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悦Tai疑似倒闭,十年偶像梦终破碎

作者:何天阳

来源:剁椒娱投

音悦Tai,曾经多少80后,90后记忆中的韩流第一站,在这个凛冬下也难抵“寒流”瓦解崩塌。

12月4日据多位微博大V爆料,知名音乐网站音悦Tai疑似倒闭,官网无法正常访问,仅首页和部分页面可以访问,视频也无法播放,无法搜索,评论消失,App也数据异常,并且已从App Store下架。大V@DC大叔透露,11月中旬网站和APP就不能正常访问了,11月底,官方微博账号被卖。更有网友发现,韩国音悦Tai微博账号已经疑似出售给莆田鞋商。

当天有媒体前往音悦Tai北京三里屯办公地点,发现大门紧闭,室内空无一人,办公设备已经全部清空,相关物业管理人员透露音悦Tai在两三个月前已经退租。

早在5月27日,音悦Tai就因拖欠坤音娱乐旗下艺人ONER超千万元专辑销售款项陷入舆论风波。在追讨欠款过程中,音悦台创始人人张斗承认专辑销售所得的款项1000万被挪用。

一石激起千层浪,坤音娱乐状告音悦Tai拖欠款项的事件曝光后,引起了业内广泛共鸣。其他音悦Tai的前员工、供应商也纷纷在微博上曝光其欠薪欠款,扯下了音悦Tai最后一块遮羞布。

作为国内粉丝文化的启蒙老师,巅峰时期的音悦Tai举办过群星云集的颁奖典礼,可谁又曾料到一朝倒闭沦落卖号给莆田。

正如歌中唱的,“一个一个偶像都不外如是,沉迷过的偶像一个个消失”。音悦Tai在捧红一个个偶像后,却频频错失风口,逐渐边缘化,最终消失在北京萧瑟的冬日里。

2009年音悦Tai创立,创始人张斗曾经是阿里巴巴元老级人物,工号126号。

张斗的女儿是Super Junior的粉丝,但在国内下载的MV经常画质模糊,追星体验不佳。在此契机下,音悦Tai高清的MV画质成为了初期最重要的差异化打法。

创立之初,音悦Tai以MV视频上传、播放为主要业务。

当时,韩流正在逐渐席卷中国,韩国三大娱乐公司SM、JYP和YG全力推出以东方神起、Super Junior、少女时代、bigbang等为代表的二代团、积极开拓海外市场的阶段。MV作为音乐与影像结合的新鲜形式,狙击了大量粉丝的追星需求。

好风借力,音悦Tai迅速成了日韩音乐粉的集中地,粉丝可在上面看偶像的演唱会视频或分享饭制MV。

随着韩国偶像的流行,中国内地粉丝开始接触到韩国的粉丝应援文化。这其中就包括刷音源、买专辑,让自家偶像在激烈的打榜期中脱颖而出。但不同于韩国成熟的打榜体系,国内市场缺乏具有权威性的应援平台和打榜渠道,音悦Tai的业务延展,正弥补了这一空白。

2011年,音悦Tai推出V榜,并成为了美国billboard的合作伙伴。而后又推出专辑版,专辑销量计入billbord相应合作榜单,这就彻底激活了国内粉丝们的战斗热情。同年,音悦Tai以4000万月活、400万日活的流量成绩成为国内排名第一的MV音乐网站。

随着音悦Tai V榜的权威性逐渐被饭圈认可,音悦Tai迎来了发展以来的巅峰时刻。

2013年,音悦Tai举办了“第一届音悦V榜年度盛典”,Super Junior一举拿下韩国最具人气歌手称号。后起之秀EXO的小分队EXO-M夺得了内地最佳新人团队。红毯之上,星光熠熠,但这样韩流的高光时刻并没有持续太久,随着2016年心照不宣的“限韩令”,音悦Tai的韩流命脉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但好在国内偶像市场也正迅速变化,以湖南卫视《超级女声》、《快乐男声》等选秀节目的横空出世,为音悦Tai输送了新鲜血液,李宇春、张靓颖、魏晨等一直是音悦V榜的热门选手。后续随着TFBOYS的出现,大量炙热的国内粉丝找到了给小偶像们刷战绩的根据地。

2014年TFBOYS超过Super Junior,在“第二届音悦V榜年度盛典”一举夺得最具人气歌手。至此,音悦V榜的专业性不断弱化,偶像属性逐渐加强,这也给日后埋下了爆发的暗线。

好景不长,2017年是音悦Tai信誉全面崩塌的一年。

在当年“第五届音乐节悦V榜年度盛典”的付费投票环节,粉丝为EXO砸入200万重金,却在最后关头败给了内地女团战斗少女ATF反超几十万,和“最受欢迎组合奖”擦肩而过。EXO粉丝质疑榜单黑幕,抵制与谩骂的舆论逐渐发酵,虽然官方出面解释是粉丝弄错投票制度,但也未能平息众怒。与此同时,音悦Tai被爆出陷入了资金链危急困境,大量员工离职,拖欠工资和社保。一时间,音悦Tai陷入众矢之的。

与此同时,随着粉丝们的野心日益见长,她们把目光看向了国际知名的billboard榜本身,放弃音悦V榜这个附庸品,音悦Tai在粉丝心中大势已去。

除了粉丝基础的崩塌,音悦Tai本身的运营模式也存在问题。粉丝文化的火爆给音悦Tai带来了大量用户与流量,但音悦Tai并没有探索出恰当的盈利模式。

发展早期,音悦Tai主要依靠打榜来带动平台会员充值业务,据悉会员打榜的1次是普通用户的1.1倍。但随着音悦V榜的含金量逐渐下滑,粉丝们不再热衷于榜单排名。

除此之外,音悦Tai也有设立过网上周边商城,业务占比一度高达总收入的近40%左右。但为了减小中间成本,音悦Tai商城的库存、物流都放在第三方,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购物体验再加上其他专业电商平台,以及海淘的迅速发展,音悦Tai的商城业务受到剧烈冲击。

随后的时间里,音悦Tai在粉丝经济的风口上浮浮沉沉,却始终没有找到正确的方向。

2015年,音悦Tai启动“音乐stage”计划培养练习生,从零开始养成,但在近年的练习生热潮中,终究没有见过其身影。

2018年,音悦Tai又联合优酷推出的打歌节目《音乐至上MUSIC ON》,张斗曾在内部会上说过,只要好好做这个项目,就有被阿里收购的可能。但随后由于优酷人事变动,该项目至今停滞,一起停滞的也有音悦Tai十年一觉的偶像梦。

虽然音悦Tai的追梦之旅戛然而止,但随着粉丝经济蛋糕越来越大,市场上不乏入场的新选手们。

据《QuestMobile Z世代洞察报告》,2018年Z世代因偶像推动的消费规模超过400亿,其中近一半为购买偶像代言、推荐或同款产品。

为了让小偶像们在活动或者节目上更有排面,寻常的用爱发电已经不能满足饭圈粉丝们的需求,Owhat、摩点、微打赏等粉丝集资App也顺势上线。

据锋芒智库统计,国内市场相对主流的追星App有近20款,粉丝可以在这些App上获取明星行程资讯、应援打榜和周边购买。据了解,仅《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两档综艺节目,Owhat和摩点两个平台的集资就有近7000万元。今年6月,爱奇艺也推出了针对粉丝的电商平台饭饭星球App。

据了解,之前在摩点App上集资提现会有3%的手续费,后来又改为不收取服务费。而Owhat对于粉丝集资则一直强调无手续费。集腋成裘,积少成多,以吴宣怡某次近207万的集资金额来计算,3%的比例下平台手续费就在6万以上。

而针对部分有购买力的粉丝,这些追星APP量身定制推出推出电子刊和周边产品。2018年底,Owhat App和品牌合作,开始制作自己的电子刊。饭饭星球则选择与明星合作,发布定制玩偶。

除了以上几种方式,不少饭圈App都推出会员体系,让用户获得一系列增值服务。

耐人寻味的是,这些操作在音悦Tai发展过程中都似曾相识。因此,从某种程度上他们也面临着相似通病:粉丝跟着偶像走,平台拉新易留存难。

以《偶像练习生》为例,节目期间常常会有练习生空降爱奇艺泡泡社区,粉丝就会一窝蜂地去评论;为了打榜,明星的数据站会号召粉丝下载某App投票……这些方式都会一瞬间带来大量流量,但活动结束后,这波粉丝也就走了,很难转化为平台的高粘性用户。

其次,集资本质上关乎金钱,而部分集资款项并不透明化,平台本身也缺乏严格的监管机制,摩点APP就表示不对项目真实性作出任何承诺。因此集资发起人卷款跑路的事情也时常发生,最后关头大家都要冲刺筹资,没人知道究竟筹到了多少钱,只希望自己用钱跟爱打造的小偶像可以顺利出道。

寒冬之下,一个音悦tai凉了,但粉丝经济仍然炙手可热。

如果说音悦tai落幕是在信任崩塌的前提下引起蝴蝶效应,但只要舞台上的小偶像们仍在发光发热,饭圈粉丝就仍然有无穷动力去用爱or用钱发电,追寻一个又一个偶像梦,而音悦tai的继承者们也将前赴后继,制造着这些粉丝梦境。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