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福(1929.HK)股价今日为何走强?香港风波下,又有哪些个股值得关注?

作者 | L圆圆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自从下半年以来,市场上带“港”印记的资产,都被无数双犹如玛蒂尔德夫人盯着钻石项链般的目光注视着。

即使每次泛起轻微波澜,这里都会有无数颗想跳进去的心。

年底要获利了结,年底要调仓换股了,事件又生转机了,一切都使得目光愈发焦灼。

昨晚,周大福和六福集团发布截至2019年9月30日止六个月中期业绩。今早,周大福(1929.HK)低开高走,早盘立马涨超8%。相反,六福集团(0590.HK)股价早盘收跌,下午才勉强收红。

同样遭遇了“香港寒冬”,为什么市场对两者有截然不同的态度呢?

周大福说:“杀不死我的,终将使我变得强大。

六福说:“钻石恒久远,一颗足以使我毁灭”

友人说:“请告诉我香港风波下,能关注的标的还有啥”?

1

业绩整体概况

于期内,周大福:

收入295.33亿港元,同比减少0.6%。收入保持平稳主要是受惠于中国内地新开零售点和稳定的同店销售增长。内地同店销售增长为1.8%,而香港及澳门同店销售增长为-27.5%。

受惠于经调整后的毛利率改善(期内为30.7%),主要经营溢利率上升至11.9%。

股东应占溢利15.33亿港元,同比减少20.8%。主要是受黄金价格飙升和2020财年上半年黄金借贷结余增加的影响,黄金贷款公允价值损失扩大至13.03亿港元,其中9.17亿为未变现。

每股基本及摊薄盈利15.3港仙,拟派发中期股息每股0.12港元,派息率约为78.3%。

零售网络扩展至3,490个零售点(内地3,338个+港澳及其它市场152个),2020财政年度上半年净增加356个零售点。

周大福珠宝零售点占中国内地销售额约90%。其中,内地新开门店333个,约55%的净开店位于三、四线及其它城市。

于期内,六福集团:

收入63亿港元,同比减少19.8%。

中国内地市场同店销售增长为-15.7%、香港及澳门市场同店销售增长为-24.9%。

毛利同比上升1.2%至19亿港元。由于金价大幅大升及珠宝首饰产品销售占比上升,整体毛利率增加6.2个百分点至29.9%(2018年:23.7%),总毛利因此增加。

经营溢利同比减少21.2%至6.6亿港元。权益持有人应占溢利为4.96亿港元,同比减少25.4%。

每股基本盈利0.85港元,拟派发中期股息每股0.50港元,派息比率为59.1%。

港澳市场在高金价、高基数效应及近期持续的社会活动导致访港旅客人数大幅下滑的情况下,人均消费愈发疲弱。香港市场的零售收入大幅减少31.6%至25.69亿港元(2018年:37.57亿港元)。

由于珠宝首饰产品的平均售价下跌及黄金产品销情欠佳,澳门市场的收入减少12.5%至8.3亿港元(2018年:9.48亿港元)。

期内净增设129间六福分店(内地126间+港澳及海外+3间),期末于全球共有1,970间店铺,其中1,957间为六福店铺,遍及内地、香港及澳门、马来西亚、柬埔寨、美国、加拿大,以加盟店(品牌店)为主。

2

两者比较分析

整体来看,虽然两者都受到宏观经济疲软、港澳零售业务低迷的冲击,但周大福的业绩较为平稳,主要原因是内地市场贡献大,部分被内地的批发业务收入增长所抵消。

2020财年上半年,周大福内地的收入同比增加12.2%。按相同汇率计算,收入同比增长17.4%。

原因是加盟商在较次级城市和县级城市拓展加盟零售点,带动了批发业务收入增长强劲(同比增长31.1%)。批发业务收入占比提升460个百分点至31.9%。

而六福集团在期内内地和港澳市场的销售额都低于预期,虽然内地的六福品牌店数量增长了131家,但钻石产品批发销售疲软,致使批发业务收入同比减少6.4%,这部分占总收入的21.8%。

我认为,钻石批发销售疲软的原因主要来自竞争对手的冲击。

珠宝首饰行业拼的是差异化竞争。高端市场主要被老牌欧美大牌Tiffany、Cartier、Bvlgari 垄断,他们集中布局一、二线城市;中高端市场被港资周大福、周生生等,还有内资品牌周大生、老凤祥等占据。随着竞争加剧和三四线城市的消费升级,这些品牌积极布局下沉市场。

龙头优势较大,不容易被打垮,而港资“小弟”和内资龙头抢占较低线城市市场,结果就很残酷了。

比如说周大生(002867.SZ),它是内资镶嵌珠宝龙头,2018 年品牌价值377亿元人民币,在港资和内资珠宝中排名第二,仅次于周大福。

它主要从事钻石等镶嵌珠宝及黄金和铂金等珠宝产品的加工销售,实行自营+加盟+电商结合的销售模式,和六福集团类似。截至2019年Q3,公司自营+加盟门店3,787家,远高于六福集团。

主力产品是钻石首饰,核心产品是引自比利时EXELCO公司的“LOVE100”百面切工钻石(普通钻石为 57 或58个切面)。

面对这么强劲的竞争对手,“港资”小弟是很容易被抢生意的。

在渠道方面,周大福的门店增长更为迅速,主要布局在较低级的城市,且三、四线及其它城市的零售值增长接近20%,说明新开门店店效较佳。

按运营模式划分,有97.6%的净开门店是加盟店,而这当中有51.4%采取批发买断模式。和这一模式相对的是寄售模式,也就是说公司保留了存货拥有权,在交易完成时才会确认批发营业额。

在同店销售增长方面,周大福在内地市场保有优势。

其珠宝镶嵌首饰、钟表等产品都录得正增长,销量稳健,同店均价趋势保持平稳;黄金产品方面,之前开发的传承系列继续受到市场的欢迎,致使黄金产品单件重量增加,带动了黄金产品均价提升25.5%。

六福集团总资产143.7亿,流动资产为113.3亿,其中存货81.1亿,现金及银行结余25.04亿。周大福总资产643亿,流动资产为538亿,其中存货为425亿,现金及银行结余52亿。

两者存货大多数是黄金、珠宝,节假日较集中的下半年和春节是销售旺季,而一个财年结束是每年的3月31日。通常在上半财年结束前的9月,珠宝公司会增加存货来应对未来的旺季,所以存货多无需过份担忧。

而且,周大福的存货周转天数为345天,六福的存货周转天数371天,说明周大福的存货变现速度较快。ROE方面,周大福为5.37,六福集团为4.77。

2019年开年至今,国际金价累计涨幅近14%,从投资避险的角度出发,经济放缓和中美贸易摩擦,导致黄金的避险保值功能提升,黄金消费会受到热捧。

经过渠道下沉,中国内地业务已占收入和利润的一大部分。虽然,内地业务不足以抵消香港业务利润高双位数的降幅,但对珠宝商来说,门店扩张加快将是抵消香港业务疲弱的主要因素。

今天周大福股价早盘飙升,除了业绩显示出较为抗跌的优势外,有一部原因是来自于其内地门店规模较大,有较强的对冲香港事件风险的能力。

另一部分原因来自于周大福的减租对利润提升的预期。期内,租金开支下降较前两期明显。公司管理层表示,下半财年续租的租金减少20%~50%,及2020财年所有20家商店的续租减租约15%。

在2021财年,周大福将有更多超过40家店续租,管理层预计将关闭分店数量从几位数到十几位数不等。因此,该行期望租金减少带来的好处将在2021财年显现。

3

从珠宝商引伸至香港事件中其它的投资机会

香港事件引发了近数十年来香港零售业最严重的危机,从6月1日~11月28日(昨日),周大福股价累计涨幅1.64%,在这段期间,其最低收盘价触及6.06港元,六福集团股价累计下跌14%。为什么在业绩发布前,市场几乎不为所动呢?

我认为大部分原因是它们还不够便宜,目前周大福PE近15倍,六福集团PE 8.5倍,高于过往5年的水平。

在这段期间,由于访港旅客急剧下滑,香港零售、餐饮、交通服务成为重灾区。大家乐(0341.HK)、大快活(0052.HK)发布盈警,港铁公司(0066.HK)之前也爆出业绩下跌问题。

市场很多投资者都在等香港秩序恢复,那么我们应该提前关注什么样的股票呢?

我认为投资逻辑应该是去寻找基本面较好+估值有望修复的股票。

两种条件叠加是基于两种相反情况考虑,毕竟谁也不知道啥时候结束啊~

假设事件发生得更激烈,为时更长,更持久,基本面较好最起码说明公司质地优秀,极端情况出现时,它都能确保正常运营下去。显然,这类公司应该要有除香港以外的市场业务保底。

当然,单基本面好还不够,“估值有望修复”强调的是盈利能力。假设未来香港秩序恢复,那么访港人流会增加,大家慢慢有生意做了,不至于增收不增利。

遵从这一逻辑,这两大珠宝商或许都是值得关注的标的,一个抗跌能力强,另一个虽然在低线城市业绩增长遇阻力,但港澳市场业务占比多啊(本期内收入占比57.6%)。

除此以外,还有作为提供刚需服务的公司(港铁公司)、在港上市的保险公司(友邦保险等)、香港的地产商(九龙仓置业、恒基地产、新世界发展等)。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