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这类人将难过凛冬!

作者:三万 

来源:功夫财经

大多数倒闭的企业,都存在短贷长投的问题。

2020年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收官之年,资管新规过渡期也在2020年底结束。

2020年,显著的资产腾挪仍然会发生,而且发生的更彻底,对违规借贷者是致命一击,对整个社会而言,将是爆雷的最终章。

好友老张今年走背运,背到喝酒也难解心中苦闷。

先是买的信托逾期了,三百万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但是老张怎么也想不通,托关系找的某市城投项目,权威部门背书,居然也拖着不给。

后来自己又投了一点p2p,同样凉凉。这事儿,他倒没怪谁,逢人只说是自己贪心。

不过,最让老张郁闷的,还是自己的小公司,以前十来个人活得很滋润,但是今年效益明显不如以前,现金流颇成问题,四处托关系倒是也贷到了款,可是对方催还款催得也紧啊。

银行美名其曰的备用金,怎么额度说降就降呢,老张想不通,也搞不懂,钱怎么忽然就没了,冥冥之中像是有一个巨大的吸力,在吞噬着自己的财富。

究竟是哪些因素致使自己陷入眼前的财富困局?最近,老张一直在探寻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自己太过追求高收益而忽视了风险,又或者是过于自信,杠杆撬得太高,导致负债过多?

老张将自己的困惑和苦苦思索后的答案抛给了我,问我怎么看?我告诉他,你说的这些都没错,但都是问题的表象,不是本质。

那么,问题的本质究竟是什么?频频触雷的老张,又做错了什么呢?且听我一一道来。

短贷长投暗藏的危机

去年11月,企业家曹德旺在《中国经济论坛》上,谈到了造成民企困境集中爆发的最重要原因:

“短贷长投是这次民企困境爆炸的导火索。很少有企业的老板意识到短贷不能拿去做长投。”

曹老板可谓一针见血,绝大多数倒闭的企业,都存在短贷长投的问题。可惜的是,他的看法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包括老张在内的很多民企老板,显然没听到或者说没听进去曹老板的忠告。

进入2019年,他们中很多人,仍然将短期贷款用于固定资产投资。短贷的资金成本很高,固定资产却迟迟不能产生效益,资金供需的错配,资金链出现断裂也就不奇怪了

前些年,这个问题之所以被隐藏,主要是因为具备了下边两个前提条件:

其一,经济比较景气,经营性现金流量为正值,而且能够覆盖短期借款;

其二,社会融资环境比较宽松,企业容易获得贷款,对短期贷款进行搭桥、转贷。

一旦银根突然紧缩,银行没有贷款额度,或者企业经营情况不佳,银行不贷款,而已有短期贷款又面临到期,企业立即就陷入绝境。

这种“短贷长投”的“神技能”,遇上了融资环境紧张、经济不景气,那么所谓的投资支出,就都要通通被吞噬。

比方说,长租公寓便是经典的短贷长投型的商业模式,将短期借贷来的钱,投入到几十年才能回本的生意,一旦资金来源端或者融资端跟不上,业务连续性就要歇菜。

借来的钱,周期太短;要赚钱,周期却太长。

2020,资管新规将完成过渡

短贷长投,错在第一步。更要命的,是又赶上了资管新规。去年开始的资管新规,可以说是财富波动的核动力。

资管新政实施之前,资金池泛滥,形成类似于“存短贷长”的期限错配现象,从而造成潜在的支付风险;资管新政要求资金来源和投资项目的期限匹配,意在消除支付风险,但是,来得太凶猛。

金融的一大功能是为投资者配置和组合风险。资金池,特别是P2P的资金池固然有问题,但取缔金融机构所有风险组合的产品,会直接造成老百姓投资意愿不足。

而这种严苛的新规,又会对过去的财富管理、企业经营、财富分配造成很大的影响。它管钱,既要管钱的来源,管钱的去向,又要管未来的钱。

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末,国内信托资产规模为21.99万亿元,环比下降2.39%,资产规模保持稳步下降。成绩的背后,又隐藏了多少违约,多少停贷,多少悲剧呢……

2019年已经过去,那么2020年呢?很抱歉,收紧还将继续。

因为2020年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收官之年,资管新规过渡期也在2020年底结束。说专业点,就是紧信用依然持续。说直白一点,就是这两年都是过渡期,后年资管新规严格执行,明年是最后出清的日子。

所有高风险机构处置、化解影子银行风险会进一步推进,你的钱哪里来?合法不合法?金融机构的钱去了哪里?合规不合规?企业的钱从哪里来?去哪里贷?明年都将是最后的喘息。

2020 年,注定是政策与经济关键的一年,这决定了政策和投资者行为的扰动会更多。明年资管过渡期结束。若过渡期严格执行,那么理财老产品、委外等面临规模压降的压力。

其次,理财现金管理类产品监管政策尚未落地,若与货基保持一致,将制约理财扩张速度并导致其投资长期化。

那么最直接影响,就是市面上的投资收益率,还将再下一个台阶。今年8%嫌少,明年7%要不要?高投资回报,高利率收益,将彻底说再见。

同样最直接的影响,将是世上再无保本收益。大资管行业规模近百万亿人民币的理财产品,要在2020年底前告别刚兑、实现向净值化转型的监管目标。

2020,爆雷的终结

那么,问题就来了。作为资管理财方,会将钱从哪里撤出?又将把钱投向何处?作为普通投资者,没了刚兑,没了高收益,没了保本,钱又该投向何处?

2020年,注定是理财产品供给收缩的一年。一堆普通投资者将会无处可去,他们也注定会成为某些“成功大师”的争抢对象,磨刀霍霍,饥渴难耐。

过去两年,搅动中国财富分配的核动力,将在明年收尾。各大金融机构,为了政治正确,都将加速清理自己的不良行为,不该贷的不贷,不能给的坚决不给。

前两个月,证监会光荣退休的肖主席,曾出来放风,意思是想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这确实代表了不少业内机构和部分监管人士的想法。但是啊,和房产调控一样,任再多传言扰动,核心决策层还是会坚定执行既有路线,至少不会过早妥协。

前两天,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召开。有关银保监会这一块,是这么强调的:

“持续加大不良资产核销力度,对影子银行业务进行一致性、穿透式、全覆盖监管,坚决清理整顿各类假创新、伪创新。分类处置重点金融控股集团风险。完善房地产融资统计和监测体系,严厉打击各类违规行为。持续推进网络借贷等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坚决遏制非法集资等非法金融活动高发势头。”

2020年,显著的资产腾挪仍然会发生,而且发生的更彻底,对违规借贷者是致命一击,对整个社会而言,将是爆雷的最终章。

2020年,也将是很多事和人的句号。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