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不住扇贝的董事长

作者:Lao爷

来源: 华商韬略

“要再花些钱,为包括媒体在内的广大民众搞海洋科普。”

同样是在搞钱这件事上祸害人,有没有上市公司这层皮、祸害的是不是股民,结果竟会如此判若云泥。

如果不是扇贝集体赴死,股民们或许还会相信吴厚刚、以及他的獐子岛。

四个月前的大连夏季达沃斯论坛上,他还在信心满满地替自己找补:“最大的价值是,我们(付出这些代价)认识了这片海。”

只是四个月,扇贝就用死给他看,打脸了:

你认识个毛。

11月11日晚间,獐子岛公告,根据公司抽测数据汇总推测,其2017年存量底播扇贝出现了大比例死亡,并且构成了存货减值风险。

3天后,存货减值的公告来了:2.78亿元。2019的獐子岛,又将是个“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这也不是扇贝第一次打脸獐子岛和吴厚刚了。

2014年10月,獐子岛公告,其扇贝因北黄海遭遇冷水团而绝收,史称扇贝“集体跑路”。当年,公司巨亏近12亿元。

2018年1月,獐子岛公告称,当期的扇贝品质越来越差,甚至出现大规模死亡,并曾这样描述扇贝的生活与身体:

“长期处于饥饿状态,日益消瘦。

于是,2017年,原本预测盈利近1亿元的獐子岛,又亏了7个多亿。

2018总算平稳度过,但刚过完年,就又昨日重现了:2019年第一季,公司亏损4314万元,原因还是扇贝受灾,导致产销量大幅下滑。

投资者不解、不满,但也没有办法,只能买单。这其中的每一次,都是大家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丝提示,扇贝就突然消失或死亡在了公告里。

托扇贝的福,2014年以来,獐子岛已累计亏损超过20亿,市值则从2014年10月的约120亿跌至不足18亿。

如果股民在2014年10月买入獐子岛持有至今,5年,12万的本已成功变成不足1万8。这大幅跑赢了10年前买入獐子岛持有至今的人,但很明显:

没有跑赢还没跑路的P2P。

扇贝,只占獐子岛整体业绩的一小部分。吴厚刚自己也强调:“即使扇贝绝收了,也对我们整个公司的经营业绩构成不了什么重大打击。

吴厚刚当过会计,做过书记,喊过口号“大海无界,心中有帆”,是有大格局的人。在他眼中,经营业绩的巨亏和重大打击绝不是一回事。

亏点钱算什么,我响当当一个上市公司。

否则,他就不会前嘴刚说完构成不了什么重大打击,后脚马上公告,又要核销存货成本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2.78亿,甚至还有点小庆幸:

“按照相关的法规,不触及退市条件。

但这对投资人的打击是重大的。

至2018年,上市13年的獐子岛累计从市场募集资金超过30亿,累计实现利润却是负2.55亿。其亏损,基本都拜扇贝所致。

▲上市13年,獐子岛累计从市场募集资金

超过30亿,累计利润负2.55亿

营收不大的扇贝为何一而再地导致巨亏?

关键词是:存货减值。也就是所谓的核销存货成本及计提存货跌价。

这是什么意思?一位专业人士,以扇贝为例,拢共分两步作了大概解释:

第一步:什么是存货,什么是存货成本?答:存货就是播种下去的扇贝,播种付出的成本,就是存货成本。

第二步:什么是核销存货成本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就是扇贝一旦跑了,死了,价值跌破成本了,要从公司相应核销掉跌去的部分。

还是有点绕。不如举个栗子:如果吴厚刚花了5亿来播种扇贝,这些扇贝却死光光或者跑光光了。那不好意思,他要核销掉这5亿。

怎么核销?从当年的利润里扣除。

既然营收不大,还总跑总死,为何要花5个亿去播扇贝?

你管我呢?

你不光管不了这个,还管不住很多。

比如你居心叵测一点,假设吴厚刚不厚道:

他从上市公司拿走5亿,说这5亿都去种扇贝了,但却4亿都被揣到其他更合适他的地方。当他要勾销这5亿时,你也是管不着。

你怀疑他根本没有种下去5个亿?

5个亿,全都撒到海里了。茫茫大海的哪一个扇贝或者哪一朵浪花告诉你,他当初没种这5个亿?你凭什么怀疑?

你要他说清楚为什么种了没有收成。你没看见吗?他公告了:

扇贝都跑了、死了。

你活要见扇贝的人,死要见扇贝的尸?

你认识这片海吗?大海那么大,他又不是扇贝它爸爸,他怎么管得住它?

至于自己的关系户,为什么总能在扇贝跑路或死亡的消息公告前,神仙一样地精准减持高价逃顶,你问他也是找错人了,要问也该问减持当事人。

吴厚刚还真被这样“居心叵测”过,但他都是弱弱地回答:

“我想这么大的海洋没有人有这个本领,能使扇贝想叫它活就活,想叫它死就死。

早前,吴厚刚可不是弱弱的。

扇贝跑路的多年前,他就让獐子岛被达沃斯论坛评为全球“可持续发展的新领军者”典范企业和“行业塑造者”,还同时代表中国人拿了好几个奖。获奖理由是:獐子岛已创新发展成一个具有可持续发展能力的海洋牧场。

“我们的实践不仅属于我们一个企业,更应该属于世界……”

“在解决世界粮食安全问题方面,海洋食品被作为重要的补充,而海洋牧场模式是解决海洋食品持续供应的有效途径。”

那时的吴厚刚,不关心扇贝,更不关心虾米,关心世界经济格局和整个人类。那时的獐子岛,贵为股价之王,市值一度超过250亿人民币。更有高人总结:

“獐子岛精神”锻造了吴厚刚,吴厚刚升华了“獐子岛精神”。

獐子岛的官网,至今赫然写着它的这些荣耀。

你敢给,我就敢接;你不给,我也想办法要。

吹牛获奖不上税,至多交点赞助费。

范冰冰欣然接受“国家精神造就者”,江一燕喜提建筑奖……但她们在一些格外珍惜荣誉,尤其是国际荣誉的中国企业家面前:

都是拿奖的渣渣。

然而,牛吹得太大,吹破的风险也就大了。光阴具有可持续发展能力的海洋牧场”就变成了“我想这么大的海洋没有人有这个本领……”

当初信了他的股民接受不了;獐子岛的一些居民,包括证监会,也都接受不了。

2016年1月,獐子岛遭当地居民举报,称“扇贝逃跑”非因自然灾害,而是提前采捕和播苗造假,也就是前文的居心叵测被认为是事实。

2018年2月,獐子岛被证监会立案调查。2019年7月10日晚,獐子岛公告:证监会认定公司涉嫌财务造假等问题,并对公司及吴厚刚等24人作出处罚。

其中,对吴厚刚的处罚包括:

给予警告,60万元的顶格罚款,以及终身市场禁入。

但处罚归处罚,上市公司依然是上市公司,董事长依然是董事长,董事长管不住的扇贝,依然照跑照死,存货减值依然还要勾销。

中国股市一直有个特殊功能:常降神迹于动植物和农牧业。

獐子的扇贝,只是历史进程中的一朵浪花。

“(1996年)6月26日,一艘载着天津广夏第一批农产品萃取产品的货轮起锚离港,远航德国。这第一批产品出口,竟获利7000多万元!”

1999年,郑州召开的全国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研讨会上,时任上市公司银广夏董事局主席的陈川,曾这样介绍公司的奇迹。

即便不断有人质疑它是在编造不可能的鬼故事:不可能的产量、不可能的价格、不可能的产品。但其业绩和股价堂而皇之地持续暴增。

崩塌之前,它还享受着“中国第一蓝筹股”的荣耀。

几乎同时,以养殖、饮料和旅游为主的蓝田股份,也以“一只鸭子一年的利润相当于两台彩色电视机”,最有希望代表中国挺进世界500强,创造着连续剧奇迹,并与银广夏不分伯仲地不断激发着人们对田野的财富想象。

在蓝田的神迹里,它仅仅是通过“钱货两清”和客户上门提货的交易方式,就在养殖基地湖北洪湖的瞿家湾镇,每年卖出了高达13亿元的水产品。

而且,这些水产品都是高科技饲养,利润为同业的10至20倍、甚至30倍。依托如此神迹的水产品,蓝田的业绩和存货价值一路暴增,而且不容质疑。

也无从质疑。你凭什么说我20多万亩的水面下没有这么多鱼,以及鱼的远亲近戚?正如你凭什么说我海面下没有播种5个亿的扇贝。

水面下的事,我说了算,不服你去查。多么熟悉的味道,多么熟悉的配方!

一年五度变更业绩,三年三换审计机构的绿大地;直接造假上市的万福生科;史上养猪最赚钱的年份、猪却被提前饿死的雏鹰农牧……动植物,农牧业,本该朴实,又多么善良。

是什么把田野里的人都变得这么野了?在超过20年里,持续将股民、监管,甚至国人的智商,按在地上摩擦、反复摩擦!

Lao爷的七大姑八大姨都说,是证监会的顶格处罚。

就像獐子岛,认定财务造假又怎样?顶格处罚60万又怎样?终生市场禁入又怎样?不构成重大打击。

“按照相关的法规,不触及退市条件。

甚至,他还怪你孤陋寡闻,要你加强学习。7月,吴厚刚就抱怨中国人缺少海洋常识,替自己叫屈。

他说,2014年,日本的扇贝也死了,一点事儿没有,獐子扇贝死了,竟然会成舆论的焦点。他还为了让老姓不再大惊小怪,特别呼吁道:

“要再花些钱,为包括媒体在内的广大民众搞海洋科普。

更激动人心的,还是今年2月,一位造假师爷的归来。

当月,人称“翡翠第一股”的东方金钰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正发起一项股权转让交易。交易完毕后,中国蓝田将成为新的实际控制人。

这个中国蓝田的法定代表人瞿兆玉,正是昔日蓝田股份的法定代表人瞿兆玉。

二十来年,造假不改,王者归来,多么“励志”的一个故事:

顶格处罚过的同志们,可不要丧失斗志啊。

牟其中当年被诉信用证诈骗,金额不过几亿元,最终被关18年。瞿兆玉等祸害股民几十亿,套牢银行十几亿,换个马甲,稍事歇息,就又重新开始。

范冰冰偷逃税,直接9亿罚单;“小燕子”纵横捭阖于股市,50倍杠杆套百亿市值,造出几十亿的烂摊子,个人被罚区区30万以及不让炒股5年。

同样是在搞钱问题上祸害人,有没有上市公司这层皮,祸害的是不是股民,结果竟会如此地判若云泥。

这也是中国股市特别赋能于人的地方。

巴菲特曾警告说:“你无法和一个坏人做成一个好交易。”獐子岛的股民则在亏了又亏以后终于才明白,相信一些“谣言”比谙熟巴菲特的名言还实在。

“獐子岛的扇贝非常听话,要它死就死,要它跑就跑。

在这些谣言里,吴厚刚不是管不住他的扇贝,而是管不住他自己。吴厚刚也不是管不住他自己,而是顶格处罚,“不触及退市条件”,管不住他这个董事长。

一个名叫托马斯·格雷的英国有钱人曾经有个理论,大意是说,如果可以用劣币做交易,人们就会陆续把良币藏起来,最终让市场成为劣币的天下。

等量代换下:

如果作奸犯科可以大行其道,人们就会把遵纪守法收藏起来;如果一个地方对作奸犯科格外温和,那它注定成为作奸犯科者的天堂。

参考资料:

1、雷雨赵敏李章洪邱嘉秋:《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扇贝死亡是事实,对今年业绩有影响但不触及退市》界面新闻 2019.11.14

2、 兰琳:《知情人士揭獐子岛谜团:扇贝没有跑,而是死了》搜狐财经 2018.1.31

3、 刘鹏:《獐子岛吴厚刚回应扇贝死亡:压力很大,已聘专家分析原因》腾讯新闻

4、郑淯心:《水产第一股獐子岛财务造假始末》经济观察报,2019.7.14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