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年预亏21.58亿至30.47亿!“消防第一股”怎么说雷就雷了呢?

昨日深夜,中广天茂(002509.SZ)发布了2019年业绩预告修正公告,预告中净利润亏损21.58亿-30.47亿元的数字让不少股民从甜美的梦幻中惊醒过来:

“消防第一股”怎么说雷就雷了呢!”

具体而言,该公司的业绩修正公告显示,修正前,2019年归母净利润与去年同期相比变动幅度为-60%至-30%,2019年归母净利润变动区间为亏损1.81亿元至亏损3.16亿元。修正后,预计2019年归母净利润亏损21.58亿元至30.47亿元。这也就是说,如果不出什么意外,2019年天广中茂预计亏损21.58亿元至30.47亿元。

而受此消息影响,天广中茂的股价也应声跌落。截止今日收盘,其股价大跌8.78%,报于1.35元,总市值不到34亿元。而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此番修正后的最大亏损额也接近该公司的市值,这意味着“消防第一股”这一亏近乎亏穿了"市值底"。

(行情来源:富途)

那么,“消防第一股”天广中茂究竟是如何走到几乎亏穿了“市值底”的呢?

据了解,天广中茂始创于1986年,原名为天广消防,原主营业务为消防产品与消防工程。2010年11月,该公司在深交所上市从而获得了“消防第一股”的称号。不过,2015 年,其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中茂园林及中茂生物100%股权后,由单一消防主业变更为园林、食用菌、消防三大主业并举。

而随着该公司走上园林、食用菌、消防三大主业多元化发展的道路,其证券简称也从2016年7月27日起由“天广消防”变更为“天广中茂”。

值得一提的是,主业扩展的一两年后,天广中茂的业绩还一度提升——2016年和2017年分别实现净利润4.15亿元和5.85亿元,同比增长294.46%、39.04%。不过好景不长,2018年后,该公司变成了业绩连连亏损的道路。

(数据来源:wind)

据财报显示,2018年,天广中茂实现营业收入约21.13亿元,比上年同期下滑37.69%;归母净利润亏损达4.52亿元,比上年同期下滑177.12%;扣非归母净利润约为-4.56亿元,比上年同期下滑180.27%。对于2018年的业绩大亏损,其在财报中表示,2018年,受国家地产调控、原材料波动、金融去杠杆、货币和信用紧缩等综合因素影响,天广中茂发展面临严峻的挑战。

但出人意料的是,2019年天广中茂仍未能扭亏为盈,反而一亏再亏,亏损金额越来越大。

据该公司全年业绩修正公告显示,天广中茂对2019年业绩预告进行大幅下修。修正后,预计2019年将巨亏21.59亿元~30.47亿元,在此前的业绩预告中,公司曾预计2019年亏损额仅为1.81亿元~3.16亿元,这意味着修正后的业绩较此前的预计业绩整体下修超过20亿元。

(图片来源:天广中茂公告)

如此大的亏损金额,对于投资者而言,妥妥一个“大地雷”。那,为什么会出现巨亏呢?

天广中茂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对2019 年度合并范围内的主要资产进行核查,并根据相关的会计准则对资产减值情况进行分析评估,认为部分资产存在减值迹象。其中包括了公司全资子公司广州中茂园林的工程存货,以及公司2015年收购中茂园林与中茂生物所形成的商誉存在明显的减值风险。

由此可知,天广中茂此次的巨额亏损主要是前期收购埋下的商誉隐患。而事实也的确如此,自该公司准备从单一消防主业转变成园林、食用菌、消防并举的多元化发展后,其便通过“买买买”的方式不断扩展主业,由此也产生了比较高的商誉。

据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天广中茂的商誉分别为12.97亿元、12.97亿元、13.23亿元。需要注意的是,2018年的商誉虽有所降低为7.11亿元,但也是因为天广中茂已对收购中茂园林及中茂生物时确认的商誉计提了6.12亿元商誉减值,从而剩余商誉7.11亿元。由此可见,因收购产生的商誉风险一直悬于天广中茂“头顶”。

(数据来源:wind)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因收购带来的商誉减值风险之外,该公司的现金流状况也不是很好。2016年至2019年9月30日,天广中茂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金额便一直为负,分别是-3.86亿元、-5.62亿元、-1.6亿元、-0.95亿元。

与此同时,天广中茂的应收账款也高居不下。2016年至2019年9月30日,其应收账款分别为11.27亿元、15.56亿元、17.13亿元、17.02亿元。不得不说的是,如此高的应收账款是很容易造成大量坏账,从而对上市公司净利润形成直接的冲击。

(数据来源:wind)

基于上述,可以看出,天广中茂的业绩暴雷并非“一日之寒”,而是多年累积而来的“沉疴积弊”引起的。

值得注意的是,天广中茂因为经营不善导致连连亏损也就罢了,毕竟努努力加把劲也许来年就可以扭亏为盈了,问题是该公司的大股东们着实不认人省心——大股东减持减到公司没有实控人,二股东股份遭遇爆仓危机还被司法冻结了。

时间回溯到2015年12月,该公司发行股份收购了中茂园林 100%股权和中茂生物100%股权,合计购买价格为24.69亿。重组后,中茂园林和中茂生物的股东邱茂国成为中广天茂第二大股东,邱茂国的一致行动人有邱茂期、蔡月珠,合计持股比例为18.5%;而中广天茂的实控人陈秀玉重组后则持股比例为23.73%。

(图片来源:中广天茂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5年12月重组完成后,天广中茂实控人陈秀玉便开始频繁减持。具体而言,2016年全年,陈秀玉累计减持公司约8360万股,持股比例由23.73%降至18.36%累计套现约7.37亿元。在接下来的几年内,陈秀玉仍继续减持,截至2019年9月30日其持股比例将为15.77%。

(数据来源:wind)

而创始人陈秀玉的不断减持动作,也导致目前的天广中茂陷入出没有实控人的囧态。

与此同时,自重组后成为天广中茂第二大股东的邱茂国也没让人省心。据相关媒体报道,作为业绩承诺方,邱茂国因中茂园林、中茂生物的业绩均未达标,应支付给天广中茂9733万的业绩补偿款。但对于邱茂国而言,补上这个“业绩窟窿”并非易事。

2019年8月29日,深交所就此对天广中茂下发问询函。对此,该公司回复称:“公司目前正在积极与邱茂国进行沟通,不排除采取司法程序以保证相关股份回购注销事项顺利实施。”不过,天广中茂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中却出现了“邱茂国已无力以现金方式向上市公司支付其应补偿金额,故以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进行补偿”的字眼。

而令人担忧的是,二股东邱茂国目前其所持上市公司全部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及司法轮候冻结。截至2019年9月30日,邱茂国持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14.03%,其中质押状态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14%,并且其所持上市公司全部股份仍全部被司法冻结及司法轮候冻结。

而有意思的是,二股东邱茂国股权遭遇司法冻结的经历与其债券融资额十分相似。

2016年,中广天茂发行了一只名为“16天广01”的公司债,债券为5年期固定利率债券,票面年利率为5.00%,发行规模12亿元。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一只公司债仍有部分利息未来兑现。

具体而言,2019年12月4日,天广中茂披露的《关于“16天广01”公司债券付息进展公告》表示,其于2016年发行的12亿元公司债券,应当于2019年10月28日支付6000万元的利息,截至2019年12月2日,仅支付利息631.905万元,尚有利息5,368.095万元未能足额支付。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8年4月起“16天茂01”曾停牌长达一整年时间,而主因就是作为担保人邱茂国和邱茂期所质押的大部分公司股份已触及平仓线,面临爆仓危机,并且其所持股份也全部被司法冻结。

由此以来,不难看出,在天广中茂业绩不断下滑之际,该公司大股东们的“骚操作”——第一大股东减持减到公司没有实控人,二股东股份遭遇爆仓危机还被司法冻结了,也进一步加剧了该公司业绩暴雷的风险。

结语

山雨欲来风满楼,天广中茂走到如今的地步,早在其业绩不断下滑、资金链紧张、大股东们不省心的种种乱象中埋下了伏笔。当然了,最苦的还是那些被“深夜大雷”炸醒的5万多股民们。截至2019年9月30日,天广中茂的股东总户数为5.14万户。

(数据来源:wind)

因此,天广中茂此一次业绩暴雷,也深深地个投资者们上了一堂课:股市中,真的很难预估到“惊喜”和“惊吓”究竟哪一个先到来。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