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MLF、OMO连续降息后的市场反应?

作者:中信债券明明团队

来源:明晰笔谈

报告要点

本周一央行OMO降息超市场预期,最近两个交易日出现了股债同涨的局面。对此,我们认为在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央行货币政策窗口打开的背景下,利率下行的空间是较为明确的,而短期内股市上行的空间还有待验证,更加看好四季度和明年先债后股的逻辑。

央行MLF、OMO连续降息后,股债连续两日上涨。9、10两月诸多利空,债市空头占据上风。10年期国债收益率自9月份开启了一波上行的行情,最高点一度突破3.3%。转折点出现在10月底,经济金融数据表现较弱,加上央行两次降息来的猝不及防,尤其是本周一的OMO降息,以致本周前两个交易日股债双双受到提振。股市大盘单边走高,债市表现更加强势,国债期货全线收涨,国债、国开现券均走强。降息信号短期对股债双双形成刺激,是否意味着阶段性的股债双牛行情呢?

每次降息周期中债市都会出现较为明显的牛市行情。降息对债市的影响较为直接和明确,会带来利率下行和债市走牛。有两个现象值得关注,一是央行降息之前是否采取降准等手段予以宽松,二是需要关注央行降息的节奏。在央行降息的过程中,短期内利率的下行趋势是相对确定的,降息对利率下行的幅度和点位的影响仍然取决于降息的节奏和力度。

相比之下,降息对股票市场影响并不确定,还需要结合对经济基本面和未来企业盈利的判断。央行降息对股市的影响并不直接,但在考虑了其他因素之后可能会对股市产能较大的间接影响。一是降息会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刺激实体经济生产和投资活动,带动总需求回暖和企业盈利回升。二是降低了企业未来现金流的贴现利率,提升企业预期收入的现值。有时降息的同时还伴随降准,释放大量流动性流向股市,推动股市走牛。尽管降息对股票市场几乎全是利多影响,但是央行选择降息的时点往往是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企业盈利较差,企业生产运营较为艰难的时期。综合上述两方面考虑,尽管降息利多股市(因果性),但未必对应股市上涨(相关性)。

先债后股可能是今年四季度和明年的交易逻辑。四季度和明年年初经济下行压力较大,逆周期货币政策窗口打开,利好债市。经济下行压力本身制约股市的上行空间,更兼逆周期政策循序渐进,聚焦“稳增长”,求稳而不求快,短期很难看到经济和企业盈利的快速反弹。尽管股市或许会受降息因素的提振出现短期的行情,但我们更倾向于认为股市更大的机会始于明年二季度。

债市策略:10月的经济数据也很好的佐证了我们一直以来的观点,5BP的降息信号意味着货币政策的天平在“猪通胀”和“稳增长”之间已经向后者有所倾斜。据此我们判断在年末或明年年初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时点,仍然会有数量或价格工具的推出。结合本文的分析,我们认为当前利率仍然存在向下的空间。当市场对央行的货币政策在节奏和力度上产生了预期差而导致利率发生震荡调整时,逢高进入总是占优策略,2.8%-3.2%是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的合理区间。

正文

央行MLF、OMO连续降息,股债连续两日上涨

9、10两月诸多利空,债市空头占据上风。一是降息预期的落空,尽管从今年年中开始,市场对于今年下半年的经济下行压力已经有了一定的预期,对国内央行跟随美联储降息也有不小的期待。但是随着国内央行在几个重要时点的降息预期落空,债市多头的信心遭到打压。二是贸易摩擦边际缓和,风险偏好边际回升。三是结构性通胀超预期,市场普遍担心CPI的上行压力将对货币宽松形成掣肘。在上述几个主要因素的作用下,债市的多方力量逐渐削弱,10年期国债收益率自9月份开启了一波上行的行情,最高点一度突破3.3%。

转折点出现在10月底,经济金融数据表现较弱,两次降息来的猝不及防,股债双双受到提振。10月底公布的PMI下滑至年内新低49.3,显示制造业仍运行在弱势区间,低于市场一致预期。市场对此的反应趋于谨慎,利率未见明显下行。11月5日央行在续做MLF时“突然”将1年期MLF利率下调了5BP,大大超出了市场预期,国债利率当日下行了约5BP。11月11日公布的金融数据读数较差,市场早有预感,利率在数据公布前就已经走出了明显的下行趋势,随后几天大致震荡走平。利率再一次快速下行出现在11月18日和11月19日,上周末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删去“闸门”表述,透露出边际宽松的迹象或许已经在预期之内,但是周一早上央行无到期新作1800亿元7天逆回购,并且跟随MLF下调了5BP的OMO操作利率超出了很多投资者的预期。随着超预期的宽松信号释放,国债期货大幅走强,10年期现券利率两天时间下行6-7BP左右,流动性宽松的预期也对股市产生了不小的提振,两日之内呈现出股债同涨的局面。

近两日(11月18日、19日)股市大盘单边走高。前期贸易摩擦的利好和央行调降MLF利率的举动并未对股市情绪产生太大的提振,上证综指未能维持在3000点以上,随着11月11日的一波大跌,上证综指重新回落到2900点左右,并在该点附近的支撑位反复筑底,即便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传出边际放松的信号,也难掩周一早盘小幅低开的事实。不过,周一一早央行调降OMO操作利率显然超出了市场预期,A股随后便应声上涨,其中上证指数周一上涨0.62%,昨日又上涨0.85%,两日累计上涨1.47%,报收2933.99点;深证成指周一上涨0.70%,昨日再次上涨1.80%,两日累计上涨2.50%,报收9889.75点;创业板指周一上涨0.46%,昨日上涨2.77%,两日累计上涨3.23%,报收1729.08点。

债市表现更加强势,国债期货全线收涨,国债、国开现券均走强。周一央行降息信号传出后,10年期国债期货主力T1912直线拉涨0.3%,当日上涨0.41%,昨日再上涨0.12%,两日累计上涨0.53%,报收98.505元。5年期国债期货主力TF1912周一上涨0.20%,昨日再上涨0.10%,两日累计上涨0.30%,报收99.975元。2年期国债期货主力TS1912周一上涨0.09%,昨日再次上涨0.06%,两日累计上涨0.15%,报收100.435元。现券方面,10年期国开活跃券190210收益率周一下行4.75bp,昨日再次下行2.37bp,两日累计下行约7.12bp,报收3.6350%。10年期国债活跃券190006收益率前日下行4.00bp,昨日再次下行2.50bp,两日累计下行6.50bp,报收3.1675bp。降息信号短期对股债双双形成刺激,是否意味着阶段性的股债双牛行情呢?

降息周期能够带来股债双牛吗?

我们通过对2008年以来国内三次降息周期的梳理,发现降息周期对债市的影响较为明确,每次降息周期中债市都会出现较为明显的牛市行情。2008年9月-12月央行连续四次下调存款基准利率,五次下调贷款基准利率;2012年6-7月央行先后2次下调存款和贷款基准利率;2014年11月开始,央行先后6次下调存款和贷款基准利率,2015年内先后10次下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这几次降息过程无一例外都带来了长端利率的下行。

降息对国内债市的影响

2008年以后的第一轮降息周期发生在2008年9月-12月,本次降息的特点是降息幅度大,持续时间短。为了应对全球经济危机对国内经济的剧烈冲击,央行连续四次下调存款基准利率,五次下调贷款基准利率,其中1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从2007年末的7.47%高位,下降到了5.31%。同期,十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也由4.5%左右的相对高位快速回落至2.6%附近。

第二轮降息周期发生在2012年6-7月,此次降息的特点是降息力度较小,且持续时间较短。央行先后两次下调存款利率和贷款利率,其中贷款利率从6.56%下降到了6%。早在2011年11月央行就已经开始逐步下调了存款准备金率,长端利率在降息前已经price in了部分宽松预期,虽然降息期间债市出现短暂的“小牛市”,但由于降息力度较小,不具有持续性,所以对债市利好有限。

第三轮降息发生在2014年11月至2015年10月,此次降息的特点是降息力度大,降息周期长,“持续性”强。当时国内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央行先后6次下调存款和贷款基准利率,2015年内先后10次下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其中贷款利率由6%下行至4.35%,七天逆回购利率也由4.10%下行至2.25%。仅降息的过程就持续了1年左右,期间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大幅下行,由4.25%左右下行至2.8%左右,随后的最低点触及2.65%,是近十年来债市的最大牛市。

总结而言,降息对债市的影响较为直接和明确,会带来利率下行和债市走牛,但也取决于降息的节奏和力度。有两个现象值得关注,一是央行降息之前是否采取降准等手段予以宽松,如果央行采取了一些放宽流动性的手段,那么利率在降息之前可能已经包含了一定的降息预期,降息对利率的表观影响可能不会那么强烈。二是需要关注央行降息的节奏,包括幅度和时间长度,如果是幅度较小且非持续性的降息,也难以带来利率的大幅下行。在央行降息的过程中,短期内利率的下行趋势是相对确定的,降息对利率下行的幅度和点位的影响仍然取决于降息的节奏和力度。

降息对A股的影响

相比之下,降息对股票市场影响并不确定,还需要结合对经济基本面和未来企业盈利的判断。央行降息对股市的影响并不直接,但在考虑了其他因素之后可能会对股市产能较大的间接影响。一是降息会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刺激实体经济生产和投资活动,带动总需求回暖和企业盈利回升。二是降低了企业未来现金流的贴现利率,提升企业预期收入的现值。有时降息的同时还伴随降准,释放大量流动性,这些廉价的资金可能在监管宽松的情况下大量流向股市,推动股市走牛。尽管降息对股票市场几乎全是利多影响,但是央行选择降息的时点往往是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企业盈利较差,企业生产运营较为艰难的时期。综合上述两方面考虑,尽管降息利多股市(因果性),但未必对应股市上涨(相关性)。

降息短期难抵经济危机。2008年的降息周期中,降息对股票市场的利多影响并未显现,央行宣布降息之后股市不涨反跌,三轮降息之后沪指甚至下跌到1706点的低位。这段时期股市主要受全球危机带来的经济下行压力和风险偏好大幅下滑支配,降息对股票市场的利好难以在短期内力挽狂澜。但从长期来看,随着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逐渐发力,2009年一季度经济触底之后出现较大反弹,股市也随之而动,出现了危机之后的牛市,沪指一度上涨至3000点以上,还曾在2009年8月初触及3400点。

2012年降息对A股的影响与直觉相反。在2012年6-7月的降息周期中,由于持续时间较短,对股市的影响更加不明确。在降息前的降准的过程中,沪指出现过小幅反弹的行情,但是在短暂的降息期间,沪指几乎是单边下行的。

2015年的宽松带来股市大幅波动。2014~2015年的降息周期中,股票市场经历了牛熊切换行情,上证综指在2015年6月份达到5178的高点,后迅速下跌形成股灾。从降息的角度来看,央行大幅降低了资金成本,同时释放了大量流动性,但由于当时加强房地产市场调控、规范地方债务发行等政策,使得大量流动性淤积在金融体系内部,流向实体经济的相对较少,另外再加上监管的分割和放松,使得大量廉价资金流向了股市,使得从2014年底开始股市的泡沫越吹越大,股市出现“泡沫牛”。但在2015年中的时候由于监管突然加强,泡沫最终被戳破,股市出现陷入大熊市之中。

先债后股的逻辑

股市或许会受降息因素的提振出现短期的行情,但我们更倾向于认为股市更大的机会始于明年二季度。经济下行压力本身制约股市的上行空间,更兼逆周期政策循序渐进,聚焦“稳增长”,求稳而不求快,短期很难看到经济和企业盈利的快速反弹。因此,即便股市受降息影响出现阶段性的行情,我们更倾向于认为明年贸易缓和、地产竣工回暖、专项债发力、美国政治周期等一系列基本面的利好因素将推动股市在明年二季度开始回暖。

四季度和明年年初经济下行压力较大,逆周期货币政策窗口打开,利好债市。关于明年经济的节奏我们在《固定收益2020年度投资策略——柳暗花明》中已经有所论述,10月的经济数据也很好的佐证了我们一直以来的观点,5BP的信号意味着货币政策的天平在“猪通胀”和“稳增长”之间已经向后者有所倾斜。据此我们判断在年末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时点或年初,仍然会有数量或价格工具的推出。结合本文的分析,我们认为当前利率仍然存在向下的空间。当央行货币政策在节奏和力度上产生了预期差而导致利率发生震荡调整时,逢高进入总是占优策略,2.8%-3.2%仍然是10年国债到期收益率的合理区间。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