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卡波糖集采脱标!华东医药遭遇“天量”抛售,股价惨吃跌停

11月17日,华东医药(000963.SZ)的股价在上午11时左右遭遇大幅跳水。截至今日收盘,该股最终惨吃跌停,股价报收22.21元/股,全天成交20.09亿元,成交量创下了上市以来的新高,最新总市值为388.6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以后复权的股价来看,从2005年1月18日的低点算起至2018年5月29日的高点,该股飙涨超过50倍。

不过,该公司的股价自2018年5月29日见顶以来,遭遇大幅下跌,目前已经跌去了4成。

image.png

(图片来源:Wind)

资料显示,华东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2000年在深交所上市,主要从事抗生素、中成药、化学合成药、基因工程药品的生产销售,是一家集医药研发、制药工业、药品分销、零售和医药物流为一体的大型综合医药上市公司。

从近些年的数据来看,该公司将业务分为商业以及制造业两部分,其中商业部分贡献了绝大部分的营业收入。

截至2019年9月30日,该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为中国远大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实际控制人则是胡凯军。另外,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澳门金融管理局-自有资金均是华东医药的股东。

image.png

(图片来源:Wind)

今日的龙虎榜显示,卖出金额排在前四的均是机构,其中两个机构专用席位,一个深股通专用席位,还有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另外,位居卖五席位的则是西南证券杭州庆春东路营业部。

而排在买入榜前三的分别是游资席位银河证券温州大南路营业部、深股通专用席位、银河证券上海安业路营业部。买四、买五席位则是机构专用席位、游资席位东财拉萨东环路第二营业部。

image.png

(图片来源:Wind)

消息面上,在第二轮药品集中采购采中,阿卡波糖的竞标企业有华东医药旗下子公司中美华东、绿叶制药以及拜耳。

这三家公司的报价分别是13.96元,9.6元和5.42元,规格均是50mg/30片。如此算来,中标的拜耳的报价折算单片价格为0.1807元,相当于最高有效申报价0.8353的2.2折。

据悉,阿卡波糖是α-糖苷酶抑制剂类降糖药,安全性良好,主要用于降低餐后血糖,适合东亚地区以碳水化合物为主食的人群。

目前,国内仅有拜耳、中美华东和四川绿叶宝光三家阿卡波糖制剂上市,其中原研企业拜耳与中美华东均有50mg片剂和100mg片剂两个规格,四川绿叶宝光产品仅有50mg胶囊剂型。

image.png

(图片来源:Wind)

实际上,阿卡波糖对于华东医药来说相当重要。

2018年年报显示,该公司的核心产品有8个,销售规模上亿元以上的大产品有7个。

从销售规模来看,该上市公司有两大重磅品种,其中的百令胶囊主要为人工发酵冬虫夏草菌粉,功效为补肺肾、益精气。该产品在2013年销售额已突破了10亿元,随着其被从辅助用药目录中移除,且能同时以处方和非处方药销售,2018年销售额超过25亿元。

另一个重磅产品则是此次跌停事件的“主角”——阿卡波糖。就市场规模而言,2017年,国内阿卡波糖市场规模约70亿,其中拜耳44-45亿,中美华东20-21亿,绿叶宝光4-5亿,主要是拜耳和华东两家在争夺市场份额。

而从营收数据来看,华东医药阿卡波糖2015年销售收入过10亿元,2并于2018年超过25亿元,增速约为30%。

当然了,除了上述的重磅产品外,该上市公司作为医药白马股还有多个同类国产品种中领先的产品,包括克莫司、环孢素和泮托拉唑等等,这些产品销售额都超过亿元。

从上述数据不难看出,阿卡波糖对于华东医药的业绩影响很大,而此次集采如果真的未能中标势必会影响到上市公司的业绩,这也是该股在今日出现大量资金出逃,股价吃到跌停的原因。

另外,据悉,第二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共有33个品种,涉及100多家医药生产企业。这33个品种中,有32个为口服制剂,1个是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共约90亿元的市场规模,其中阿卡波糖采购额最高,达29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华东医药的股价因为未能中标吃到跌停的同时,也有一些上市公司已经开始了“报喜”。

华森制药(002907.SZ)于今日晚间公告称,公司已通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品铝碳酸镁咀嚼片(0.5 g)、聚乙二醇4000散(10g)参加了本次集中采购,2个品种均中标。

康恩贝(600572.SH)也发布公告表示,公司旗下子公司金华康恩贝本次拟中标的产品阿莫西林胶囊,2019年1-9月销售收入约为831.42万元,约占公司2019年1-9月营业收入53.93亿元的0.15%。

此外,广生堂、海正药业也都发布了拟中标的公告。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