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国际化十年回望: 2015年成为分水岭,金融开放蓄力再出发

作者: 彭博

来源:彭博终端

  • 中国2009年起积极推动人民币国际化,2015年汇率贬值后进程放缓

  • 近年政策重点转向国内金融市场开放,吸引外资增持人民币金融资产

人民币国际化走过第一个十年,有得意也有失意。虽未摆脱贬值压力和贸易冲突等不利因素,中国未来如能潜心培养市场使用需求、清除使用障碍,静候内外部环境改善,人民币国际化新的突破依然可期。

从2009年启动与全球各国和地区签署大规模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并开始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以来,人民币离岸市场从无到有逐渐壮大。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SDR),汇率市场化改革推进,国内金融市场加速开放,外资持有人民币股债资产规模创出历史新高。人民币的功能从贸易结算,开始走向储备和投资货币。

“过去十年,人民币国际化的功能主要体现在国际支付和结算方面,今后的方向将是使人民币成为可自由使用货币,”中国央行在今年8月出版的人民币国际化报告中强调,这将是一个市场驱动和水到渠成的市场化过程。

“人民币的国际化之旅将继续下去,即使进程会有所反复,也永远不会逆转,”汇丰银行高级亚洲外汇策略师王菊在采访中说,如果中美贸易摩擦得以缓解、美元上行周期结束、中国去杠杆战役结束,中国在可预见的未来,仍然能在人民币国际化和汇改方面取得更大的进步。

香港金管局助理总裁陈维民在邮件中回复彭博问询称,预计未来国际投资者对人民币资产的需求还会继续增长,金管局将继续加强互联互通建设,包括扩大产品范围和拓展新的渠道,同时还将进一步拓展大湾区的金融服务。

NatWest Markets高级宏观策略师Mansoor Mohi-uddin在上周报告中预计,未来三十年内人民币有望和欧元竞争替代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他在采访中说,中国在资本账户开放问题上保持谨慎可以理解。“只要外部环境企稳,监管层就有多重动机去尝试加快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

遭遇瓶颈

2015年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一个分水岭。人民币的离岸市场诞生之初,趁着汇率升值和诸多利好政策之机,离岸人民币存量快速上升、国际交易排名水涨船高,加上2015年的人民币中间价市场化改革,都为IMF将人民币纳入SDR打下坚实基础。

不过,从2014年开始,中国国际收支状况开始恶化,资金外流压力加大,积累的贬值压力于2015年8.11汇改后集中释放,引发大量资金恐慌性外逃,其中人民币贸易结算也是重要流出渠道之一,央行自此加强了跨境资金管理。

经此波折,人民币离岸市场元气大伤,香港资金池存量几近腰斩,只在近两年随着汇率开始双向波动、境内金融市场加速开放之后,香港的人民币存款才出现温和回升。

“周期性宏观金融因素是人民币国际化陷入停滞的直接原因,”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张明在采访中说,人民币贬值及中美利差收窄,都降低了非居民持有人民币资产的动机;此外央行的资本外流管制、国内金融风险暴露,也都制约了国际化进程。

央行在人民币国际化报告中提出,未来将继续消除人民币使用障碍,推进贸易投资便利化试点,推动国内金融市场双向开放,便利境外投资者使用人民币投资境内债券和股票,并引导离岸人民币市场与在岸市场良性互动、深度整合。

换档慢行

人民币国际化努力遭遇逆风后,中国也在调整策略。张明说,中国从2018年起似乎已经在转换人民币国际化的主导策略,新的策略组合包括推出人民币计价的石油期货交易、加大国内金融市场开放力度,以及在“一带一路”建设与投资中更多使用人民币计价与结算。

他预测,未来的国际化进程将会更多受到真实需求而非套利活动的驱动,从而变得更加平稳、更可持续。

Natwest的Mansoor Mohi-uddin也认为,中国有可能会坚持使用人民币来支付其石油进口,这将令离岸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体系的影响大增。他并称,如果中国不允许境内投资者购买海外资产,资本流入带来的本币升值压力将伤及中国的出口竞争力。

即便如此,部分市场人士仍对于人民币国际化前景心存疑虑。Monex驻伦敦的外汇分析师Simon Harvey表示,虽然中国经济体量远超澳大利亚或加拿大,但人民币的国际储备份额却落后很多,“储备货币都有完全自由浮动的汇率,所属国是自由市场经济体,资本账户也是开放的。”

牛津大学中国中心研究员George Magnus也表示,中国而言,作为一个经常项目顺差、同时又对资本流出进行严格管理的国家,很难做到真正的货币国际化。

汇丰王菊表示,未来国际投资者仍有投资于人民币资产的需求,中国去杠杆、打破债务隐性担保也会减少长期系统风险,但外部不确定性、贸易摩擦还将是最大的挑战,这会造成人民币贬值和资本流出。“中国的开放和汇改不会停止,但都需要耐心,”她总结说。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