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烧100万美元,这家第四大网约车平台倒闭了

作者 | 冯颖星

来源 | 东四十条资本

相较中国的网约车市场,美国网约车之战显然更为激烈。

2019年11月20日消息,美国四大网约车公司之一的Juno在其应用软件上向用户发布了将在当日下午6点停止营业的信息。Juno在其网站上表示,之所以停业是“因为市场形势的不断改变”。

关于这次停止营业,Juno的母公司Gett曾指责称,纽约市在年初施行的错误规定是Juno停业的罪魁祸首。此前,纽约曾出台相关规定,把各家约车服务商的车数,以及司机免费乘车或车内无付费乘客的营业次数做了限制。这对一直强调与司机良好关系的Juno来说,打击巨大。

为占领美国市场,以色列出行公司Gett曾斥资2亿美元收购纽约的创业公司Juno,后者尽管只在纽约一个城市运行,却是美国市场最受欢迎的打车软件之一。如果说Gett收购Juno是为了进驻美国市场,并通过与司机高粘性来打差异化,而今放弃Juno则是为了及时止损。以此可以节省1天100万元的烧钱成本,并与美国第二大出行服务商Lyft达成合作,共同对网约车巨头Uber进行狙击。

至此,这家曾被外媒称为体验最好的网约车平台,彻底成了美国出行大战的牺牲品。而美国的打车市场,也由四人打牌变成了二人角逐的游戏。

曾是美国第四大网约车平台

关闭运营之前,Juno在美国本土备受欢迎。根据Sensor Tower统计的2019年5月数据,美国市场上,Juno的下载量在所有打车软件中排名第4,排在前三位的分别是Uber、Lyft和Via(奔驰梅赛斯被投公司),而中国的滴滴则在美国市场中所有打车软件中下载量排名第9。

2019年5月美国下载次数最多的打车软件排行榜

与其他打车软件相比,Juno一直不断强调自己与司机的关系优势,他们要用最好的司机,给予他们合理的报酬,打造积极的司机-平台关系,从而给提高用户的体验。为了优待司机,Jnuo甚至为司机提供公司股票,薪酬也要比Uber更高。

司机与平台的关系之所以在美国能成为行业优势,是基于美国其他网约车平台的司机并不能获得“雇员”的地位。Uber也好,Lyft也罢,他们早早把“无人驾驶”的愿景载入公司的发展规划中,网约车司机对他们来说多是“独立承包商”而已。也正因如此,这两家公司在美国也面临过多场诉讼。

最近的一场诉讼是在2019年11月17日,外媒报道称,美国新泽西州向Uber开出了一张6.49亿美元的罚单,因为“新泽西州发现2014年至2018年,Uber在员工失业和伤残保险这两项存在5.3亿美元的欠税,随后该州劳工发展部向Uber及其子公司Raiser提出了补交巨款的要求。”这也是美国地方政府首次向Uber讨回雇佣税。而美国的网约车司机也时常联合工会对为获得“雇员”权益而向网约车平台进行讨伐。

为分享拼车生涯的点滴,Juno的一位前司机Harry Campbell运营了一个“拼车人”博客,他在自己的博客里曾这样称赞Juno,“Juno为司机造了一座‘希望的灯塔’——它佣金低,且允许司机接受小费,还提供了其他鼓励性措施和选项”。也是凭借于此,虽然创办时间并没有其他打车巨头早,Juno也一度上演后生可畏的潜质。

1天100万美金,接盘的Gett烧不下去了

Juno是由拥有以色列和美国双重国籍的创业者塔尔蒙•马考(Talmon Marco)2016年在纽约创办的公司。外媒报道称,塔尔蒙•马考非常热衷于复制热门互联网公司的创意,并且出售牟利。迄今为止,塔尔蒙•马考获得最成功的案例是做了一款与Skype(美国IM通讯软件)类似的应用“Viber”,并在2014年2月以9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了日本电商巨头乐天。

塔尔蒙•马考出售Juno的时间是在2017年4月,它的竞争对手Gett斥资约2亿美元完成了这次接盘。这家名为Gett的以色列网约车公司进入纽约的时间早于Juno,但发展进程却不如Juno迅猛。二者合并完成后,Gett将纽约业务归入Juno品牌,并在其他市场继续运营Gett。

投中网综合公开渠道的融资信息发现,2011年至今,Gett共完成了8轮近8亿美元的融资,这其中包括2016年大众汽车集团宣布向Gett投资3亿美元。Gett最近的一轮是2019年5月的2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15亿美元。完成最新融资后,Gett的融资总额达到7.9亿美元,其投资商包括汽车制造商大众汽车、Access控股集团及其创始人莱恩·布拉瓦特尼克、Kreos、MCI等。

被Gett收购的Juno一度被看为Gett试图追赶甚至超过市场上两家最大网约车公司的重要筹码。但Juno却一直没有摆脱缺钱的窘境,有知情人士称,截止2019年3月,Juno依然在以一天100万美元的速度在烧钱,但却没有更多的资金来源补给。

2018年夏天,市场曾有消息放出,Gett计划出售Juno,并撤出美国市场。另有报道称,Gett还在考虑2019年IPO。Gett的CEO Dave Waiser也在内部备忘录中表示,他们计划在2019年实现运营盈利,并推动营收和盈利的同比提升。

出售Juno的消息并非空穴来风,2019年3月,美国市场曾流传一份题为《整合纽约市场的独特机会》的简短文件,这份文件的流出可看作Gett为Juno寻找买方。文件宣称Juno是纽约第三大网约车公司,2018年共提供1400万次行程。该公司表示,按照截至2019年1月速度计算,他们的销售额大约为2.7亿美元,佣金约为4000万美元,但却并未披露测算的时限。

Dave Waiser不止在一个场合表示过对盈利的看重,2019年5月在完成2亿美元融资的时候,Dave Waiser公开发表言论称,这将是Gett上市前的最后一轮融资,并表示“一年前,盈利能力还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话题。我们看到Uber和Lyft这两家大型企业增加收入的同时,亏损也在增加。对于Gett而言,真正的独特之处在于我们的成功、收入的增长以及Ebitda(利润)的提高是同时进行的。而Gett的战略也有所调整,将建立专注于商务交通市场的盈利公司。

不止一位Juno的员工曾对Gett的IPO抱有厚望。“我们都希望能有一笔收购或是Gett的IPO,以便将新资金注入Juno的业务,并像一年前那样让业务再次起飞。”一位已经离职的Juno员工匿名对美国媒体《Business Insider》表示。

美国网约车终局:如何对抗Uber

美国的网约车竞赛终于打到了终点。某种程度上来讲,这恐怕是美国互联网圈层近20年来最草莽的竞赛之一。

2009年Uber在美国硅谷创立以来,一个又一个创业者在网约车创业的赛道里嗅到钱的滋味,并争先恐后加入这场战局。为攫取市场份额,Uber曾在全球各地区病毒式扩张,争夺全球市场份额的战略渐渐演变成补贴大战和价格战,这也是近十年互联网圈最疯狂的“烧钱”竞赛,不管志向在哪的网约车平台,都不得不将自己卷入这场烧钱大战之中。

十年之间,以Uber为代表的网约车平台融资速度超过15轮,包括Google、红杉海外、沙特公共投资、马拉西亚公共养老基金等世界顶级VC都加入了这场圈地之争。最大的一轮融资是在2017年10月,出手阔绰的孙正义大手一挥,Uber一轮融到了90亿美金。坊间至今还在流传着这场融资达成的情境——孙正义公开放话,如果Uber无法达成他想要的交易,他将直接将钱投给它的对手Lyft。

而创立早于Uber一年的Lyft也不甘示弱,10年之间,Lyft共进行了13轮融资,其中不乏中国资方阿里巴巴、腾讯投资,甚至滴滴出行的身影。最终Lyft早于Uber两个月上市。

关于Uber与Lyft这场烧钱上市的竞赛,媒体使用最多的字眼是“血拼”、“流血上市”。以Uber为例,在2019年8月发布的第二季度财报中显示,报告期内,Uber的亏损超过5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66亿元,按3个月90天来算,平均每天亏损额达4亿元。

彭博社曾做的一组统计则得出结论称,“在过去的10年间,北美只有一家上市科技公司的年亏损额高于Uber一年的亏损额。在创业的早期阶段,没有一家公司的烧钱速度能与Uber相提并论。”

对于备受外界抨击的“烧钱”行为,VC们却不以为然。美国雷洛克风投公司合伙人Simon Rothman曾撰文称,“一个理性的竞争者只会用钱换速度,只要获取用户成本小于终身价值,它们就会尽量多地获取用户。这就是为什么Lyft 有一个好的开头,但Uber 却后发制人的原因。”

对于Juno的关闭,亦有从业人员将之归咎为错失良机。“拼车行业还是有先来后到的时机优势,在Uber和Lyft发展得还不错的情况下,后来者确实很难在行业立足”,该人士对投中网评论称。

就在Juno宣布关闭的前夕,Gett与Lyft达成了战略合作,且从2020年开始接受Lyft的客户。这也就意味着,当Gett的企业客户来到美国时,他们可以继续使用Gett App订Lyft汽车,而Gett的用户也将引导注入到Lyft之中。由于Gett在美国从未将其业务向纽约以外城市拓展,此次合作以牺牲Gett的用户在乘车服务中的利润为代价,借Lyft之力换取扩大服务范围。

而关掉Juno,或是Gett与Lyft联合起来对抗Uber最重的一记筹码。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