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长春:美国就业市场究竟该如何看?

作者:国君宏观花长春、田玉铎

来源:宏观长春

导读

本周聚焦美国就业数据——非农和ADP就业数据的走势异步,原因可能是什么,该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摘要

本周聚焦:美国本周公布了非农和ADP就业数据,二者走势严重异步,结合二者统计上的技术差别及非农就业结构,认为更应该相信ADP

1)本月非农就业受到汽车罢工事件影响明显,此前汽车及零部件行业新增就业波动在2000人左右,而本月增4.3万,上月则减少4.1万,净影响超8万人;

2)非农就业数据按照期间内的“付薪次数”统计就业人数,而ADP对此进行调整,避免重复统计。

3)非农就业数据为调查数据,公布的数据为90%置信区间下估计值,波动较大;ADP就业数据通过数据库“自动”采集。

此外,历史上非农就业总人数-ADP就业总人数与制造业PMI走势负相关,08年危机前曾大幅度走高,分析认为可能与非农就业数据在就业变动频繁期对就业数据存在高估有关。

综上,认为对非农就业的“强劲”增长不宜过度解读,更应该相信ADP就业数据。

国内经济:下游需求偏弱,工业品价格多有上涨,银行间利率平稳

(1)下游:房地产销售增速略有恢复,土地成交增速放缓。

(2)中游:高炉开工率持续回升,发电耗煤增速回落,螺纹钢价格有小幅回落,水泥价格显著上涨。

(3)上游:原油、铁矿石价格小幅上升,铜价格小幅回落。

(4)食品:猪肉价格小幅回落,蔬菜价格上升。

(5)货币:银行间利率有所下行、人民币汇率较为平稳。

大类资产价格:股市整体表现良好,债券震荡,大宗商品价格工业品普遍上涨。

国内外政策:(1)政治局会议强调稳经济。(2) 消费税法立法推进,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3) 央行进行MLF投放,超额投放,利率维持。(4)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表决通过弹劾特朗普调查报告。(5)商务部发言人表示,如果双方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应该相应降低关税。

下周关注:中国通胀、金融数据,美联储议息会议

正文

一、本周焦点:两就业数据的三点区别与一条历史规律

本周,我们结合近期美国的经济、政治形势,发布了全球央行观察系列——《美国政治、经济最新形势综评:降息仍必须》,认为在制造业低迷、就业市场松动及企业资本开支下滑的背景下,面临国内的两党博弈和国际的中美博弈,美联储在2020年仍须降息支撑经济。

周五公布的非农数据又超预期强劲,与ADP数据出现明显背离,给投资者带来一定的困惑。仅考虑非农就业中的私人部门,11月新增就业人数为25.4万,而ADP新增就业人数(仅含私人部门)仅为6.6万。二者长期变动基本一直,然而11月却出现巨大裂口。

周五公布的非农数据不仅12月数据大幅度增长,同时也对9月以来的数据进行了上修,从而最近三个月平均新增非农就业达到了20.5万。

由于ADP的就业数据会参考美国劳工部的行业结构进行调整,因此二者的行业结构基本一致。此外,总体覆盖的就业规模也比较接近,目前均在1.29亿左右(私人部门就业)

因此,二者出现较大背离,值得关注。通过对二者的调查方法、样本及数据计算方法的分析,认为主要有三点不同。此外,非农数据的不确定性偏高,不宜对本月数据过度解读。

1.1. 三点区别——非农波动更大

1.1.1. 样本量接近,数据获取方式不同——90%置信区间下,非农数据波动较高

非农就业数据主要是通过两个调查数据得到,分别为家庭调查(the Current Population Survey ——CPS; household survey)和企业调查(the Current Employment Statistics survey-CES; establishment survey)(以下简称CES)。非农新增就业的数据主要来自CES。CES的样本包括大约142,000个商业和政府机构来代表689,000个工作地点(individual worksites)大约代表了所有非农薪资雇员的1/3。然而,需要强调的是,该数据是通过调查的方式得来。因此,在美国劳工部在技术说明中也明确指出,该数据会具有抽样的误差,并举例说明在考虑90%置信区间的情况下,需要对估计的数据加/减110,000人(文件没有明确给出目前的标准差情况),文件进一步说明如果当月新增就业为5000人,严格地讲其实只是样本的均值,实际是否出现非农就业人数的增长还存在不确定性,因为减去110,000就成为负值了。

而ADP(Automatic Data Processing, Inc)的就业数据则是通过其自身的工资和薪酬数据库获得,不依赖调查数据。ADP是一家人力资源系统的服务公司。1949年,身为会计师的HenryTaub与合伙人一起成立了“自动薪酬公司”,开始提供薪酬服务。如今ADP在全球100多个国家为650,000多家客户提供全方位的人力资本管理解决方案。2016财年ADP全球营业额达120亿美元,位居2016美国财富500强第248位。

ADP覆盖的公司达到了约六分之一的美国私人公司,同时ADP在其提供的技术说明中强调,由于自身的系统直接与公司连接,可以在BLS之前即获取到关于就业情况的数据。因此,相比较而言,ADP数据相对更稳定和及时。

1.1.2.“付薪”计数与“按人”计数

ADP和非农就业数据都是通过薪酬的数据来推断就业数据的。然而非农就业数据是把统计期内所有的付薪次数作为了就业人数来统计,如果一个人在多地领取薪水,则非农就业的统计中会重复计算该人的就业情况,从而导致就业数据的高估。

而ADP则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调整和处理,从而避免对就业人数的重复计算。

1.1.3. 自回归模型与多项式模型的调整

二者对对数据进行季节性调整。除此之外,劳工部利用了失业保险的相关数据,建立ARIMA模型供给新出生人口与死亡人口对数据的影响。由于是调查抽样,劳工部每年都会对抽样的样本进行调整,同时对近5年的数据进行调整。

ADP的数据则为了更好地体现宏观经济的运行情况,利用行业就业数据(13个行业)、失业保险申领数据、密歇根大学消费信心指数、油价、综合领先指数等构建多元回归模型,从而利用模型预测的结果为总体数据的估计提供参考。

因此,ADP就业数据和非农就业数据有较大的差异,而ADP就业数据在对行业就业人数进行调整等方面也会参考非农就业数据。由于ADP数据通过系统自动采集,相对平稳,非农数据则波动较大

1.2.汽车罢工事件的影响

就11月当期的数据而言,非农就业数据因为汽车行业罢工所导致的汽车及零部件行业的就业人数的波动构成了数据大幅度走高的重要原因,10月汽车及零部件行业减少了4.3万,而11月则相应增加了4.1,而此前该项数据仅在2000人左右波动。而ADP数据虽然没有细分的汽车及零部件行业的数据,但是从大类制造业数据来看,在最近3个月保持了相对平稳,分别为减少2000人,7000人和6000人,凸显了数据的平稳性。

因此,对非农数据的强劲,认为更多的是汽车罢工事件冲击叠加统计技术上的“缺陷”,导致数据单月走强。从3个月的移动平均的情况看,非农就业仅维持了温和上涨。

1.3.一条历史线索——非农就业与ADP就业数据的裂口

在市场对非农数据增长强劲而欢欣鼓舞的时候,回顾历史数据,我们惊奇地发现,在2008年前,非农数据曾经连续超越ADP就业数据,从而导致总体就业人数方面,非农口径较ADP口径大幅度提升。将该数据与ISM制造业PMI指数进行叠加,我们也发现,当非农就业与ADP就业裂口加大的时候,多对应制造业PMI指数的走弱。

结合此前对二者差异的分析,出现这种原因我们认为可能与数据采集的及时性有关。在就业市场出现变化较快的时候,如离职(包括主动与非主动)情况增加,ADP的数据可以更快的反应这样的数据,而非农就业可能因为离职期间支付薪酬、补偿等支付信息反而增加了就业人数。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