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人是怎样从美国手中“夺回”石油产业的?

作者 | 诺勒图吉

编者按:12月初沙特阿美在沙特证券交易所上市,这个号称“史上最大IPO”把人们的注意力吸引到沙特这个中东石油大亨国家身上。不少人认为沙特阿美是一家国企,就如同不少人认为沙特是一家极度保守落后的国家。

事实上,阿美石油公司虽然最大的股东是沙特政府,但却从来都不是沙特的“国企”。当代沙特这个国家,在保守的外表之下,其实也从未停止对财富、对文明、以及对开放的追求。

更重要的是,沙特的石油没有成为它的“资源诅咒”,相反为这个国家带来了福祉。在不到90年的短短历史中间,沙特究竟做对了什么?有哪些值得我们借鉴呢?本文带您回顾沙特与阿美石油公司的历史,学习沙特的成功经验。

沙特的故事,要从当代沙特开国之君阿卜杜勒阿齐兹攻取利雅得开始。

1

阿美石油公司的诞生

1932年,流亡科威特的沙特家族首领阿卜杜勒·阿齐兹带领精兵悍将攻占利雅得。随后一年中,带领自己的骆驼骑兵东征西讨,逐步平定阿拉伯半岛,建立当代沙特阿拉伯政权。

那个时候,沙特在经济上仍然维持着原始的状态,少数有土地的人从事农耕,大多数人以游牧、倒买倒卖、甚至是抢劫为生。

阿卜杜勒阿齐兹·伊本·沙特(右)与伊拉克国王费萨尔,1922年。当时伊本沙特在伊拉克流亡,尚未回国攻占利雅得登基。

沙特政府,作为两大圣城——麦加和麦地那——的看护人,向来自世界各地的虔诚的穆斯林收取“香火钱”,占据了财政收入的7成;其余则只剩各种罚款和以搜刮民间财务为主的税收。

1933年,美国石油商人来到沙特,与国王商谈合作事宜。美国人猜测,在沙特巨大的沙漠地下,很可能像其它海湾国家一样蕴藏着石油。

随后沙特政府对一家美国的石油公司批出了开采特许权,这一举动将彻底改变阿拉伯半岛一穷二白的状况。而获得石油开采权的公司,叫做加州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 Company of California,SoCal),也就是后来的雪佛龙。

当时美国的《纽约时报》在头版的位置报道了这一消息。“沙漠地区生活即将发生巨变”、“沙特将从一个沙漠国家转变为工业化国家”、“世界上有一个角落向美国商业利益敞开”……等各种打鸡血式的报道开始充斥着西方媒体。

而在阿拉伯人眼中,美国人“坐着飞毯从天而降,用建立的设备割开地球的肚皮,寻找一种全世界都在争抢的液体污垢,好让那些贪得无厌的机器继续运转下去。这种液体污垢在我们的土地下面,到处都是。”

沙特第一任财政大臣阿卜杜拉·苏莱曼(左)与美国商人劳埃德·汉密尔顿签署石油开采特许合同,1933年。阿卜杜拉·苏莱曼,大名鼎鼎的“阿卜杜拉长老”,是沙特内阁中唯一非沙特家族中人,然而老国王阿卜杜勒阿齐兹却对他最为信任。事实上,沙特建国之后与各路美国公司打交道,确立沙特经济未来走向的数次重大谈判,都是苏莱曼主导的。图片来源:阿美石油公司。

事实上,当时中东地区的石油格局已经基本固定,伊朗和伊拉克是中东传统大国,也是公认的富油国,英伊石油(APOC/AIOC)、荷兰壳牌石油、法国石油、以及美国的新泽西石油和纽约石油,都是当地的能源巨头。

一战后,英国人独占伊朗,而伊拉克的石油资源,被英伊、壳牌、法油以及几家美国公司,在咖啡馆里就给分了。事实上,当时的国际能源巨头没人看好阿拉伯半岛这片沙漠,也没人看好刚刚建立的沙特政权。

然而二战很快改变了中东地区的格局。1940年,随着北非战场争夺的白热化,意大利独裁头子木索里尼开始转向针对波斯湾油田的袭击。加州标准石油公司,由于在轰炸开始之前把燃烧塔转移到了距离油井较远处,因而侥幸地躲过了意大利战机的轰炸。

二战后,西欧许多国家在中东的油气设置被毁,而美国传统的能源巨头由于政府补贴撤销,因而产能也跟不上去,就这样,机会千载难逢地落在了沙特这片新生的土地上。

但是由于缺口太大,加州标准石油自身的财力无法支撑产能的启动,于是它找到了新泽西标准石油、纽约标准石油(这两家后来合并,现在叫做埃克森美孚)、以及德克萨斯标准石油公司,四家联合入股并控股了先前的沙特加州标准石油公司,并改名为阿拉伯美国石油公司(Arabian American Oil Company)。

就这样,阿美石油公司诞生了。

2

阿拉伯半岛,谁是主人?

在阿美石油公司刚刚建立的那几年,美国人曾经认真地认为,沙特人必须依赖美国人才能搞经济建设,因而有求于自己,并且沙特人乃至沙特王室放在眼里。

然而,经历了几次博弈交锋之后,沙特人以自己的方式给美国人上了一课。美国人终于知道,谁才是这片土地的主人。

美国人以自我为中心的心态,导致他们长期都把沙特政府看做阿美石油公司的成本部门;特别是当阿美石油公司为沙特的基建提供贷款之后,美国人对沙特的财政更是指手画脚。

在美国人看来,沙特人狡猾贪婪、好吃懒做、而且不具备管理能力。美国人担心大手大脚的沙特王室还不上债,进而引发债务危机,影响美国人在这片土地上的利益。

事实上,沙特人花钱大手大脚是真。沙特刚刚建国且经历了二战,百废待兴,道路、桥梁、医院、学校、政府大楼、以及输油管道,什么都需要建设,什么都需要花钱。而且王室成员的挥霍也确实相当惊人。

沙特本拉登集团,沙特知名的国际建筑设计公司,系1931年由穆罕默德·本·拉登创立。在沙特建国之后,本拉登家族凭借与沙特家族良好的关系,迅速为公司承接了大量的基建业务。麦加的皇家钟饭店、吉达的国王机场、以及马来西亚吉隆坡国际机场等,都是本拉登集团承包的。基地组织头目奥萨玛·本·拉登系穆罕默德·本·拉登的孙辈。911事件后,本拉登集团宣布与基地组织划清界限。事实上,沙特王室与世界各地恐怖组织关系扑朔迷离,难以厘清。

但是,对于沙特王室花了多少钱,以及应该给美国人多少钱,当时沙特财政大臣阿卜杜拉·苏莱曼而言,心里是有一本账的。只是这本账与美国人的账本,不一样罢了。

1950年5月,苏莱曼开始停止支付阿美石油公司贷款的利息,并致电阿美公司副总裁詹姆斯·杜斯到王宫面谈。

此次会面,苏莱曼从头至尾只强调了一句:沙特政府已经下定决心,按照沙特人认为合适的比例,从阿美公司获取利益。

起初,美国人对此的理解只是沙特为了拖欠债务而耍的小把戏;但后来发现沙特人在欠了债之后依然气定神闲,并且还在若无其事地跟阿美继续订购货物的时候,美国人有点坐不住了。

美国人开始用自己的方式调查沙特人的钱都花到哪去了。后来苏莱曼下令海关搜查寄给阿美公司的每一个包裹。随后又切断了阿美与外界的通信,阿美公司与沙特政府的关系一度恶化。

到了10月,双方再次回到了谈判桌前,沙特方仍然坚持:“阿美公司必须支付更多的钱,否则沙特人会对你们的石油开采另作安排。”

事实上,虽然阿美公司的业务在沙特境内,但却一直在向美国缴税;并且阿美公司在与沙特政府分润的时候所使用的油价一直低于在国际市场上卖出原油的真实价格。这些都不计较,还要干预沙特政府怎么花钱,是可忍孰不可忍。

美国人仍然觉得只是苏莱曼在搞鬼,他们觉得沙特王室有求于美国人,不敢得罪美国人。但是当问题捅到老国王阿卜杜勒·阿齐兹那里的时候,美国人终于碰了大钉子。

“老夫带人骑着骆驼东征西讨的时候,这里一个美国人都没有。涉及到王国尊严,绝对不容侵犯。”老国王语速超快,越说越激动,甚至用手横在脖子上做了一个动作。“放在以前,这都要斩首的。”

1945年,沙特国王阿卜杜勒阿齐兹与美国总统罗斯福在昆西号巡洋舰上秘密会面,商谈战后两国关系以及国际能源格局等问题。在国王右手边,一位美国军官单膝跪地汇报。

最终国王没有把阿美的管理层斩首,也没有赶走美国人,但是到这里,阿美公司已经意识到,必须就石油开采特许权以及利润分成问题,与沙特政府好好谈谈了。

最终,阿美公司与沙特政府定下了特许开采费不变的基础上,就阿美公司利润进行“五五分账”的原则。阿美公司虚报油价而导致的隐瞒利润,到1953年已经积累了7000万美元;这笔钱,阿美公司一分不差地还给了沙特政府。

这一轮交锋,沙特人相当现实,没有像隔壁伊朗那些孩子们让美国人滚,但是属于沙特的利益,一分一毫都不让。打完了,握手言和,美国人在沙特的生意,继续做。

3

“收购”而非“国有化”

阿美石油公司与沙特政府的关系,是典型的先苦后甜。经历了50年代初的那波激烈交锋之后,反而越来越相敬如宾,惺惺相惜了。

20世纪50年代,中东国家中兴起过一场对西方石油公司的国有化。而阿美石油公司,在那一波国有化中幸免;后来1979年伊朗爆发伊斯兰革命,中东世界掀起了又一波能源公司国有化的高潮,而阿美石油公司再次幸免。

事实上,阿美石油从未真正被沙特政府“国有化”;直到近期上市,它都是严格按照股份公司的模式运营。

第二任沙特石油部长艾哈迈德·扎基·亚玛尼(1962-1986)。是他最初提出以收购的方式代替对阿美石油公司“国有化”的想法,并在他手上完成了对阿美石油的收购。

1980年3月9日,沙特政府完成从美国的股东手中对阿美石油公司股份的购买,成为单一最大股东。对此,沙特官方以及沙特石油部,从来都说这只是股票购买(share purchasing),而非国有化(nationalisation)。

事实上,沙特阿美易主完成的那一刻,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以致于所有财经媒体都忽略了对此事的报道。直到半年后,美国《纽约时报》才发表了几句评论:

与其他国家那些暴力的剧烈的国有化运动相比,沙特阿拉伯对她最大的能源企业的收购,明显不够刺激。

事实上,正是这温和的、不刺激的、甚至是不够性感的方式,保证了阿美可以一如既往的为沙特的国家利益服务。想想看,对于运营得好好的没毛病的公司,如果伴随着股东的变化,管理层和管理方式就要变来变去,那生意还怎么做。

从1980年3月完成公司所有权的易手,到1988年公司最后一名美国CEO约翰·凯尔博瑞尔离开,这8年的时间里没有发生任何重大事件。1988年4月,阿美迎来了史上第一位沙特籍CEO,一位从放牛娃做到沙特石油部长的传奇石油大亨,阿里·纳伊米。

纳伊米走马上任7个月后,一家注册地为沙特阿拉伯的实体——沙特阿拉伯石油公司(Saudi Arabian Oil Company)成立。而注册地为美国特拉华州的真正的阿美石油公司,则并入新注册的沙特石油公司。随后,沙特阿拉伯石油公司更名为“沙特阿美石油公司”。

有人纠结为什么新公司还要沿用旧名。对此,时任沙特石油部长希拉姆·纳泽尔说,“名称的连续性对一家公司的发展至关重要”。可见沙特人在处理因循与变革的关系上非常谨慎,能不变就不变,能少改就少改。

管理层换成了沙特人,注册地也变为沙特,对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沙特而言,这家公司事实上已经牢牢握在政府手中了。很自然的,沙特政府(财政部)对阿美石油公司动了干预的念头。

就在沙特阿美注册新公司的时候,沙特财政部曾经提到过一种方案:将沙特阿美纳入财政部,所有公司收入归于国家财政收入,而公司运营的成本与开支由财政拨款来提供。如果这个方案落地,那沙特阿美就真的“国有化”了。

事实上,时任阿美CEO的纳伊米,对此非常警惕。“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说,“收入一定是我们的。我们会从中支付你们特许费、发放分红、以及纳税。”

这一轮谈判持续了2年,纳伊米也顶住了巨大的压力。最终,国王法赫德对于纳伊米和阿美管理层的观点“表示理解”,“与政府保持一定的距离对阿美来讲是好的”法赫德说。

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前CEO、沙特前能源部长阿里·纳伊米2016年工作照。纳伊米出生在利雅得附近的一个贝都因家庭(阿拉伯世界的少数民族),小时候做过放牛娃;后来加入阿美石油公司,从底层员工一直做到CEO,阿美公司的多元化国际化业务发展战略就是纳伊米规划和主导的。后官至沙特能源部长,人称“石油先生”。阿里·纳伊米的故事是沙特通过石油产业脱贫致富的一个缩影,也是这个过程中的历史性机遇造就的。

就这样,在美国、沙特政府、公司管理层等多方努力与妥协的基础上,沙特阿美石油公司从形式上归属于沙特政府(即国王),并且在公司治理与运营管理上保持着相当大的独立性。

最终,沙特的石油产业,回到了沙特自己人手里。没动一兵一卒,没有一句恶语相向。

也许,从一开始沙特人就心照不宣,这家石油公司迟早是沙特人自己的事业,只是暂时交给美国人去打理罢了。沙特收回阿美公司的方式,用一句话概括:目标坚定,手段佛性。

1953年11月9日,老国王阿卜杜勒阿齐兹在睡梦中安详地去世。不知在他的梦中有没有看到,后世子孙把阿美石油公司收回的那一天,会是什么样子。

4

谋万世者

世界上有这么多坐拥天赐资源的国家。然而在绝大多数国家中间,资源并没有为他们带去富裕和文明,反而引发无数战争纠纷和悲剧。

富油的中东国家,例如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甚至埃及,在宗教问题的保守与激进上,反复纠缠;对于能源企业的所有权问题,更是争得你死我活。同样是自然资源丰富的南美洲国家,如阿根廷委内瑞拉古巴墨西哥,则在军政府与民选政治之间“打摆子”,悠悠百年,逡巡不前。这种现象被经济学家称为“资源诅咒”或“拉丁美洲陷阱”。

而从这个意义上,沙特似乎是走出“资源诅咒”(拉美陷阱)的一个很好地范例。我们不妨看看沙特做对了什么。

沙特第五任国王法赫德与美国总统里根及其夫人,联合国大会,1985年。美国政商界精英与沙特王室长期保持良好关系。图中法赫德国王正在和伊凡娜·川普(美国现任总统川普前妻)握手,而右侧西装领结的男士即是唐纳德·川普。

首先沙特知道自己一没技术二没钱,必须依靠发达国家的援手,于是老国王阿卜杜勒阿齐兹毫不犹豫地请来了美国人开发石油,而沙特政府收取特许费第一桶金。

当贪得无厌的美国人不把沙特人放在眼里,并侵害沙特政府应收的商业利益的时候,财政大臣苏莱曼并没有像埃及的纳萨尔或伊朗的霍梅尼一样,高喊“Damn American”把那些英美的油企抢过来;

相反,苏莱曼本着实用主义,并凭借采用高超的谈判技巧,与阿美石油公司取得了五五分成的协议。那时候,沙特认清楚,赶走了美国人,他们自己也搞不好这家公司,还不如让美国人继续在这里干活,自己多分点利润。

到了80年代,虽然阿美石油公司被沙特政府买下了,但一不改名、二不换人、三不变制度,继续沿用美国人行之有效的方法去管理;但是注册地迁回了沙特、政府拿到了收税、并且随着美国管理层自然退休,沙特人顶上,其实等于是不动声色地把公司拿回了自己手里。

这些操作手法堪称高明而且细腻,每一步都很小,但很坚定,最终积跬步而成千里。庄子曰为大于其细,事实上,改变一个国家的变革,哪有什么惊天动地、毕其功于一役的效果,都是涓涓细流,滴水穿石。

沙特的开国之君阿卜杜勒阿齐兹曾经说,沙特是一个被祝福的国家。这祝福,一半是来自地下的黑色金子,另一半则是这个国家的管理者们。他们每一个人都为这个国家的大厦添砖加瓦,为国家、臣民、以及沙特人的子孙后代,做最有益的事情。个中也许会有停滞,甚至有反复,但是在一个坚定的目标下,几代人的坚持努力,最终总会实现。

他们都是当之无愧的谋万世者。

沙特女人。左图为沙特女人的日常,长袍蒙面,冰水名包。右图为2018年6月的Vogue杂志封面,一辆老式敞篷车中,海法公主穿着白色长袍照手握方向盘。彼时沙特刚刚通过允许女性驾驶的立法。

2010年后,沙特女性平权进程取得长足发展。2013年家暴被列入犯罪行为。2015年12月沙特女性进行了第一次市政选举。2017年2月沙特股票交易所迎来第一位女性掌门人。2018年2月,允许沙特女性开公司。2018年4月,沙特公共影院重开。2018年6月,沙特女性获得驾驶权。2019年8月,沙特立法允许女性出境旅游,在无监护人的情形下结婚或离婚,以及拥有对子女的监护权。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