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闪崩!黑天鹅靠近!史诗般大转折终于打响!

作者:菌爷

来源:米筐投资

1

这两天,每逢危机必先倒下的南美又出事儿了。

刚刚放了APEC峰会“鸽子”的智利,在11月11日-13日连续三天内,主权货币比索大幅贬值逾6%,并创下历史新低。

如下图所示,智利比索兑美元汇率,从747快速狂贬到800!

如果这还不够刺激的话,可以继续看下图智利比索兑美元汇率的月线,从2018年2月到2019年11月14日,两年之内,汇率从580贬值到800。

主权货币整体缩水37.9%!

相当于智利全民奋斗了几十年攒下的银行存款,两年之内兑美元缩水了近2/5,10000块存银行两年不花变成6000块了。

多年研究货币的朋友村口大爷说:“这次货币大贬值,几乎类似于全民一夜丢了40%的存款 !”

自从黄金被主权信用货币关入小黑屋之后,主权货币就成了人们保护财富的唯一依靠。当一国的货币出现短期大幅贬值危机时,往往意味着辛辛苦苦赚的血汗钱一夜之间易主了。

在南美做出口贸易的老付说:“还是那群人,还是那块地,却因为主权信用的崩塌,瞬间变得一文不值了。”

南美的小兄弟很生气,把川国堵在厕所揍一顿的心都有。

从2018-2019短短两年时间:

巴西雷亚尔贬值30%;

阿根廷比索大贬值344%;

哥伦比亚比索贬值25%;

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大贬值4000000%以上!

如上图大家可以再看一下委内瑞拉玻利瓦尔仅2018年内令人窒息的大贬值。

很多人说,要看2019年的数据。早已经没有了,任何国家遭受这样的史诗级大贬值,早已经宣告货币死亡了。

2

货币的本质其实就是“秩序”。

货币一旦闪崩,就意味着一个主权国家财富的快速注销。

而且这个时期,往往是祸不单行的,富人恐慌外逃,外汇挤兑,生活物资进口受阻,超市商品抢购、年轻人的失业潮等等。

货币秩序的混乱,将对经济产生致命打击。

国际投机大鳄索罗斯曾经说过:“谁能重新构建一国的货币体系和秩序,谁就能处理经济领域的所有问题,但这却是最难办的。”

智利以及诸多南美洲国家,近两年的汇率大贬值,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股市、债市大跌,其实就是这个世界几十年前早就设计好的既定“游戏规则”。

如果说韩国工业一直是世界经济公认的“金丝雀”,而南美诸国则是最倒霉的,用个不太好听的词来形容,就是世界经济的“泄洪区”。

经济扩张期,货币泛滥,南美洲就成了泄洪的地方,物价泡沫飞涨;经济收缩期,世界货币枯水期,受干旱影响的首先就是南美洲,股债汇三杀频频发生,苦不堪言。

兴,南美哭;亡,南美苦。

简直是世界旧有秩序下的天生“倒霉蛋”。只因为自己的秩序并不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而只是当了别人的经济木偶罢了。

正因如此,经济问题无法自主解决的尴尬窘境下,“街头运动化”就不可避免。

▲智利最新游行短视频

3

收入,收入,还是收入。

任何情况下,老大带着小弟们增加收入才是“最大的正确”。一旦收入上出了大问题,房价汇率股市都会出问题。

国家的净收入不足,直接威胁汇率;居民收入的不足,直接威胁所有资产价格的泡沫。

这个世界泡沫神话的本质,无非四个字“挣钱”和“分钱”。

但要注意的是担当在世界舞台上分钱的主力军一定是一个国家的实体产业,而不是其他消费类和金融服务类产业。

谁是主要矛盾,这个问题任何时候都不过时。

下图是巴西历年来的GDP增长趋势图:

近几年的失速下滑趋势是非常明显的,而且目前经济的困境也越来越危险的表现在更多敏感的民生和政治层面。

这源于巴西早些年一直奉行的去实体化政策。

从1980年到2019年,巴西的第三产业比重快速上升到75%,而实体产业则从30%左右持续下滑到20%以下。

经济好的年景,可以坐享资源红利和廉价进口商品的红利,一旦经济出现困难期,产业结构畸形的问题就马上暴露出来了。

经济结构因为没有实体经济的支撑而被迫长期对外部市场“依附化”,在挽救经济和改善民生的战略问题面前常常束手无策。

政策因为没有实体产业这个着力点而长期失灵。

面对失业和外资撤退这种棘手的问题,常常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资源价格暴跌,外汇收入暴降,本币短期快速贬值,外资和国内富人资本仓皇出逃又加剧了这个死亡循环,直至等待全球新一轮扩张期来临才能勉强缓一缓。

资源国的低收入陷阱,也就是这么来的。因为还没等你收入增长到中等收入,一轮经济波动就直接把国家居民账户掏空了。

不断的,归零重来。

逃不出的底层挣扎。

4

当带头大哥们都在进行“实业救国”时,大概率已经预示着世界又到了新一轮产业“利润分配”的史诗般大洗牌期。

无论你主观上是被动还是主动,这波大潮都将对你的命运产生重大影响。

这个过程的演化逻辑总体上还是会呈现出,大国一致原则。

虽然天天都有人在说,第四次科技革命如何如何影响巨大,但对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而言,是根本完全没有参与权的。

大多数国家和大多数人都只是看客而已。

这不是危言耸听,因为国家维度的竞争也是效率的丛林法则,谁有实力谁才有参与权。

深圳今年对世界级人才的各种减税+高薪的政策,以及数十万亿配套的新兴产业孵化基金,最终目的都是在让国内成为世界顶尖资源的汇聚地,从而成为未来世界产业创新的高地。

在深圳一直做PE的朋友L博士说:“珠三角未来大概率是中国城市群的龙头,现在全世界的科技人才都在往这里集聚,一方面是收入和薪资是世界最高的,人才也是向钱看的,很多时候都是5倍甚至是10倍的全世界挖人,另一方面是珠三角的产业链是最完整的,这个新产业孵化的基础设施优势也是其它地区无法比的。”

实体产业在新赛道上的重新洗牌,最大的影响就是东方和西方在利润分配上的重新构建。无论是我们要跨越的“中等收入陷阱”,还是很多国家要摆脱的“低收入陷阱”,这都是最本质的机遇期。

有破,才有立。

世界经济格局的破并不是很容易就能遇见的,普通人命运的改变也就蕴藏在这个“破与立”的轮回之中。

当下经济的争论有很多,有人说CPI马上就要破4了,我们已经陷入滞胀了,也有人说,世界正在迎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谁对,谁错?

世界关键的历史转折处,身处其中,往往是习以为常而不自知。不能做个后知后觉者,要随时对这个大时代的脉搏有共鸣。

2019年后两个月,从四中全会报告到密码法颁布,还有区块链和金融市场对外资的进一步敞开大门,重大事件接连不断。

世界的竞争早已超出了经济竞争的范畴,制度竞争今年也借着港港事件第一次公开化了。我们不遗余力团结一切积极的因素,从人才到资本再到制度的自我革命,一场大的变革已经按照既定的节奏在稳步的展开。

未来,无论是个人还是国家,都将属于主动迎接改变的那一批。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