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忽视的风险:WTO今日部分停摆!

作者:梁中华 李俊

来源:李迅雷金融与投资

在WTO的运行规则中,如果贸易争议的双方对专家组的裁定不满意,可以向上诉机构申诉,获得最终裁决。所以作为贸易纠纷领域的“最高法院”,WTO上诉机构对于维护WTO规则的运行,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而12月10日起,随着两位上诉机构法官的到期离任,WTO上诉机构将停摆,在全球各国贸易摩擦不断的情况下,这将是对自由贸易的一棒重击。

1WTO危机将现:争端解决机制瘫痪。今年以来,WTO上诉机构法官仅余三名,且其中2位法官的任期将在2019年12月10日结束,上诉机构将因法官不足而停摆。上诉机构作为WTO贸易争端解决机制的重要环节,一旦停摆导致WTO面临瘫痪风险。

2WTO改革进展:争议集中在“特殊与差别待遇”。美国多次强调要求重新审视发展中国家地位问题,认为部分成员国经济发展迅速,不应再享受特殊与差别待遇。中国则认为,发展中成员虽然取得一定成绩,但与发达成员仍存在较大差距,有继续享受特殊与发展待遇的权利。

3全球贫富的百年变局:内部矛盾外部化。当前全球贫富差距再度达到了阶段性的高点,各主要经济体内部问题加剧,很容易产生内部问题外部化的现象。WTO改革意见的巨大分歧,也反映了部分经济体面临巨大的内部矛盾,希望通过对自己有利的国家规则,将矛盾转嫁到外部。各国之间分歧摩擦增大,也会加剧经济贸易增长的不确定性。

1

WTO危机将现:争端解决机制或将瘫痪

WTO的上诉机构是国际贸易争端解决机制的关键环节。根据WTO规定,当两个经济体发生贸易争端时,将先诉求于贸易争端解决机制,其中一个关键环节就是,如果一方对专家组结论不满,可以向WTO上诉机构进行申诉,上诉法官做出的判断将是最终裁决,双方必须遵守。可见,WTO上诉机构对于贸易争端的解决发挥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而当前,WTO的上诉机构将因法官数量不足而停摆。上诉机构通常由7名法官组成,任何一个贸易争端案件都需要至少3名法官审理,当前法官总人数仅余三名,且其中2位法官的任期将在2019年12月10日结束。受到美国持续阻挠的影响,上诉机构法官遴选程序一直无法启动,上诉机构即将因法官不足而停摆,贸易争端解决机制将失灵,WTO规则的执行也将遭遇挑战,WTO面临瘫痪风险。

上诉机构法官遴选工作推迟的一个关键因素是,各成员国对WTO改革的诉求仍难以达成共识。那么,经过了多次协商,今年WTO改革争论的焦点是什么呢?

2

WTO改革进展:争议集中在“特殊与差别待遇”

各方关于WTO改革的诉求仍难协调,今年主要集中在“特殊与差别待遇”方面。自2017年开始,多个经济体提交了关于WTO的改革意见,主要涉及WTO贸易争端解决透明度、上诉机构法官遴选、上诉机构审理效率以及发展中国家特殊与差别待遇等问题,由于各方利益难以协调,一直未达成共识。而今年以来,各国争论的焦点主要集中在发展中国家“特殊与差别待遇”问题上。

美国今年以来多次强调要重新审视发展中国家地位问题。美国认为,当前发展中国家没有统一衡量的标准,这使得一些自称发展中国家的成员国享受了差别与特殊待遇,损害了其他成员国的利益。例如,从购买力平价衡量的人均国民总收入来看,世界上前10富裕的经济体中有半数以上是发展中国家。

与此同时,美国在《备忘录》中直接声称不认可中国的发展中国家地位。美国认为中国当前几乎所有指标都与发展中国家地位不符,如国内生产总值位居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商品出口占全球份额高达13%,且连续10年成为全球最大商品出口国等等。

除此之外,美国认为OECD成员国、G20成员国以及高收入国家(按世行标准)或商品贸易占全球份额不少于0.5%的国家都不应再享受差别与特殊待遇,并声称会单方面不再承认部分成员国的发展中国家地位。

中国则强调成员之间存在全方位差距,应尊重发展中成员国享有特殊与差别待遇的权利。一方面,WTO成员国主要以中低收入国家为主,根据世界银行最新标准,WTO成员国中高收入国家占比为35%,其他国家占比则高达65%,特殊与差别待遇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依然具有重大意义和作用。

另一方面,发展中成员与发达成员之间仍存在较大差距。中国认为,发展中成员虽然在经贸方面取得了较快的进步,但是与发达成员仍存在较大差距。例如,2018年美国人均GDP高达62641美元,而中国、印度、南非、巴西以及其他许多发展中成员不足1万美元;2016年占全球人口85%的发展中成员,服务贸易出口尚不足全球的30%等等。

与此同时,中国始终处于发展中国家的行列,应当享有特殊和差别待遇。中国与发达成员也存在较大差距,例如,中国2018年人均GDP达 9771美元,仅相当于美日欧上世纪70-80年代水平;2017年每百万人中科研人员仅1235人,甚至不及美日欧90年代水平。

欧盟也在2018年就提出了关于WTO的改革提议,强调更加灵活的谈判机制,设立新规解决产业补贴、知识产权和强制技术转让等问题,重新制定“发展中国家”的标准和待遇方案,建立更加有效透明的争端解决机制,提高WTO的透明度和监督职能等。

除此之外,今年更多的发展中成员与中国表达了相同的诉求,认为特殊与差别待遇是保障发展中成员发展与进步的重要因素,个别成员忽视了发展中成员与发达成员之间的全方位差距。

3

全球贫富的百年变局:内部矛盾外部化

过去两百多年的时间里,全球经历了经济增长-贫富差距扩大-缩小贫富差距-经济再增长-贫富差距再扩大的循环。当前全球贫富差距再度达到了阶段性的高点,各主要经济体内部问题加剧,很容易产生内部问题外部化的现象。WTO改革意见的巨大分歧,也反映了部分经济体面临巨大的内部矛盾,希望通过对自己有利的国家规则,将矛盾转嫁到外部。各国之间分歧摩擦增大,也会加剧经济贸易增长的不确定性。

全球范围内的单边主义更加盛行。例如,美国与中国的贸易问题一直未能得到妥善解决,今年以来美国又宣布对欧盟、法国、巴西、阿根廷等经济体加征关税。此外,近年各国贸易限制措施也不断创出新高,在2018年10月中旬至2019年5月中旬期间,WTO成员实施的限制进口措施涉及约3395亿美元贸易额,较2012年10月数据统计以来的平均值高出44%。

在全球经贸走弱的背景下,若WTO上诉机制出现停摆,贸易限制措施规模或扩大、单边主义或更加盛行,全球经贸难言企稳。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