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转债定价体系“双溢价”,折射银行股价值洼地

作者:张俊鸣

来源:红刊财经

可转债今年迎来大扩容,年内累计发行规模超过2200亿元,是去年同期的近四倍,这其中银行发行的可转债就超过1300亿元,不仅占比过半,更超过去五年的总和。虽然目前仍在交易的银行转债仅有8只,从家数来说在总数接近200家的可转债中占比不大,但市值却占据了相当高的比例。值得关注的是,在今年可转债的大扩容过程中,市场价格的表现总体平稳,大部分可转债都维持在面值11元以上,而“巨无霸”级的银行转债,更是清一色站稳百元大关,其中11月15日上市、规模高达500亿元的浦发银行可转债,在顶住大股东配售部分大规模减持套现的压力之后,价格依然表现平稳。显然,目前的大扩容并未引发存量转债的下跌,价格整体坚挺的背后是中长线资金的介入和锁仓。

事实上,目前衡量可转债内在价值的转股溢价率,大部分转债都是正数,也就是正股价低于转股价;换言之,如果投资者以100元平价买入可转债,然后转换成股票是无利可图的。如果看好相应正股的价格,在二级市场直接买入也远比通过转债转股要划算。同时,如果不进行转股,只把转债视为普通债券持有,其较低的票面利率也显著低于一年期存款利率,并不具备太多投资价值。因此,目前可转债市场的定价体系,呈现出大部分转债价格高于100元,且转股溢价率为正的“双溢价”,只能说明转债市场的主流投资者认为,转债具备较高的时间价值。通俗地说,这个时间价值就是预期转债对应的正股在转债到期之前,至少会有一波上升行情,让股价显著高于转股价,赋予可转债实现转股的价值。

“双溢价”带来的预期以及由此展现的定价体系是否合理?笔者认为合理。从历史上看,A股市场上绝大部分的可转债最终都实现了转股,这是支撑当前预期的最关键因素。从客观条件来看,目前市场总体处于低位,有利于股价未来走出一波行情实现转股;从主观意图来说,上市公司有通过促进转股降低资产负债率的意愿,即使股价起色不大,上市公司也可以通过下调转股价,使之低于正股价格来实现转股的目标。如果再考虑到转债市场上机构投资者持仓比例较高,这一定价体系的可靠性就更高。因此,即使是不投资可转债的散户,对这一定价体系折射出的乐观预期,也需要高度关注。

相比中小盘股具备较大的波动性,更容易通过短期消息或题材的刺激实现转股目的,大盘股的可转债持续“双溢价”,更多反映出对应正股的内在价值。特别是市值庞大的银行股,转债市场定价体系给出“双溢价”,更进一步强化其“价值洼地”的色彩。因为银行股的业绩普遍较好,净资产较高且持续增长,制约了上市公司通过下调转股价来促进转股的空间,部分转股价低于净资产的公司甚至已经不可能进一步下调转股价。在这样的情形下,要实现转股唯有股价上涨一途;对看好股价中期走势的投资者来说,目前的价格买转债不如直接买正股。

历史上看,无论是今年的平安银行、常熟银行、宁波银行,还是更早的民生银行、工商银行、中国银行等,都是通过正股价格的走高,带动转债的上涨,进而触发强制赎回条款而实现转股的。以平安银行为例,其可转债从今年一月份发行到八月份下市,上涨约25%,而同期正股价格则上涨超过50%,表现远强于转债。而平银转债年内上市和下市,存续期仅有八个月左右,时间之短也是以往转债比较罕见的。这其中和转债约定的阶梯式利息或许有关,随着时间的推移,上市公司对转债持有人支付的年息也逐步走高,从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角度来看,自然是在进入转股期之后尽快转股为好。对投资者来说,上市公司促进转股、且时间越快越好的主观动力,正是低吸买入正股、享受“抬轿”的绝佳时机。笔者重点观察的品种包括目前7只正股价低于转股价及净资产的银行股,理论上来说要实现转股,股价必须要上涨到目前的转股价以上,股价和这两个数值较低者差距越大的品种,内在的投资价值就越大。

附表:正股价低于转股价、净资产的银行股

(备注:理论涨幅为现价和转股价、净资产较低者的差距)

除了存量转债的转股需求之外,一些已经获批但尚未发行转债的银行,在目前股价远低于净资产的情况下,想要顺利发行转债的难度较大,只有股价上涨才能化解发行的阻力。因此,对于一些有发行转债计划,且股价大幅破净、估值极低的银行股,投资者也可适当观察,捕捉其内在投资价值带来的机会,如交通银行。即使不考虑可转债转股引发的投资机会,银行股目前极低的估值、较高的股息率也具备较好的投资价值,投资风险也相对有限,相比其它大部分股票具备较高的确定性,可谓攻守皆宜的品种。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