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发宏观】财政支出节奏与经济节奏

作者:吴棋滢

来源:郭磊宏观茶座

报告摘要

第一,10月财政收入增速继续回升,税收收入增速年内首次转正。排除去年基数因素后,数据略强于季节性。至10月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进度较去年同期放慢约1个百分点,主要受二季度拖累所致

第二,分税种变化主要受基数大幅变动扰动,大部分项目单月走向信号意义不大。与当下经济特征一致,外贸相关税种偏弱,地产相关税种增速大致平稳。

第三,政府基金性收入增速继续上行,一则源于房地产市场韧性;二则土地成交价款也进入基数回落下的增速回升周期。

第四,财政支出增速回落,其中环保类支出领跑,基建类支出下行。财政支出偏弱主要源于今年上半年财政节奏前倾,下半年预算约束明显。可比口径下10月财政支出进度与去年同期持平,1-10月较去年加快约2个百分点。

第五,10月财政支出似乎也提供今年经济“季末上冲、季初下行”的一个原因,财政支出节奏影响经济节奏。

第六,2019年财政支出整体“前高后平”。跨年后积极财政空间将会释放,一则专项债额度落地;二则可能依旧会节奏前倾。11月以来政策希望进一步推动基建修复的信号明显。

正文

10月财政收入增速继续回升,税收收入增速年内首次转正。排除去年基数因素后,数据略强于季节性。至10月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进度较去年同期放慢约1个百分点,主要受二季度拖累所致。

10月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8.3%,已连续第五个月呈回升态势。其中,前期增速一直位于负值区间的税收收入录得8.0%,年内首次由负转正(前值-4.2%);非税收入增速录得9.7%,增幅明显收窄(前值40.4%)。

此二者增速变化呈现剪刀差状态,主要原因为基数分布变化(图1)。财政部对此表示:“当月税收收入增幅回升,主要是去年四季度考虑将出台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为及早支持企业纾困解难,税务部门依法办理部分税款延期缴纳,导致去年同期收入基数较低。扣除此因素后,当月税收收入下降4%左右,延续了5月份以来持续负增长的态势。”我们在前期报告《9月财政支出处于积极状态》中也已经指出:“展望四季度,非税收入基数抬升,此项收入对整体财政收入的贡献度预计将边际减弱。但与之对应地,税收收入基数将进一步走低,叠加去年10月份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翘尾减收因素消退……”。未来两个月,预计基数因素将继续推动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持续回升。

排除去年基数因素,10月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仍略强于往年季节性(图2),税收收入与非税收入均对此有所贡献。

从收入节奏来看,10月收入进度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但1-10月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进度较去年同期放慢约1个百分点,主要受二季度拖累所致。

分税种变化主要受基数大幅变动扰动,大部分项目单月走向信号意义不大。与当下经济特征一致,外贸相关税种偏弱,地产相关税种增速大致平稳。

分税种来看,受低基数影响,10月消费税增速录得高位增长(109.4%,前值-6.1%),企业所得税也较前期明显回升(29.8%,前值-31.5%),二者拉高全国财政收入增幅共计约9.2个百分点;去年10月份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翘尾减收因素消退,个人所得税同比-15.3%,降幅较1-9月明显缩窄。相反地,在低基数前提下,国内增值税降幅仍然有所扩大(-6.0%,前值-0.8%),拉低全国财政收入增速约2个百分点,减税效应仍在释放。

减税政策之外,税收收入同样映射了当下的经济特征。10月外贸相关税种降幅均呈扩大趋势,进口环节相关税-19.2%(前值-16.5%),外贸企业出口退税-16.9%(前值-14.5%),关税-9.0%(前值-0.5%)。地产相关税种增速涨跌互现较为平稳,契税11.2%(前值-2.7%),土地增值税25.0%(前值28.3%),城镇土地使用税2.1%(前值-2.5%),耕地占用税9.1%(前值38.1%)。

政府基金性收入增速继续上行,一则源于房地产市场韧性;二则土地成交价款也进入基数回落下的增速回升周期。

10月政府性基金收支两端均在高基数的前提下录得较高增长。其中,收入端同比16.4%仅略低于上月17.3%,绝对规模明显强于季节性;支出端增速10.1%,较上月-4.1%显著回升,绝对规模亦略强于季节性。

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增速年内预计在低基数效应下逐步回升,同期土地购置面积、土地成交价款也进入低基数下的同比回升周期。

财政支出增速回落,其中环保类支出领跑,基建类支出下行。财政支出偏弱主要源于今年上半年财政节奏前倾,下半年预算约束明显。可比口径下10月财政支出进度与去年同期持平,1-10月较去年加快约2个百分点。

10月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增速-0.5%较上月下滑明显(前值12.9%),主要下拉力为基建类支出(-11.6%,前值10.5%),其中,城乡社区-57.2%(前值24.4%),农林水事务-6.5%(前值9.8%),交通运输-0.1%(前值-46.1%)。几大分项中仅环保类支出保持较高增长录得28.0%(前值21.7%),存在一定基数因素,但1-10月环保类支出累计增速15.2%亦领跑整体支出增速。

从支出节奏来看,可比口径下10月财政支出进度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而1-10月一般公共预算支出进度较去年同期加快约2个百分点[1],主要原因是今年上半年的财政支出节奏前倾。财政前倾同时也导致了下半年以来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累计增速基本呈逐月放缓趋势,单月支出增速亦于5月以来基本呈低位徘徊状态(图4)。我们预计11-12月财政支出增长将继续录于低速区间内。

10月财政支出似乎也提供今年经济“季末上冲、季初下行”的原因之一,财政支出节奏影响经济节奏。9月公共财政支出增速12.9%,10月回落到-0.5%;与此对应,9月工业增加值增速为5.8%,10月为4.7%。

6月和7月也是类似分布。财政支出节奏影响经济节奏可能是今年经济“季末上冲、季初下行”的原因之一,至少是相互影响。

2019年财政支出整体“前高后平”。跨年后积极财政空间将会释放,一则专项债额度落地;二则可能依旧会节奏前倾。11月以来政策希望进一步推动基建修复的信号明显。

预算约束与年末高基数影响,11-12月支出增速预计不会太高。2019年财政支出整体是“前高后平”。值得关注的是积极财政政策预计将于明年初落地生效——

第一,提前下达的专项债额度支撑存量项目于年后开工。自9月4日国常会提出专项债额度提前下发以来,各地方均加紧速度上报地方项目,受气候因素影响,预计这些项目中较大部分将于明年初开工,而提前下达的专项债额度也将对此有所支持。

第二,专项债可作重大项目资本金新政与基建项目资本金比例下调相配合,进一步撬动配套资金。6月中办、国办印发了允许专项债在一定条件下充当基建重大项目资本金的通知,9月4日国常会进一步扩大了“重大项目”的认定范围,11月13日国常会提出将降低部分基础设施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表1),11月1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于南水北调后续工程工作会议中表示当前扩大有效投资要把水利工程及配套设施建设作为突出重点,政策节奏表征积极财政正在加码。而2019年内由于地方重大项目准备不足、政策下达时间较晚、专项债发行接近尾声等原因,政策效应将于年后逐步落地释放,对应财政节奏预计也将保持今年的前倾特征,基建增速修复是未来经济增长的重要线索之一。

核心假设风险:政收入下行超预期,政策刺激超预期。

[1] 财政收支进度计算公式为实际收支额/年初预算额,根据该公式计算,1-10月财政支出进度较去年同期放慢1.5个百分点。但需要注意的是,2019年的财政支出年初预算数中已经包含了收入端的“地方财政调入资金及使用结转结余11950亿元”这一部分,这是2018年及之前年度未曾出现的情况。因此,扣除这一部分后,可比口径下1-10月财政支出进度为85.4%,较去年同期83.6%加快约2个百分点。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