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股东的印度秘笈

作者:周鑫 

来源: 志象网

对腾讯3200万美元的押注,促成了Naspers的转型。而其在印度的投资组合,也已与其全球科技投资血肉相连。

9月,阿姆斯特丹,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Naspers的高管们聚集在泛欧交易所(Euronext)的交易大厅里。几秒钟后,他们开始欢呼起来10987……”数到1时,这家南非媒体和互联网集团的首席执行官Bob van Dijk敲响了铜锣。随之响起的是一阵潮水般热烈的掌声。

持有腾讯31%股权的Prosus,由Naspers全球IT资产帝国分拆出来的子公司,首次亮相。股市投资者被吸引住了——他们买入的价格为76欧元,远高于58欧元的参考价格。当天,Prosus的市值飙升至1250亿欧元(1380亿美元),成为继荷兰皇家壳牌(价值2090亿欧元)和联合利华(价值2000亿欧元)之后,在泛欧交易所上市的最大公司。

Prosus拥有分类广告业务、支付系统和外卖公司,其投资组合中包括印度独角兽公司SwiggyByju 's,目前已是欧洲资产价值最大的消费互联网公司。

“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忙碌而令人兴奋的时刻,”van Dijk说。他表示,此次上市是为了“扩大和深化”投资者基础(Naspers保留了四分之三的Prosus股份)以及进一步的增长。

但这并不是唯一的原因。今年3月,当Naspers宣布将其互联网资产剥离成一个独立的控股公司时,其在约翰内斯堡交易所的市值还不到1000亿美元。但其持有腾讯股份的价值却高达1330亿美元。巨大的缺口意味着,投资者将Naspers的其他利益归零,包括其每月在五大洲为3.4亿人提供服务的20个分类广告业务,其运营上盈利的全球支付部门PayU,以及其遍布40个国家的外卖业务。

此外,随着时间的推移,腾讯市值的增长使得Naspers对约翰内斯堡证券交易(JSE)来说过于庞大它在排名前40位的股票加权指数中所占的比例,从2013年的5%升至25%当地投资者被迫出售Naspers的股票,以保持其投资组合的多样化,这进一步加剧了其股票折价。

尽管在阿姆斯特丹上市会缩减规模,但对Naspers来说,此举是又一次企业重组。1915年,Naspers在南非葡萄酒之都Stellenbosch以报纸出版商起家。De Nasionale Pers Beperkt,即当时众所周知的National Press Limited,是南非种族隔离政权的荷兰语喉舌。但通过多年的经营,这家不知名的印刷出版商悄无声息地把自己变成了世界上最精明的科技投资者之一。

投资腾讯,Naspers转型

“要了解Naspers,你必须了解它是如何重塑业务以跟上时代变化的,”伦敦投行杰Jefferies的股票研究分析师Ken Rumph表示。

1985年,Koos Bekker加入了Naspers(后来在2001年,他负责了Naspers对腾讯3200万美元的押注),当时Naspers仍然是一家传统的报业公司。Bekker很快意识到,电视的冲击会侵蚀平面广告业务,于是他带领Naspers进军付费电视。

Bekker持续用印刷出版和付费电视的收入在互联网上下注。他投资了大量南非数字新闻网站,同时在中国寻找机会。“因为在过去的3000年里,中国大部分时间都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Bekker在科技记者David Rowan所著的《Non-Bullshit Innovation》一书中说道。

Naspers在中国的早期投资失败了,包括对北京一家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上海一家金融门户网站,以及一家曾经是中国最大的体育门户网站的投资。

“最终这些投资都被注销了,我们损失了所有的钱,”Bekker告诉Rowan他表示,错误在于,Naspers引入西方高管来管理这些公司,却没有给它们赋予当地的商业文化和知识。

“所以我们想,为什么我们不反过来做呢?让我们去找最有能力的中国管理团队,与其告诉他们该怎么做,不如闭嘴,让他们来做决定?就在那时,我们投资了腾讯。Bekker在书中回忆道。

当时腾讯是一家亏损的初创公司,但其即时通讯系统QQ拥有近200万用户。Bekker看到了联合创始人身上的闪光点,并以32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腾讯近一半的股份。随着腾讯市值的飙升,Naspers的财富也在飙升。

“跟Koos混,你永远不会亏”,这成了南非投资界的流行说法。

如今,Naspers持有的这家中国互联网和游戏巨头31%的股份,价值高达1330亿美元。“这不仅仅是Naspers迄今为止最好的投资,”van Dijk说,他在2014年接替Bekker成为NaspersCEO,“这也是有史以来最好的风险投资。

Naspers首席执行官Bob van Dijk

他表示,唯一能与之匹敌的交易,是软银在2000年斥资2000万美元押注中国电子商务集团阿里巴巴。这部分股权现在价值1320亿美元,已经把软银行变成了世界上最强大的投资者之一,就像腾讯改变了Nasperss一样。

腾讯的非凡崛起,让Naspers得以押注全球各地前景大好的互联网业务。van Dijk:“我们寻找能够产生最大社会影响的投资。

Naspers的分类广告部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van Dijk认为,人们购买的东西会比他们实际需要的要多,而考虑到地球上有限的资源,他们最终将不得不买卖二手商品。凭借主要在印度和巴西运营的OLX、在美国运营的Letgo和在俄罗斯运营的Avito等品牌,Naspers每月为数百万客户提供服务,这使其成为分类广告领域的全球领导者。

社会影响可能不是风险投资家通常关心的问题,但话又说回来,Naspers也不是传统的风险投资者。它不经营基金,缺乏外部有限合伙人,也没有退出的空间。

这意味着Naspers对投资一家公司的金额没有限制,它提供的资金本质上是“长期的”和“耐心的”Ashutosh Sharma解释道。他领导Naspers Ventures在印度的业务,该部门投资于有潜力发展为全球业务的新兴企业。

引领投资印度的潮流

Naspers承诺的长期性在印度表现得最为明显。过去5年,Naspers已经在印度投入了40亿美元。van Dijk表示“我们很早就开始在印度投资,走在了潮流的前面。”他说,2007年时,移动互联网用户量还很有限,网速也慢得可怕,但年轻的人口和企业家的素质令Naspers兴奋不已。Naspers在印度的首笔投资ibibo为例,这家初创公司在成功之前进行了几次调整。

Ashish Kashyap2007年初创建了ibibo,作为一个创业孵化器,使他能够投资并建立多家初创企业。ibiboNaspers那里获得了500万美元的初始资本,开始尝试游戏、社交媒体、搜索和广告。2008年,Kashyap建立了旅游门户网站Goibibo和支付平台ibibo Pay(现在的PayU),让人们可以在线支付其服务。与此同时,Naspers持有部分股权的腾讯也开始投资ibibo

在此过程中,Naspers推出了电子商务实体Tradus,这是2007年在ibibo旗下收购的一个英国品牌,但不久之后它就悄悄地停止了运营。

与此同时,到2011年,Kashyap完全将自己的公司转型为一家旅游和支付公司,与前一领域的MakeMyTrip (MMT)Cleartrip、后一领域的CCAvenueBillDesk竞争。Kashyap回忆道:Naspers是让我坚定信念去解决旅行和交易问题的原因,尽管这与它当时在世界任何地方的做法都不一样。

后来,Kashyap2013年决定以1.01亿美元收购巴士票务平台redBus时,Naspers给了他资金支持。尽管最初面临着整合的挑战,Kashyap还是能够“重新设计”这个平台,并在东南亚和拉丁美洲等国际市场上建立业务。

与此同时,Goibibo进入了酒店预订业务,并迅速开始扩大规模。Kashyap说,到2014年,ibibo已经发展成为“酒店行业的老大,公交票务行业的老大,航空行业的老二”。

印度天使网络(Indian Angel Network)总裁Padmaja Ruparel表示从早期对ibibo的投资和对redBus的收购可以看出,Naspers希望创建一个领先市场的公司。”果然,ibibo20171月与MMT合并时,Naspers追加投资了9200万美元,换取了MMT 43%的股份,打造了印度最大的在线旅行社

不久之后,Kashyap退出,成立了金融科技风险投资公司INDwealthNaspers20175月和9月分别向MMT注入了1.32亿美元和2300万美元。

van Dijk表示“从我们早期进军印度的经历中,我们学到的一点是,要把重点放在企业家身上……这也让我们对风险有很高的胃口。”他补充称,Naspers倾向于在有前景的项目上“加倍下注”。那些能够利用网络效应迅速扩张的公司受到青睐。

Naspers主要在中国、印度、俄罗斯、中欧和东欧、拉丁美洲、东南亚和非洲等“高增长”市场开展业务,而这些市场在很大程度上跳过了桌面电脑时代,转而采用移动优先战略。

双重身份:投资者和经营者

Naspers同时扮演着投资者和经营者的双重角色,”Citrus Pay瘦长、戴着眼镜的创始人Jitendra Gupta说。2016年,Naspers旗下的PayU India1.3亿美元收购了这家孟买的支付网关解决方案,这是当时印度最大的金融科技交易。2014年,Kashyapibibo Pay(后来更名为PayU India)出售给Naspers,作为其全球支付业务份额的一部分。

竞争对手Citrus PayPayU India大约在2011年的同一时间开始运营。“我们成立时,至少有10家独立的支付网关公司和5家银行网关。这是一个拥挤的市场,没有一个人告诉我们这是个好主意,”Gupta说。

Citrus Pay 创始人Jitendra Gupta

但他们的赌注是在线用户的增长——Naspers也考虑到了这一点——这些用户需要为购买的商品进行数字支付。通过简化商家和消费者的体验,Citrus Pay只用了5年时间就成长为市场上“第二或第三大玩家”。因此,当PayU India希望扩大其业务范围时,Citrus Pay是一个明显的目标。

“毋庸置疑,合并很成功。事实上,正如Naspers所言,这是它所做过的最成功的并购交易之一。Gupta笑着说。

正如印度Naspers风险投资公司的Sharma所说,Naspers的风格是“对企业家极其看重”Gupta被任命为PayU India的董事总经理,而他的联合创始人Ambrish Rau被任命为CEO

印度Naspers风险投资公司的负责人Ashutosh Sharma

“这些业务由我们在当地运营。”Gupta表示,Naspers的增值之处在于,它借鉴其在全球各地经营企业的经验,并与我们分享最佳做法。这就是为什么说他们不仅是投资者,也是经营者。”

PayU India在合并时还是一个亏损的企业,到了去年却实现利润1.27亿美元。事实上,印度是PayU第一个实现盈利的国家。PayU在全球18个市场运营着300多个支付平台。

PayU印度公司最近任命的首席执行官Anirban Mukherjee表示,此次并购成功后,快速扩张的印度业务占了PayU在2019财年处理的9亿笔交易的一半以上,合并后公司的市场领导地位是导致这种逆转的原因。RauPayU扮演了一个更重要的角色,而Gupta今年早些时候离开了PayU,去寻求另一个创业机会。

LazyPay是印度PayU公司的一款产品,为在线购物者提供快速便捷的小额贷款结帐服务。该公司的成立见证了“巨大的吸引力”,同时也是扭亏为盈的关键。

PayU India此后对PaySenseZestPay进行了少数股权投资,这两家初创公司利用数据提供数字信贷,作为向消费者贷款领域发起的更大规模战略进军的一部分。Mukherjee“我们的最终目标,是成为一个全面的金融服务提供商。

外卖先锋

就在Naspers201812月在印度教育科技初创公司Byju 's5.4亿美元融资轮中投资了1.74亿美元几天后,Naspers又在外卖服务公司Swiggy投资6.37亿美元,领导了其10亿美元的H轮融资。教育科技和外卖这两个领域,都体现了Naspers对利用技术满足主要社会需求的双重关注

值得一提的是,这两笔投资都是与腾讯一起进行的。以Byjus为例,这家中国企业集团是第一家在前一轮融资中注入资金的企业,而在Swiggy的最新一轮融资中,腾讯也紧随Naspers的步伐。

van Dijk承认:“我们与腾讯的朋友讨论(投资)机会。

不同之处在于,对Byjus的投资是Naspers与这家初创公司的第一次交集。而在Swiggy的融资轮次中,是Naspers第四次在外卖平台上“加倍下注”。Swiggy自称是印度最大的外卖平台,在500多个城市拥有14.5万家餐厅合作伙伴。Naspers在这家初创公司的持股比例现在接近40%

Naspers是外卖领域的先行者,”Sharma说,他指的是该集团对巴西iFood和德国Delivery Hero的投资。他补充道:我们认为,外卖领域目前仍处于起步阶段。”例如,印度家庭平均每年订购一餐,而美国为13餐,英国为10餐,这表明了潜在的增长空间。手机普及率的提高、人口向城市中心迁移以及消费者生活方式的改变(他们更喜欢便捷),都是有利因素。”

但是,为什么像Swiggy这样的公司还没有盈利呢?“我们有一个实现盈利的强大计划,”Sharma说,“但这不是我们可以公开讨论的。”尽管如此,当Naspers2016年首次与Swiggy会谈时,这家初创公司的核心市场在单位经济上是盈利的,尽管它采用的是自营交付模式,不像iFoodDelivery Hero采用第三方物流。

创始人的远见、胆识、干劲和执行力让他们与众不同,”Sharma说。

Naspers是一位富有远见的全球投资者。Swiggy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Sriharsha Majety表示:“从长期角度看,这是我们合适的合作伙伴……自从Naspers加入后,我们在规模上变得更好了。”他表示,自Naspers20176月进行第一轮融资以来,交易量增长了10倍。

Swiggy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Sriharsha Majety

寻找下一个腾讯

Naspers2019年年报显示了其战略的有效性。该公司在Prosus旗下的互联网投资带来了190亿美元的收入和33亿美元的交易利润,高于18财年的164亿美元和30亿美元 (几乎所有的收入都来自网络业务,Naspers的传统媒体业务仅占收入的1%到2%)

它的分类广告业务第一次实现了总体盈利,由印度业务主导的支付业务总体上实现了运营盈利,Naspers22亿美元向沃尔玛出售了其在电子商务企业Flipkart的股份,内部回报率(IRR)29%“我们仍然看好Flipkart,”van Dijk说。“但我们希望成为战略上的长期合作伙伴。随着沃尔玛的加入,我们都知道未来会发生变化,所以我们退出了。”

另一个关键举措是,今年早些时候,Naspers将其在MMT43%股份换成了携程5.6%的股份。通过这笔交易,这家中国旅游运营商以49%的股份成为MMT的最大股东,而Naspers的内部收益率为24%

Naspers一直是一个伟大的合作伙伴,”MMT的创始人Deep Kalra表示,但我们都觉得,与携程的协同效应会更大……Naspers仍通过携程进行投资

JefferiesRumph补充道(从这笔交易)你可以看出,Naspers的策略,是做坚持站到最后的那个人。

Prosus上市并不是Naspers解决股票折价的唯一尝试。2018年,Naspers首次减持腾讯股份,从33%减持至31%,净赚96亿美元。今年,它将Bekker1985年创立的付费电视业务MultiChoice剥离出来,成为约翰内斯堡证交所的一个独立实体。Naspers股价折让率随后从约50%降低至35%

Naspers希望阿姆斯特丹的上市能进一步降低折扣,但Rumph认为,这只会部分实现目标。他表示:股价下跌的部分原因还在于Naspers的企业集团结构和治理问题,而上市无法缓解这些问题。Naspers有一个投票结构,赋予一小部分内部人士超级投票权。这防止了激进的股东在出现问题时向管理层发起挑战。

Rumph:“这很遗憾,因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Naspers被腾讯所掩盖的其他投资就会得到应有的回报。

即便如此,Naspers的高管们仍在开疆拓土,忙着寻找下一个领域。“机器学习将是下一个大事件,”van Dijk预测。那么,Naspers能否复制在腾讯的押注,抑或是发现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van Dijk笑了起来,说道:“每个人都在寻找下一个腾讯。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