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出厂房外包制造环节,雷柏科技(002577.SZ)重压之下再次转型?

近日,一代“键盘大师”雷柏科技,开始了一场变革。

11月26日,该公司发布了多份公告,称将对外出租厂房,变更公司地址,拟从自产路线转到“外包”路线,未来公司将专注产品开发,市场拓展,退出制造环节。一条一条公告,似乎都在预示着这一家公司,将可能成为一家“贴牌”厂商。

雷柏科技(002577.SZ)是一家主营PC外设产品的公司,这些年背靠中国的大市场,逐渐从PC行业拓展到家庭娱乐、移动终端等生活领域。现主要聚焦于 3C 行业,已为多家大型 3C制造业企业提供专业服务。

在市场上,雷柏是一家十分知名的厂商,不仅在办公领域让人熟知,也受到众多游戏爱好者的喜欢。根据ZDC的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雷柏科技在中国鼠标市场上,占比达到16.90%,仅次于罗技,而在键盘市场上的关注度也不小,达到了16.10%,仅次于德国的樱桃。从这两者来看,雷柏科技已经算是外设领域的龙头。

根据wind数据显示,自2017年来键盘和鼠标的销量大涨,但是这主要受益于PC的回暖以及吃鸡等游戏的增长,虽然雷柏在外设业内已属于龙头企业,但在2018年后行业增速仍然趋缓,而存量市场竞争较大,雷柏科技在这一市场上的增长也十分乏力,与行业龙头樱桃和罗技相比,具有较大的品牌劣势。

从天猫上看,该公司的鼠标和键盘的售价在50元~400元的范围内,走的是中端路线,而从产品上看,在高端市场上与罗技、樱桃还有不少的差距。

2017年~2018年,雷柏科技净利润分别为1887.57万元、806.82万元,同比变动幅度分别为5.24%、-57.26%。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归母净利润亏损256.53万元,同比下降113.96%。

营收连年下跌,雷柏科技开始将目光放得更长远,尝试调整业务结构,2015年11月,趁着机器人的风口,雷柏科技利用其在传感领域的优势,拟募集不超过11.95亿元资金,投入“机器人集成系统设备产业化项目”、“机器人技术研发中心项目”、“无人机产业化项目”和“无人机技术中心项目”这四大项目,希望能够为公司的业绩注入新的活水。

彼时机器人正在风口上,众多上市公司都说要做机器人,就连碧桂园也要做能自动砌墙的机器人,大疆的无人机正巧受到社会的认可,无人机送快递的概念也被打得火热,雷柏科技此举可谓是一次硬科技的转型,按照公司的设想,其拟通过此次定增快速切入消费级无人机市场,抓住无人机和机器人的行业机遇,帮助公司走出困境,并且赢得跨越式发展。

2016年上半年,雷柏科技宣布与华为、腾讯等在机器人抑或无人机等产业领域达成合作,在2015年和2016年,公司的研发费用直接翻倍,这对于一家做电脑外设的公司来说,表明其并非是纯粹蹭概念,多少还是在付诸行动的。

但是,无人机和机器人都是需要高研发能力支撑的硬科技项目,需要各项技术的综合配套,还需要大手笔的烧钱,即便如此都难以有所成就,雷柏科技虽然在外设领域有所建树,但是显然在这一轮竞争中遭遇到了十分大的阻力和挫折,几项计划均未能顺利实施。

到了2017年3月,该公司宣布,综合考虑国内资本市场变化情况、融资环境、公司实际情况等多重因素,决定终止前述定增事宜。

结果就是,两年的研发耗费了公司的财力和精力,对业绩贡献也十分寥寥,2017年度,雷柏科技无人机业务收入为1902.48万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为3.81%;机器人业务收入为387.85万元,占比为0.78%。2018年度,雷柏科技无人机业务收入为407.5万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为0.86%;机器人业务收入为1722.78万元,占比为3.63%,呈年年下滑的趋势。

到了2019年的年中报,雷柏科技已经没有无人机收入,只有机器人项目仍然还存有1739万元的营收,但这对于公司整体的业绩来说,仍然是杯水车薪。

也正是2016年开始,公司的股价一落缩水,中途虽然有所起伏,但是大部分都是因为无线耳机、无线充电等概念炒作,股价很快就回落,从2016年7月55元的高位,一路跌到了如今的10元,市值只剩下30亿,缩水了80%以上。

所以,便是在这样一种业绩压力之下,雷柏科技再次思变,转型做起了“包租公”。根据雷柏科技公告,该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对外出租厂房的议案》,同意将公司自有厂房对外出租给中城康帕斯科技发展(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城康帕斯)。

租出去的那一块地,位于深圳市坪山新区坑梓街道锦绣东路22号,建筑面积8.05万平方米,本是雷柏工业园,租赁期限为2020年1月1日起至2034年12月31日止,一共15年。除了免租期外,租金共计192万元/每月(含税),每三年上浮8%。

面积、租期、租金一条条明明白白白,雷柏科技此举可以看做是想长期做包租公了,由于收入来源的变化,公司宣布,拟变更经营范围,在其中加上“自有物业出租、物业管理”,而公司本身,将搬迁到新的办公地址——深圳市南山区科苑南路3099号中国储能大厦56大厦。

这一座大厦,是深圳科技园一带有名的地标建筑,这样也在昭示着,该公司是从工厂搬迁到了办公楼,开始转型做起了“品牌商”策略,具体方式就是调整供应链模式,整合市场资源,采用外协生产,退出制造环节,关闭生产线。

这样的一种策略方式,究竟如何呢?

其实,在国际上知名的很多厂商都采取这种经营办法,对于产业链的把控是关键之处,品控严格的做高端货,品控差的用低端货,具体能达成什么样的效果,看各公司对自身品牌的定位如何。

从雷柏科技的陈述来看,该公司经营层对ODM(原始设备制造商)、OEM(代工)市场进行了一定探索,对比后发现,在新产品品类的响应上,公司自有工厂需要花费较多的时间在探索、筹备阶段,速度滞后,且前期投入成本较大,反观目前市场上头部消费电子品牌商,其制造环节大部分依赖于外部制造工厂。

因此上市公司认为,协调、利用市场资源,引入早已在相关产品领域已有丰富经验积累的工厂,能够将公司的平台及资源优势发挥出更加大的经济效应,同时有利于公司更专注于产品开发与市场拓展,其已引入一批能够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的外协生产合格供应商,可以覆盖公司目前生产制造需求。

也就是说,雷柏科技是要放弃重资产的制造生产,转而向轻资产的研发和品牌建设发力,这也可以看成是该公司在无人机和机器人产业受挫后的另一次转型,对于其转型能否成功,我们不做置评,但是毫无疑问这两年是其关键时期。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