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年首次亏损,灵魂人物辞职!东阿阿胶“价值回归”真的走不下去了?

昨日晚间,“药中茅台”东阿阿胶传出了“27年首亏”的消息,此消息一出,可谓实实在在地震醒了近9万户股东的美梦。

据业绩预告显示,该公司预计2019年归母净利润为亏损3.336亿元至亏损4.586亿元,去年同期为盈利20.85亿元,因而同比下降116%至122%。需要指出的是,这一次亏损是该公司自1993年上市以来首次出现的亏损,即“27年首亏”。

image.png

(图片来源:东阿阿胶公告)

屋漏偏逢连夜雨,同一时间东阿阿胶又传出了“灵魂人物”秦玉峰卸任总裁职位的消息。

具体而言,东阿阿胶公告显示,公司董事会近日收到秦玉峰先生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由于到龄退休原因,秦玉峰先生申请辞去公司第九届董事会董事、总裁和公司法定代表人职务,同时一并辞去公司第九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和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辞职后,秦玉峰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毫无疑问,这两则消息都给东阿阿胶带来了一定的打击,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该公司的股价表现——今日其股价以跌9%低开,截止发稿其跌幅有所收窄,下跌2.54%至36元,最新总市值235.5亿元。

image.png

(行情来源:富途)

而值得一提的是,自2019年4月起,该股价就开始大幅缩水,截止目前下跌幅度接近25%。从过去来看,东阿阿胶曾经也是一支十年十倍股,其在2008年-2017年的10年间基本实现了10倍涨幅,如今在业绩表现不佳之际,其股价似乎也早已力不从心了。

那么,“药中茅台”是如何会变成这样的呢?

27年首次出现“亏损”

1月19日,东阿阿胶披露了2019年全年业绩预告。据预告显示,该公司预计2019年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亏损3.336亿元至亏损4.586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16%至122%,去年同期为盈利20.85亿元。而需要指出的是,这一次亏损是该公司自1993年上市以来首次出现的亏损,即“27年首亏”。

image.png

(数据来源:wind)

对于这一次亏损现象,东阿阿胶在公告中表示,近年来,受整体宏观环境以及市场对价值回归预期逐渐降低等因素影响,公司渠道库存出现持续积压。为避免企业长期良性健康受到不利影响,今年公司主要侧重于清理渠道库存,主动严格控制发货、全面压缩渠道库存数量,尤其在下半年进一步加大了渠道库存的清理力度,因而对经营业绩影响有所加大。

不得不说的是,东阿阿胶业绩变差实际上早有预兆。2019年10月底,该公司发布2019年前三季度的业绩报告。财报显示,前三季度实现营收28.3亿元,同比下滑35.45%;实现净利润为2.09亿元,同比下滑82.95%。彼时,面对业绩大幅下滑,其在公告中指出的亏损原因几乎和此次披露的亏损原因如出一辙:

“当前公司正处于调整期,受整体宏观环境以及市场对价值回归预期逐渐降低等因素影响,公司主动压缩渠道客户库存并控制发货,从而对经营业绩产生一定影响。”

然而,这并不是东阿阿胶偶尔的业绩崩盘。早在中期报时该公司的业绩就大幅低于市场预期——19年H1实现归母净利润为1.93亿元,同比下降77.62%,而结合Q1数据反推,该公司Q2的净利润是亏损的。

那么,东阿阿胶的业绩变差的因素主要有哪些?

一方面是,销量开始逐年下滑。根据该公司的财报来看,2018年其医药工业销量8188吨,同比下滑11%。前些年的数据公司没有在年报中披露,根据东北证券,阿胶的销量自2007年年起基本没有增长,甚至最近几年在逐年下滑。

image.png

另一方面,营运能力的不断下降。据wind数据显示,从2012年起,东阿阿胶的存货周转天数和应收账款周转天数持续提升,截至2019年三季度,其存货周转天数和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710.53天和151.47天,而存货周转天数和应收账款周转天数的逐年攀升,也意味着该公司的营运能力正在不断下滑。

image.png

(数据来源:wind)

而结合上述数据的表现来看,不难发现,东阿阿胶的收入增长和利润增长在这个时间点(2012-2013年起)就开始有压力了,因为其增长也许更多源于对下游客户的库存侵占而非终端的促销。

由此一来,可以看出,东阿阿胶业绩的首次亏损,早已在27年的时间长线中埋下了伏笔。

栽进“价值回归”的坑里?

然而,说起东阿阿胶业绩骤降,那就不得不提其所坚持的“价值回归”战略,因为这两者之间的渊源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复杂。

2006年,刚担任东阿阿胶总裁的秦玉峰,一上任便给公司定了一个发展战略——“价值回归”,即回归到20世纪30年代阿胶的等值价值,换算到今天大约应为6000元/斤。在他看来,涨价其实就是对阿胶价值的回归,作为这样判断的依据,其甚至引用了历史典故:

 “在明代,记录商业史的目录对阿胶的商业流通有详细记载。阿胶当时每市斤课税银一钱六分,按当时税收惯例,流通税占销售额的1/20,推算阿胶价格大致为每市斤三两二钱白银,折算到现在相当于每市斤4000-6000元人民币。” 

至此,从秦玉峰开始执掌东阿阿胶,不定期涨价便成了东阿阿胶的一个特色。据相关数据显示,2001年,东阿阿胶的阿胶产品零售价为每公斤80元,涨到2019年3月15日的每公斤5996元,19年间涨幅74倍。

但出人意料的是,在这个不断涨价的“价值回归”战略中,东阿阿胶遇到了几大难事,具体如下:

一是经销商不囤货了。众所周知,以往阿胶涨价,经销商为了防止采购价不断提升以保证利润,不得不囤积大量阿胶。经销商囤货越积越多,阿胶市场趋于饱和,渠道便不能再依靠囤货获利,反而要依赖于周转率,加上药品最长的保质期也只有五年,在这种青黄不接之时,经销商也多以清库存存活。

至此,我们可以看到,在最近的财报中东阿阿胶经常用“公司下游传统客户主动消减库存,从而导致公司上半年产品销售同比下降”作为业绩骤的原因。

二是驴背上的生意做不下去了。卖阿胶有困难,买材料也遭遇了成本难题。由此,高喊“价值回归”的东阿阿胶将阿胶涨价的原因归咎于原材料驴皮的供应紧张。该公司表示,国内驴皮存量在持续下降,而随着不少国家收紧或禁止驴皮出口,驴皮的进口量也会进一步减少,加之真假驴皮的检测问题已经解决,驴皮供应将更加紧张。

不过,这的确也是实话。随着农业机械化的普及,驴的传统役用功能没落,导致毛驴存栏量锐减。据2015国家畜牧统计年鉴显示,驴存栏量已由1996的944万头,下滑到目前的542万头,每年下降约2.88%。

三是阿胶产品的功效存在争议。2018年春节期间,国家卫计委下属的公益热线官微称,阿胶只是“水煮驴皮”,驴皮的主要成分是胶原蛋白,甚至因缺乏人体必需的色氨酸,并不是一种好的蛋白质来源。与此同时,第三方医学科普自媒体丁香医生指出,水煮猪皮、牛皮也能得到类似胶原蛋白,但这种劣质蛋白质在多数国家仅被视为添加剂,不能因为工序神秘就觉得药效好。

而这类舆论的出现,对于东阿阿胶来说打击不小。有业内人士表示,“这类网络舆论的外在具体表现就是公司产品并不像以前那样好卖了,若不打消消费者对于阿胶功效的顾虑,未来这个趋势会恐怕会更加严重”。

不过,东阿阿胶面临的最主要的问题还是东阿阿胶本身的问题——“价值回归”带来的居高不下的价格。从整体环境来看,社会消费需求增长放缓,包括阿胶在内的可选消费增速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减速。而在需求增长放缓之际,高昂的售价则将进一步将东阿阿胶与普通人群割裂开来。

而如今,随着“价值回归”提出者秦玉峰的离任退休,这一策略似乎更加难以为继了。

结语

当然了,对于东阿阿胶来说,不再依赖靠涨价维系的“价值回归”战略或许也是一件好事,而其似乎也意识到这方面的问题了。

在2019年半年报中,东阿阿胶将2019年定义为东阿阿胶“十三五”的“重塑年”,并表示正积极调整营销策略,优化渠道结构,主动降库存,控制发货,同时,开拓新渠道、新业务、新市场,如升级熬胶平台、推广体验旅游、布局医馆医院等,以拉动终端纯销,夯实终端基础。

但这一积极求变的战略能否将它带出“首亏”的困境,我们还是静待观察吧。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