可能改善贸易条件,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有望升值。

3、经济周期企稳也往往利好人民币汇率走势。

民生银行汤湘滨研报认为,从外部因素看,2019年人民币汇率在走势上受到了外部事件性因素的持续扰动。2020年随着中美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事件性因素(外部不确定性)对市场情绪和人民币汇率走势的扰动将明显减弱。2020年影响人民币汇率最大的外部因素将回归到美元指数。

由于美元指数在2020年仍有适度下跌的空间,预计美元指数的震荡区间将在93至98.5之间。随着美元指数的震荡走弱,预计将有利于人民币汇率适度反弹,而非持续贬值。

从内部因素看,人民币的供需基本面从结售汇、对外收付等方面都没有贬值的压力。从资本流动的层面看,资产端和负债端均难以出现较大的变化,资产流动仍将维持“弱势”均衡的状态。因此,人民币汇率也缺乏大幅升值的内在动力。

综合内外部因素,预计2020年人民币汇率的波动性有望进一步降低。在内部因素尚算稳健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将更多的取决于美元指数的走势。由于2020年美元指数仍有适度回落的空间,人民币汇率有望跟随美元指数小幅反弹,预计全年的波动区间在6.7至7.1之间。

不过,华泰证券研报提醒,企业与个人对汇率走势的预期及其此前积累的美元亏损头寸是否结汇将主导汇率突破6.85的幅度。

报告同时认为,为本轮汇率贬值中积累的美元头寸远小于2015年811汇改至2017年5月汇率贬值期间,预计人民币汇率突破6.85后的升值幅度可能并不大。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