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扭亏论”非公司观点!酷派集团(02369.HK)暴跌20%,未来之路在何方?

今日,酷派低开13.46%,截止收盘,股价下挫20%至0.2港元,最新总市值为10亿港元。

(图片来源:wind)

消息面上,主要是公司于昨晚澄清了执行董事及行政总裁梁锐关于业绩的说法。

12与6日,酷派集团在北京召开全体员工大会,酷派集团CEO梁锐表示:“截止2018年,公司还处于亏损,今年7月成功复牌后,每个月开始盈利,今年可以做到不亏损,明年争取实现扭亏为盈。”

受此消息的影响,酷派昨日受资金追捧,股价暴涨近6成。

但昨晚公司发澄清公告称,梁锐确认相关陈述仅为其对员工的期望,且并不反映对本公司未来营运、财务或业务状况的任何预测。公司谨此强调其并未做出任何预测。

7月19日,酷派成功复牌,公司宣称在延续运营商定制服务的同时,还将向印度市场推出公司研发的5G手机,9月,公司推出一款名为“Coolpad26臻藏版”的新手机,然而一系列的动作并没有被资本市场买账,复牌后股价一路走低,累计至今跌幅超6成,这不禁让人发问,中华酷联的未来之路到底在哪?

中期净利亏损0.26亿港元

2019年8月25日,酷派集团发布了股票复牌后的第一份成绩单,这份财报与其早年间的高光时刻无法比拟。

2019年上半年,酷派实现营业收入6.58亿港元,同比下降18.1%,净利亏损2682.8万港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8%。

公司表示,营收下降主要由于报告期内中国大陆的智能手机市场竞争加剧及国内市场购买订单继续缩减所致。

由于公司在国内手机市场几近丧失,公司的营收基本靠在国外卖手机,根据中报显示,酷派在美国市场的销售净额占集团总销售净额的88%,这主要包括两方面的业务,一是通过与当地的电信运营商合作智能手机,一是通过与美国亚马逊网站合作的智能配件。”

image.png

(图片来源:wind)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认为,“酷派即使是在美国市场,也只能通过与运营商合作推出定制机的方式维持经营,但这并非长久之计。

值得一提的是,与2018年亏损4.1亿港元相比,2019年上半年酷派的亏损额度已经大幅收窄,酷派表示,报告期内亏损额减少主要系公司在万咖壹联有限公司股份的股本投资的公平价值增加产生的收益所致。

image.png

(图片来源:wind)

由于公司业绩连续3年亏损,酷派对其经营发展方面的投入也在大幅收缩,作为研发及销售手机的高科技企业而言,2019年上半年酷派的研发支出仅为0.57亿港元,让市场人士大跌眼镜。

在现金流方面,2019年中报显示,公司现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21亿元,应收账款为7.9亿元,但是对于一个以手机业务为主营业务的科技公司来讲,仅靠这点资金来维系公司的运营,减值是车水杯薪,公司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

image.png

(图片来源:wind)

未来继续卖手机或者进军地产行业?

获京基集团入主之后的酷派,未来到底走向何方是市场关注的焦点。

7月19日,陈家俊通过官方微博发布“致酷派人的一封信”,对公司来说,发展5G手机的最大优势在于其在长期发展中所积累的运营商资源与技术专利,这也是酷派集团继以生存的重要基础。

从公司成立以来,酷派就是一家与运营商紧密捆绑的手机生产商,目前公司的手机业务也是紧紧围绕运营商展开,主要分布在美国、东南亚等区域。据市场相关人士表示,与其它手机生产商而言,酷派拥有丰富分运营经验以及相关专利,这或许是酷派在5G商用阶段仅存的优势。

而对于5G方面的布局,酷派表示,公司作为5G标准制定方之一,截止到2018年年底,已经提交超过100项5G小基站产品Small Cell的专利申请。

值得一提的是,日前,高通在骁龙技术峰会上正式发布了两款全新的骁龙5G移动平台骁龙865系列和骁龙765系列,酷派是其合作成员之一。

不过,据市场相关人士表示,以酷派目前的研发实力来说,是难以与华为、苹果、三星等主流厂商相提并论,并且研发5G需要大量的资金以及人才的支持,从上文得知,酷派的现金流较为紧张,并且为了节省开支,公司员工也已经裁掉了一大半,形式较为严峻。并且酷派如何去应对国内外大牌厂商的竞争去抢占市场份额,也是困难重重。

此外,5G发展前景虽然充满了机遇,但是由于其产能不足以及价格过高等因素再叠加网络建设仍处于初期建设阶段,5G手机能否快速普及,还是未知数。

值得一提的是,据一些业内人士预测,今后酷派或进军地产行业。

在创始人郭德英时代,酷派曾买下许多地块,在深圳、东莞、河源、郑州等地均有布局,其价值已超百亿元。

其中,包括超过3万平米的深圳南山高新产业园酷派信息港地块,以及占地面积超10万平米的东莞松山湖地块。

由于集团长期亏损,近两年已经出售了不少的土地资产来缓解资金压力,据了解,2018年7月,酷派以1.18亿港元、1.12亿港元分别出售了位于深圳的投资物业和酷派旗下一家全资附属公司80%的股权。2019年4月,酷派又以2.36亿元的价格出售位于西安的一块地皮。

值得一提的是,正因为公司拥有大量的土地资源,2018年5月,在酷派四处举债的过程中,碧桂园、星河地产、京基地产等地产公司都对其抛出了橄榄枝,京基家族甚至火速向酷派借款5个亿,并且还提出了无需抵押或者担保的条件,由此才有了后来的入主酷派。

业内人士表示,随着京基系的入主,酷派可能会从地产着手寻求新的发展机遇,但就目前为止,酷派还未向外界披露进军地产行业的相关消息。

酷派高管曾表示,酷派这么多年积累了很多市值不菲的地产资源,会盘活这部分资源。

相关人士表示,目前国内的地产黄金时期已经过去,切入产业地产对于地产商而言,不失为一个转型的良机,但产业园性质的土地难以在短时间内转变为商业地产。

整体而言,从今年初的高管大换血、成功复牌、推出新手机…等一系列的动作来看,酷派真的归来了,未来在股东的带领之下,又会驶向何方,值得关注。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