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5万股东受惊!“私募一哥”徐翔旗下公司信披违规被罚60万,二位原高管也遭重罚

作者:谢伊岚 

来源: 数据宝

“私募一哥”徐翔旗下公司的调查结果终于公布了。

宁波中百多位原高管被处罚

近期,实控人为徐翔父亲的宁波中百和实控人为徐翔母亲的大恒科技,涉嫌信披违规的调查终于公布了结果,宁波中百多位原高管被处罚,而大恒科技则逃过一劫

11月20日,宁波中百公布了来自证监会的《处罚决定书》,大恒科技则同步公布了一份《结案通知书》。

公告显示,因涉嫌信披违规,宁波中百于2016年6月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调查通知书》,经调查后,确实存在一系列违规行为,由此,证监会对宁波中百处以60万元的罚款;对公司原董事长、实控人龚东升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的罚款;对公司原副总经理胡慷给予警告,并处以20万元的罚款。

截止午间收盘,大盘在跌幅为0.59%的情况下,宁波中百跌幅1.19%,未受事件明显的影响。

被罚事件源于未及时披露担保事项

宁波中百此次被罚事件,源于未及时披露担保事项,具体还要追溯到2013年。

从行政处罚决定书获知,证监会认为,2013年至2016年4月11日,原工大首创(2015年更名为宁波中百)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龚东升违规出具《担保函》后未告知董事会及其他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相关担保事项,致使工大首创未及时披露该担保事项,导致后续的宁波中百2013年至2015年的年度报告一直未披露该担保事项,存在重大遗漏。

2013年4月16日,A股上市公司工大首创关联方天津九策与中国建筑第四工程局有限公司签订《工程款债务偿还协议书》,约定天津九策欠付中建四局的天津九策高科技产业园基地一期工程款约9.47亿元的清偿问题,同时约定由工大首创作为担保方之一向天津九策提供保证担保。

不过,上述担保的流程实际存在问题。

经证监会查明,龚东升未按照《哈工大首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份本级)印章使用管理制度》的规定履行公章使用审批流程,且未经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的情况下,向中建四局出具一份盖有工大首创公章及其本人签名的《担保函》。

并且,2013年4月17日,杭州银行深圳分行、中建四局相关人员前往工大首创联系工大首创董事、常务副总经理胡慷,要求工大首创提供担保并办理担保事宜。胡慷向杭州银行深圳分行、中建四局相关人员提供工大首创的基础资料,知悉杭州银行深圳分行要求工大首创提供担保等情况,但未向董事会及其他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报告相关事项。

徐翔狱中仍躺赚

而徐翔本人,在2015年11月被捕后,2017年1月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徐翔操纵证券市场案进行了宣判,判决书显示,徐翔因犯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随后他被羁押于青岛的监狱服刑。

与此同时,徐翔所持有的六家上市公司股份亦被冻结,分别为大恒科技、宁波中百、东方金钰、文峰股份、华丽家族、长航油运。除华丽家族外,其它股份分别由徐翔妻子、父母和徐翔朋友等代持。

数据宝统计显示,自2015年徐翔被捕以来,他旗下的公司都出现股价下跌情况。其中,跌幅最大的是华丽家族,跌了77.75%;次之是东方金钰,跌了77.61%,而这次被调查的宁波中百和大恒科技分别跌了44.37%和44.93%

不得不提的是长航油运,它退市4年后,于2019年1月8日重新上市,并更名为招商南油,成为A股退市后重新上市的第一股。

2014年6月,长油5退市前,股价只有7毛钱一股。徐翔突击入股,用自己、父母和妻子账户大举买入,四人合计持有2200万股长油,2019年长航油运重新上市,徐翔有望大赚过亿。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