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重磅!警方出手抓人,200亿巨头封死跌停:上亿公民信息非法倒卖!最新回应来了

作者: 乔麦

来源:中国基金报  部分综合自央视新闻

今天,A股第三方支付第一股拉卡拉午后跳水闪崩跌停。原因是,该公司旗下考拉征信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非法缓存公民个人信息近1亿条,警方已抓获考拉征信董事长等20余人,牵出一条“地下征信”黑色产业链。

值得一提的是,考拉征信是曾获央行个人征信试点的征信巨头,也是国内首家成立大数据征信模型专业实验室的征信机构。公开资料显示,考拉征信是一家第三方的信用评估及征信管理服务商,由拉卡拉和蓝色光标、拓尔思、梅泰诺、旋极等四家上市公司共同出资设立。

对此,拉卡拉相关人士回应称,“目前只是取证阶段,考拉征信是配合调查。拉卡拉只是考拉征信众多股东之一,拉卡拉与考拉征信之间的财务、业务、经营等都是各自独立的。”

有业内人士称,连考拉征信这种曾经获得中国人民银行个人征信试点的机构都能被查处,说明监管正重拳出击“地下征信”黑色产业链,甚至不再区分持牌与非持牌背景。

拉卡拉午后跌停

旗下考拉征信因涉嫌"黑产"被调查

11月20日,拉卡拉午后跳水跌停,股价报49.29元/股,截至收盘成交额近3亿元,换手率超14%,最新市值197亿,较上一交易日蒸发22亿元。今年4月25日,拉卡拉正式登录A股深圳创业板,被称作“A股第三方支付第一股”。

拉卡拉股价跌停背后,原来是公司担任大股东的一家第三方的信用评估及征信管理服务商出了事儿。

日前,江苏淮安警方通报,在公安部督办下,他们以“打链条、打平台、打团伙”为目标,依法打击了7家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公司,涉嫌非法缓存公民个人信息1亿余条。

这7家公司中,就包括拉卡拉支付旗下的考拉征信。

天眼查信息显示,考拉征信的运营主体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4月,注册资本5000万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企业信用的征集、评定、数据处理(数据处理中的银行卡中心、PUE值在1.5以上的云计算数据中心除外)等,由考拉昆仑信用管理有限公司全资控股。

而考拉昆仑信用管理有限公司的最大股东便是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32.4%。此外,根据股权穿透图,A股上市公司拓尔思、旋极信息、蓝色光标均持股10.80%,A股上市公司广联达持股3.00%。而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最大股东为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28.24%。

考拉征信出事,上述这些与其股权有所关联的A股上市公司今天在二级市场都有所表现。除跌停的拉卡拉外,截至收盘,拓尔思跌0.77%、旋极信息跌3.83%、蓝色光标跌1.85%、广联达从涨超3%跌至涨1.18%,收盘涨1.2%,港股联想控股跌0.37%。

上亿条个人信息被明码标价

成套路贷、暴力催收帮凶

事实上,公民个人身份信息、身份证照片等均为隐私信息。一旦被私下贩卖,有可能成为“套路贷”犯罪、暴力催收以及电信诈骗的帮凶等,引发严重后果。

警方发现这起“地下征信”黑色产业链最初源于一起主动投案。

央视新闻报道,2018年4月,江苏淮安警方在网上巡查时发现,有人非法购买公民个人信息,后嫌疑人高某主动到警方投案。高某交代,他花500块钱从网名叫“过去、将来”的人手里购买了317条公民个人信息,这些信息包括手机号、姓名、身份证号和家庭地址。他买这些信息的目的是打电话、给网络小贷公司拉客户,警方通过对QQ、微信等资料的综合研判,锁定贩卖个人信息的“过去、将来”位置在河南焦作,随即出动警力,将犯罪嫌疑人申某在家中抓获。

在申某的电脑里,警方查获公民个人信息7万多条,这些信息包括公民姓名、身份证号、地址、电话以及芝麻信用分等,很多信息显示推广来源为“花钱无忧”“借点钱”等小贷平台。警方表示,申某自己不做贷款,而是通过个人信息买卖赚差价,加个几毛钱或者一块钱一条,再出售给其他人。

随后,申某的一名主要上线谢某在广州家中被警方抓获。另一个通过他人向申某贩卖公民个人信息的是广东一个网名叫“叮咚叮咚”的人,警方发现,“叮咚叮咚”在微信群中大肆贩卖公民个人信息,迹象表明,身为广州诺涵科技公司的员工,他贩卖公民信息并非个体行为。

淮安警方深度研判发现,广州诺涵科技公司不只是贩卖公民个人信息,更主要的是在进行小额贷款并进行软暴力催收,是一个组织严密、分工明确、涉案人数众多的犯罪团伙。经过周密部署,2018年6月6日,在广东警方配合下,淮安警方一举将该公司45名涉案人员全部抓捕。

警方发现,在广州诺涵科技公司,公民个人信息被称为“流量”,公司自己开发有“乐花管家”等多个小贷平台,在自身购买公民个人信息用于推销贷款、软暴力催收的同时,也和其他公司相互交换公民个人信息,还开发有爬虫云等软件,通过技术手段爬取其他小贷公司的公民个人信息,用于公司放贷和非法出售牟利。

警方发现,涉案的广州诺涵公司虽然披着科技公司的外衣,其实从事的是网络放贷、软暴力催收、贩卖公民个人信息等违法犯罪行为。在他们贩卖的公民个人信息里,甚至还出现了公民身份证照片信息,警方测试后发现,返回的是带网纹的二代身份证彩色照片。

7家涉案公司被依法打击

考拉征信董事长等20余人被抓获

锁定相关犯罪证据后,淮安警方在长沙、深圳分别将湖南九象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技术主管抓获。警方审讯得知,九象公司黑爬虫网站的“身份核验返照”业务端口来自北京黑格科技有限公司,而黑格公司是从北京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等四家公司购买的查询接口。

随即,警方将北京黑格公司和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销售、技术等20余名涉案人员抓获,并于今年4月在北京将他们上游公司的5名涉案人员抓获。

经查,北京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从上游公司获取接口后又违规将查询接口出卖,并非法缓存公民个人身份信息,供下游公司查询牟利,从而造成公民身份信息包括身份证照片的大量泄露。

淮安公安分局网络大队中队长顾明表示:“违规缓存相当于把公民个人信息复制了一份,存在那边,下游公司再向它通过数据接口调取数据的时候,它就不需要再向上游调取,也是节省了开支,这个是违法的。”

经查,2015年3月以来,北京考拉公司非法提供查询返照9800余万次,获利3800余万元,在公司服务器中查获并收缴被非法获取、存储的公民姓名、身份证号、相片近1亿条。警方已将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及北京黑格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销售、技术等20余名涉案人员抓获。

返照认证是实名认证的升级版,可以在核实用户提交的身份证号码和姓名的基础上,返回用户照片信息。

个人信息这些及其隐私的数据被一些公司包装成为个人数据产品进行贩卖,严重侵害了个人隐私,部分涉案人员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已经被法院判处了相应的刑罚。

曾获央行个人征信试点的征信巨头

值得注意的是,考拉征信是行业巨头,曾获央行个人征信试点。

据其官网介绍,考拉征信是首批获央行备案开展企业征信和批准开展个人征信业务准备的八家机构之一,也是国内首家成立大数据征信模型专业实验室的征信机构,主要从事个人和小微企业信用状况评估业务。

2018年1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和考拉征信等八家征信机构,共同发起成立百行征信有限公司。考拉征信作为发起人之一,积极支持百行征信的发展,全力促进征信行业健康有序运行。

事实上,针对此案暴露出的行业乱象,公安部已经开展了全面的打击整治工作。

截至目前,警方共立案侦查29起,涉案个人信息4.68亿余条,抓获犯罪嫌疑人288人,涉案金额9400余万元,涉案公司非法缓存的公民身份认证数据已经全部收缴、身份核验返照业务接口全部关停,公安部将会同央行加强对公民身份认证服务、个人征信服务的监管。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