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顺醋业管理层再生变动,能否给这家百年老品牌带来新气象?

12月13日,江苏恒顺醋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顺醋业”)公布了其控股股东董事长变更事宜。由杭祝鸿任集团党委书记职务,并提名为恒顺集团董事长人选。张玉宏不再担任江苏恒顺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

image.png

据公告,杭祝鸿生于1965年,此前一直在学校和政府部门任职。其在2015年4月任镇江市政府秘书长、党组成员、市政府办党组书记。2019年10月晋升一级调研员,11月晋升二级巡视员。如今12月再度被提为恒顺醋业集团党委书记及董事长任选,这三月连续晋升的速度令人惊讶。

而在恒顺醋业2018年报的披露中,张玉宏于上市公司担任的董事长一职任期为2017年12月8日至2020年12月7日,目前尚未结束。

如今杭祝鸿被火速提拔为恒顺醋业的新董事长人选的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原因,同样令人好奇。

近两年,重新聚焦主业的恒顺醋业(600305.SH)似乎过得还不错,业绩连续增长,市值不断攀升,股价在2019年也一度取得不错的涨幅。

但一直以来作为国内最大且历史最悠久的醋业龙头,恒顺醋业在近几年的业务发展却明显有越来越慢的趋势,并且近期公司在重新聚焦主业后,却又开始因为一些资本运作的“小动作”引来市场的不断质疑。

可以说,公司虽然拥有调味品行业这个很好的赛道,但似乎不断在逐渐失去先天优势,与其他后来者的调味品龙头如海天味业相比,公司无论从业绩、还是二级市场的股价表现来看,都相差甚大,而且差距有越拉越远的趋势。

恒顺醋业为何在这些年越跑越慢,其背后原因,值得让人深思。

醋作为饭桌上的一种重要调味品,日常消费属性浓厚,并且已经融入了每家每户的日常生活。按区域来分,我国早年形成了“四大名醋”,分别是镇江香醋、山西老陈醋、永春老醋和四川保宁醋。

恒顺醋业,始创于1840年,至今已有179年历史,作为"四大名醋"之首镇江香醋的代表,也算是醋行业的百年老字号品牌。

公司1993年成立股份有限公司,1999年8月完成股改,并于2001年2月登陆A股市场。据公司介绍,公司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现代化程度最高的食醋生产企业,公司食醋产品的产销量长期位居全国第一,目前市占率大概10%左右。

但上市之后,恒顺醋业的业绩表现并不令人满意,公司净利润在一段时间一直徘徊在5000万元以下,甚至在2008年、2012年公司一度还陷入亏损状态。

而且,在2004-2014年十年期间,是国内酱醋调味品发展的黄金期。根据数据,我国规模以上的酱醋食品制造企业收入从114亿元增长至904亿元,复合年均增长率达到24.4%。

但即使借助了资本市场,恒顺醋业的营收增速依然大幅度低于行业平均水平。根据数据,公司2002年营业收入为2.68亿元,2014年为12.08亿元,期间复合年均增长率仅为13.4%,相比行业复合增长速度的24.4%,可以说是严重掉队,错过了发展壮大的最佳时期。

究其原因,与公司战略失误不无关系,在此期间,主营醋业的恒顺醋业频频跨界,先后涉足过汽车贸易、生物医药、光电器材,还有酿酒、玻璃和建筑安装等行业。但跨行业的骨头并不好啃,最终结果都不太理想,甚至对公司主营业务发展造成了不利影响,让公司陷入举步维艰状态。

这种状态直至2014年,公司开始剥离与调味品不相关的所有业务,战略重新回归主业才有所改善。数据显示,2014-2018年,公司营收从12.08亿元缓慢增长至16.94亿元,净利润从8120万元增长到3.04亿元,2018年迎来了公司净利润的历史最高点。

而根据公司2019年三季报来看,公司业绩继续增长。2019年1-9月,公司共实现营业收入13.3亿元,同比增长7.62%;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5亿元,同比增长14.81%。

image.png(图片来源:公司2019年三季报)

但短暂的平静后,公司又开始有了新动作,如频频购买理财产品、城建债券等,尤其今年9月公告出手收购恒顺商场,再次令市场感到不解。

收购标的恒顺商场为公司控股股东恒顺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根据数据,恒顺商场2017年、2018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920万元、2834万元,净利润分别为267万元、250万元,无论营收还是净利润,均处于下滑状态中。而此次恒顺醋业拟出资4424万元进行收购每年净利润仅200万的产业,确实让人费解,甚至被指存在利益输送嫌疑。

image.png(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目前,恒顺醋业的第一大股东是江苏恒顺集团有限公司,持股44.63%,实际控制人为镇江市国资委。作为一个三线城市的国有企业,在激烈的竞争市场环境中,能够做到醋类市场的细分龙头,实属不易。但同时,相比调味品行业的民营企业龙头如海天味业,又确实还有很大的差距,有着很多体制上通病。

如激励机制的缺乏,以2018年为例,恒顺醋业管理层的年薪只有25万-40万元,公司的董事长薪资虽未披露,但财务总监薪酬仅有27.82万元,可见这种水平相比一些资深的工薪阶级相差无几甚至还有不如,而且没有任何股权激励。

image.png堂堂一个上百亿元市值规模的大品牌企业,一个董事经理级的高管的薪酬仅是跟一个资深工薪阶层差不多,这种情况在同类型上市公司中可谓罕见!

如此低水平的薪酬待遇,如何能激起管理层的公司业绩管理积极性?又或着如何能不让高管不有想方设法从别的地方途径捞油水的歪心思?

如本次公司收购与公司主业关联不大的恒顺商场,而且只是与控股股东之间的关联交易,在标的公司未来收入和净利润停滞不前的时候,而且公司也没有给出任何业绩承诺,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依然采用收益法进行评估,这种收购的是不是如投资者所指的“利益输送”,管理层对此的态度又是如何?同样令人疑问。

反观调味品行业龙头海天味业,董事级高管普遍年薪百万以上,其中仅正副董事长的年薪接近500万,而且所有高管持股均超过百万股,其中有数人持股市值超过十亿元及以上,激励机制可谓非常充分。

image.png相比之下,结果也自然完全不一样,截至2019年12月12日收盘,恒顺醋业的总市值109亿元,而海天味业达到2879亿元,二者的市值相差超26倍;业绩上,2019年1-9月,恒顺实现净利润2.5亿元,而海天实现净利润38.35亿元,二者相差超15倍。

image.png(图片来源:海天味业2019年三季报)

随着居民消费水平的提升,我国调味品产业依然保持较快的增长速度。根据中国调味品协会统计,参与2018年中国调味品著名品牌企业 100 强统计的食醋企业有39家,食醋生产总量为164.90万吨,销售收入为63.1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6.33%和8.1%。

而恒顺醋业作为调味品的醋类龙头,根据公司发布的产销数据来看,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在食醋这一块实现销售收入9.2亿元,同比仅增长6.42%。

image.png

A股市场中,千禾味业也涉及食醋领域,虽然规模比恒顺醋业要少很多,但从增速来看,2019年前三季度,千禾味业在食醋收入板块的增速达到15.89%,远远大于恒顺的6.42%。

image.png

另外,与海天味业相比,一个是以醋类为主业,一个以酱油为主业,二者同为调味品企业,也都是各自细分领域的龙头公司。而从海天味业发布的经营情况来看,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酱油板块实现营收86.77亿元,同比增长13.76%,无论营收还是增长速度,均远远甩出恒顺醋业几条大街。

image.png

由此可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下,虽然恒顺醋业作为曾经的醋业龙头,占据一定的先发优势,但目前依然面临很大的竞争压力,一方面恒顺自身业务仅维持小幅增长速度,低于行业增长速度;另一方面,千禾味业等作为后起之秀,追赶速度很快。而与同是细分龙头的海天味业相比,公司要努力的地方就更多了。

总而言之,民以食为天,中国的盐油酱醋调味品的市场永远都在那里,但如果公司躺在百年龙头老品牌的历史功名薄上不思进取或者不能充分认识竞争危机感,让后来者不断追赶超越,那么留给它的道路或将越走越窄。

未来,如果恒顺醋业能够聚焦主业,并从体制机制上做出改变,凭借良好的产品和渠道基础,还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如引进战略投资者,国有资本参股不控股,积极加入国企混改行列,将公司控制权交给更为专业的管理团队,不断强化公司治理,激发企业活力。尤其从战略角度来说,公司更应聚焦调味品的主业,不断增加产能,进一步打通销售渠道,提升市场份额,塑造更好的市场品牌形象。

希望此次管理层的更替,新上任的董事长能给恒顺醋业带来一番更积极更有活力的新气象。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