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撤出中国,重仓印度

作者:王倩 

来源:志象网

11月21日,YC宣布从中国“撤退”,撤销原由陆奇带领的中国分支。这距离它进驻中国仅仅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而就在4天,YC中国还带领22家创业公司进行了路演。

撤出中国,YC的下一站在哪里?答案是印度。

2005年成立以来,声名卓著的硅谷创业加速器Y Combinator(YC)第一次来到了印度。前不久,YC在印度对创业公司进行了现场面试,寻找下一个潜在的独角兽。

这场“狩猎”由YC新任总裁Geoff Ralston带领,他于今年5月接替了Sam Altman。在担任这个角色之前,Ralston是YC八年的合伙人。

YC的投资组合由2000家公司组成,总价值超过1500亿美元,其中包括如Airbnb、Stripe、Dropbox和DoorDash等20家独角兽。

Ralston表示,印度是YC执意坚守的目的地,YC加速器正寻求投资更多的印度独角兽。采访中,他谈到了能够建立上十亿美元公司的创始人的特点,以及印度的创业机遇。

YC总裁Geoff Ralston

问:在印度完成现场面试后,感觉如何?

答:这有点像实验。我们试图用几种方法去探索和改进模型。所以,我们率先在印度开展这项工作,现场面试。我们收到了比以前更多的邀请,并且为公司提供了比以往更多的资金,进行得非常顺利,今年秋天我们还会在印度继续开展,也计划着在特拉维夫和巴黎两地进行。

印度初创企业和创始人提供着巨大的机遇,诸多原因中的一个是有真正的聪明人,也就是公司的创始人。

问:今年夏天,YC在印度挑选的初创企业数量破纪录,它们未来的前景如何?

答:我们收到了创纪录的申请数量,大约150家,上次只有100名左右。我认为印度市场的发展正在呈现出一个S曲线。有趣的是,每种文化都不一样,这里有我们之前没想到的全新机会,这对于初创企业来说是完美的。

问:你提到金融服务是一个有趣的领域,你还对其他哪些领域感兴趣?

答:我们不这么看特定领域。机遇之风让创业者敞开心扉,并把他们吹向我们,我们帮助他们取得成功。有时因为想激发灵感,我们会谈论自己认为有趣的领域,但我不想发号施令,不想制定规则。

问:今年你将再次在印度进行面试,会考虑在印度设立办公室吗?

答:不,我认为这没有帮助。我认为你应该把我们当成斯坦福一样。在这里呆三个月,学到你如何去证明自己成功的可能性。我们在印度没有办公室,但这并不影响类似Razorpay(支付公司)或ClearTax(税务管理)这样的独角兽公司快速成长。

问:这些印度公司中,哪一家可能成为下一只独角兽?

答:成长阶段的公司是独角兽的潜力股,他们都朝着这个方向取得了巨大的进步,都有可能成为下一只独角兽企业,所以我们尽可能多地帮助他们。

这不是自私自利的行为,我们坚信可以帮助有梦想的创始人建设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我们传达给创始人的一个核心信息是,他们应该建造人们真正想要的东西,更深层次的理念是他们应该努力创造一个人们想要的世界。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观点,我们认为YC投资的创始人通常都有。

问:选择初创企业时,你会考虑哪些核心特征?

答:不仅仅是有增长动力,适合市场的产品或其他东西,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创始人可以让我们相信,他可以建立价值十亿美元的公司。

问:如何找出潜在的独角兽?

答:这很难。我们做得好的是模式匹配。我们见过成千上万家公司,投资了数千家公司。所以,你有一种感觉,有时我们错了,有时甚至错得离谱。但一般来说,我们是对的。

准确找出一家独角兽企业非常难,即使拥有非常棒的创始人,但是有上百万个原因会导致一家创业公司失败、业绩平平,或者成功晋级独角兽俱乐部。

我们认为,能够成功的创始人应该拥有一系列特质——足智多谋、超强的能力、信念和热情,以及自信,一种奇怪的、甚至可以说有点矛盾的,自信到自负之间的特质,但也会听取好的建议。

问:软银宣布了其第二支愿景基金,会如何影响硅谷或印度的生态系统?

答:我认为现在整个投资生态里有很多钱。你必须明白,愿景基金的规模很大,他们支票上写的最小金额是1亿美元,他们对于萌芽阶段的初创公司并不感兴趣,而我们则更加灵活,我们开出的第一张支票是15万美元。因此,大型基金对我们的影响微乎其微。如果他们以后投向YC投过的公司,这对我们来说很可能是件好事。

它可能产生的影响是,会将更多资金推向更早期……如果A轮和B轮的资金更多,可能会推高估值,我们已经看到一些估值已经上升的迹象。

问:像Vinod Khosla这样的硅谷投资者表示,印度创业公司的质量有所提高。你同意吗?

答:100%同意。印度的创业公司,企业文化和生态系统需要时间的沉淀,而这已正在印度发生,印度市场本身有更多的机会。

问:加密币禁令、数据本地化需求,这些印度政府和监管机构的政策变化正在影响印度的创业公司。你怎么看?

答:一般来说,政府的干涉会阻碍创业公司的发展,而不是真正意义上帮助它们,这种情况随处可见。有时政府官员问我们,我们能做什么?我们的回答总是:“请不要挡道。请不要做任何事。”这并不意味着否定,有些监管是明智的,规范人们处理数据的方式,以及对成人和儿童安全问题的看法,这些都是好事。

很多时候,我们所投资的公司难以取得发展就是因为当地法律制度不合理。

在美国,合并、获得资金、做所有这些事情都非常容易。没有太多的规定,你不需要有律师来解决这个问题。当你这么做的时候,只会更难,让速度慢下来,降低了成功的可能性。印度政府是否能够足够聪明地置身事外,我不知道,但愿如此。

问:在美国,政府正在争论拆分巨无霸高科技公司。你怎么看这件事?

答:我的观点是,我们希望有这样的问题出现在我们投资的公司身上:他们发展得如此之大,以至于政府会想拆散它们,因为那时它们将有数千亿美元的估值。从YC的角度来看,这个压力不在我们身上。

顺便说一下,它们的存在确实不允许任何创业公司获得成功,但这些巨无霸高科技企业不会因为反竞争的原因而解体。而是因为,人们担心它们拥有比政府更大的权力,以至于会影响到每个人的日常生活。

我认为政府会有困难,我不知道是否有简单的解决办法。

问:印度已经引入了差别投票权。你对创始人控股或投资人控股有什么看法?

答:历史上,保持控股权的创始人一直把公司的最大利益放在心上,这是一件好事。

我想总的来说,没关系。我认为(创始人)有可能滥用差异投票权,投资人有责任关注这一点。投资者正在寻找巨大的回报,如果他们相信回报会很高,即使存在差异投票权他们也会接受。

差异投票权并没有阻止人们投资Facebook。或许,Facebook成为今天这样强大的公司,部分原因是扎克伯格能做出他想要的决定。

问:你认为印度会成为美国之外,YC投资最多公司的地方吗?

答:这个预测很难做出,但从短期来看,印度可能会占据主导地位。接下来的几批资金肯定是投向印度市场的。我们也将开始在其他地方进行面试,比如另一个大国巴西,但巴西的人口没有印度大。印度拥有十亿人口,所以,印度可能在一段时间内占据主导地位。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