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低估的“阿卡林省”江西,能后发先至吗?

作者:梁云风

来源:秦朔朋友圈

在网络上,江西被称为阿卡林省

阿卡林是日本动漫《摇曳百合》的主人公之一,但由于该角色在剧中的存在感弱到被忽视,毫无主角光环,所以被戏称为“没有存在感”的代名词。江西因为一直在中国政治经济版图上缺乏存在感,也有了“阿卡林省”的尴尬外号。

江西的尴尬当然是现实的,无论是经济、教育、交通,乃至国家政策的支持,江西在很长时间里都是洼地。“环江西高铁网分布图”、“环江西双一流大学建设网”、“环江西国家级新区、自贸区、自主创新示范区”都曾是这个“阿卡林省”最有力的标签。

但近些年,阿卡林省逐渐发力,向外界证明,江西是被低估的。

1

VR产业对标贵州大数据

对很多人来说,VR产业和江西应该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江西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定义为农业大省,近些年又提“绿色崛起”,缺少和高科技、信息产业的强关联,给外界的印象也只是那些山山水水。

但江西在高科技产业方面也同样有“高光时刻”。10月19日至21日,“2019世界VR产业大会”在南昌举办,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莅临开幕式,而去年的首届世界VR产业大会,更是收到了主席发来的致辞。

江西的雄心并非水月镜花,从2016年宣布打造城市级VR产业基地,到2017年率先发布虚拟现实产业联盟团体标准,再到成功举办2018世界VR产业大会,经济基础并不占优势的江西,逐渐形成新经济产业集聚效应,江西要致力于打造VR产业“江西高地”。

据江西省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2018年全省电子信息产业主营业务收入达到3697.7亿元,其中虚拟现实与物联网产业突破500亿元。目前仅南昌已有VR产业核心企业104家,强相关企业约80家,集群集聚集中态势逐步形成。南昌VR产业基地已经落户了微软、华为、联想、阿里、HTC、海康威视、紫光、网库、小霸王、北京理工大学、北京建筑大学和虚拟现实产业联盟等一批行业领军企业和研究机构,正在重点推进小米、商汤科技、爱奇艺等一批重点企业落地。

发展数字经济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江西作为一个穷省换道超车的捷径,成功的榜样是贵州。大数据产业成功改变了贵州落后的形象,截至2018年底,贵州省的大数据企业达到8900多家,大数据产业规模总量超过1100亿元。该省以大数据为引领的电子信息制造业成为工业经济的第三大增长点,包括阿里、华为、苹果、英特尔、腾讯、百度等国际国内知名企业落地贵州,贵州一跃而成为中国大数据产业高地。

当然,相较于贵州在大数据产业的天然优势和取得的成绩,江西VR产业的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短板非常明显,比如目前江西省虽然有VR企业近百家,但主要以内容制作为主,缺乏硬件制造企业,尤其是掌握核心技术的龙头企业。

不过,考虑到江西目前对VR产业的高度重视和支持,比如今年6月,江西省出台《虚拟现实产业发展规划(2019—2023年)》,提出将强化创新引领,引导要素汇聚,打造产业生态,加强示范应用;以及随着5G的商用,VR风口的逐渐来临,江西“换道超车”的机会窗口仍在开启。


2

被忽视的航空产业

如果说VR作为江西近年来换道超车的代表,那航空产业的异军突起,可以看出江西这些年的改变。

新中国第一架飞机在江西诞生,除了拥有2个国家布局的航空总装厂(洪都集团昌飞公司)、2个飞机设计研究所(中国直升机设计研究所洪都飞机设计研究所),还是全国唯一同时拥有旋翼机和固定翼机研发生产能力的省份。

其中,洪都集团是国内教练机的生产基地,这里诞生了新中国第一架飞机初教五,在教练机市场占据龙头地位。在今年的国庆阅兵仪式上,洪都集团的教练机和昌飞研发的直8直升机都一起飞过天安门接受检阅。

近几年,江西将航空产业的发展提到战略高度,成立了国家级航空产业园区(全国仅十个城市有),全国首个省局共建的民航适航审定中心、首张无人机航空运营许可证、首个低空空域管理暨通航飞行服务院士工作站纷纷在江西落地。

经过60多年的发展,江西已成为全国教练机、直升机研制生产的核心基地,通航产业快速发展,形成了较为完备的航空产业体系。根据江西省统计局数据,江西航空产业连续多年保持20%左右的增速,今年上半年,全省航空产业实现总收入478.6亿元,同比增长22.7%,今年有望突破千亿元。

11月2日,南昌举行江西飞行大会,超过20万余观众奔赴位于南昌高新区的瑶湖机场打卡。虽说江西航空产业规模与西安、成都相比还有差距,但江西航空产业的发展却在全国不那么像“阿卡林省”了。

此外,江西有色金属采冶工业较发达,逐步形成了“南钨北铜”为主体的国家重要有色金属生产基地。但除了江铜位列世界500强,省内并未出现更有竞争力的有色金属生产企业,尤其是稀土资源未能形成产业优势。


3

后发能不能先至?

1962年,美国经济史学家亚历山大·格申克龙在总结德国、意大利等国追赶经验的基础上,在《经济落后的历史回顾》一文中首次提出“后发优势”概念。

格申克龙认为,工业化前提条件的差异将影响发展的进程,相对落后程度越高,其后的增长速度就越快。原因在于,后发国家可以借鉴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选择最适合自己的道路,少走弯路;能够引进先进技术、设备,跨越不必要的发展阶段。

可以说,中国就是这套后发优势理论的最大实践主体。

在一个国家内部,同样存在先发与后发的区别,江西这些年的发展,就在极力利用“后发优势”。我们前面提到的产业发展,以及更加直观的GDP增速,都是如此。

2018年,江西GDP总量2.2万亿,排全国第16位,是第一名广东省(9.7万亿)的五分之一左右,但江西的GDP增速8.7%,高于广东的6.8%和全国的6.6%。事实上,江西从2001年起,GDP增速都在8.7%以上,连续19年高于国家平均增速。

前面我们提到,江西被称为环江西高铁网分布图环江西国家级新区、自贸区、自主创新示范区环江西双一流大学建设网洼地,目前也有不小改善。

从江西高铁建设来看,随着昌吉赣高铁12月份通车,江西所有地级市都将开通高铁,接入“八纵八横”国家高铁网络,南昌至赣州缩短到2小时,而后续赣深高铁的开通,南昌到广州也将缩短至3小时,从而实现南昌到北京、上海、广州的“3小时交通圈”。

截至目前,江西铁路运营里程达到近5000公里,列全国第16位;全省高铁(时速250公里以上)里程达到1333公里,列全国第12位,高铁发展已经走到全国前列。

另一方面,随着2016年赣江新区的挂牌,成为中部地区第2个、全国第18个国家级新区,打破了江西没有国家级新区的尴尬局面,算是中央对“阿卡林省”莫大的支持。

赣江新区囊括了南昌的经开区、临空经济区和九江永修、共青城市,是南昌和九江经济最具活力的组团,也是南昌和九江科技投入最多的地区之一。

据江西省发布的《2018年全省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显示,2018年全省共投入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310.69亿元,比上年增加54.89亿元,增长21.5%,增速比全国平均水平高9.7个百分点,列全国第三,中部第一;研发经费投入强度(研发经费与GDP的比值)达到1.41%,比上年提高0.13个百分点。

后发优势主要涉及成本优势、时间优势和经验优势,这在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政策支持都不难“后发先至”,但教育却行不通,教育除了需要财力支持,还要有时间的积淀,包括但不限于人才、学科建设和逐步积累的声誉等。

一个例子是,深圳在改革开放后建立深圳大学倾注了特区巨大的财力物力支持,2018年深圳大学部门预算达49亿,其中财政投入42亿,但与国内顶尖的大学预算相比仍差距甚大,同年清华大学预算达269亿,与深大同省的中山大学也有134亿。

反观江西省内最好的大学南昌大学,2018年部门预算只有28亿,其中财政投入仅11亿。因此财政的大力支持可以加快发展速度,但要反超却并不容易。深圳大学如今仍在全国排名70多位,南昌大学近几年排名有所提升,但也止步于50多位,与“双一流”无缘。

这一点,很多江西人感叹错失了两次拥有一流大学的机会,一次是1952年国内院校大调整,当年国内排名前十的国立南昌大学被肢解,未能留在江西;第二次则是中科大南迁,一开始有意落户江西,但被拒绝,这才有了后来中科大在安徽的风雨六十年。江西在高等教育领域,自己的没留住,外来的留不下,这才有了今天周边兄弟省份湖南湖北安徽浙江广东都“双一流”林立,而江西孤零零的惨景。

不过总体来看,江西的发展仍是有机会的,以高等教育为例,在刚刚公布的两院院士增选中,南昌大学江风益教授当选中国科学院信息技术科学部院士,这是南昌大学本土产生的首位中国科学院院士。此次江西籍两院院士达到6人,虽然与江苏、浙江、山东仍有差距,但在国内仍进前十,殊为不易。

可以预计的是,未来在很长一段时间,江西仍是被镁光灯忽略的阿卡林省,但无论是我们谈后发优势还是回归传统的比较优势,江西总体禀赋不差,少的是时间和机遇,而时间和机遇,总会有的。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