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号入学,严禁掐尖,大利空之后,学位房会凉凉吗?

作者:大渔 

来源:米宅珠三角

1月17日,广东省教育厅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指导意见》。

根据意见,今年广东省民办小学、初中报名人数超过招生计划数的学校要实行摇号入学,公立学校取消特长生招生,严禁掐尖抢生源,办重点班等。

意见一出,风声鹤唳,很多公众号发文称:学位房,要凉了!

1

关注楼市的都知道,2019年深圳大涨,涨的最猛的房源有两类,一是西部热点片区优质楼盘,二就是学位房了。

如果说西部上涨的楼盘还挑地段,挑品质,挑新旧,那学位房就是大小通吃,只要是好学校的学位房,不论年代,不论品相,不论位置,通通上涨,涨到你服气为止。

比如说南外大冲这匹黑马,今年考出了一次好成绩,小户型立马从300万涨到450万,没人想过明年考不好该怎么办。

比如南外科华这类还未参加过中考的学校,却挡不住华润城润府的单价已经飙 到16万,人们认定码农的子女一定不会差,可万一这届码农不行呢?

比如深中学位房,深中贵为四大之一,由于地处罗湖,多年来不受关注,这次也狠涨了一波,德弘天下挟深中学位,无惧罗湖区位和奇葩户型,持续被热炒。

比如学府中学的友邻公寓,明明学府中学今年排名前三十都未进,连宝中的海旺海韵,坪山实验都压它一头,也挡不住友邻的小户型敢报价到12万。

我只能说,深圳楼市历年来的上涨,都不像这次投资炒作的如此彻底,如此赤裸裸和理直气壮。

很多人说,深圳学位房永远涨,是因为中小学学位供需缺口越来越大,是因为家长为孩子的教育不计一切代价。

说的都对。

但是,这些疯狂买涨学位房的人,有多少是真正的家长,又有多少是押涨的投资客,这个比例敢细算吗?

如果学位房买了不涨,还会有多少家长不计代价买入,这个比例又敢细算吗?

所以,与其说学位房是供需矛盾,是中国家长的望子成龙成凤,倒不如说是学位房附加了概念之后,变成了极为适合炒作的概念股罢了。

2

再来看这次指导意见的主要内容。

1、民办义务教育学校100%摇号

从2020年起,对报名人数超过招生计划数的民办学校,全部实行电脑摇号随机录取。

对深圳来说,受影响最大的无疑是百合外国语、耀华实验、亚迪学校、北大附中这些知名的民办学校。

尤其是百合外国语,靠全市范围的掐尖择优保持着每年第一名的优异成绩,一旦采用电脑摇号录取,立刻就会跌落神坛,还有谁会记得这个地处龙岗布吉的学校呢?

2、严禁掐尖争夺生源

严禁学校通过举办相关培训班或与社会机构合作提前选拔或培养学生,严禁以各类培训成绩或证书证明作为招生依据,不得以面试、评测等名义选拔学生。

掐尖择优,是名校保持竞争力不可言说的秘密。

深圳各大名校,每年考试均排名靠前,靠的不是什么强大的硬件资源和良好的校风校纪,最根本原因是生源筛选,提高优质生源的比例,降低地段生源的比例,再辅以差生劝退,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来提高所谓的四大率,八大率。

严禁掐尖争夺生源如果能够落实到位,一定会对公立名校造成重大冲击,大家重回一条起跑线上,只能拼师资力量和教育水平,而不是强者恒强,弱者恒弱。

除了这两条,还有落实义务教育免试入学、全面取消特长生、严禁编制重点班、严禁双重学籍等内容,但对教育和学区房冲击最大的无疑还是前两条。

指导意见发布之后,深圳学区房是否面临严重利空,学区房房价又是否会大幅回落?

3

在我看来,第一点,深圳的教育格局会始终是公办独大,只留给民办教育一个狭小的生存空间。

近年来,深圳的公立教育不但发展迅速,而且纷纷走上集团化之路。

以集团化最成功的南山区为例:

目前有南山区外国语学校集团,下属滨海学校、高新中学、文华学校、大冲学校、桃源中学、科苑小学。其中高新中学、文华学校均为传统名校,大冲学校今年强势跻身名校。

南山第二外国语集团,下辖海德学校、学府中学、学府一小、学府二小、海岸小学五所小学,其中海德是一类名校,学府是二类。

南山实验教育集团,下设麒麟中学、南海中学和六所小学。麒麟中学是传统名校,但成绩呈下滑趋势,南海中学原属二类,今年排名也不理想。

蛇口育才教育集团,下设育才中学,育才二中,育才三中和六所小学,育才系是南山老牌名校,近年也呈下滑颓势。

其他还有南科大实验教育集团、南山区文理实验学校集团和深大附中教育集团。

南山区公办教育走上集团化道路后,强势崛起,一举超越了传统教育最强区福田。

福田也加快了教育集团化的步伐,2014年成立了红岭教育集团,2019年又成立了荔园教育集团和福田区实验教育集团。

各区纷纷教育集团化之后,公立学校抱团发展,地位越发稳固和强势,在这种大环境下,公立学校影响力越来越大,民办学校生存空间越来越小。

从学区房价格就可以看出来,第一,同等排名,只有公立学校能带动学区房价格;第二,同等排名的公立学校,如果隶属名校集团或者是名校分校,则学区房价格上涨更快。而民办学校,排名再靠前也不被关注。

去年排名前15之内的富源学校、亚迪学校、北大附中、中英公学这些民办学校,成绩优异却少有人关注。甚至排名第10的公立龙华高峰学校也未能带动小区房价,除了有劝退传闻外,更多是受了校名影响,如果改为XX名校分校恐怕立刻身价百倍。

反而排名在15-30名的福田外国语、南外高新、南外文华、侨香外国语、石厦学校这些知名公立学校大受追捧,这说明在教育这个领域,深圳的公立教育一家独大,受认可度极高,短期内地位无法撼动。

4

再说第二点,严禁掐尖择优能否让名校光环坠落?

看起来不难,实际操作却很难。禁止择优年年说,年年落不到实处。

每个领域都有竞争,教育领域也不例外,甚至竞争更激烈,只要有竞争,就会有人走捷径,只要有一个人走捷径,就会有无数人跟着走捷径。

拿北京来说,北京是国内的教育资源老大,对中央政策的贯彻能力更强,已冲破重重阻力实行了初中多校划片。

北京教育局年年明令禁止择优,禁止以补习班名义择优录取跨片区生源,但北京的名校择优和学生择校从来没有停止过,海淀区尤为疯狂,只不过以更隐蔽的方式进行,大家看破不说破而已。

而北京实行初中多校划片之后,学区房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在近三年的横盘阴跌中表现坚挺,甚至逆势上扬。

更何况是深圳,一个高度市场化的城市,一个到现在还未能实现初中多校划片的城市,维系多年的既定利益格局,怎么可能因为一个省教育厅发布的指导意见就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资源永远是不均衡的,就像贫富永远不可能均衡一样,教育资源同样也是如此,无论实行什么样的政策,优势资源都能找到破解之道并持续溢出。

而附着在教育资源上的学区房,如同一个怪胎。房子+教育的强强联手,成了房产中最适合炒作的概念股,在投资和刚需的双重推动下,价格越顶越高。不出意外,学区房的神话还会继续下去。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